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九卷 第二章 飞云城
    通州,上虞郡,飞云城……

    时间到了晚上,安平城内的街灯被点燃了,城内一家家酒店饭馆的开始有了生意,就在飞云城朱雀大街一家名叫如意酒庄的饭店里,肩上搭着一条白毛巾的酒店的小二也在门口卖力的招揽着街上的客人。r?anw  en w?w?w?.?r?a?n?w?e?n?`o?r g?

    “哎,客人里边请,本店价格实惠,童叟无欺,酒水美食,应有尽有哈……”

    飞云城原本是上虞郡中的大城,人口四百多万,但在两年前的血人之灾中,通州十多个郡被波及,上虞郡正是通州血人之灾的重灾区,飞云城在这次血人之灾中同样也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整个飞云城连同城外的几十个城镇,几乎在血人之灾中沦为废墟,飞云城的四百多万人口,最后活下来的,还不到40万人。

    两年多过去了,通州上虞郡中的血人之灾基本被平定,至少城市和郊外再也见不到血人的踪迹,就算有几个血人,听说也逃到了深山老林之中,正在被要钱不要命的一干赏金刑捕追捕着,但血人之灾给飞云城留下的创伤短时间内却难以弥合。

    虽然这两年中飞云城的重建工作一直在进行,但这座城市之中,还是到处可以看得到当初血人之灾留下的痕迹,城里面的一些城墙的修补工作还没有彻底完成,城中曾经的一些繁华之地和居民区还有残留的废墟,其中一些街道两边在清理完那些废墟之后,就有了大片大片留白的空地,因为无人打理,那些城中的空地上不少地方在两年之后都长满了野草。

    但这还不是影响最大的,对飞云城影响最大的,是城中的人口,一下子少了很多,虽然这两年来也有不少的太夏子民在官方的一些有利政策的刺激下重新迁到了飞云城定居,但飞云城现在的人口也不过百万,还不到几年前的四分之一,这也让这座曾经繁华的城市,变得有些萧条。

    此刻正值圣战,在这种经历过血人之灾变得萧条的城市之中,能有一份工作,能吃得饱肚子,已经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所以,如意酒店门口的小二也更加大声卖力的招呼着往来的客人。

    “本店今日推出特色菜肴,如意八珍,消费满六个银币的客人,本店还赠送自酿的酸梅老酒一壶……”

    就在店小二的卖力的吆喝声中,一个人影有些疲惫的从如意酒店旁边那条显得有些冷清的小巷里面缓缓走了出来,在那个人影经过路灯灯下的时候,路灯的灯光照亮了那个人风尘仆仆的面孔,一看那个人过来,店小二就眼睛一亮,满脸笑容,连忙上前,肩上的毛巾一甩,就开始主动为那个客人拍打清洁裤脚上和身上的尘埃。

    “来,客官,好久没见您了,看您的样子还没吃饭吧,来,里面请……”店小二热情的招呼着,把客人迎进店里。

    那个人抬起眼来看了小二一眼,也微微有点意外,“你还记得我?”

    “怎么不记得了,一个月前,您不是来过小店吗?”小二一脸真挚的笑容,“当时您还找我问了几句话,然后就赏了我一个金币的小费,您可是我做这店的小二以来第一个赏我一个金币的贵客,您的那个金币我现在还留着,您说我怎么能把您忘了……”

    店小二说着,就把来人殷勤的迎到了店里一楼靠街边的一张桌子面前坐下,“您看,您当时说喜欢坐在街边,我都还记得呢,当时您坐的也就是这张桌子!”

    那个客人淡然的笑了笑,“随便给我来点酒菜就好……”

    “好勒,客官您稍等,我马上给您端上来……”

    这个第二次来到如意酒庄的客人,自然就是张铁。

    一个多月前,张铁就来到了飞云城,寻找他和马艾云孩子的下落,这一个多月,张铁几乎转遍了上虞郡和通州境内当初被血人之灾肆虐过的那些郡城,见了无数的幸存者,用尽一切的方法打听消息,甚至隐匿身份让金鹏银行和通州的正道楼颁发出巨额的悬赏令,征集有用线索,但最终,一个多月下来,还是没有任何的结果。

    张铁不知道那个孩子长什么样,但如果是自己的骨血,那么,自己在见到他的时候一定有感应,能把他认出来,正是在这个信念的驱使下,张铁不辞辛劳在外面找了一个多月。

    昨天,在通州中转了一圈之后,因为心中那一丝莫名的牵挂,抱着那最后那一丝万一的侥幸,张铁又转回到了飞云城,今天整整一天,张铁都在飞云城内外转悠,寻找,但还是一无所获,没有任何线索和消息……

    当日死在飞云城中的人太多了,飞云城中又被血人纵火,整个城市几乎为之一空,许多人就算死了都没有在这个世间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张太玄当初安置那个孩子的地方,正是飞云城南边现在已经彻底变成一片废墟,死得人最多的居民区,要在这种情况下寻找一个孩子,绝对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

    张铁刚刚去哪里转了一下,那片居民区中的废墟已经被清理出来了,但是那个地方上的野草,长得足足有半人高,夜晚到来的时候,还有几点磷火在飘动,非常渗人,周围几乎已经没有人居住,飞扬城现在准备在那块地方重新建一个城卫军的军营……

    不一会儿的功夫,店小二就给张铁上了五个菜,还有一壶酒,张铁就坐在饭店的窗边,眼睛看着街边稀稀疏疏往来的人群,有些木然的吃着东西,心中却在幻想着那街上的人群之中,突然出现一个眉目之间长得有几分马艾云的影子,能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少年……

    张铁给自己寻找马艾云孩子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如果这一个多月没有找到,那么,张铁势必不能这样无休无止的找下去,只能返回烛龙领。

    通过这一个多月的寻找,虽然不想面对那个可能,但张铁的理智却告诉他,他和马艾云的那个孩子,有可能已经葬身在三年前的血人之乱中。

    一口酸梅老酒下肚,酒中有甜味,但酒入腹中,那苦涩的滋味,却只有张铁自己知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