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九卷 第三章 活出个人样
    这一个多月,张铁都在通州寻找着他和马艾云的孩子,这个时候,或许只有让自己沉浸在那毫无遐想的忙碌之中,张铁才能让自己从过去两个月中那对他一连串的打击之中解脱出来。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过去的两个月,是张铁人生的一个低谷。在这个低谷之中,他失去了亲人,失去了两位可爱的师姐,失去了爱他的女人,还有可能失去了一个儿子,他遭身边的人背叛出卖,而他,则亲手杀了怀远堂的家主,把兰云曦从一个爱他的女人变成了仇人。

    一家家主谋害家族的太上长老,这样的丑闻,对怀远堂的家族凝聚力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一旦传出,已经足以让现在的怀远堂陷入分裂的危局。

    一直到现在,张铁都没有完全把张太玄的事情完整的告诉别人,他也不知道兰云曦知道了多少,那天听到了多少东西!

    作为身体内流淌着怀远公血脉的子孙,他为怀远堂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这件足以让整个怀远堂蒙羞,让怀远堂在几百年后都能成为其他家族的笑料和反面典型,让所有怀远堂子弟在太夏都抬不起头来的“家丑”,用自己的沉默完全抗了下来。

    虽然现在外面已经有一些传言和猜测,但只要自己不承认,那么,那些传言和猜测,就永远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小道消息。

    时间会把这些传言和小道消息冲淡,而怀远堂却依旧是怀远堂。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灾难和挫折会让一个男人迅速的成长起来,这两个月张铁的所有经历,已经足以让此刻的张铁,有了巨大的变化。

    张铁那一剑,既杀了张太玄,也杀了曾经那个青涩浪漫的张铁。

    那天,在走出怀远堂宗祠大殿的时候,张铁就知道,他在宗祠大殿之中流下的那一滴眼泪,就是他这辈子流的最后一滴。

    ……

    “哎,你们听说了吗,昨日幽州传来消息,千机真君已经与怀远堂刺血断恩,要自立门户了……”旁边的一桌酒桌上,几个食客正在讨论着现在已经传遍东北督护府的“大事”,对这些平头老百姓来说,这些豪门恩怨,名人轶事,最是让人感兴趣。

    “换做是我我肯定也不干啊,怀远堂这算什么事,张太玄都死了,这怀远堂就应该千机真君做主,怀远堂倒好,把张太玄的女儿给推出来了,千机真君何等人物,怎么可能在怀远堂中去辅佐一个女流之辈,自然只有自己出来自立门户了!”另外一个食客说着,还摇了摇头,“我看这一次,怀远堂中的那些长老,怕是要失算了,听说当年千机真君没有和张太玄争家主之位,就已经让了一次了,这次还要让千机真君再让,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气啊……”

    不是当事之人,豪门内部的事情在这些普通人的口中,就会根据各自的想象和认识演绎出许多的版本,光怪陆离。

    张铁听着,双眼依旧紧紧盯着晚上街上往来的人流,再次一杯酸梅酒入喉,那酒中的苦意,就是张铁一个人对过去一切最后的祭奠。

    那酸涩甜蜜的是过去,苦辣如火的才是现实,酸梅入酒,就再也没有酸梅,只有酒了……

    “你们听说了吗,那天我听到一个小道消息,听说张太玄是在和千机真君见面后暴毙的,有人说张太玄就是被千机真君清理门户……”同桌的食客左右看了看,小声的说了一句。

    “这一定是有人瞎编造谣,张太玄是一州刺史,名声不错,千机真君怎么可能无故击杀家主,听说吞党前些日子被千机真君赶出了东北督护府,这恐怕就是吞党的那些人在造谣,想要打击怀远堂的手段,真是下作……”马上就有同桌之人不屑的反驳道。

    “这千机真君自立门户,开宗建祠,不知道要取什么堂号,以千机真君的威名,这个堂号一出,以后在太夏,张姓之中,又是一个大族……”

    那一桌食客,就在这样的讨论之中,吃饱喝足,然后一个个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饭店。

    张铁一人一桌,独饮独酌,一直吃到了外面的街上和饭店之内再也没有一个人,那个小二再次恭敬的站在了他的身边,“客官,实在不好意思,掌柜要打烊了,让我来通知您一声……”

    外面的街上,张铁看了半夜,他奢望的那个眉宇之间有马艾云影子,同时也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人始终没有出现,张铁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把心中的那个念头和奢望掐灭,转过头来看着小二,“要打烊了么?”

    “飞云城现在人不多,以前又经历过血人之灾,到了晚上一些地方还有鬼火,有些渗人,所以现在飞云城打烊都打得比以前早了,您桌上还有两个菜没动,要不我给你端到厨房,再给您热热……”

    “不是要打烊了么,你还给我热菜!”张铁笑了笑。

    “没事,反正我陪着您就好了,就算耽搁一阵,我在这里看着,掌柜也不会说什么……”

    “好了,那就不麻烦你了,我已经吃好了……”张铁站了起来,作势把手伸到怀中,要从随身的空间装备之中拿出一个金币。

    “不用了,客官,已经付过了……”

    “付过了?”张铁微微诧异了一下,“谁付的!”

    “客官上次您赏了小的一个金币,这顿饭也不过四个银币多一点,就算小的请客官你吃顿饭好了,就算刨去这四个多银币,我还有能落下九十多个银币呢……”店小二爽朗的笑着,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热情,周到,又有人情味,这让张铁再次多打量了他一眼,忍不住多和他说了两句。

    “这么晚了,你在这里看着我喝酒,不回家吗?”

    “我现在没家了!”

    “没家了,怎么回事?”

    “我家里的父母双亲,还有一个刚刚过门的妻子,岳父一家全家,在两年前都死在了血人之灾中,现在这个家,就我一个人了,当年我也是在一个商号里给人跑腿,血人之灾的时候不在城里,最后才活了下来!”说到家,店小二的语气一下子黯淡了下来。

    “节哀!”

    店小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就重新出现了一个让张铁都觉得有些刺眼的热情阳光的笑容,“没关系,当时我也挺难过,差点想要陪着他们去了,但我现在已经好了,我现在重新在店里学习,一边学习一边攒钱,等我攒够了钱,就自己开一个饭店,自己做老板,再成一个家,找个媳妇,生几个娃,我爸我妈和我老婆以前都希望我有朝一日能在做上掌柜的位置,自己做老板,我想通了,现在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要好好活着,为他们好好活着,如果他们现在能看到我,肯定希望我活得好好的,能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每天都在笑,而不是哭,所以我绝不能让他们失望,我爸爸以前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是男人,无论如何,哪怕再难再苦,都一定要笑着活出个人样,我现在就是要笑着活出个人样给他们看看……”

    ——是男人,无论如何,哪怕再难再苦,都一定要笑着活出个人样!

    张铁被这句话深深的触动了一下,面对着这个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亲人但现在脸上仍有灿烂笑容的店小二,张铁突然发现,自己过去两个月中所承受的一切,似乎真的不算什么了,这个世界上,比自己不幸的人,实在太多,作为一个骑士,一个男人,他没有任何理由去沉浸在那已经发生的不幸之中。

    张铁看着店小二脸上的笑容,在微微沉默了一阵之后,张铁也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无论如何,哪怕再难再苦,我们都要笑着活出一个人样,菜凉点也没关系,给我来两碗饭就好!”

    “真不用热了吗?”

    “不用了!”

    “好勒,您稍等!”

    不一会儿的功夫,店小二就端来了两碗还有热气的白米饭,张铁就着这白米饭,风卷残云,狼吞虎咽,一点都不嫌弃的把桌上已经冷掉的菜吃得一点不剩。

    “这个东西就送给你了……”

    吃完饭之后,看着还站在一旁伺候着的店小二,张铁把手伸到怀中,再拿出来的时候,那手上,已经拿着一根金黄色的地元水晶,张铁把这根地元水晶放在了店小二的手上。

    “啊,这是什么?”

    “等你哪天准备好了,想自己做老板的时候,你就拿着这根东西到城中的金鹏银行,让他们帮你把这根水晶兑换成金币……”

    “这似乎是一根水晶,应该很贵吧!”店小二把那根水晶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了两遍,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张铁。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没有见过地元水晶,不知道地元水晶的珍贵,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哈哈,也不算贵,这根东西,就当是我感谢你请我吃这顿饭好了,我们礼尚往来嘛!”

    “这怎么好意思……”店小二想把那根地元水晶还给张铁。

    “记住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我们都要笑着活出一个人样!”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拍了拍店小二的肩膀,在下一秒钟,张铁就消失在了这个店小二的面前。

    “啊……”看着突然消失的张铁,这个店小二吓得叫了一声,手上的地元水晶差点掉在了地上。

    张铁现在虽然不能动用战气和精神力,但他身上的力量和先祖血脉的能力仍然在,就在刚刚,张铁一动,因为整个人的速度太快,在那个店小二看来,整个人就像瞬间消失一样。

    张铁几乎在离开饭店的同时,整个人就跳到了将近百米的高空之中,与他心意相通的雷隼如一道闪电一样的飞来,稳稳的把张铁接到了背上。

    “我们回家……”张铁拍了一下雷隼的脑袋。

    感觉到张铁心境变化的雷隼兴奋得一声长鸣,声震飞云城,随后还不等驻守着飞云城的骑士被惊动飞来,就已经化为一道流光,风驰电掣,朝着烛龙领飞去……

    ……

    上虞郡飞云城离烛龙领不过三千多公里,这点距离,对雷隼来说,甚至还不用一个小时,就已经飞到了。

    来到烛龙领,满天星斗如沙,距离玄天十八峰还有数百公里,张铁在天空之中用莲华之眼一扫,就看到了燕飞晴和郭红衣两个人,正在飞凤峰的一座阁楼之中说着话,而集仙峰上,白素仙则正在她的密室之中修炼……

    在数千能工巧匠与几百艘飞艇日夜不歇的工作之中,飞凤峰上的那片阁楼庭院还有建筑,只用了一个月不到就已经建好了,现在的飞凤峰,已经可以住人,张铁离开烛龙领的这一个多月,燕飞晴就呆在飞凤峰上,稳定着张铁的大后方。

    张铁直接让雷隼飞到了飞凤峰的那片建筑上面,然后从雷隼上跳了下去,整个人落在了燕飞晴和郭红衣那栋阁楼的外面。

    几乎张铁一回来,燕飞晴就知道了,张铁一落地,燕飞晴和郭红衣两个人就从阁楼之中走了出来。

    燕飞晴知道这段时间张铁是去找他和马艾云的孩子,同时也是想一个人待几天,这个时候突然看到张铁回来,燕飞晴和郭红衣两个人都有些激动,还有些惊喜。

    这个时候的燕飞晴穿着一身白裙,而郭红衣则穿着一身红裙,两个人站在一起,简直犹如一对姐妹花一样,而两个人的气质却迥异,郭红衣如火,燕飞晴如冰。

    “啊,你回来……”燕飞晴脸上露出一个微笑,刚刚开口,还不等后面的话说出来,就已经被张铁堵了回去。

    张铁走上前,一句话不说,就给了燕飞晴一个深深的热吻。

    郭红衣还是第一次看到张铁与自己的师傅在自己面前亲密,看到张铁霸道吻着燕飞晴,一只手还直接在燕飞晴的胸口上用力揉捏,让燕飞晴的**变化着各种形状,郭红衣一下子面红耳赤,不知该说什么……

    一吻之后,张铁一把抱起燕飞晴,直接朝着阁楼里走了进去,在走到阁楼门口之时,才转过头来朝着郭红衣说了一句,就像命令一样,“你也进来吧……”

    说完这话,张铁就抱着燕飞晴走进了阁楼,郭红衣只是稍稍犹豫片刻,最后还是咬了咬牙,走了进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