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九卷 第二十章 路遇
    莲华之眼下,方圆几千公里之内,天空之中的飞舟,绝对不止铁龙宗的这一艘,只是距离铁龙宗的这艘飞舟两百多公里的距离之内,张铁就看到了三艘悬停在元极山影响范围边缘的飞舟,很显然,那几艘飞舟都是听到南疆发现大荒门洞天的消息从远方赶来的。?燃?文小?说?  ?? w?w?w?.?r?a n?wen`org

    在远处,还有一些飞舟悬停在天空之中,哪怕是大白天的,天空之中也流星闪耀,方圆千里之内,有不少的骑士毫无顾忌的释放出自己的战气,在全速飞往元极山。

    大荒门当初几乎是南疆亿万大山之中当之无愧的统治者,在南疆拥有巨大的影响力,特别是在南疆的蛮族之中,大荒门的影响力,更是俨然南疆的绝世王朝,而整个南疆,又出产各种天材地宝,大荒门的洞天宝藏的消息一传出,就让无数人都躁动了起来,各地骑士都往南疆元极山蜂拥而来。

    张铁和白素仙的速度很快,这个速度,甚至远超幻影骑士能够达到的速度,这一路上,张铁也遇到几波飞往元极山的骑士,但那些骑士感觉到张铁飞近,一个个还不等张铁靠近就主动远远避开了张铁的飞行路线,敬畏之极,犹如避让史前巨兽一样。

    还有一个黑铁骑士,发现张铁从后面飞来的时候,整个人一慌乱,连忙调整飞向,居然直接从天上一头扎到了下面的林海之中,把地面上的大树撞倒一排,狼狈之极,让张铁都无语。

    “我又不是三头六臂,青面獠牙,至于吗?”张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调动着气海虚空之内的一丝残余的战气,用传音之术对着白素仙感叹道。

    这个时候说话,只能用传音之术,将声音通过战气的控制直接变出一束,传到了别人的耳朵里,在超音速的飞行状态之下,张铁和白素仙的速度都比声音还要快,只有这样双方才能交流

    “他们哪里知道啊?”白素仙笑了起来,“他们一看我们现在的速度,就以为是苍穹骑士级的高手飞来,哪里不心惊胆战,在平时的时候,太夏的苍穹骑士还会讲道理,不会无故欺压低阶骑士,但涉及到宝藏争夺,往往是有你无我,有我无你,高阶骑士都会露出獠牙铁面,绝不心慈手软,对低阶骑士,往往一言不合或者稍有忤逆就动手击杀,特别是那些没有多少背景的独行骑士,一旦在这种场合惹到高阶骑士,就算被击杀,也只能自认倒霉,根本没有人会为他们出头,这样的事情,以前太夏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刚才那个骑士估计就是一个独行骑士,胆子又小,发现我们飞来,他又挡在我们飞行的前面,一下子被吓坏了……”

    “这样的争夺场合,那些独行骑士,等级不高的,又来干什么,不是飞蛾扑火送死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就是人心啊,那些独行骑士没有多少修炼资源,遇到这种事情,就算明知道会有巨大的危险,也会抱着捡漏的心思来搏上一搏,而且大荒门的洞天和宝藏实在太诱人,想要来碰运气的人,那就更多了,当初在南疆,所有人都说,坝子和平原地区的统治者是我们广南王府,而那更加广大的亿万大山之内的统治者却是大荒门,大荒门俨然可以和广南王府在南疆分庭抗礼,连我们广南王府都要对大荒门礼让三分……”

    白素仙一边飞行一边和张铁说着大荒门的事情,“听说大荒门内的长老弟子们修炼的《大荒经》中的一些秘法对他们的身体消耗非常大,为了补充门内长老弟子们修炼的损耗,所以大荒门中的药库之内,几乎搜罗了南疆境内所有的天材地宝,奇珍秘药,大荒门在鼎盛之时,还通过自己手上掌握的南疆的那些宝贵资源,与太夏的各大宗门和许多骑士还换取了海量的元素水晶和各种秘籍装备,大荒门的宝藏秘库之中的珍藏,有可能还在太夏几大宗门之上,当初大荒门覆灭,连轩辕之丘都眼红大荒门内的珍藏,派出供奉长老来南疆探查,这次来南疆的势力,绝对不少,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这次在元极山发现的是大荒门真正的洞天,那洞天之内的时间之塔的数量,有可能会超出常人想象……”

    “啊,这个这么说?”

    “当初大荒门曾经一次性在短短两个月内就就同时晋升了七位骑士长老,所以外人都猜测,大荒门的洞天之内的时间之塔最少有七座以上!”

    想到当初自己发现《大荒经》时大荒门弟子云鹤子的那封绝笔之信,张铁心中也为大荒门感到悲伤,谁能想到,这样显赫一时的宗门,竟然会在一夜之间就土崩瓦解了呢。

    《大荒经》成就了大荒门,也毁灭了大荒门,在此刻的张铁看来,当初的大荒门,在已经成为南疆第一宗门之后,当门派之中拥有了大把骑士和长老之后,整个大荒门,还把驭兽之道作为立派根本而轻视武道修行,这才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被皇道盟覆灭,如果当初的大荒门可以用两条腿走路而不是一条腿走路,让那些成为骑士的长老不要太沉溺在寄魂驭兽的境界体验之中,而是文武并举,那么,就算是皇道盟想打大荒门的主意,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得手。

    自己当初在威夷次大陆机缘巧合得到《大荒经》,而这次自己来南疆却又好巧不巧的遇到大荒门的洞天和时间之塔被人发现,难道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飞在天空之中,想到自己与大荒门的这诸般牵扯关联,张铁的心中,也不由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

    “呸……呸……呸……”

    就在张铁和白素仙刚刚飞过的路上,一个灰头土脸的家伙从他撞断的那些大树和地上的土坑之中狼狈的爬了出来,爬出来的那个家伙躲在树荫之后,先缩头缩脑的小心的看了看天空之中,发现刚才那个以三倍音速飞来的“苍穹骑士”已经彻底的离开之后,才一下子跳了出来,胆气立壮,叉着腰对着天空跳脚大骂,“苍穹骑士了不起啊,苍穹骑士就可以欺负人啊,奶奶个熊的,等我范三光成为圣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那个家伙大骂几声,突然发现脖子有些发痒,伸手一摸,一只指甲大小,色彩斑斓的蜘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他的脖子那里,无声无息的就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啊……”那个家伙大声惨叫起来,护体战气一震就把脖子上的蜘蛛震到了地上,还不等那蜘蛛爬开,他就咬牙切齿的抬起脚,狠狠的踩了下去,一边狂踩还一边大骂,“死蜘蛛,臭蜘蛛,让你也欺负我,让你也欺负我,我踩死你,我踩死你……”

    蜘蛛被踩成了血肉模糊彻底成渣,但他尤不解恨,一直到地上也被他踩出一个深坑,他才抬起脚,咬牙切齿,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看到了吗,这就是敢惹我的下场,小样儿,老子现在不是圣阶也可以灭了你……”

    说完这话,这个家伙感觉自己的脖子还要变重了一点,有什么东西好像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他再用手摸了一下,却发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脖子上,那被蜘蛛咬过的地方,已经肿起馒头大的一个大包,那个大包挂在他的脖子上,就像是得了大脖子病一样,不仅如此,那个肿起来的区域,似乎还在不断的扩大,而且还让他的脑袋也跟着发晕……

    “啊……”这个家伙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犹如被一群大汉给轮了一样,在参加之中,这个家伙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个药剂囊,抖出里面的瓶瓶罐罐,手脚哆嗦着连忙给自己吃药和给伤处上药……

    十多分钟后,一个整个脑袋肿成猪头一样的骑士摇摇晃晃的从地面上飞起,一边咒骂着,一边朝着元极山的方向飞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