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卷 第一章 返回幽州
    黑铁历10月21日,幽州,晴空万里,铁龙宗的两艘飞舟,在从南到北穿越了整个太夏之后,终于回到了幽州……

    进入幽州地界之后,天空之中的飞机陡然增多,两艘飞舟就放慢了速度,站在飞舟的观景台上,到处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机群。r?a?  ? nw?en? w?w?w?.?r?a?n?w?e?n `o?r?g?

    张铁一身黑色长袍,背着手,站在飞舟之上,看着脚下江山如画,一时思绪万千。

    脚下的大地,已经是金乌堂张家的领地,这个时候,金秋十月,脚下那千里大地,正是一片丰收的景象,到处生机勃勃,金黄的稻谷,玉米,犹如黄金的地毯一样的铺满了大地,在地面上动辄上万亩的火红的辣椒,从天空之中看下去,却更像是地面上繁花似锦的点缀一样。

    金乌堂的无数丁户们这个时候许多都在田里劳作收获着,在乱世之中,再也没有人比这些从魔族手中死里逃生的丁户们更明白这份收获的分量和眼前生活的来之不易。

    在去年的时候,幽州农田里的烛油农业机械还相对比较少,而到了今年,在那广袤的田野之中,已经可以到处看到一台台使用烛油的全新的农业机械忙碌的身影。

    烛油农机比起传统的蒸汽农机,从天空中看下去,是最容易分辨的,因为传统的蒸汽农机烧的是柴煤之类的燃料,一开动就可以看到这些农机的锅炉烟囱之中的黑烟,而烛油农机发动之后,排出的只有水汽和二氧化碳,这些东西,都是无色无味的,也更加的环保。

    张铁就看着脚下大地上一片农田之中排成一列,总共一百多台,横面长度将近有一公里多烛油收割机像行军的队伍一样,又似一道整齐的波浪,齐头并进,从一片玉米地里推进着。

    在这些玉米收割机走过之后,田里的玉米一片片整齐的倒下,一包包的玉米被分离出来进入到了收割机后面的拖拉机里,而一排排的玉米秸秆,则整齐的留在了后面,被随后跟进的秸秆收割机吞噬进去,

    再随后,那些玉米会被送到仓库或者食品工厂,而那些秸秆则会被送到最近的烛油生产基地。

    拉着秸秆的车和拖拉机载着满满的秸秆在公路上排起了长龙,一车车的把那些秸秆送到烛油基地,而等这些车出来的时候,却又拉着烛油基地生产的肥料,纸张,烛油,甚至是作为燃料的蜂窝秸秆砖,奔赴各地。

    有些烛油基地,直接修建了铁轨,用火车承担起了运输的重任。

    烛油就像是张铁从盒子里释放出来的精灵,更像是一个强大的魔法,短短几年的时间,当张铁再次凝实着脚下大地的时候,那一件件的烛油机械,已经多到让张铁都感觉到有些陌生的地步。

    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张铁再去指挥或操心,人族社会强大的社会分工和逐利机制,会让太夏无数的家族和机械工程师们,从烛油之中嗅到了巨大的商机和机会,源源不绝的把烛油产品一件件的拿了出来。

    如果说这是创造和创新的话,烛油给整个太夏带来的这股创造和创新的热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大爆炸!

    渭水之畔与贺兰山中人魔两族战火正酣,而整个太夏,从今年开始,因为烛油带来的越来越多的稀奇古怪的东西开始越来越多的出现。

    别的地方张铁不知道怎么样,但在幽州,就在上个月,张铁已经听说有人正在制造研究以烛油为燃料的火车头,还有人因为烛油飞机带来的灵感,还准备仿造烛油直升机,就像大灾变之前的直升机一样,而他麾下的几座烛油兵工厂的工程师们,则正在想方设法的研究着各种威力更大的烛油武器,老宅那边负责的金乌船厂,则与东北督护府的几个造船企业和家族正在联合研制新的烛油燃气轮机。

    烛油带来的变化太快,太多,让张铁都有些始料未及。

    “金钱是打开一切门户的钥匙!”

    张铁正在看着脚下风景的时候,穿着一袭黑色长裙的奥劳拉从他身后缓缓走了过来,高空之中飞舟观景台上剧烈的罡风,在吹到奥劳拉身边的时候,就已经被奥劳拉身上的护体战气化为无形,悄然从她的身体两边分开,连奥劳拉的发髻也没吹动一丝。

    奥劳拉走到张铁身边,和张铁站在了一起,看着脚下那丰收的大地。

    在过去的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奥劳拉在铁龙洞天两次进入时间之塔,此刻的奥劳拉,已经是黑铁三变的骑士。

    要说修炼的天资,如果没有黑铁之堡,张铁还真不如奥劳拉,当初张铁刚到冰雪荒原的时候,年纪不比他大多少的奥劳拉凭就已经是强悍的战士,哪怕在成为神圣冰岛王国的皇后,奥劳拉也没有放弃修炼,所以这一次,在万神液和七色丹的作用下,奥劳拉第一次进入时间之塔出来,就已经成为了骑士,但随后,奥劳拉又毫不犹豫的第二次进入了时间之塔。

    这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对奥劳拉来说,实际上已经过去了40年。

    张铁转过脸,看着奥劳拉那冰雕一样绝美高傲的侧颜,目光复杂,在时间之塔里修炼了40年,冷静了40年,这个女人出来之后,离开他的心思不是淡了,而是更加的坚定起来,也一直到这个时候,张铁才真正体会到这个女人心中那坚硬的一面,或许,从一出生开始,奥劳拉面临的环境,就已经锻造了她坚强不屈的性格,如果不是这样,这个女人当初也不会一个人就能把那个小小的部落在内忧外患强敌环伺之中撑下去。

    此刻的奥劳拉,似乎又变成了以前张铁认识她时候的那个样子,自强,倔强,但美丽不可方物。

    看着这样的奥劳拉,张铁心中充满了矛盾,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金钱是打开一切门户的钥匙!”张铁自言自语的重复了一遍奥劳拉刚刚说过的话,点了点头,“这话虽然简单,但说的的确是真理,不是因为如此,烛油不可能如病毒一样的短短时间内就席卷太夏!”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