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卷 第九章 危机
    窗外的五色梅开得正艳,花园里不时还有鸟叫的声音传来,而在阁楼之内,就在窗边那张暗红了色星槐木的桌子上,则整齐的放着那两张代表着太夏最强大宗门的宗门黑帖,还有一张宗门黑帖,则在张铁的手里,被张铁把玩着。燃文小说   w?w?w?.?r?a?n?w?e?n?`o r?g

    “不用看了,在华族的传统之中,铁是恶金,所以这宗门黑帖就是铁制的,制作它的材质很普通,但它的意义却不普通,整个太夏,到目前,有资格发出宗门黑帖的,就是太夏的六大宗门……”

    自从金权道事发之后,不要说六大宗门已经公开把金权道排斥在了太夏的宗门组织之外,就连燕飞晴,也没有把金权道再当作太夏的宗门。

    阁楼里只有燕飞晴和张铁两个人,燕飞晴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一边给张铁介绍着这宗门黑帖的来历,语气已经失去了以往的淡定。

    “宗门黑帖是六大宗门宣战的方式,对象也是太夏境内的宗门或者是家族,一旦六大宗门发出宗门黑帖,那就意味着,接到宗门,要么就向他们投降认错,要么,就只能与其一战!”

    “一战?”听到这里,张铁把目光从宗门黑帖上移开,看向燕飞晴,皱了皱眉,“双方出动人马像城里面的混混一样火拼?”

    “当然不是,对骑士来说,那根本没有必要,六大宗门的宗门黑帖其实是各大宗门权威和太夏皇室权威妥协斗争后的产物,六大宗门需要竖立自己的权威,而轩辕之丘的权威也要不受这些大宗门的影响,六大宗门可以炫耀武力,但这个的前提对轩辕之丘来说是绝不允许太夏的宗门与宗门之间发生如此大规模的战争和械斗,因为这样会殃及到平民和地方的稳定,同时削弱皇室的权威,发出宗门黑帖之后的战斗,是指宗门之中强者的对决,在约定的时间,约定的地点,双方的骑士用拳头来解决问题,这有点像是决斗,一直到一方再也没有人能出站,彻底屈服为止,在六大宗门发出宗门黑帖之后,接到宗门黑帖的门派可以有100天的时间来进行准备……”

    “他们还真是考虑得周到仁慈,居然还给接到宗门黑帖的门派100天时间……”张铁嘲讽的笑了笑,对六大宗门这样拥有圣阶的门派来说,他们一旦发出宗门黑帖,那对其他人来说,就等于是泰山压顶般的碾压,100天的时间,对骑士来说,又能干什么,就算能进入时间之塔那又如何,这100天,只不过是让接到宗门黑帖的门派准备后事或者一直生活在惊恐之中而已,“以前六大宗门发出过宗门黑帖吗?”

    “在过去的数百年时间之内,太乙玄门发出过六次宗门黑帖,执天阁发出过四次宗门黑帖,琼楼发出过两次宗门黑帖,这三大宗门发出的宗门黑帖的次数总共有十二次……”

    “结果呢?”

    “所有接到宗门黑帖的门派或者家族,在现在,大多已经烟消云散,还有几个成为了几大宗门的分支!像这次这样的情况个,六大宗门之中的三个同时向一个宗门发宗门黑帖,这样的事情,以前从来没有过!”

    “哈哈,这么说来,他们还真算给面子啊,三大宗门这么几百年来总共发出的十五张宗门黑帖,五分之一都在这里了……”张铁笑了笑,把手上的那张宗门黑帖随意丢到了桌子上,“这三张宗门黑帖要收好,以后可以留在铁龙宗做展览,让铁龙宗的弟子看看当初的铁龙宗是怎么走过来的……”

    “你一点都不担心?”

    “你不是说了吗,这只是强者之间的决斗而已,只要他们不是一拥而上的混战,那就好了!”

    燕飞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咬了咬牙,“可这一次,要对付你,三大宗门的圣阶一定会出手,那可是三个圣阶,我要进阶半圣还不知道要多少年,从半圣进阶圣阶更是还没有影子的事情,整个太夏的圣阶有几个人,一下子面对三个宗门的圣阶,你就一点都不担心,要知道哪怕是苍穹骑士都和圣阶相差了两个阶位。”

    “担心有什么用?”张铁摊开了双手,“你说我现在就算想向三大宗门投降,还来得及吗?”

    燕飞晴瞪了张铁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来得及,只要你在百日之后于万众瞩目之下于万里戈壁阴海之上当众向三大宗门低头认错,满足他们开出的一切条件就可以!”

    张铁一下子愣住了,看着燕飞晴的脸色,呆了半响,才有些尴尬的搓搓脸,“这个……恐怕就算我想,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想,难道你想让咱们的孩子将来一出身就从别人的嘴里知道他有一个孬种的爹吗,而且这次一低头,铁龙宗和金乌堂的未来要么烟消云散,要么就成为几大宗门的附庸,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燕飞晴脸上的神色一下子融化了,她叹了一口气,“那你就同时准备应付三大宗门的圣阶,你要知道,圣阶是站在这个时代力量巅峰的存在,而在这样的战斗之中,三大宗门的圣阶绝对不会留手,这次的战斗,和你在大荒洞天之中与云中子之间的妥协,完全是两回事!”

    张铁用惊讶的目光看着燕飞晴,他没想到,他和云中子之间的事情能瞒过所有人,但却瞒不过燕飞晴,这事他根本没有和燕飞晴说过啊。

    “不要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我们曾经一起在时间之塔中生活了六十年,现在我更怀着你的骨肉,难道你觉得我和你生活了六十多年,就真的一点都发现不了你的秘密吗!”燕飞晴叹了一口气,“你和云中子如何妥协的我不知道,但我能肯定,在云中子的领域之中,你没有真正体会过圣阶的强大,你现在只是幻影骑士,就算你有神御主宰的本领,但面对圣阶,面对不止一个圣阶,你的神算,同样非常的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