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卷 第十六章 太子心意
    如果说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没有恢复,张铁自然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三大宗门的黑帖当个屁,但万事有利就有弊,张铁又如何能想到,当日在洞天之中彻底恢复实力,又与云中子演了一场戏之后,却让三大宗门一下子找到了出手的机会。r?anwen w?w?w?.?r?a?n?w?e?n?`o?r?g?

    铁龙宗与金乌堂的荣誉与声望并非属于自己一个人,无论如何,张铁都不会让人把铁龙宗和金乌堂的声誉踩在脚下,让自己身边的人沦为笑柄。

    房先生看了看张铁的脸色,暗暗叹了一口气,以为张铁还不明白,“这次三大宗门给你发出的宗门黑帖,表明上是要解决与你的恩怨,但实际上,三大宗门已经插手了太夏的皇位之争,在三皇子和九皇子之中做出了选择,正因为你支持太子殿下,所以才会成为三大宗门的眼中钉,要将真君你压下去,殿下这边虽然暂时还不知道三大宗门到底与哪个皇子勾结,但已经派人在查,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端倪。”

    自己是因缘巧合之下才知道的皇道盟的存在,而这个房先生却一下子就能从三大宗门发出黑帖这事上一下子敏锐的洞悉背后的猫腻,太子身边,果然有高人。

    张铁心中这么想着,脸上的惊讶神色却恰到好处,以至于看在房先生的眼中都无法看出任何的破绽,“你说三大宗门的黑帖背后有皇位之争?”

    “不错,所以这次铁龙宗的宗门黑帖,已经并非是真君一个人的事情了,所谓的宗门黑帖,不是王令,不是律法,说白了只是太夏宗门之间的江湖规矩,真君若能忍得一时之气,现在后退一步,就算被人嘲笑,将来必有找回的一天,英雄者,能屈能伸,有时候就算受那胯下之辱都能忍,何况眼前这一道小小的坎,等真君将来进阶苍穹或者是圣阶,以真君的实力,天下间还有谁是真君的对手,这时间在真君一边,而不是在太乙玄门和执天阁那边,所以他们才如此迫不及待……”

    张铁看了看房先生,脸色如水,“太子殿下想让我逃跑……”

    “不是逃跑,而是暂时避其锋芒,这就像两军交战,敌众我寡之下,困兽犹斗固然勇气可嘉,但审时度势,同样也是明智之举,太子殿下视真君为良师益友,这种时候,太子殿下既不想让真君无端卷入与三大宗门的冲突之中,更不想看到真君于百日之后有性命之忧,所以才派我来铁龙宗,说服真君!”房先生说着,“只要真君答应暂时离开,太子殿下自会为真君善后!”

    “不知道太子殿下打算如何为我善后?”

    “大荒门那边的调查结果会是一颗棋子,真君若离开,太子殿下自然有办法利用当年大荒门之事让三大宗门投鼠忌器,不敢过分逼迫,这只是其一!”

    “其二呢?”张铁饶有兴趣的问道。

    “太子殿下有一女,年芳二八,是殿下掌中明珠,殿下知道真君有三子在天机门,而且同样已近成年,太子殿下愿将其女许配给真君一子,与真君结为亲家,休戚与共,从此,金乌堂张家就是太夏皇亲国戚,就算真君暂时离开铁龙宗与金乌堂,三大宗门也绝不敢再动铁龙宗和金乌堂一根毫毛!”

    张铁还真被太子殿下的第二招给镇住了,与皇室结亲,这种事,无论在哪里都不是小事,与一般的皇子结亲都影响深远,更不用说与太子殿下结亲了,因为按照规矩来说,太子将来有一天如果登基,现在与太子结亲,就是等于将来与轩辕大帝结亲,这影响就大了,一旦金乌堂成为太夏的皇亲国戚,说真的,金乌堂几乎就可以在太夏横着走。

    张铁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微笑的看着房先生,“太子殿下就这么确定百日之后的那一战,我没有一点胜算?”

    房先生看了张铁一眼,手一动,就多出了一个锦盒,他打开锦盒,锦盒里,放着一块奇异的黑色水晶,同时,那颗奇异水晶上面,还用金丝挂着一小个标签。

    房先生把锦盒递给张铁,张铁拿起那个水晶看了看,黑色的水晶有点像是秘籍水晶,但却更沉重一点,水晶的一端包裹着一层秘银,秘银表面上有一圈大师级的坚固术的符文,这符文可以让水晶更不容易被损坏,那个标签和金丝,就穿在秘银上的一个小孔上。

    张铁看了看那个标签,标签上有着三排细密端正而又清晰的文字。

    标签上面的那一行文字是端头——太夏轩辕之丘大帝皇宫宝文宬秘字部卯字楼三六零七阁。

    标签下面的那一行文字是——黑铁历763年太乙老祖地元界诸神之域一战。

    最下面的那一行文字只有几个关键词——圣阶三昧,太乙玄门,太阳真火。

    张铁一看,就知道这是太夏皇室档案馆珍藏的皇室档案,也是机密资料,估计也是太子殿下让房先生带来的。

    就像阅读秘籍水晶一样,张铁把精神力往里面一浸入,只是瞬间,一副动态的画面就出现在张铁的识海之中,感觉就像大灾变之前看电影一样。

    画面是一个人的视角,非常鲜活,正在高空之中快速飞行——不,不是飞行,而是追逐,因为视角之中,张铁看到正有一个同样高速的身影正在与视角之中的这个人纠缠交手,强大的剑气轰击穿过数万米的虚空,如百米多高的一轮弯月,以排山倒海的姿态席卷而来,视角光影闪动,场景变幻,眨眼的功夫就像瞬移一样转移了数千米,那一道剑气一击击空,剑气轰击落在地上,直接在地上轰开了一条长度数千米的巨大的沟壑。

    这样的威力,这样的场景,让张铁看了都忍不住心潮澎湃,震惊莫名。

    从后面那个追逐身影的惊鸿一瞥之中,张铁发现那是一个魔族,而从其出手的威力来看,绝对是圣阶高手。

    能与圣阶高手交手的,同样也是圣阶,就在躲避开那个圣阶高手的一击之后,视角上的那个人,双手一撮,空气之中就发出雷鸣一样的震荡,在那震荡之中,方圆数十里内的虚空之中出现无数密密麻麻犹如星辰一样的光点,那些光点把后面的那个魔族骑士包围住,刚一出现,无数的光点就像千千万万颗流星,同时轰向那个魔族的圣阶。

    魔族圣阶的身上出现了一轮满月,迎向那千千万万颗流星。

    剧烈的爆炸,千分之一秒内那场景让人眼花缭乱的变化,飞舞,天空与地面周天360度的翻滚,惊天动地的交手,轰击,碰撞……

    画面之中的场景转化太快,动作也太快,如果换了一个普通人过来,那剧烈的画面,看一眼恐怕都会让人感到眩晕,也根本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甚至就算是一般的骑士来那骑士的目光都可能跟不上画面的速度。

    但张铁没有眩晕,而只是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因为这画面中,是顶级的圣阶高手交手的场面。

    两个圣阶高手一路交手一路快速移动,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就飞出数千公里,进入到另外一组交战区域之内。

    随着画面之中那个圣阶高手的视觉和注意力的转动,突然之间,一个画面出现在了眼前,放大,聚焦……

    那是一个满头银发面色森冷的人族圣阶老者,立于虚空之中,正在和一个魔族圣阶交手,同时,还有一个魔族的苍穹骑士在数百公里外朝着战场飞来,在那画面一下子聚焦到那个老者身上的时候,老者的身上,突然出现一道光华,然后整个天地都一片暗红,犹如熔炉,在那暗红之中,围攻着那个老者的两个魔族圣阶同时飞退,同时,那个老者的身边的虚空之中,元素界就像是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一样,无数的火红色的火之元素从元素界倾泻而下,狂暴的火之元素如一道光环和风暴一样冲击而来,让整个空间震荡了一下,连这边距离数百公里那个注视着的视角都情不自禁的抖动了两下……

    火之元素的光环席卷而过,那个快速飞退的魔族圣阶身上,都涌起了一道收缩的黑色光幕,如一个巨大的蚕茧一样把自己包裹住,那光幕和蚕茧,张铁一看就有些熟悉,似乎是圣阶领域的某种变化。

    从元素界中汹涌而下的火元素并没有停歇下来,元素风暴只是第一波,随着火元素的凝聚,那倾泻而来的火元素不断的凝聚累积,产生质变,随后那个人族圣阶的身后,就出现了一轮燃烧着的蓝色的太阳,那蓝色太阳的温度,似乎连空间都能扭曲……

    人族圣阶用手一指,虽然隔着上百公里,但那个刚刚飞过来,现在却转身飞逃的魔族苍穹骑士的身上,就亮起了刺眼的光芒,不知从何处生出的三团蓝色的火焰就把那个魔族苍穹骑士包围了起来,尽情燃烧。

    魔族苍穹骑士释放出护体战气,但却毫无用处,在那蓝色火焰下,苍穹骑士的护体战气,身上的黑色的盔甲,手上的锯齿形的武器,还有整个身体,都在燃烧着。

    魔族的苍穹骑士惨叫着,从天空之中冲入到大地上面的一片奇异的绿色的湖水之中,但转眼之间,又浑身燃烧着火焰从那奇异的绿色湖水之中飞起,撞入一道山脉之中,随后又从山脉的岩壁之中穿出,身上的火焰同样没有熄灭……

    满头银发面色森冷的人族圣阶老者转过头来,向这边冷冷看了一眼,目光闪动了一下,然后就向着那个飞退的魔族圣阶追去。

    整个过程,说起来长,但是,前后也不过几秒钟。

    画面继续飞转,在一番天旋地转的纠缠和交手之后,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画面的视角顺着那道燃烧着的蓝色火光追上了那个魔族的苍穹骑士,但这个时候,那个魔族的苍穹骑士已经变成了一堆在地上燃烧的灰烬……

    画面转为黑暗。

    张铁也把自己的精神力从那块水晶之中退了出来,脸上的表情,不用装,都是一片震撼,“这是什么东西……”

    “只要进阶圣阶,就能使用这种记忆水晶将自己看到的东西复制进去,这个水晶,正是轩辕之丘皇宫之中的一个圣阶供奉当年在地元界中看到的一幕,如果在平日,能有资格看到这水晶之中画面的,在整个轩辕之丘,也不超过十个人,皇宫宝文宬中的东西,也禁止带出皇宫,这一次,却是殿下亲自把这东西交给我,让我拿来给真君看一看!”房先生轻摇着羽扇平静的说道,随后还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水,那茶水入口,房先生眉头一展,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似乎微微有些意外,他看了茶杯两眼,又看向张铁,“刚才真君看到的,正是太乙玄门的圣阶高手太乙老祖的圣阶三昧的威力,太乙老祖的圣阶三昧的名字叫做太阳真火,我们已经得到了消息,这一次真君如果接下宗门黑帖,三大宗门会推荐一个圣阶高手出来与真君较量,而代表三大宗门出手的,就是太乙老祖,真君觉得与这样的圣阶交手,是否还能全身而退……”

    张铁闭上了眼睛,用手敲击着桌面,房间里一下子就陷入到了绝对的安静之中,短短的几分钟,就像几个小时一样的漫长。

    那茶水似乎有些特别,房先生又忍不住多喝了两口,细细品味,同时等待着张铁的决定。

    半响之后,张铁睁开了眼睛,敲击着桌面的手指停下,握成拳,压在了桌面之上,“请房先生转告太子殿下,殿下的好意,张铁心领,定有回报,不过这一战,别人既然已经打上门来,准备刀剑相向,已经难以转圜,张铁也绝不会退缩!”

    房先生微微有点愕然的看向张铁,从张铁的眼中,他看到的,却是张铁不容动摇的决心和意志……

    ……

    半个小时后,房先生重新登上了飞舟,在离开铁龙宗的时候,他带着张铁送给他的五公斤的铁龙宗特产的茶叶,同时还有心中一个难以解开的疑惑——千机真君为什么在看到太乙老祖展现了圣阶三昧的力量之后,还不退缩呢?

    第一次,房先生觉得会有人如此的让人难以看透,张铁在他心中,变成了一团炙热坚硬的迷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