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卷 第二十五章 大唐城
    天空之中的风雪在离开东北督护府不远就已经消失了,因为张铁速度太快,飞行的距离太远,六七个小时的时间,已经穿过了数个不同的气候区域,越往南边飞,气温相对就越高,北风也就越温柔,而到了江州旌河郡的时候,空气之中虽然还有一丝寒意,但比起幽州,已经算是暖和了。?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出现在张铁视线之中的那座甲级大城恢弘无比,比起幽州城,要整整大好几倍。

    轩辕之丘没有城墙,而出现在张铁视线之中的那座甲级大城却有着极其醒目的红色城墙,从天上看下去,70多米高的红色城墙就像是巨人伸出的四条手臂,又像是四条要塞一样,把整座城市包围其中。

    若论城市的繁华,眼前这座城除了轩辕之丘外,在张铁的记忆和印象之中,绝对可以排进前几位。

    城中高楼林立,密密麻麻,城外的集镇也星罗棋布,宽阔的旌河自西向东从这座大城的边上流过,河边北岸码头上的船只密密麻麻,而在南岸,则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田野……

    这座城就是三皇子轩辕无极的封城大唐城。

    天空之中仍旧一片黑暗,江州虽然没有下雪,但临近的冬日还是让这里晚上的天空多了一些阴郁,星光微弱,此刻正是黎明之前,匍匐在旌河北岸的大唐城依旧处于睡梦之中,少有人活动,只有城外悄然起飞的飞艇还有城外码头上打着灯光泊岸的轮船在无声的宣示着艇员和水手这两个职业的操劳和辛苦。

    从看到这座城市到逼近到这座城市两百公里以内,张铁只用了一会儿的时间。

    大唐城的交通网络密密麻麻,水陆空都有,从天上看下去的时候,大地上的公里和铁路纵横交错,犹如蛛网,特别是铁路,作为旌河郡枢纽的大唐城连接着六条铁路。

    当张铁正在天空之中快速飞行的时候,地面上,一列蒸汽列车的车头正吭哧吭哧的吐着蒸汽和白烟,正以每小时将近80公路左右的速度,拖着一串车厢,向大唐城方向前进着。

    张铁原本想直接飞到大唐城,但看到脚下的那一列载客火车,他心中一动,一下子就降低了速度,从十多万米的高空之中,掉头向下,几个闪动,整个人就从天上落下,直接落在了那列火车最末一节的车厢尾部外面的楼梯上。

    这最后一节车厢的后面没有人看守,火车吭哧吭哧的在铁轨上奔驰着,没有任何人发现火车的最后面突然之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这样的火车,最末一节的车厢一般都是堆放行礼的地方,车厢的尾部有门,可以装卸行礼,同时尾部的车厢也会与车里面的其他车厢联通,可以在尾部进入到火车之中。

    火车车厢尾部的门锁着,但这样的锁,又怎么会难得住张铁,张铁只是看了那锁一眼,车门锁就无声无息的打开了,张铁拉开门,走进了车厢之中,在关上门的时候,尾部的车门锁又锁了起来。

    这节车厢里摆放的果然都是各种各样的行礼,因为行礼太多,整节车厢里都充斥着一股皮革油的味道。

    整节车厢都是密封的,像是一个罐头一样,密封的车厢空气有些浑浊,车厢中间是一条过道,过道的上面有一盏普通的萤石灯,散发着昏黄的光线,过道两边就是两层行礼架,大大小小的皮箱,木箱,堆满了整节车厢。

    张铁顺着车厢的过道往车厢的前门走去,在这个车厢里,张铁甚至看到了一只笼子里的凤头鹦鹉,那只凤头鹦鹉看到张铁,刚要张嘴巴。

    “嘘……”张铁比了一个禁声的动作,那鹦鹉一下子就闭上了嘴巴,同时闭上了眼睛。

    前门的锁同样也是锁着的,但那门锁和门,在张铁走到面前的时候,就像卑微的仆人一样,无声无息就自己打开了。

    一个穿着灰蓝色列车员服装的胖子盖着一床毛毯,正在行礼车厢门口的座椅上打着呼噜,睡得正香,丝毫没有发现张铁的到来,走出最末一节的行礼车厢之后,张铁径自往前面的车厢走去。

    这个时候,火车上的大多数人都在睡着觉,车厢的窗帘都是拉起的,过道上很少有人走动,只有外面火车在铁轨上行驶的声音单调而枯燥的隐隐传了进来,张铁刚刚穿过两节车厢,就迎面碰到了正在巡视列车的列车乘务长。

    列车乘务长的服装上有明显的标示,而且这个乘务长,还是一个年纪差不多和张铁老爸差不多的大叔。

    列车上有小偷,这个时候还在车上走动的张铁一下子吸引了那个乘务长大叔的注意力,大叔盯着张铁,带着几分审视和戒备就就走了过来,刚想开口……

    “这里坐着不舒服,你能带我去我的包厢吗?”张铁看着乘务长,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华,直接传音到了这个乘务长大叔的耳中。

    声音入耳,乘务长大叔脸上的审视和戒备的神色一下子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宛如一下子见到有身份的老熟人的那种恭敬和热络。

    “啊,刘公子,跟我来,你喜欢的豪华包厢一直给您留着呢,你的包厢在前面,我这就带你过去……”说完这话,那个乘务长大叔就转身,走在前面,把张铁恭敬的带到了前面三节车厢之中一个空着的包厢里面。

    “麻烦你了!”在走进包厢的时候,张铁转过身,把一个金币放在了乘务长的手里。

    “应该的,应该的,刘公子客气了,客气了……”乘务长的脸上笑得像一朵花一样,稍作推辞,就把张铁递过来的金币收了下来,“刘公子有什么需要直接叫我就行了……”

    关上包厢的门,张铁笑了笑,直接就在包厢的床上躺下,闭目养神……

    包厢外面,那个乘务长笑眯眯的离开包厢门口之后……

    “啊,头,那个人是谁……”列车上的一个列车员看到乘务长亲自把张铁带到那个空着的豪华包厢之中,不由有些奇怪的问道。

    “刘公子!”乘务长一边说一边摇头,然后就在那个列车员的眼光注视之下,坦然的把那个金币揣到兜里,“这豪门少爷就是一不一样,在飞羽城上的车,想要体验一下硬座是什么感觉,这熬到半夜熬不住了,还是只能回到包厢……”

    “哦!”那个列车员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心中却在羡慕乘务长认识这么多的贵人,这外快赚得实在让人羡慕……

    ……

    三个小时之后,随着天色大亮,张铁也乘坐着火车,在大唐城东站下了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