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卷 第二十八章 仙王之姿
    人与人之间的际遇真是奇妙,张铁也没有想到自己变装之后来到大唐城,居然还会可以遇到一个一见投缘的朋友。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白衣文士自称姓林,叫林一尘,在名士阁和张铁相遇之后,两个人同游名士阁,然后又游览了大唐城的千碑林,羽化寺,还有藏龙洞,等到天色将晚,两个人在大唐城的洗剑湖畔的雨花楼把酒临风,酣畅痛饮。

    说实话,张铁自问自己看的书也不少,他见过的人物之中,如孟师道,左丘明月之类,都是太夏的顶尖人物,但这个林一尘的风度气质,还有博学智慧,却让张铁折服。

    在名士阁中,林一尘点评阁中名士诗词文章,幽默风趣,一针见血却又留人余地。

    在千碑林中,古今典故逸事,历代碑文拓章,林一尘信手拈来,头头是道,说到书法,兴致一来,但是林一尘用手指蘸着碑林塔檐之下的雨水,就在石头上给张铁演示了一遍可以让一个字足足有九九八十一种变化的《晏文碑》……

    在藏龙洞中,林一尘给张铁讲述龙之考证来历,从大灾变之前的华族图腾到西方大陆的龙之形象,再到太古之时的神龙传说与骑士法相关联,让张铁都茅塞顿开,受益匪浅……

    和林一尘在大唐城中同游半日,张铁居然无法看出林一尘的深浅,这更让张铁知道,这林一尘不是凡俗之辈。

    “来,林兄,我敬你一杯……”雨花楼中,张铁亲自给林一尘倒了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来,“我知道林兄不是凡俗之辈,今日你我能在大唐城中相遇,也是缘分,请……”

    “哈哈哈,我不是凡俗之辈,贤弟何尝又是普通人,偌大太夏,亿万人口,你我今日能在大唐城中相遇,不是缘分是什么……”林一尘微笑的看着张铁一眼,哈哈大笑,和张铁碰杯之后把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不知林兄到大唐城中有何事?”

    “我若说我来这里是想找一个人,不知道老弟信不信?”

    “哦,林兄在大唐城中还有亲戚朋友?”

    “不是亲戚,也非故友!”

    “那是仇敌了!”

    “更不是仇敌!”

    “那是什么人,不知道林兄是否已经找到?”

    “我去年曾自卜一卦,卦象显示我能在大唐城中遇到与我有缘之人,所以我不远万里来到大唐城,人是遇到了,也算与我有缘,不过却与我想象的相去甚远,我原本想收那与我有缘之人做衣钵弟子,却没想到,那个与我有缘之人原本就与我一脉同源,本身成就已经不亚于我,甚至已经青出于蓝,将来成就不可限量,这要收人做弟子的事情,我确是不好意思再开口了……”林一尘突然叹了一口气,“对帝王来说,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而对我来说,有时候,要找一个合适的徒弟衣钵传人,可要比帝王找一个统帅更加的困难,有人可以等着徒弟来找师傅,而我,只能自己去找徒弟,如果徒弟资质根骨欠缺不行,到了后面,就会陷入修炼的瓶颈,再难突破,成就有限,也无法继承我一身绝学……”

    “那真是可惜了!”张铁微笑着,叹了一口气,“我想若是早些年那人能遇到林兄,能有列入林兄门墙的机会,恐怕做梦都要笑醒!”

    “也没什么可惜的,只或许就是天意,没了一个徒弟,却多了一个把酒临风的朋友,同样是缘,来之则喜,去而不悲,这何尝不是人生乐事一件,来,喝酒……”林一尘也哈哈大笑,再次举杯与张铁共饮。

    张铁包下的是雨花楼顶楼的整整一层楼,两个人在楼上痛饮也无人打扰,在两个人整整喝了十八坛极品雨花酿之后,夜已深沉,林一尘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手一动,一块奇异的秘籍水晶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然后他把那块秘籍水晶递给了张铁,“我已经许多年没有与人如此痛快的喝过酒了,今日与贤弟能在这雨花楼一聚,实在高兴,这东西,就算是我送给贤弟的一点礼物,留个纪念吧……”

    张铁也没看那秘籍水晶是什么,自己手往怀中衣摸,就多出了一个极品纳珠,在接过那个秘籍水晶的时候把那个极品纳珠递给了林一尘,“我是俗人一个,身上也没有什么东西,这颗珠子,也留给林兄做个纪念,里面有我常用的几只飞矛,还有一点家中自酿的药剂,希望将来还有与林兄再见之时……”

    “我送贤弟美玉,贤弟报我以明珠,那我就收下了……”林一尘也毫不客气的把张铁送的纳珠收下,“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这离开之前,我还有一言相赠……”

    “林兄请说,我洗耳恭听……”

    “将来无论贤弟走到哪一步,切莫忘了当年年少初心,不忘初心才是真英雄!”林一尘目光灼灼的看着张铁,“这太夏亿万百姓,俱是你我的有情人啊,你我一身本事,如果不能守护这天下有情,要之又有何用,那就是多余的东西,必为天损,天之道,损的就是有余……”

    张铁悚然一惊,一下子站起,郑重对着林一尘长揖到地,“此为金玉良言,震耳发聩,多谢林兄提醒,我必将时刻铭记……”

    “哈哈哈,走了……”林一尘白衣飘飘,大笑着,把杯中之酒一饮而尽,然后对空长歌,“秋风兮萧萧,舒芳兮振条,微霜兮眇眇,病殀兮鸣蜩。玄鸟兮辞归,飞翔兮灵丘……”

    就在长歌声中,林一尘丢下酒杯,一步跨出雨花楼,再一步,就跨到空中,第三步,就消失于天际,歌声渺渺,仙踪再无痕……

    这大唐城一行,没想到却能在名士阁中遇到此人,还能相谈甚欢,默契于心,这不是缘分是什么,张铁看着虚空,悠然神往,仙海王面前,太夏谁人敢自称名士?

    看了看手上的那块秘籍水晶,张铁浸入心神,一道闪电一样的文字就在张铁的脑海之中炸开——《诛神剑诀》——这是以精神力化剑,直接斩杀轰破对方识海虚空的神御主宰的无上剑道……

    而在回赠的纳珠之中,有黑铁之堡中酝酿的十大缸极品全效药剂,还有张铁的九根黄金飞矛。

    “啊……骑……骑士……”送酒的小二站在房间门外,目瞪口呆的看着消失的仙海王,几乎要说不出话来。

    张铁转头,看了过去,只是与张铁的目光一接触,那小二目瞪口呆的表情一下子就消失了,脑海之中刚刚的记忆已经被张铁抹去,在脸上迷糊了短短一两秒的时间之后,又瞬间恢复了正常,“客官,您要的酒来了……”,走过来放下酒坛,那个小二惊异的看了看张铁对面空着的座椅和酒杯,“咦,那位客人呢……”

    “他有事,已经先走了,结账吧……”张铁手在桌上一挥,丁零当啷的一下,一把金币就出现在桌上……

    “啊,客官,用不了这么多……”

    “多的就赏你了……”

    说着话,张铁已经走出了雨花楼。

    ……

    出租车司机早已经离开,张铁独自漫步在洗剑湖畔,心中微微有些纠结,在大唐城遇到仙海王实在是意外,两个神御主宰在一起,彼此之间神御主宰那强大的气机感应,犹如两只猛虎隔着一道篱笆同行,无论双方隐藏得有多好,还是让彼此察觉到了对方的身份,这让张铁刺杀三皇子的计划,微微多出了一丝波澜。

    这个时候杀了三皇子,或许别人不知道是自己干的,但仙海王那是一定知道了,有可能,仙海王已经察觉到了一点什么,自己在这种时候,无端的变幻身份掩人耳目,从幽州跑到大唐城来做什么?

    怎么办?还要不要动手?

    饶了半圈洗剑湖,张铁的眼中的神色又逐渐恢复而来坚毅,只要仙海王和皇道盟不是一路人,那三皇子自己杀就杀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仔细想想,仙海王和自己说的最后那一番话,既是提醒,更像是他与自己交代的底线——只要自己不做出危害天下的事情,那他就与自己是友非敌。

    杀三皇子算是危害天下吗?当然不是,圣战之中,野心勃勃想要篡位的三皇子和皇道盟才是动摇太夏根基的祸害,杀三皇子瓦解皇道盟可以避免太夏内乱内耗,这一点毫无疑问。

    如果仙海王想要阻止自己在大唐城做什么,他就绝不会再把《诛神剑诀》给自己,他把《诛神剑诀》给了自己,然后再离开,那就是不想干涉自己的事情。

    仔细想想,好像今天整整半天的时间,仙海王从来没有问过自己来大唐城要干什么?就连自己在问他为什么来大唐城的时候,他也没有顺便****自己要来干什么。

    这么想着,张铁突然浑身一震,心中一下子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难道仙海王早已经知道三皇子和皇道盟的事情,皇道盟对自己发出宗门黑帖,而自己变幻身份来到大唐城,这一切,自己要干什么,在仙海王的眼中,或许早已经昭然若揭……

    杀,还是要杀,只是怎么杀,那可就要好好筹谋一下了,这一次,必须要做得天衣无缝才行!

    心中做了决定,张铁发现,不知不觉,自己已经来到了洗剑湖畔一栋超高层的豪华酒店面前……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