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卷 第三十四章 别样之情
    1月27日中午,在潘多拉和魔杀谷的飞舟到达万里戈壁的阴海上空的时候,在大唐城,一艘飞舟也在漫天的风雪之中安静的在了大唐城外的飞舟降落场中缓缓降落下来。燃文小说   w?w?w?.?r?a?n?w?e?n?`o r?g

    万里戈壁之上烈日炎炎,而这个时候的大唐城,却依然大雪纷飞。

    这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气候,也恰似不同人的心境,一个炙热如火,一个寒冷如冰。

    兰云曦站在飞舟房间的窗口,眼神毫无焦点而又略带茫然的看着地面上那越来越清晰的城市,这城市很繁华,比幽州所有的城市都要繁华,也比怀远堂麾下所有的城市加起来都要大,这座城市的主人,更是年轻有为的皇室贵胄,但此刻,眼前这一切,地面上那宏伟的建筑,那在地面风雪之中等待欢迎的人群,在兰云曦的眼中,都毫无意义,没有半点生气,哪怕她即将成为这座城市的女主人,这里的一切,也仿佛与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她与轩辕无极的婚约,是一场彻头彻尾的交易,为这场交易牵线搭桥的,是她的师门太乙玄门。

    不是所有人都赞成她与轩辕无极的这场交易般的婚姻,就连她的师傅,都曾在私底下劝她慎重考虑,怀远堂中的穆元和穆雷几个长老,更是坚决反对,但兰云曦还是坚持,或者说是顺从了太乙玄门的安排,在这场交易之中,她把自己当成了货物和交易的标的,换取的,则是让怀远堂正式成为了太夏的皇亲国戚。

    像轩辕长缨这样的人是不缺女人的,更不缺漂亮能干的女人,在这样的人身边,所谓的漂亮能干的女人,简直就像富商口袋里的金币一样毫无意义,甚至连工具和装饰物都算不上,但兰云曦不光漂亮,不光能干,更重要的,是兰云曦身上觉醒的血脉。

    除了张氏武道方面的血脉之外,兰云曦的身上,还觉醒了一种天阶血脉,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只有女人可以觉醒的血脉,觉醒了这种血脉的女人,有一个能力,就是可以让她怀的孩子在最大程度上从孩子的父亲那里继承遗传到强大血脉的基因,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会在原有的先祖血脉的等级上再做突破。

    这个先祖血脉的名字叫做金玉良缘,在所有的天阶血脉之中,是最奇特最稀有的一个,因为这个血脉不是作用在自己身上,而是作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所以哪怕时在太夏,觉醒这种血脉的女子,也有可能比圣阶还要稀少。

    兰云曦觉醒的金玉良缘的血脉是她十四岁第一次来天葵的时候被家里的人发现的,因为觉醒了这种血脉的女子第一次来天葵的时候那天葵是金色的,还带有异香,与普通女子截然不同,从那时起,兰云曦觉醒的这个血脉,就成为了怀远堂最大的秘密。

    整个怀远堂,除了兰云曦的父亲张太玄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知道,甚至就连家族长老都不知道。

    在兰云曦加入太乙玄门之后,太乙玄门也知道了兰云曦的这个秘密。

    在兰云曦自己看来,她是在用自己换取了怀远堂的未来,而没有想到轩辕无极还想要通过这个婚姻得到其他什么东西。

    对兰云曦来说,这个世界上对一个女人来说最残酷的事情她都经历过了,所以,已经没有什么还能带给她更大的痛苦和伤害。

    这是牺牲,也是某种程度的自虐,但就是在这种牺牲和自虐之中,兰云曦的心中,却感到了某种扭曲的,报复的快感。

    她想看那个男人愤怒欲狂的样子,她想看那个男人伤心流泪的模样,如果可能,她甚至想要看着那个男人跪在她面前请求她的原谅……

    但这些,她现在都看不到了……

    她同意这场婚事的时候,太乙玄门的宗门黑帖还没有发到铁龙宗,而等到太乙玄门的宗门黑帖发到铁龙宗的时候,她和轩辕无极的婚约已经定下来了,甚至是前几天正式宣布这场婚约的时间,也是太乙玄门这边做出的决定。

    她知道那个男人这些日子都在铁龙宗闭关,她也知道两天后那个男人就将在阴海之上迎来事关生死的一战,这让兰云曦莫名的彷徨与茫然,她甚至没有搞清楚,为什么突然之间,那个男人就和她的师门到了这样一个地步。

    那个男人杀了她的父亲!

    那个男人让她想要守护的家族四分五裂!

    而现在,那个男人却要与对她恩重如山她师门的圣阶强者决战!

    杀父之仇自己的师门似乎马上就能帮自己报了,自己报复那个男人的目的也达到了,兰云曦觉得自己应该高兴,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看着这座陌生的城市,兰云曦的心中却空落落的,那冰冷的空气,甚至让她有一种强烈的窒息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我做错了什么吗?我有对不起谁吗?

    在飞舟落地的那一刻,兰云曦闭上了眼睛,扪心自问,而她自己给出的答案,却让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那所有的软弱,已经从她的眼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小姐,已经到了!”穆雨长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知道了!”兰云曦没有回头,只是平静的说道,“你先出去,我整理一下再出来……”

    “好的!”

    这次来大唐城,表面上是兰云曦与轩辕无极在正式成亲之前的一次普通的见面,而实际上,这是一场交易之中双方讨价还价的谈判,这次来大唐城,对兰云曦和随着她一起前来的穆雨长老来说,不是来亲家之中做客,而更像是使节到异国他乡的“出访”,为了不失怀远堂的尊严,穆雨长老为了这次大唐城之行,已经和大唐城皇子府中的管家在遥感通讯之中争执了半个多月,寸步不让。

    双方争执的都是一些细节,而这些细节,则关乎尊严。

    皇子府方面原本要派飞舟来接兰云曦,穆雨长老不让,而是直接找到金鹏银行,用高价从金鹏银行租了一艘飞舟作为兰云曦的座驾——随着张太玄的死去,原本配置给张太玄的刺史飞舟也被收了回去,金乌堂和铁龙宗的飞舟更是和怀远堂没有了关系,原本让怀远堂几个长老使用的飞舟也被退了回去,飞舟这种东西对怀远堂来说再次成为奢侈之物,想要使用,就只能租用。

    皇子府原本要求兰云曦乘坐的飞舟直接降落在皇子府内的广场之上,但穆雨长老坚持要让飞舟降落在大唐城外的飞舟起降基地,要坐着车进入皇子府。

    皇子府原本要安排兰云曦住在皇子府的别院之中,穆雨长老却说这于理不合,直接包下了大唐城中一座最高级的酒店,作为兰云曦的下榻之所,只让皇子府在酒店安排了一些女侍。

    就连兰云曦今日什么时候进入皇子府,什么时候离开皇子府,穆雨长老都寸步不让,一点点的要帮兰云曦把尊严撑起来。

    自尊心极强的小国使节出使大国是什么心态,这个时候的兰云曦和穆雨长老就是什么心态。

    兰云曦在飞舟内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随后才批着一件华贵的披风,仪态从容的走出了飞舟的舱门。

    皇子府派了一队侍卫,皇子府的管家,还有八辆豪华轿车,在这里等候着迎接兰云曦——甚至就连面前这些在飞艇起降基地迎接兰云曦的人员的规格配置,也是穆雨长老谈来的。

    皇子府的管家是一个面目平庸头发花白的老人,看起来和气无比,但眼睛却有些刺人,一直看到兰云曦走出了飞舟,那个管家才走了过来,对着兰云曦微微一躬,然后就直起了腰,平静的说道,“殿下特意让我等在这里迎接小姐,请小姐上车……”

    看到旁边的穆雨长老微微点了点头,兰云曦也才和穆雨长老上了同一辆车。

    随后,那车队就离开起降场,朝着城中的皇子府驶去。

    “小姐,我还是觉得这次与三皇子轩辕无极联姻,对方心意莫测,恐怕不仅仅是为了小姐觉醒的先祖血脉那么简单,还是小心为妙……”坐在车上,看着车外大唐城的景色,穆雨长老直接用传音之术对兰云曦说道。

    车上只有前面的一个司机,那个司机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士,就算是骑士,在这种时候也不可能听到两个人用传音之术的交流。

    “那穆雨长老你觉得现在整个怀远堂,除了我之外,还有什么东西是能让轩辕无极有所图的呢?”兰云曦自嘲的一笑,传音问穆雨。

    穆雨长老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小姐若是这样想,那我也无话可说,可能有些东西,我们自己有,但我们自己却看不见,若是……”

    “那个人现在已经与怀远堂无关了,我不想再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兰云曦脸色一板,直接打断了穆雨长老的话,让穆雨长老再也无法说下去。

    这也就是两个人在车上唯一的对话。

    开在最前面的先导车上有皇子府的标记和旗帜,道路上也实行了交通管制,所以这车队一路畅通无阻,在大雪之中风驰电掣,只是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就直接从皇子府的正门的车道之中驶到了皇子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