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卷 第四十三章 交锋
    “我是太乙老祖!”张铁没见过三大宗门的圣阶,所以这个时候问说话的人是谁,太乙老祖似乎也并不生气,至少是在阴海周围围观的那些骑士来说,太乙老祖的语气似乎很有耐性,语气也很温和,简直不像是来打架的,“这位是混元天君,这位是神空祖师!”,太乙老祖平静的把身边的两位介绍了一下。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张铁当然不会以为对方说话态度好就觉得对方是好人,俗话说,真正咬人的狗是不叫的,太乙老祖的态度,反而更让张铁心中警觉起来,本能感觉到这次大战恐怕不那么简单。

    “哈哈哈哈,失敬失敬!”张铁态度淡然的拱了拱手,直截了当的问道,“不知道今日大战,三位谁下场啊!”

    “千机真君又何必着急呢!”太乙老祖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一开口就大义凛然,“此次宗门黑贴,非是我三大宗门与真君又仇,而是门派尊严所在,我们不得不为在大荒洞天之中牺牲的众多门人讨一个公道,大荒门的毁灭之蛇在大荒洞天之中杀了我三派众多骑士,听说那大荒之蛇最后落在真君的手上,只要真君交出那两条大荒之蛇,我等也不想与真君为难,毕竟此刻正值圣战,作为人族骑士,我等在这里同室操戈,而让魔族得利,实在令人痛心!”

    什么是既做****,又要立牌坊,这就是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那两条大荒之蛇,只不过是相当于操作在云中子手中的兵器,这一点,只要是知道大荒门底细的人都应该明白,大荒之蛇击杀了三派的众多骑士高手,三派不去找云中子,而要让把得到那两件兵器的人把兵器交出来,这就是无耻了。

    不过太乙老祖这个时候却主动忽视了那两条蛇在大荒门中的地位和被人操控的事实,而只是把那两条蛇说成是魔物一样,张铁在某种程度上也就成了庇护“杀人犯”的同谋,所以三大宗门才“忍无可忍”,对张铁发出了宗门黑贴。

    这一切都是幌子,张铁觉得,三大宗门可能已经真正知道那两条蛇正是控制大荒洞天的关键,所以他们才紧咬着不放。

    太乙老祖说到这里,张铁已经明白了,三大宗门这是既想要把自己狠狠踩在脚下或者是干掉,但同时,还要继续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继续想要在太夏保持超然的地位,不想让人说什么闲话,这才在今天表现出这么一番态度出来。

    太乙老祖这一番话,听在许多不明真相的骑士耳中,还颇能迷惑一部分人,他一老祖一说完,张铁就看到数百里外那些围观的骑士之中,不少人都在点头,觉得太乙老祖说的没有问题,给自己的门人弟子报仇,那自然是天经地义的勾当。

    如果是别人,这个时候说不定已经被太乙老祖的一番说辞给“拿住”了,但张铁是谁,三大宗门在这种时候还想既做****又要立牌坊,张铁就要狠狠的把三大宗门的那层皮给拔下来。

    “哈哈哈,太乙玄门果然深明大义……”张铁豪爽的大笑着,声音同时隆隆的传了开来,响彻四方,“既然太乙老祖如此说,那么,今天这一场战斗看来完全是一场误会,我们也就不用打了,免得同室操戈,伤了和气,要论高低的话,不如我们到渭水之畔,用魔族骑士的脑袋来论高低,我这就回去了,咱们渭水之畔再见……”

    说着话,张铁直接转身,就要往回飞走。

    “千机真君且慢!”太乙老祖一下子开了口,人也飞出来两步,“不知道千机真君为何要离开……”

    张铁转过身,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一脸严肃的说着,“你看我这记性,差点都忘了说了,这场大战,说来说去,你们不就是想要那两条蛇报仇么,实不相瞒,那两条孽障果然魔性不改,虽然被我收服,但仍旧桀骜不驯,前些日子我正在闭关,那两条孽障居然想要偷袭于我,然后已经被我击杀了,挫骨扬灰,三大宗门弟子的仇,我已经帮你们报了……”

    张铁这话一说,不仅三大圣阶一时语塞,就连周围那些围观的骑士,也一下子哄的一声议论开来,许多骑士一脸喜色,还有那些关心张铁的骑士则更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圣战来临之际,同为华族骑士之中的顶尖存在,这样的战斗能不打就不打——这是许多骑士心**同的想法。

    在诡异的沉默了一下之后,太乙老祖再次开了口,不过这次,太乙老祖的声音却低沉而生硬了起来,“千机真君如此说,可有何凭据?”

    “凭据?那两条孽畜都被我挫骨扬灰了,不知道太乙老祖还想要什么凭据,哦,对了,当时在击杀那两条孽障之时,还这里还剩下一点它们的皮与鳞片,这是它们仅存的东西,三位要不要看看……”张铁说着,手上一动,一片毁灭之蛇的蛇皮和一些鳞片就出现在了张铁的手上,然后他隔着万米,直接把手上的东西丢了过去,让三大圣阶检查。

    这些蛇皮和鳞片,当然不是击杀那两条蛇留下来的,而是那两条蛇在云中子的领域之中脱变进化时留下的,云中子说那些东西有大用,张铁也就留下了一些。现在那两条蛇,正被燕飞晴贴身收着,除非燕飞晴跳出来说张铁说谎,否则的话,谁能说张铁这个时候说假话。

    在张铁的精神力的控制之下,那一张蛇皮和鳞片眨眼之间就飞到了三大圣阶的面前,太乙老祖,混元天君还有神空祖师一下子再次沉默了下来,三个人根本没有接,就任由那些东西漂浮在自己面前。

    随着张铁把那两条毁灭之蛇的“尸骸”丢给三大圣阶观看,整个阴海上空的空气,一下子就变得诡异起来,所有人都没想到现场会上演这么一出戏码。

    “哈哈哈,三位若有疑问,可以把那些东西拿去,找太夏的任何人来鉴定,看看那些东西到底是不是那两条毁灭之蛇身上的!”张铁继续说着,打了一个哈哈,“这次一不小心为你们三大宗门的弟子报了仇,不知道三大宗门要怎么谢我呢,三位正在商量着怎么感谢我妈,嘿嘿,我看太乙玄门的太乙铸魂丹不错,太乙老祖若是大方一点,就送我个十万八万颗的,我也笑纳了,执天阁和琼楼也不用客气,有什么好东西尽管送来,我们铁龙宗刚刚初创,百废待兴,不会与三位客气的……”

    三大圣阶诡异的沉默着,但张铁知道,这个时候,三个老家伙或许正在紧急商量对策,他们根本想不到,自己居然有如此“无赖”的一面,而且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自己手上,居然真的有那两条毁灭之蛇的蛇皮和蛇鳞,这也就佐证了自己把那两条蛇挫骨扬灰的说法。

    “三位商量好怎么谢我就把东西直接送到我铁龙宗就好,我先走了,那点蛇皮和蛇鳞,就当我赠送给三位,让三位拿回去好祭奠各自门派之中在大荒洞天牺牲的骑士和弟子吧!”张铁说着,整个人就往回飞去。

    “且慢……”生冷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三大宗门的圣阶都动了,张铁还没往回飞出多远,就已经被三个圣阶包围。

    “千机真君大名威震太夏,整个太夏,谁不知道千机真君机变百出,真君刚刚所言,我们却是不信的!”神空祖师低垂着眼睛开了口。

    “我能说谎,难道蛇皮和蛇鳞也能说谎,这只需找人一验便知!”张铁微笑着,语气充满了讥讽,“怎么,你们三位刚刚不是口口声声要为门人和弟子报仇么,怎么这仇敌的尸骸在前,你们反而视而不见,连检验一下都不想做呢!现在的情况,看在不明所以的人的眼中,恐怕还以为是我杀了你们宗门的骑士和弟子呢。”

    “宗门黑贴发出就再无收回之理,只有较量过后,真君恐怕才会说真话!”混元天君也开了口。

    “哈哈哈……”张铁狂笑,声震四方,手一挥,那飞出去的蛇皮蛇鳞就重新飞了回来,被他重新收到自己的空间之中,“所以说,今天无论如何,只要我来了,就不能走是吧,早点说吗,何必还要找那什么为门人报仇的借口,把这场大战的责任推到两条蛇的身上,然后让我来为你们宗门死掉的骑士弟子背锅,让圣阶出手呢,这就是既要做****,又要立牌坊,何必那么辛苦,这就是太乙玄门,执天阁和琼楼的做派吗,随便一试就试出来了,可笑,可笑,实在太可笑,哈哈哈哈……”

    看着现场的这一幕,围观的骑士们到这个时候都骚动了起来,许多人一下子醒悟,知道三大宗门发出黑贴根本不是为了那什么毁灭之蛇,而似乎就是想要把张铁卷入到这种大战之中,让三大宗门的圣阶名正言顺的对付千机真君,无数的骑士脸都气红了,在远处大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