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卷 第四十八章 飞龙在天(8000字大章)
    在张铁和混元真君动手的时候,太乙玄门山门所在地的上空,云中子长衫飘飘,正在天空的云气之中俯瞰着脚下的太乙玄门的山门。ranwen w?w w?. r?a?n?w?e n `o?rg

    太乙玄门的山门所在地就在太乙山,太乙山方圆万里之内,都是太乙玄门的核心区域,同时,富甲天下的太乙城就离太乙玄门的山门所在地不远,不到五百公里。

    站在天空之中观看下去,太乙山钟灵敏秀,烟雾缭绕,白瀑如练,颇有仙气。

    最让太乙玄门之中的门徒们津津乐道并引以为豪的,则是太乙玄门宗门大殿所在的缥缈峰。

    缥缈峰不是自然的山峰,而是人造出来的山峰,这山峰不在地上,而在天上漂浮着,缥缈峰的根基是太乙玄门获得的大量的空浮金,在几百年的时间内,太乙玄门以大量的空浮金为根基,在上面营造山水楼阁,亭台景观,缥缈峰漂浮在太乙山脉的主峰之上,犹如神话之中才会出现的神仙的居所,这缥缈峰,成为了太乙玄门强盛的象征,也成就了太乙玄门天下第一宗门的威名。

    最近这些年,在缥缈峰之外的空中,太乙玄门又弄出了十二个小一些的空中景观和建筑,一个个点缀在天空之中,成为胜景。

    每年,甚至会有不少的太夏百姓和异族,专门来到太乙玄门宗门所在地的太乙城,远远的瞻仰一下缥缈峰的神奇。

    缥缈峰在太乙山上居高临下,俯瞰世间,犹如太乙玄门那高昂的头颅。

    阴海那边张铁和混元天君刚刚交上手不到几分钟,云中子随身携带的一个遥感通讯装置就传来了阴海之上千机真君与混元天君开战的消息。

    给云中子传递消息的不是张铁,而是不远处太乙城中一个贩卖消息的二道贩子,云中子只用了一根地元水晶,就让那个消息贩子欣喜若狂的接下了这单天上掉下来的“大买卖”,同时还“免费”送给了云中子一个军用级的遥感通讯装置,告诉云中子,只要阴海那边有消息,他会第一时间通知云中子。

    今天这一战,天下瞩目,除了金权道之外,太夏的不少地方的牛鬼蛇神们都为这一战开了各种各样的赌局,有无数人关注,所以,那个消息贩子根本不想问云中子是干什么的,他只是做生意而已,而且这个生意大有便宜可占。

    遥感水晶的消息从几十万公里沙州外的万里戈壁传到玄天城,再传到那个消息贩子的耳中,然后那个消息贩子再把信息传递给云中子,速度虽然很快,但实际上个,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七八分钟。

    接到消息的云中子在确认了一遍之后,就掏出怀中那个在他看来粗糙无比,完全就是用最低级的遥感水晶制成,差不多有水杯大小的遥感通讯装置,手一动,那个遥感通讯装置和外面的那一层金属壳就变成了飞灰,随风消散。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云中子不是将,张铁也不是君,对张铁那个大荒门的“便宜门主”让自己不要插手这次宗门黑帖的要求,云中子无视。

    对云中子来说,这并不算是什么毁诺之举,也不算坏规矩和犯上,因为当初在大荒洞天之中他就告诉张铁,除非张铁能比他还要厉害强大,到了那个时候,自然张铁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么,对于与大荒门有关的事情,他这个长老和张铁那个门主还是“商量着来”。

    这个商量的结果就是在宗门黑帖开战这一日,云中子自己就来到了太乙玄门的老巢。

    在高空之中看下去,太乙山很美,太乙玄门兴旺繁荣,一个门派的驻地就霸占万里河山,简直不可一世。

    看着脚下的景色,云中子的眼神渐渐阴沉了起来,因为太乙玄门越繁荣强大,云中子就越想起大荒门被覆灭的凄凉悲惨,那胸中的杀意,慢慢就沸腾了起来。

    ……

    “你是干什么的,这里是太乙玄门重地,等闲之人不能在空中停留……”

    云中子刚刚捏碎了手中的那个遥感通讯装置,两个太乙玄门的骑士就飞到了云中子的面前,那是两个黑铁骑士,看样子是负责巡视山门的,看到这里的空中有人,就飞了过来,毫不客气的询问道。

    云中子穿着普通,身上穿的甚至不是蟒蚕袍,而是普通的麻袍,圣阶的气息浑然朴拙,没有半丝绝世高手的风采,在外形上,像云中子这样的骑士有很多,与太乙玄门的那些年纪轻轻就进阶骑士的天之骄子截然不同,一个个都是通过苦修,历经一两百年,在满头银发之时才好不容易进阶骑士。

    那两个太乙玄门的巡山骑士,在看到云中子第一眼的时候,就基本上把云中子归为了那类骑士。

    云中子淡淡的看了那两个太乙玄门的骑士一眼,“我来杀人……”

    那两个骑士微微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云中子一拳,两个人黑铁骑士就在空中爆成了满天血雨。

    见了血,云中子的眼睛也红了,还不等太乙玄门的警钟敲响,在下一秒钟,云中子就犹如炮弹一样,夹杂着万千雷霆,朝着下面的缥缈峰射了出去,圣阶骑士的强大战气波动出现在他的身上。

    云中子惊天动地的第一击,就直接落在了太乙玄门的宗门大殿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缥缈峰上太乙玄门的宗门大殿瞬间粉碎成渣,整个缥缈峰都在震动,随着升腾而起的烟尘和这巨大的动静,一下子就惊醒了整个太乙玄门。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太乙玄门没有被人山门如此挑衅过了,以至于,整个太乙玄门内的骑士和弟子,在第一时间内都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当云中子的第二击一刻不停的落在缥缈峰上,整个缥缈峰上的山水景观亭台楼阁开始大把粉碎,无数巨石从空中滚落的时候,无数的战气狼烟和战气龙卷才冲天而起。

    “何方狂徒……”一个太乙玄门的大地骑士第一时间冲了过来,然而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犹如魔虎的云中子冲了过来,一拳撕碎护体战气,整个人瞬间化为飞灰。

    云中子的第三击落在缥缈峰上的时候,漂浮在天空之中的缥缈峰已经开始倾斜。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终于对云中子有了那么一小点威胁的骑士终于杀到了,那是一个女骑士,七变以上的高阶幻影,手上拿着一把细长的秘藏长剑,远在千米之外,就一剑向着云中子斩了过来,一时间,剑气横空,颇有气势……

    终于来了一个像样点的高手了,云中子冷笑一声,手中的第四击毫不犹豫的继续轰在了缥缈峰上,自己圣阶的护体战气硬抗了那一剑的威力。

    剑气临体,斩在了圣阶的护体战气之上,却犹如从虚空之中之中穿过去一样,从另外一面又透出,没有伤到云中子分毫。

    “圣阶高手……”冲来的女骑士瞬间变了脸色,第一时间就对着那些正朝着缥缈峰这边冲过来的太乙玄门的骑士发出了警示,“所有人快退……”

    一句话未说完,云中子,却已经直接向着她冲了过来……

    ……

    江州,旌河郡,廷尉寺赶来的飞舟之上……

    兰云曦和穆雨长老,正面对着江州廷尉,把自己今日在龙虎山的所见所谓一点一滴的说出来。

    三皇子被杀,早已经震动太夏,轩辕之丘廷尉府,皇室的高手已经急赴江州,作为现场见证者的兰云曦和穆雨长老,自然被赶到龙虎山的江州廷尉“请”到了飞舟之上,不厌其烦的在询问着当时的所有细节。

    “我已经说过,当时情况紧急,从第一个刺客出现,我和穆雨长老就在第一时间飞到了空中,因为刺客的目标是三皇子,而且当时那个扮做三皇子的人身边还有两个幻影骑士的护卫,我们也没有冒然靠上去,怕引起什么误会,所以才没有被……”

    面对着江州廷尉,兰云曦平静从容的的说着,但说到这里的时候,兰云曦突然一下子停了下来,脸色惨变,整个人的身体摇晃了两下,在微微发抖……

    坐在兰云曦对面的江州廷尉和旁边穆雨长老都愣住了。

    “啊,小姐,怎么了……”

    兰云曦没有说话,整个人呆呆的,只有那眼泪,一下子,就如江河一样的眼中奔涌而出。

    就在刚刚,兰云曦手上的遥感通讯戒指之中传来了一个消息,大荒门圣阶云中子突袭太乙玄门,击毁缥缈峰,太乙玄门山门一片狼藉,而兰云曦的恩师,这些年一直对兰云曦关怀备至的太乙玄门的四大长老之一的竺芊芊,不幸遇难陨落……

    消息是她的师姐传来的,在接到这个消息的同时,太乙玄门已经发出了紧急的门派召集令,召集所有骑士返回太乙玄门。

    就在一日之内,兰云曦的未婚夫,还有她的师傅,先后离她而去,接连的打击毫无征兆的就落在了兰云曦的身上……

    轩辕无极被杀兰云曦没哭,因为她和轩辕无极根本就没有感情,那只是一桩彻头彻尾的交易,轩辕无极自始至终对兰云曦来说都是一个陌生人,而这个消息,却让兰云溪心如刀绞,悲从中来,感觉世间瞬间灰暗,除了他父亲之外,这个世间,在今天,再次少了一个真正关心她的人。

    ……

    同一时间,阴海之上。

    “轰……”在剧烈的冲击波中,张铁手上的施加了四级坚固术的36.6吨的重锤,终于承受不住动一次次能打击带来的力量,一下子崩碎……

    这已经是张铁在这场战斗之中崩碎的第二把36.6吨的重锤,除了白银秘藏,普通金属制造的武器,在这种级别的战斗之中,根本承受不了张铁动能打击带来的力量。

    而就在重锤崩碎的同时,混元天君手上的量天尺,却诡异的突破了张铁的护体剑罡和三面飞旋的白银秘藏盾牌,犹如跨越了虚空一样,直接轰在了张铁的护体战气之上。

    张铁的护体战气巨震,崩碎,就在量天尺临身的一刹那,张铁怒吼,双手如铁钳一样狠狠夹住量天尺的锋芒。

    手臂上的战甲崩碎,张铁双手血流如注,但这毫秒级的延误,已经可以让张铁抓住了脱离的机会,就在量天尺的锋芒临体的刹那,张铁的身形,已经飞移出了数公里之外,避开了量天尺的这一击的锋芒。

    数万米天空之中的攻击落空,落在地上,那阴海的地面之上,一下子就被划出了一条千米多长的巨大沙沟

    张铁虽然避开了这一击,但那混沌战甲的胸甲之上,还是承受了这一击的部分力量,早已经布满伤痕的混沌战甲,在这一击之后,胸甲和背甲的部分,彻底崩碎,从张铁身上脱落下来。

    “再战……”张铁怒吼,声传百里,第三把重锤出现在了张铁身上,然后张铁穿着破碎的战甲,犹如一道流星,一道火焰,一只不死鸟,以每秒接近12公里的恐怖极速,再次义无反顾的的冲向了手握量天尺,身上气势冲霄的混元天君。

    飞舟之上,张铁的三个儿子,还有白素仙看着浑身是伤的张铁再次拿出同样的武器不屈不挠的冲向混元天君时,已经泪流满面。

    阴海周围,所有在观战的骑士鸦雀无声,一个个都被震惊了,让他们震惊的,不是张铁的神御主宰的战力,而是张铁那顽强如铁的战斗意志,还有混元天君手上两天尺的诡秘莫测。

    “逃吧……”魔杀谷谷主巫鼎天站在自己的飞舟之上,看着张铁再次冲向混元天君的时候,也忍不住摇了摇头,低声叹息了一声。

    哪怕是神御主宰,但张铁现在才只是幻影骑士,一个幻影骑士要对上圣阶,其中三个等级的差距已经足以让任何的幻影骑士绝望,不要说幻影骑士,哪怕是苍穹骑士也要绝望,但张铁没有绝望,而是依然在战斗,但这还不是最致命的,对张铁来说,这场战斗最致命的东西除了彼此的等级差距之外,还有一样,那就是混元天君手上的量天尺。

    两天尺是太夏最负盛名的黄金秘藏,关于量天尺的传说有很多,而一直到今天,就在众人的眼中,执天阁这件黄金秘藏的面纱才终于揭开——这件黄金秘藏,拥有强大神秘的空间能力,它的攻击,几乎可以无视任何的空间距离与物理上的防御,直接落在被攻击者的身上,除了护体战气,张铁在身外的任何防御对量天尺的攻击来说都是无效的。同时,量天尺似乎还能让混元天君拥有变态的空中移动速度与强大的空间防御能力,仅仅这两样能力,就已经抵消了张铁神御主宰最引以为豪的速度还有远距离的攻击能力。

    “爷爷,救救他,我知道你有办法的……”潘多拉同样泪流满面,拉着巫鼎天的手,哀求的看着同样身为圣阶的自己的爷爷。

    “我只能助他一臂之力,能不能逃走,就看他自己了……”巫鼎天看了潘多拉一眼,也不说话,只是一下子闭上了双眼,同时背负在身后的右手,一下子掐了一个奇异的指诀。

    只是眨眼的功夫,阴海周围的风突然大了起来,等到围观的骑士惊觉,远处的地平线上,一道黑线已经滚滚而来。

    就在张铁与混元天君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万里戈壁之上最恐怖的天灾——沙暴,毫无征兆的来临了……

    得知太乙玄门的消息,站在三大宗门飞舟之处的太乙老祖早已经脸色铁青,整个人心情坏得不能再坏,感觉到身后的沙暴来袭,太乙老祖双眼精光一闪,就隔着数百公里,直接看向了巫鼎天。

    巫鼎天毫不畏惧的冷冷的看了太乙老祖一眼。

    这个时候,琼楼的神空祖师早已经离开了阴海,在云中子突袭太乙玄门的消息传来之后,神空祖师连这场战斗的结果都不等待,就直接火急火燎的返回琼楼的宗门总部坐镇,生怕云中子也给琼楼来上这么一手。

    在损失惨重之后,驻守太乙玄门的一个隐居的半圣长老用三颗引而不发的寂灭之雷最后逼退了云中子,琼楼的底气可没有太乙玄门那么足,现在坐镇琼楼的,已经没有半圣级的高手,而只有一个苍穹级的副楼主,所以神空祖师必须马上赶回。圣阶高手突袭宗门驻地,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张铁和混元天君同样感觉到了远处那恐怖沙暴的来临。

    混元天君却双眼精光一闪,看了魔杀谷的飞舟所在之处一眼,同时收到了太乙老祖传来的马上动手的信号。

    而张铁,却咬着牙,再次对着混元天君发起了冲击。

    速度和被张铁发挥到了最大,但和上次一样,张铁根本接近不了混元天君,不仅这样,混元天君的速度这这个时候,根本丝毫不逊于他,混元天君手上的那两天尺,更是能在万米之外就能把强大的攻击落在自己身上。

    这个时候的张铁才知道,面对一个圣阶,特别是面对着一个拿着黄金秘藏的圣阶,他在心里推理的那些战术战法,在真正战斗的时候,根本就是个屁。

    他现在看似速度如电,而实际上,他却是和混元天君处在一种胶着的战斗状态之中,在这种胶着的战斗状态之中,他根本就无法摆脱混元天君,只能在挨打之中,主动寻找攻击的机会。·

    从两个人开始战斗一直到现在,两个人之间的最大距离,从来没有超过三十公里以上,而这个时候的三十公里的距离,对他和混元天君来说,简直就和两个六级战士间隔着三米在交手一样,混元天君一秒钟的移动距离已经可以跨越了一半,而圣阶骑士的攻击,特别是他手上那量天尺的攻击,更是可以轻易的跨越两万米以上的距离,这完全超出了张铁的想象。

    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没有别人提醒,张铁也感觉到了,混元天君手上的那量天尺,量天二字代表的似乎就是某种强大的空间能力,而这个能力,正好克制住自己现阶段神御主宰的长处,如果自己进阶苍穹,量天尺的这个克制能力就要相形见绌,但是现在,这个能力却是把自己克制得死死的。

    太乙老祖换上混元天君,绝不是给自己什么机会,而是彻底断了自己的机会。

    这是张铁经历过的最艰苦,最凶险,也是最无法逃避的战斗。

    量天尺的攻击,在临体之前,就已经让周围数万米的空中,每一寸的空间之中都布满了无形的荆棘和障碍,张铁每前进一步,护体剑罡和盾牌都要经历数万次的冲击和切割,身体战气都要承担着巨大的压力,犹如冒着无数的刀锋前进,才能接近到混元天君的身边,发出攻击。

    如果不是张铁,换其他的幻影骑士来,这个时候,那个幻影骑士恐怕已经死了上百次了。

    “杀……”在身体上再次添加了几道伤口之后,张铁战锤的动能打击再一次落在了混元天君体外数百米的那一层类似护体战气和领域力量混合版的半透明的奇异战气之上。

    战气形成的超过百米的巨大保护层抖动了一下,依然没有破裂,而这一击动能打击的恐怖威力,却在刹那之间,从这个护体战气后面透出,形成一股强烈的冲击波,横扫了混元天君身后万米的空域,没入到那席卷一切的黑色沙暴之中,眨眼消失……

    这就是圣阶高手的另外一个恐怖之处,因为圣阶高手的护体战气在结合了领域的力量之后,早已经天翻地覆,成为一种无内无外,无上无下,在战气保护圈内自成一体的东西,张铁的攻击落在其中的任何一点,都会轻易的被从相反的另外一点泄了出去,犹如攻击在虚空之中。

    动能打击的力量再强,但却无法真正作用在那个巨大的护体战气层之内,这是最要命的地方。

    但张铁相信,混元天君的护体战气不是无敌的,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它一定有力量承载和转化的上限,只要自己击破那个上限,动能打击的威力就能落在混元天君的身上,同时,量天尺再强,要动用量天尺绝对不是那么轻松的,依靠外力驱动的武器,越强的武器要催动起来动用的能量也就越大,这一点,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

    张铁没有认输,现在还不是认输的时候,而且张铁还有最后的底牌没有拿出来,所以无论这样的战斗有多艰难,张铁知道,那最后一刻还没有到来,自己依然有翻盘重创混元天君的机会。

    ……

    沙暴遮天蔽日,终于来临,整个阴海的中心区域,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但这黑暗无论是对张铁来说还是对混元天君来说,都不是什么障碍。

    沙暴之中高速翻滚的砂砾犹如一粒粒的刀片和子弹,在这种恐怖的沙暴之下,张铁在快速的飞行着,速度丝毫不受影响,反而感觉混元天君量天尺的力量,在这恐怖的天威之下,似乎有些减弱。

    感觉到了混元天君两天尺的威力似乎受到了这天地之威的影响,张铁心中一喜,整个人开始以最大的速度脱离和混元天君的接触,要拉开距离。

    “现在想跑,晚了……”耳边传来混元天君阴冷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混元天君已经出现在了张铁的侧面,距离张铁,还不到百米,张铁心神一凛,以为量天尺的攻击要临体,但很诡异的,这个时候出现在张铁身边的,不是量天尺那恐怖的攻击,而是让张铁熟悉的空间波动。

    那空间波动,不是量天尺带来的空间波动,而更像是空间装备粉碎时泄露出来的那一丝气息,张铁之所以对这股气息如此的熟悉,是因为同样的空间装备破碎的气息,在他的分身自爆的时候,他清晰的感觉过,两者如出一辙,只不过现在所感觉到的这股空间波动的气息,太强大,那波动,超出了他之前自爆时候那个空间装备粉碎时带来波动的几十倍。

    张铁还来不及想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就感觉只是瞬间,自己身边的空间波动瞬间被引爆,一下子变大了成千上万倍,刚才的空间波动,犹如只是一个点燃了火药桶的引线一样。

    整个空间都在塌陷,那虚无的空间之中,犹如出现了一个大洞,自己身边的一切,那恐怖的沙暴,包括自己,就像被丢入到一个下陷的漩涡一样,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大力量拉扯进去。

    脸带冷笑之色的混元天君的面孔再次出现在张铁的视线之中,就在数百米外,那量天尺悬在混元天君的头上,发出一阵奇异的光华,护住混元天君全身,犹如逆流而上的飞舟,脱离那难以抗拒的空间吸力。

    “再见了,千机真君,三大宗门的黑帖,不是那么好接的,你不会想到自己就这么死了吧,死无全尸,陷入永久的黑暗,这是天灾,怪不得我了,哈哈哈……”混元天君的传音入耳,带着讥讽,与杀气。

    说话的功夫,混元天君与张铁的距离,已经拉到了两千米之外,混元天君冷笑的看着张铁,与张铁的距离越拉越远。

    而这个时候的张铁,全身的盔甲已经全部粉碎,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宛如被一座大山压着,身体已经无法动弹,就连体内的战气,似乎都被那股恐怖的力量拉扯着,正在消散。

    “杀……”张铁怒吼,双目眼角崩裂,死死的看着混元天君,在这声怒吼发出的同时,张铁的眉心之间,出现一个剑形的徽记,一道灿烂如朝日的光华,从张铁眉心的剑形徽记之中射出,隔着数千米的距离,穿破那逆流的空间,穿过混元天君身外的那一层两天尺带来的光华,直接从混元天君的眉心轰杀入脑……

    诛神剑,出鞘!

    这才是张铁身为神御主宰最后的底牌,这张底牌,正是仙海王送给他的。

    以张铁恐怖的精神力,全力催动孤注一掷之下,这一剑,以神化剑,惊天地泣鬼神。

    混元天君哪里能想到张铁还有这样的后手,瞬间一口鲜血喷出,身上的气息混乱,那悬在混元天君的头上的量天尺上的光华,一下子消失,量天尺瞬间变成了凡物,就像被风吹飞的纸片,一下子就翻滚着,朝着张铁这边飞了过来。

    “不……”混元天君惨叫一声,整个人也如在激烈之中落水的普通人,整个人毫无反抗之力,和张铁一样,一下子被卷入到那空间的乱流之中。

    阴海之外,那诡异来临的沙暴瞬间突兀的消失,就在那无数骑士的注目之中,所有人看到的最后一个景象,就是千机真君和混元天君,两个人情不自禁的翻滚着,消失在那一片漆黑的虚空裂开的一道裂缝之中,眨眼之间,那虚空之中的裂缝也悄然消失,太夏的两大顶尖高手,自此失去了所有的踪影。

    阴海之上,带着死寂般的空寂……

    “噗……”看着今日这最后的结果,太乙老祖的脸色一阵由青变红,再由红变青,一口鲜血忍不住就喷了出来,染红后胸口的太极图……

    ……

    同一时间,玄州天机门,一间密室之中,天机门的门主和把大顶尖高手长老庄严肃穆的席地而坐,看着地上那龟甲显示出来的卦象。

    为了掷出这一卦,在坐的所有天机门高手一个个似乎都已经精疲力竭,其中一个长老的嘴角,还挂起了一丝血迹。

    但无论有多么虚弱,这种时候,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在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地上的那几片最终通过秘法掷出的龟甲带来的信息。

    古拙的龟甲上的卦象只有一个!

    “飞龙在天……”天机门的门主注视着那卦象久久,随后抬起了眼睛,长长吐出一口气,用沙哑疲惫但又坚定无比的声音说了四个字……

    ……

    ps:今日更新11000字,这一章8000字大章一次更新,让大家看爽,回报大家的支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