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一卷 第七章 神殿之中
    除了那个闭着眼睛犹如石化的沉思酷男没有因为张铁的到来有半点改变之外,其他人看到张铁进来,在微微一愣之后,一个个都表情各异。ranw?en w?w?w?.?r?a?n?w?e?n?`org

    刚刚和张铁在外面碰过面的两个猛神将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人咂了咂嘴,没有说话,那个一脸孤傲的地神将双眼精光一闪,那对兄弟模样的则是闷葫芦一样,只是盯着张铁猛瞧了几眼,那两个女人的反应有点意思,其中那个地神将的女人对张铁视而不见,只是平静的看了张铁一眼,而另外一个,却一下子笑了起来,给张铁抛了一个媚眼,对着张铁招了招手,“小弟弟,屋里没有坐的地方了,来姐姐这里坐!”

    招呼张铁的那个女子穿着一身蓝色的贴身软甲,身材火爆,最有特点的是鼻子很直,眼睛又大又水,标准的美人,而坐在那个穿着绿色长裙女子旁边实力是地神将的女子,却穿着一身绿色的长裙,鹅蛋脸,柳叶眉,看起来很养眼,同样也是美女,不过身上的气息却要冰冷很多。

    穿着一身蓝色贴身软甲的女人说完,坐在她旁边的那个地神将女子就狠狠瞪了她一眼,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张铁发现,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空间灵气比较充足的原因,从他在天方城一路走来,这一路上见到的女子,都灵秀得很,基本上就没有长得丑的。

    桃花撞来,张铁既不惊,也不喜,而是坦然一笑,“哈,那多谢姐姐!”说完,也不客气,直接就走了过去,来到那个穿着蓝色贴身软甲女子的旁边,紧挨着那个女子大方的坐下。

    那两个女子原本就坐在一个软榻之上,那软榻也不算宽,两个女子坐在软榻的中间位置,张铁一坐下,自己的大腿几乎都和那个女人的大腿贴在了一起,中间只隔着一拳不到的距离。

    其他人倒也没什么,只是那闷声不出气的两兄弟看到这一幕,两个人毫不掩饰对张铁的羡慕,各自深深的咽了一口吐沫。

    身边暗香浮动,沁人心脾,一股香味很灵动,带着兰花的气息,是旁边那个地神将女子的,而还有一股香味则有些热烈,如玫瑰绽放,香味之中似乎都带着灼热的温度,是自己身边的那个穿着蓝色软甲的女子的,坐在这样的女子身边,实在比这两日在飞舟上和一堆男人在一起嗅着男人的汗味强上一百倍。

    “小弟你这么年轻就是神将,真是看不出来啊,不知小弟你从哪里来……”

    张铁一坐下,他旁边的女子就热情的和张铁攀谈起来。

    刚才这个女子叫张铁小弟弟,张铁一坐下,女子一开口,就马上省了一个弟字,关系好像一下子又接近了一截,坐在旁边的那个女子微微皱了皱眉头,干脆转过了脸去,一副不见不烦的模样。

    “我也记不得我从哪里来的了……”

    “啊,怎么会……”张铁旁边的女子用夸张的表情惊呼了一声。

    “我受过伤,醒来后以前的好多事情就不记得了!”

    既然在飞舟上编造了一次,那么,张铁就继续编造下去好了,反正他觉得这个理由还挺好用,也不用解释那么多,省得露出马脚来,摩天之界的灵气太足了,这里的人口总体上比太夏少很多很多,但神将的数量估计不会比太夏的骑士少多少,这里的许多神将都游走四方,寻找着各种机会,一个忘记过去的新鲜神将的面孔出现在一个地方不是什么大事,这总好过比自己露出根脚被人抓去切片要强。

    “那小弟你怎么来的天方城?”

    “前几日受伤晕倒的时候被一艘路过的飞舟搭救,就顺路来了!”

    “还好,还好!”女子拍着自己的高挺的胸口,生怕张铁看不到一样,“那小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铁,不知姐姐芳名是……”

    “芳名……”蓝衣女子重复了一遍这个词,然后一脸认真的品味了一下这两个字。

    张铁一看这个女子的表情,就知道这个世界估计以前也没有人在问女子名字的时候用这么优雅的词汇,这个词汇虽然简短,但却是华族文化在另外一个世界几千年的凝聚,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字,估计不知道是古时候多少文人才子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能如此优雅礼貌的在询问一个女子名字的时候就不着痕迹的恭维了一个女人,把女人哄得高兴,而不觉得恶心,这样的文字和本事,只有华族才有,这就是本事和文化的魅力。

    想一想,同样的一句话,如果用西伯语说出来,那就是——不知姐姐像鲜花一样芬芳美丽的名字是……这就有些恶俗和着相了,而在摩天之界这么一个和魔族征战了不知多少万年的地方,文人这种东西估计也是稀世珍品般的存在,至少在飞舟上,当张铁偶尔和石老大他们谈起诗人的时候,飞舟上的一干男人一个个一脸雾水,好像完全没有听到过诗人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诗人难道是很厉害的神将么?”当时的阿龙很严肃的问自己,张铁以为阿龙是在搞笑,但后来才知道,这个世界,还真没有诗人这种玩意儿,或许这个世界上也有人写过诗,但这个世界的人估计从来没有想到写诗也能成为一种高尚的职业,甚至风靡一时,这在他们看来根本难以想象。在以力量为尊的世界,衡量一切价值的东西,都是与力量有关的。

    听到芳名这两个字,连旁边那个扭过头去的地神将女子都忍不住回过头来再次看了张铁一眼,似乎惊诧于张铁怎么这么会说话,只是两个字,让人听了就觉得暖心。

    张铁旁边的女子估计第一次听人这么问自己的名字,足足品味了半分钟,然后整个人笑靥如花,“小弟你嘴真甜,听你说话都这么让人高兴,记住啊,姐姐名字叫姬月蓝,要在平时的时候,别人问我,我都不告诉他的。”

    “姐姐千万别这么说,我承受不起啊!”张铁仰天叹了一口气。

    “为何?”

    “因为上一个和我这么说的姑娘,最后要死要活的非要嫁给我!”

    “讨厌……”一层红晕爬上了姬月蓝的面容,然后女神将拍了张铁的肩膀一下,随后,两个人的两腿之间,那一本书的间隔瞬间消失了。

    房间里那一对兄弟模样的神将目瞪口呆的看着张铁,如看天人。

    一时间,房间里其他的人,一个个都沉默不语,只有张铁和那个叫姬月蓝的女神将在聊着天,姬月蓝不时爆发出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

    神殿的另外一个房间里,一个面色古拙,穿着黑色龙纹长袍,额头上有几道深深皱纹的老者正和一个留着一头短发,穿着一身火红色的战甲的女神将站在房间之内,安静的看着房间里的一个流动着奇异符文的水盆。

    流动着符文的水盆里光影闪动,张铁所在房间里的一切,这个时候,就犹如镜子中的影像一样,清晰的出现在水盆的水影之中,那水波轻微震荡,连房间里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张铁影像,这个时候正出现在水盆之中,那个穿着龙纹长袍的老者正盯着张铁,那个女神将也盯着张铁,只不过两个人脸上的神情却各异,老者的脸色越来越认真,而那个女神将看着张铁脸上的神色则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去查一查他是从那一艘飞舟上下来的,是不是真的被人所救……”

    女神将有些不解的看着那个老者,“殿主,这个人……”

    “去吧,我自有分寸……”

    “是……”

    女神将深深看了水影之中张铁的样子一眼,然后整个人的身形瞬间就从房间里消失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