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一卷 第十四章 今朝醉
    “星皇神殿的神将,好厉害噢……”姬月蓝做冥思苦想状,然后看了张铁一眼,叹了一口气,“不过我们两姐妹已经答应了这个小弟今晚要带他出来玩儿,我们要走了这个小弟肯定不高兴,所以呢,只有抱歉了,你们自个儿玩去吧……”

    锦衣青年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他说了这么多,原本还以为可以把姬月蓝和姜若馨“哄来”,晚上酒宴灌醉之后直接把两个大美女弄到自己的宅子里“大快朵颐”,哪里想到,话说了半天,最后却被他想骗的美女给耍了,两个大美女根本不鸟他,这让他的面子如何挂得住。?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

    “你……”

    “刚才是你一直在说,我可从来没有答应你什么啊!”姬月蓝眨了眨眼睛,然后看着掌柜,“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把我们的酒菜端上来,这里是我们先来的,就算你的东家来了,也没有出尔反尔让我们让开的道理!”

    锦衣青年到这个时候终于撕下了脸皮,恶狠狠的看了姬月蓝一眼,然后指着张铁,怒吼起来,“来人,把这几个人给我轰出去,再叫一队街尉过来,我怀疑这几个人在天方城为非作歹,图谋不轨,前两天西城仓库失窃,有可能和这几个人有关,把他们给我拿下,送到大牢里好好审查一番……”

    听到锦衣青年的话,他身后的几个护卫打手如饿虎扑狼一样,一下子就冲了过来。

    而张铁这边,刘猛刘勇两兄弟早已经憋得像要爆炸的火药桶一样,刚才姬月蓝在说话,这两兄弟强忍着没动手,现在看到对面的几个杂碎居然敢先动手,而且还歹毒的想给众人脑袋上扣上一个罪名,两兄弟直接怒吼一声,就冲了出去。

    战斗的结果毫无悬念,在一阵骨折声和一身惨叫声中,眨眼就结束。

    在刘家两兄弟的一双大手之下,子家几个护卫打手一个个就像被奔跑的犀牛撞飞的小猫一样,被两人从包间里扇得飞了出去,而那个叫子归的锦衣青年,估计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刘猛一只手抓着脖子,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惨叫声刚刚出口,就被刘猛抬起大脚,一脚踩在脸上,吭都没吭一声,就晕了过去。

    刘猛的大脚上的鞋底直接把那个锦衣青年的脸完全盖住了,刘猛的大脚抬起大脚,锦衣青年的脸上一个硕大漆黑的脚印直接从脑门踩到了嘴皮下面,锦衣青年的整个人的鼻子瞬间塌下,变平。

    刘家兄弟出手还算有分寸,没有要人命,否则的话,刚刚那一脚,完全能把锦衣青年的脑袋给踩扁了。

    “我呸……”刘猛一口吐沫直接吐在了锦衣青年子归的身上,整个人气喘吁吁,“奶奶的,你这个鸟人,真是气死老子了……”骂完之后,刘猛看着目瞪口呆的酒楼掌柜,瞪着一对铜铃一样的眼睛,一把揪着掌柜的衣领就把掌柜的揪了起来,“你他娘的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把我们的酒菜端上来,要是再啰嗦,我们两兄弟今日就拆了你这鸟店,再顺便把这个鸟人的脑袋给摘下来……”

    丢下掌柜,掌柜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包间,刘家兄弟余怒未消,只是一转头,看到姬月蓝和姜若馨正看着自己两兄弟,刘家两兄弟一下子连忙换了一副面孔。

    “咳咳……咱们两兄弟平时都是斯文人,就像张铁兄弟一样,不会这么粗鲁的……”刘猛甩了一下头发,连忙一脚把那个锦衣青年像垃圾一样的踢到了包间的角落,搓着手,一脸讪笑。

    “对对,我们平时都很少说粗话的,我兄弟平日很少用他的大脚踩别人脸的……”刘勇在一旁帮腔。

    “是的,是的,这些人的脸根本不经踩,一脚踩下去就没了,脑袋爆开了,那些恶心的东西喷得到处都是,就像烂西瓜一样,还经常把我的鞋子都给弄脏,洗起来麻烦,不洗又恶心,就像去年我们两兄弟遇到一堆土匪,那个……”

    “咳……咳……”

    听到刘勇的咳嗽声,刘猛连忙住了口。

    张铁哑然失笑,这对兄弟真是活宝,不过刚才刘猛把那个锦衣青年踢到房间的角落那一脚却让张铁更高看了两兄弟一眼,这两兄弟看似粗鲁,但却粗中有细,还知道把那个家伙留下来做人质,不是那种完全没脑子的,他招呼两兄弟坐过来,“好了,过来坐吧,现在我们要的酒菜,掌柜肯定用最快的速度上来了,而且不敢耍花招……”

    包间的外面已经有一些响动和惊呼,那几个被两兄弟扇飞出去的打手护卫已经引起了一点骚动,附近两个包厢的食客有人认出被人打得骨断筋折的人是天方城子家的护卫,知道这里可能会有大麻烦,怕被殃及鱼池,饭都没吃完就连忙走了。

    至于掌柜的,一边连忙让人去报信,一边正在催着下面的小二把这边包间里要的酒菜端上来,想把张铁几个人暂时稳住,要是张铁几个人现在走了,那掌柜的更说不清了,还要但干系。

    “这个……会不会出手有些……有些重了……”姜若馨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包间角落的那个锦衣青年一眼,原本按姜若馨的想法,只要表明身份教训一下,让几个人知难而退就算了,没想到刘家兄弟一出手,却已经是不出人命情况下的最坏的局面。

    张铁微笑的看着姜若馨,“刚才那个叫子归的话你难道没听到么,今日若我们几个只是普通人,我们三个男的是什么下场就不说了,你知道你的下场是什么,那场面,可以想一想,我们的姜大美女被人抓到黑漆漆的地牢,手脚拷上铁链,动弹不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凄凄切切,哭得梨花带雨,这个子归少爷酒足饭饱之后,带着一身酒气来到地牢之中,双眼放光的看着姜大美女被铐住不能动弹的样子,直接挥退所有手下,手上的折扇换成皮鞭,腹如火烧嘿嘿淫笑着就要过来亲自动手动口审问……”

    “咕噜……”

    房间里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却是刘家两兄弟喉头抖动,忍不住用力的咽下了一口口水……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直有些冷淡的姜若馨听着张铁的那些话,再也无法保持那种平静的心态,一下子忍不住有些面红耳赤,狠狠瞪了张铁一眼。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能在摩天之界听到这么熟悉的一句话,张铁微微一愣,然后一下子哈哈大笑……

    看来这个世界无论与太夏有多么不同,但同文同种之下,在有些方面,两个世界的演化,还有那劳动人民的智慧与经验总结,还是有着惊人的一致性的。

    “那我呢,你若是那少爷,我若被你抓住,你又如何审问?”耳中传来姬月蓝那略带醋意的传音,张铁看了姬月蓝一眼,只见姬月蓝目光含笑看着自己。

    “咳咳,我是那样的人吗?”张铁一本正经的传音回去。

    “我看你比那人还要坏!”姬月蓝眼神调皮之中有一些媚意,说着话的时候,一只脚已经从桌下伸过来,轻轻的在张铁的小腿上磨蹭了一下……

    “客官,酒菜来了……”酒楼的掌柜卑躬屈膝的亲自带着几个小二把酒菜端了上来,进屋的时候瞥了一眼躺在角落的子家少爷,又连忙挪开了眼睛。

    “这点飞天琼浆怎么够,觉得爷爷我没钱是不是……”刘勇看着掌柜端着的那个小酒壶,又瞪起了铜铃一样的眼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掌柜的吓得一个哆嗦。

    “不是,不是,几位客官先喝着,我这就换大坛的来,这就换大坛的来,管够,管够……”掌柜的连忙陪着笑。

    “快去!”

    “是,是……”

    不一会儿的功夫,房间里的飞天琼浆,已经整整齐齐的摆着三十多坛,那酒楼的掌柜,似乎是把酒楼的库存都搬来了。

    这飞天琼浆,果然是天方城中的名酿,只是打开一坛酒,整个包间之内都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香,虽然张铁不嗜酒,也不会品酒,不过喝上一口,张铁还是感觉这飞天琼浆果然与他以前在太夏或者是威夷次大陆上能喝到的那些名酒截然不同,那酒中浓郁的灵气,一入口就直冲天灵,别有一番滋味,琼浆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这掌柜似乎想把我们灌醉啊,哈哈哈……”刘猛大笑。

    “这样他们后面动手也就省事了,你们可不要真喝醉了,我们两个女的可扛不动你们!”姬月蓝眯着眼睛。

    姜若馨又恢复到那副冷静的模样,就算美酒上桌,她也一口不喝,用姬月蓝的话来说,姜若馨从不饮酒,张铁三人也不以为意,“刚才那个人说要宴请的是星皇神殿的人,我担心星皇神殿来的人多的话,可能不容易对付!”

    “怕什么,这里是天方城,龙皇神殿的地盘,星皇神殿现在来到天方城的高手,肯定不会超过水神将级别,你们想啊,如果星皇神殿有风神将一级的高手突然出现在天方城,白天的时候,黄殿主还能那么镇定的坐在神殿之中吗!”刘勇爬了一下桌子,“如果真有风神将来,咱们打不过,那就把动静闹大,我就不信黄殿主能坐在神殿里看着星皇神殿的人在天方城中无法无天……”

    不知何时,窗外已经升起了一轮明月,看着那升起的明月,次月非彼月,睹物思人,张铁的心绪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担心那些做什么,来,咱们一起干一杯,今朝有酒今朝醉,莫待无花空折枝……”张铁举起酒杯邀酒,一开口,最后的那句诗再次把几个人震了一下。

    “了不得,了不得啊,张兄弟说话怎么就那么好听,他娘的,简直神了,我们刘家兄弟从来没有服过人,就服张兄弟你,兄弟你以后可别藏私,多多教教我们兄弟两个,让咱们兄弟两个也能沾点出口成章的灵气……”刘勇叫了起来。

    “今朝有酒今朝醉,莫待无花空折枝……”姬月蓝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看着张铁的眼神再次迷离了,她举起了酒杯,“来,小弟,就为你说的这句,姐姐我敬你一杯!”

    张铁与姬月蓝一起碰杯共饮。

    刘家兄弟一下子在旁边起哄起来,直接把三坛酒的酒封拍开,“一杯哪够,咱们兄弟要敬,就敬一坛,这才过瘾!”

    “一坛就一坛!”张铁丢下酒杯,一只手直接拿起一坛酒,和刘家兄弟碰了一下酒坛,三个人一仰头,直接就咕噜咕噜的把整坛的美酒喝到肚子里。

    放下三口空空的酒坛,三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大笑起来。

    果然,桌上酒还未过三巡,包间外面,大队人马蹬蹬蹬蹬蹬从酒楼楼梯上传来的沉重有力的脚步声一下子就传到了包间之内。

    然后,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一排连着绳子的铁钩从门外射入,抓住包间内的房门和屏风,哗啦一声,整个包间靠门的那一面墙壁,木门,还有屏风,瞬间被铁钩从外面拉倒,整个包间,变得一览无遗。

    包间外面,七个领口上有星辰图案的男人,正冷冷的看着包厢里正在饮酒的张铁五个,而在这七个男人的背后,则是两排天方城中的街尉,一个个如临大敌,手持各种武器,把整个包间的外面都包围了起来。

    此刻的天方楼酒楼一击一阵混乱,那些还在酒楼内吃喝的人,这个时候,一个个都连忙结账离开。

    看着站在外面的那七个男人,房间里正在喝酒的刘家兄弟都一下子停了下来,眯起了眼睛,姬月蓝和姜若馨两个女人也互相看了一眼,眉头微皱——只是从那七个男人身上流露出的一丝气息上,两个女人已经可以感觉到,这七个人中,有两个是地神将,另外五个人是猛神将,实力绝对要比自己这边强很多。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