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一卷 第三十四章 目标,龙皇域!
    三日后,摩天之界娲皇历3584年3月15日早上……

    这是张铁来到摩天之界遇到的第一个雨天,就在那纷纷的细雨之中,张铁站在一艘飞舟的甲板上,平静的看着那排成十几行队伍的人流,沉默的登上一艘艘的飞舟。r?anw  en w?w?w?.?r?a?n?w?e?n?`o?r g?

    飘落的雨点和阴沉的天空为这样的告别莫名的增加了几分伤感和悲壮的气息。曾经的强大一时的龙皇神殿,在龙皇失踪九百多年之后,不得不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了这样一座有着数百万人口的城市,将这里的一切,拱手让给了别人。

    天方城不是龙皇神殿在九天大域放弃的第一座城市,当然也不是最后一座,这两日,龙皇神殿长老会的筹谋和打算逐渐大白于天下,就在这一周之内,除了天方城之外,整个龙皇神殿的力量会完成在九天大域的撤离。

    接收龙皇神殿那些城市的,有麒麟神殿,有天岚神殿,甚至还有武皇神殿,前面两个神殿,是摩天之界排名前三的两个元级神殿,而后者,则是摩天之界三大皇级神殿之一,而一直觊觎龙皇神殿这些城市,甚至已经和龙皇神殿撕破脸皮的星皇神殿,则被排除在了瓜分龙皇神殿九天大域的那些城市蛋糕的行列之中。

    张铁知道,龙皇神殿的长老一定与几大神殿的高层有了秘密的交易和谈判,所以这一切才进行的如此顺利,如果龙皇神殿没有办法从几个神殿处获得相应的保证或者好处,龙皇神殿又凭什么会把这一座座的城市和那些城市之中的人口乖乖的交给其他神殿,就算打折甩卖,恐怕也没有这么便宜的。

    所谓的壁虎断尾求存,也就是这样了。

    当龙皇神殿的力量已经不足以保护旗下的这些城市,难以震慑那些别有用心的各方势力之后,龙皇神殿势力的收缩则成了必然的选择,与其等周围的势力如狼群一样的一拥而上,还不如在自己能选择的时候用这些无力保护,又不能带走的东西交换一点什么。

    龙皇神殿长老会的抉择,无可指责。

    天空之中飘落的雨滴落在张铁身体三尺的距离之内,就碰到了一层无形的护罩,那些雨滴,就从张铁的身边落了下来,这艘飞舟敞开的甲板已经被雨水湿透,不过张铁身边的三尺之内的地方,却依旧干爽,在一片潮湿之中,显得有些特别。

    好像整个摩天之界的飞舟上,就没有活动甲板的概念,这样风格的飞舟和太夏的飞舟倒是截然不同,而且摩天之界的飞舟造型,也更加复古一些,所有的飞舟,似乎都和龙有关,比如说张铁触目所见的这些,要么就是龙形飞舟,要么就是龙子龙孙造型的飞舟,最常见的飞舟造型,是龙之九子之一的赑屃,那样的飞舟,乍一看,就是一只巨大的乌龟,听说赑屃喜欢负重,所以摩天之界的人也最喜欢用赑屃的造型来制造飞舟,据说这样的飞舟最是稳当,不会遭遇什么厄运。

    来摩天之界这些天,到了这个时候,张铁越发的确定,这摩天之界,一定和华族,一定和太夏有着难以割裂的关系,或许在某个遥远的年代,这里的华族和太夏生活的华族,原本就是一体的,这个世界和太夏那个世界,也是连在一起的,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双方分开了,变成了如今的模样,摩天之界自成一体,断绝了和自己所来的那个世界的联系。

    如果能搞清楚两者之间的关联,或许,自己就能揭开华族历史上的一个最大的秘密。

    张铁的思绪如雨点一样飘散飞扬着,一直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张铁才稍微收敛心神,然后转过头看了一眼。

    同样在雨中走到这艘飞舟甲板上的是冷嫚雪。

    今天的冷嫚雪,脱下了盔甲,穿着一身黑色的神殿长袍,在那黑色长袍的衬托之下,也让这个女人的脸色,在张铁的眼中,显得莫名的白了一些。

    “哈,冷总执,你怎么也上来了……”张铁和这个妞打了一个招呼。

    “你不是也没有参加那个交接仪式,也在这里吗?”冷嫚雪看着那些在雨中走上飞舟的人群,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不过在这平静之中,张铁却听出了几分压抑着的复杂情绪,在冷嫚雪这个时候看向天方城的眼光之中,张铁也感觉到了一种无言的低落和沉重。

    “这里要人看着,才不会出乱子,所以我和殿主说了一声,就主动请缨过来了……”张铁一本正经的说道,理由完全无可挑剔,就连张铁都感觉这些天在龙皇神殿,自己找机会偷懒的本事越来越强了。这两天冷嫚雪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不过别人的心情却无法影响到张铁,毕竟对张铁来说,这座城市就像是他旅途之中遇到的一个客栈一样,对他没有任何意义,无论这座城市属于谁,未来谁会统治这里,张铁都不关心,他现在关心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

    如果把这次来到摩天之界当做一次艰难而奇幻的试炼,那么,张铁的目标,就是在这次的试炼之中把自己的能力和收获最大化,然后找到回去的道路,其他的事,比起张铁心中的这个目标,都是小事——哪怕龙皇神殿的兴衰也一样。

    “这是你的心里话?”冷嫚雪转过头来,冰雪般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张铁,只是用眼神就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张铁的谎言。

    “嘿嘿嘿,其实我觉得那样的仪式挺无聊的,纯粹是浪费时间,我和麒麟神殿的人也不太熟,所以就没有必要过去凑什么热闹了!”张体耸耸肩,坦然的说道。

    看着一辆坦然的张铁,冷嫚雪的目光稍微柔和了一点,她重新转过头,看着这笼罩在雨雾之中的城市,眼神也迷蒙了起来,似乎是在喃喃自语,“你知道吗,天方城下雪的时候是最漂亮的,如果等到十一月,你还在这里的话你就知道了,城外的那条天瀑不会凝结,但从空中飞流下来的水流会被劲烈的冷风吹飞,还不等那些水滴落下来,许多的水滴就会变成飞雪,漫天飞舞,还有的水滴则变成大片的水雾,只要阳光一出来,你就可以看到在彩虹之下满天飘雪的景象……”

    “是吗,那的确挺美的!”张铁摸了摸下巴,看了冷嫚雪一眼,“冷总执以前一定看到过不少这样的场景吧……”

    “嗯,我就是在天方城出身的,我出身的那一天天方城就是这幅模样……”

    “啊,那你父母都是天方城的人啰?”

    “他们不是天方城的人,他们是龙皇神殿的神将!”

    张铁笑着,“哦,那他们现在一定在龙皇域吧,这次我们回去,冷总执就相当于回家了……”

    冷嫚雪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才开了口,“他们不在龙皇域,在我三岁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在龙皇神殿与魔族的战争之中牺牲了……”

    张铁心中一震,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认真的大量了冷嫚雪一眼,“对不起……”

    “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为他们报仇的!”冷嫚雪抬起了头,倔强而又坚强的说道。

    “报仇?”

    “是的,杀死他们的,是魔族阎魔殿中的一个大名鼎鼎的火神将,那个魔族神将现在还活着,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他,然后砍下他的脑袋……”

    一个大地骑士要找一个半圣报仇?这样的仇,如果仅仅靠冷嫚雪的话,张铁敢肯定,冷嫚雪这一辈子能报仇的几率实在太小,因为她在进步的时候,那个半圣魔将也在进步,或许等某一天冷嫚雪进阶半圣的时候,那个魔将如果还活着,恐怕已经是圣阶或者更高了。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很多时候,不是你有一个高尚和伟大的目标这个世界就会围着你转,许多时候甚至是恰恰相反,这如铁一样僵硬的现实会冰冷而又无情的把你心中那最后希冀的那一点目标一次次碾得粉碎,让你一次次在现实面前低头,慢慢变得蝇营狗苟,在自己的目标面前是那么卑微而又渺小,以至于当你年老的时候,你回望自己年轻时的那些高尚伟大的目标,那些热血沸腾的志向,你都会自惭形秽——这不是冷嫚雪会遇到的,而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哪怕是骑士,也不例外。如果不是自己拥有黑铁之堡,如果自己还能在次大陆的魔灾之中活下来,自己有百分之九九以上的几率,就是会变成那种人。

    这心中的话,张铁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感觉到,支撑着冷嫚雪这个女人的,在她那并不强壮的身躯里燃烧的,就是这么一个信念,如果摧毁了这个信念,就等于是摧毁了这个女人,在这一点上,哪怕冷嫚雪是骑士,她也和那些普通女人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大多数的普通女人身体之中燃烧的信念不是报仇,而是爱,一旦一个男人把一个女人心中的那个信念摧毁了,那么,那个女人也就完了,这也是许许多多的普通女人在遭遇感情的巨大挫折之后变得自暴自弃甚至是了无生趣的原因,他的女人之中,白素仙和燕飞晴都曾经经历过这样的打击,白素仙在经历了这样的打击之后自暴自弃了很长一段时间,而燕飞晴却从此一心修炼,并视天下男人为草芥。

    “好,有志气,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自然是非报不可,魔族又如何,火神将又如何,也还不是一个脑袋一根**,一刀下去照样要他断头断鸟,一刀不行那就十刀,十刀不行那就百刀,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人,啊,不对,是没有什么魔族是杀不死的……”张铁不仅没有打击冷嫚雪,还竖起大拇指来粗声粗气两肋插刀的鼓励了一番,“要是冷总执哪天想要去报仇,叫上我,我也去凑凑热闹,杀几个魔族玩玩……”

    张铁的“污言秽语”仅仅是让冷嫚雪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转身就走,她看了张铁一眼,突然问了张铁一个问题,“你想有朝一日进阶神皇么?”

    “想啊,当然想,哪个神将不想走到最高峰呢!”

    “那好好看看他们!”冷嫚雪突然指着在雨中一排排走进到飞舟里的那些普通人,后面的话突然变成传音之术,直接传入到张铁的耳中,“我曾经在神殿之中偶尔听人说起过,那个人说他曾经的听龙皇陛下提起过,说这些普通人,是神王进阶神皇的关键所在,没有他们,无论是人魔两族,都没有人能冲破神王的桎梏,或许有一天你也能有机会明白他们的价值……”

    冷嫚雪的话让张铁一下子呆住了——神王就是元神将,就是圣阶,冷嫚雪话中的意思,难道是突破圣阶的关键,圣阶后面的道路,就在这些普通人的身上?

    这怎么可能?

    这是什么意思?

    一瞬间,无数的问题从张铁的脑袋里闪过……

    “那秘密,听说就在山墟的核心区域之内……”

    这句话的余音还在张铁的耳边飘荡,冷嫚雪的身影,已经快要走出飞舟的甲板……

    “啊,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张铁问冷嫚雪,冷嫚雪的身形微微一缓。

    “我只觉得这些你应该知道,或许你原本就知道,只是已经忘了,原因么,就当是你昨天拒绝麒麟神殿拉拢和前些日子干掉星皇神殿一干神将的奖励好了……”

    冷嫚雪说着,那黑色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飞舟的甲板上。

    张铁呆呆的站在甲板之上,看看冷嫚雪消失的地方,又看了看那在雨中排着队走入到飞舟的一队队的普通人,整个人若有所思……

    ……

    跟随着张铁他们一起离开天方城的人,除了龙皇神殿的众多神兵,贞女,执事之外,还有这些人在天方城中的家人与天方城中一些坚定的龙皇神殿的信徒,这些人所有加在一起,大概有三万多人,到了中午的时候,这三万多人,连同着龙皇神殿的一干神将,还有龙皇神殿在天方城方家抄家抄出来的许多家财,就在那满天的风雨之中,乘坐着七十多艘麒麟神殿带来的飞舟,离开了天方城,朝着龙皇域飞去……

    也就在这七十多艘飞舟起飞离开天方城的时候,天方城城内靠近飞舟空港的一个高层客栈之内,一个商人模样的人,正目光阴冷的透过房间的窗口,看着在雨幕之中离开天方城的飞舟,这个商人的一只手按在自己戴着的一块符文玉牌之上,一道信息,也瞬间发了出去——天方城龙皇神殿九个神将连同三万多人,乘坐74艘飞舟,已经离开天方城。

    半响之后,当飞舟消失在天空之中,那商人的玉牌上的符文已经有了反应,一道信息传了回来。

    ——放心,天方城龙皇神殿的一干神将,永远回不到龙皇域了,你的任务结束,可以离开天方城,返回神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