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二卷 第十七章 各人前路
    随着黄白眉辞去殿主的职位而且远赴龙皇域最北边的黑银雪山苦修,张铁他们这些原本暂时聚集在天方城龙皇神殿麾下的新晋神将,也各自迎来了每个人不同的选择。???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冷嫚雪随着黄白眉离开,一起到龙皇域北边的黑银雪山苦修。

    对冷嫚雪的决定,张铁并不意外,因为在来到龙皇神殿这些天之后,张铁已经慢慢知道了冷嫚雪和黄白眉的关系,这两个人的关系,亦师亦友,既是上下级,又像养父养女,黄白眉要离开龙皇城,冷嫚雪一同前往,一点也不奇怪。

    黄白眉在飞龙庄和众人见的那一面,就算是正是告别了,因为就在见面之后的当天午后,黄白眉就和冷嫚雪离开了龙皇城,张铁等人都到龙皇城的飞舟空港去送两人离开,龙皇神殿还在飞龙庄的神将都去了,就连周白飞知道,也从龙皇城中急匆匆的赶来,在表面上,没有失礼。

    “你和黄殿主说的话他都告诉我了……”在最后登上飞舟之前,旁边的几个人在和黄白眉最后说着告别的话,冷嫚雪用复杂的目光看了张铁一眼,突然开口,用传音之术说道。

    张铁对着冷嫚雪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真会如你说的这样么?”

    “一切都是我的猜测,实际情况或许并不会这样!”

    “但如果真的会发生呢?”

    “我只是一个幻……水神将而已!”差点把幻影骑士都说出来了,张铁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认真的看了冷嫚雪一眼,“冷总执觉得一个像我这样刚刚加入龙皇神殿的新人,在这种时候,能改变什么吗,会被人信任吗?没有人是无所不能的,我们每个人都是在努力的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而已,在为自己的目标和理想奋斗,而我们的理想,在这个世界面前,或许都是微不足道的,黄殿主是这样,你是这样,我也是这样,我相信龙皇神殿的长老和总护法也这样,他们既然在那个位置,就不可能是傻瓜,就应该想到他们有可能要面对的是什么,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我和黄殿主说的那些,他们之中有些人已经想到了!”

    “啊,那为什么……”

    “只要自己有所防备不会出事,如果有其他人恰巧被魔族干掉,那不是正好让自己少了竞争对手么?其他神殿的人或或许也想到了,不过对其他那些神殿来说,如果龙皇神殿消失,整个龙皇域就是一块大肥肉,龙皇域这块肥肉,可要比龙皇神殿放弃的那些大无数倍,在这种情况下,龙皇神殿面临的最大的危机,反而被人为的刻意忽视了……”张铁的话,如冰冷的带血之刃,这话说出来,哪怕是中午阳光明媚,但话中的冷意,却如数九寒冬。

    冷嫚雪突然叹了一口气,“你总是这么在揣测着别人吗?你这么一说,我都不知道龙皇神殿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请原谅,我对人性的光明一面始终抱有着最大的希冀,但也对人性黑暗的一面充满了最大的警惕,对那些我不熟悉不认识的人,我一般不会把他们想象成那种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老好人!”

    “你所谓的脑疾和失忆都是骗人的,对吗?”

    “每个人都有一点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不是吗?”张铁眨了眨眼睛,间接回答了冷嫚雪的这个问题。

    “哎,真不知道像你这样的人以前在摩天之界为什么没有一点消息,要不是亲自检验过你的血脉,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影魔假扮的了!”

    “我也不是老好人,但我起码不是坏人,我杀过很多人,也杀过很多魔族,但我的底线是不会出卖人族,也没有出卖过自己身边的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想承受的,也绝不会无故加到别人身上,这是我爸我妈从小教我的,我一直没有忘记……”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经典的一句话又让冷嫚雪微微一震,情不自禁的重复了一遍。

    “我的理想是有朝一日能为父母报仇,那么,你的理想是什么,你可别告诉我是成为神皇,每个神将都想成为神皇,我是问在你成为神皇之后,你想做什么,这不会也是你的秘密吧?”

    “我的理想是……回家!”张铁简洁的回答道,声音充满了温柔和感情,让冷嫚雪一下子愕然,但张铁的声音却让冷嫚雪本能的感觉到,张铁没有说谎。

    “走吧……”黄白眉走了过来,目光复杂的看了张铁一眼,想说什么,但又微微摇了摇头,把那句话压在了心里。

    和张铁在一起的时间越久,黄白眉反而越来越觉得自己看不清眼前的张铁了,以至于,这让他想在临别之前和张铁说点什么,却无从说起。

    “保重……”张铁笑了笑,对着两个人挥挥手。

    “保重!”

    “那祝你早日可以回家!”冷嫚雪最后传音说了一句。

    ……

    几分钟后,看着载着黄白眉和冷嫚雪的飞舟慢慢升起,朝着远方飞去,张铁知道,这也是天方城龙皇神殿所有神将的最后一次齐聚,今天过后,没有了殿主的天方城龙皇神殿将彻底消失,而眼前的众人,恐怕也再难以再有第二次完整相聚的机会了——大家所走的的道路,终于到了分叉口。

    “咳咳……”黄白眉一走,周白飞的咳嗽声就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他的身上,看到众人转过头来,周白飞的脸上露出一个自信而又矜持的笑容,“今日我与神将院的石长老的弟子少鹏兄约在龙皇城小聚,不知各位可愿意随我一同前往,认识几个朋友,神将院此刻正求贤若渴,招募新晋神将,少鹏兄若能看到大家,也一定会很高兴……”

    周白飞是直接在拉拢了,能有长老的弟子引荐,神将院本身又是龙皇神殿的几大位高权重的部门,陆天强,还有荀子州两个人瞬间就有些意动。

    “哈哈,那多谢周兄引荐了,我还正在发愁没有门路呢……”陆天强豪爽的说道。

    “咳……这……这也是极好的,极好的,有劳了,有劳了……”荀子州稍微有些面嫩,一边恭维着周白飞,一边却在偷偷看了张铁一眼。

    “那就祝两位一切顺遂,如有机会咱们再聚吧……”张铁没那么小心眼,也没有给两个人什么脸色,而是面色温和的和陆天强与荀子州说了一句,随后也不理会周白飞,径自就朝着空港外走去。

    刘家兄弟看了张铁一眼,也一语不发,没有理会周白飞,连忙跟上张铁。

    “两位……”周白飞微笑的看向姜若馨和姬月蓝,目光有些热切。

    “主持地宝院的罗长老是龙皇神殿五位长老之中唯一的女人,而且地宝院中的诸般职位比较适合女神将,我们两人早就想加入地宝院,今日还想到地宝院探探路,就不叨扰了!”姜若馨微笑的和周白飞说了一句,随后和姬月蓝也离开了。

    姜若馨的话算是给了周白飞一个台阶。

    龙皇神殿长老会下属五大机构,也是龙皇神殿的几个总管部门,分别是神将院,督监院,地宝院,天工院,还有四方院,地宝院掌管龙皇神殿的钱粮财物,主持地宝院的罗长老是女人,或许是因为同为女人的缘故,地宝院对加入龙皇神殿的女神将一向优厚,整个地宝院中美女云集,是许多加入龙皇神殿的女神将的首选,姜若馨的话也不算敷衍。

    “哈哈,既然这样,就祝两位能得偿所愿,成为罗张老手下干将!”只是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周白飞就连忙笑了起来,一直到两个女人走远,周白飞的目光看了张铁一眼,才突然变得如针刺一眼的锐利。

    ……

    “你们两个想要加入地宝院?”看着从后面渐渐走上来的姜若馨和姬月蓝,张铁微微放慢了脚步,等着两个女人走上来,才转过头问道。

    “耳朵倒挺尖的……”姬月蓝风情万种的瞥了张铁一眼,幽怨的叹了一口气,“我们就算想和你一起加入督监院,可也没有人引荐啊!”

    “别听月蓝胡说!”姜若馨的脸色也与刚才不同,刚才面对着周白飞,姜若馨客气得很,只是不想无故树敌,而面对着张铁,这个美人的脸色却显得随意和真诚了许多,“督监院不适合我们,地宝院倒挺好的,因为地宝院中的神将待遇都很不错,获得额外的元素水晶的机会较多,所以龙皇神殿的女神将,都喜欢地宝院!”

    “元素水晶多,就这个原因?”张铁愣了一下,没想到两女是因为这个原因想要加入地宝院。

    “当然,元素水晶越多,修为的速度就可以越快,作为神将,元素水晶至关重要,不为元素水晶,谁愿意来给人卖命?”姬月蓝理所当然的说着,“而且地宝院中的神将征战的机会也不多,相对安全,我们两个当初选择加入龙皇神殿,瞄准的目标,就是想有朝一日能加入龙皇神殿的地宝院,前些天黄殿主还在,我们的前程和黄殿主绑在一起,现在黄殿主辞去殿主之位,我们可以选择,当然要争取一下,你不会觉得我们两个势利吧?”

    “不会,怎么会!”张铁坚决摇头。

    自从掌握了炼狱轮回的秘法之后,张铁的修为一日千里,再也没有为元素水晶发过愁,元素水晶甚至成了张铁眼中可有可无的东西,一直到这个时候,听到两女的话,张铁才一下子惊觉,在摩天之界,对所有神将来说,因为元素水晶的来源比较单一,只能从各个神殿获得,所以元素水晶对神将来说更加重要,自己不在乎的东西,对别人来说,却是做梦都想要的,甚至连姜若馨和姬月蓝这样的女人也不能免俗,要为了多赚几根元素水晶的机会,而想办法加入龙皇神殿的地宝阁。

    “当时在天方城我分给你们的元素水晶还不够吗?”

    “那些元素水晶虽然是一笔大数目,但离我们两个要凝聚脉轮,还差不少,而且我们还有……”姬月蓝顺口说着,在说到后面的时候,姜若馨突然看了她一眼,目光之中闪过一丝严厉的光芒,姬月蓝才一下子想起什么,一下子停住了话头。

    “还有什么?”张铁好奇的问道。

    “女人的东西,说了你也不懂,不说了!”姬月蓝笑了起来,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好的,那我就不问了!”张铁笑了笑,也不再追问,就像刚才他和冷嫚雪说的一样,每个人都有不想让给别人知道的秘密,姜若馨和姬月蓝也一样。

    “你们呢,你们两个想要去哪里?”张铁转过目光,看了刘家兄弟一眼。

    张铁问起来,刘家兄弟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似乎感觉说出来就像有点对不起张铁一样,憋了半天,刘猛才说道,“这个……我们两兄弟原本商量跟着你,你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

    “哈哈哈,行了,你们兄弟的心思我知道了,我现在又不主持神殿,如果我主持神殿,手下有神将的名额,你们要跟着自然没有问题,问题是我现在自己都没着落呢,你们想要跟着我神殿也不许,你们两兄弟有什么打算……”看两兄弟一眼,张铁又补充了一句,“跟我说实话,不许说谎!”

    “这个……这个……我们两兄弟原本进入龙皇神殿就想……就想加入四方殿!”刘猛抓了抓脑袋。

    “四方殿在龙皇神殿之中掌管战事,我们兄弟两个听说在四方殿中只要立了功就可以学习到许多强悍的秘籍与战技……”刘勇补充说道。

    看着两兄弟,张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龙皇都消失几百年了,现在龙皇神殿收缩势力,你们居然想要加入四方殿?”

    “这个……有问题吗?”刘家兄弟互相看了一眼,奇怪的问道。

    龙皇神殿最能打最能给骑士出头的人消失了,现在整个龙皇神殿已经龟缩到了龙皇域,掌管龙皇神殿对外征战之事的四方殿的处境正在一个尴尬的时间点上,刘家兄弟两个人的脑袋都一根筋,居然想要加入四方殿,让张铁都无语,不过,或许是傻人有傻福,现在的四方殿,恐怕也是龙皇神殿有史以来最不需要外出征战的,加入四方殿的神将看似危险,但两个猛神将的话,要去顶缸的话估计也轮不到他们。

    张铁想了想,最后对两兄弟说道,“那你们去试试好了,不过记住一句话,就算能进入四方殿,有机会的话,也别在龙皇城中值守,尽量争取外调!”看了姜若馨和姬月蓝一眼,“你们两个也一样,能不在龙皇城就尽量不在龙皇城!”

    “啊,为什么?”姬月蓝好奇的问了一句。

    张铁也不隐瞒,直接把他和黄白眉与冷嫚雪说过的话与判断传音给四个人说了一遍,直接让四个人脸色都变了,“我说的这些,只是我个人的判断,或许不会出现,但是一旦出现的话,几大长老聚集的龙皇城,就是最危险的所在,如果真有事,你们在这里,特别是刘家兄弟你们两个,难免会被波及,所以,如果能离开龙皇城就尽量离开龙皇城,高阶神将之间的战斗,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那么,你呢,你要去哪里?”刘家兄弟关切的问道。

    “我去哪里无所谓,真有事的话,我自保还是没有问题的,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倒想留在龙皇城……”

    “啊,你想留下?”

    “哈哈,我想看看如果真有事的话,我能不能找机会捡点便宜!”张铁耸耸肩。

    刘家兄弟和两个女人都没有怀疑张铁说的话,因为见过张铁本领的他们知道,如果真发生那样的事情,那么,张铁还真有去“捡点便宜”的资格。

    说着话的功夫,一行人已经完全走出了龙皇城的西边的飞舟空港,为了避免尴尬,周白飞他们则从另外一边离开,没有和张铁他们一路。

    空港外面,刚好有一个十字路口,这里正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路边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叫卖声,颇为热闹。

    “好了,你们要去就快去吧,各自去探听一下消息也好,主动一点,显得更有诚意,总好过在飞龙庄干等着……”张铁对着四个人说道。

    “你不去吗?”刘猛问道。

    “黄殿主临走之前向督监院推荐了我,现在那边还没有消息,我就先等等再说,反正我现在无事一身轻,要是他们真把我给忘了,我就在杏花村住下来也好……”张铁潇洒的说道。

    大家都是干脆的人,听到张铁这么说,几个人也就不再说什么,就在空港外面和张铁告辞,然后各去各的地方。

    看着四个人朝两个方向走去,张铁笑了笑,就独自朝着另外一边走去。

    “叔叔,要蜜果吗,这是我奶奶自己做的,果子都是我们家里种的,蜜蜂也是我爷爷养的,可好吃了,我平时都舍不得多吃,真的,不骗你……”刚刚走出一小段,张铁就被一个五六岁,梳着两道黑黑的羊角辫,脸色红扑扑的小姑娘拦住了,小姑娘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张铁,正在介绍着她家的密果,的旁边,有一个摊位,正和一个妇人正在卖着摊位上的各种风干后的蜜果,那些蜜果,红色,黄的,白的都有,正用纸袋一个个的包着,罩在纱笼之中,看起来非常诱人,散发出一股甜蜜的香气。

    只是一看那个妇人,张铁就知道两个人是母女关系。

    那个妇人看着张铁,歉意的笑了笑,“小云,过来,卖密果站在路边就好了,不要挡着这位叔叔的路……”

    “没关系,没关系,刚好我也饿了,正想吃点东西呢!”张铁说着,就直接拿起了两袋蜜果,“多少钱一袋?”

    “啊,一个白晶一袋!”妇人还没开口,那个小女孩就一下子说了出来。

    张铁掏出两个白晶,摸了摸那个小女孩的脑袋,递给那两个白晶递给了那个妇人,然后自己留了一袋,拿了一袋给那个小女孩,“来,这是叔叔请你吃的!”

    “啊,使不得,使不得……”那个妇人正要收起两个白晶币,听到张铁这么一说,又连忙把一个白晶币退了回来。

    “没关系,你女儿挺可爱的,我就请小姑娘吃一袋蜜果,看到你女儿,我倒想起了我小时候的样子,我小时候也帮着我妈妈卖米酿,卖的时候自己也舍不得吃……”张铁摇头,也不接钱,直接就快步走了,让那个妇人想要追都来不及。

    “啊,小云,赶紧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

    走远的张铁转过头来,把纸袋之中的一颗蜜果放到嘴里,然后对着小姑娘竖了一下拇指,做了一个鬼脸,小姑娘一下子笑了起来,眼睛一下子眯成了两道月牙。

    “妈妈,我可以吃吗?”小姑娘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妈妈问道。

    “吃吧……”妇人再看张铁,发现张铁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小姑娘打开纸袋,一下子逃出一颗蜜果放到嘴里,那酸中带甜的滋味,一下子让小姑娘的口水都要流了下来,她搬了一个小板凳,就坐在她妈妈的旁边,享受起那袋蜜果来……

    只是几分钟后,小姑娘伸手往纸袋里面一摸,脸上出现了一丝奇怪的神色,“啊,这是什么?”

    随着小姑娘把手从纸袋之中拿出来,她的手上,拿着的已经不是一颗蜜果,而是一枚蓝晶币,小姑娘眨了眨眼睛,把那枚蓝晶币递到了刚刚又做出一单生意的她的妈妈面前。

    她的妈妈,也就是那个妇人被那个小姑娘手上的蓝晶币吓了一跳,连忙把小姑娘拉到自己的怀里,“啊,小云,哪里来的,是不是在路上捡的,看到是谁掉的,赶紧告诉我,我去还给人家……”

    “不是捡的,是纸袋里的啊,刚刚我一拿蜜果,就从纸袋里拿出来了,这个晶币怎么是蓝色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啊……”小姑娘说着就把手中的纸袋递了过来。

    那个妇人往纸袋之中一看,纸袋之中还有几颗蜜果,但就在那几颗蜜果之中,却还有整整七八枚的蓝晶币,让她的呼吸情不自禁陡然一滞。

    对她们家来说,这几个蓝晶币可是一笔天文数字般的财富,那一个蓝晶币就等于一百个紫晶币,她们家就算在龙皇城中卖上一年的蜜果,一年收入也不过是二三十个紫晶币而已。

    那个妇人一下子想到了刚才买蜜果的张铁,除了张铁之外,这袋蜜果,就再无第四个人碰过了。

    妇人小心的看了看两边,小声的交代了她女儿两声,然后连忙把那个纸袋和那枚蓝晶币收了起来。

    没想到今日在龙皇城中,她们一家遇到大好人了……

    ……

    张铁一边吃着蜜果,一边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之上,那个小女孩让张铁想到了年少时的自己,所以才忍不住在递给小女孩的纸袋之中悄悄放上了几枚蓝晶币。

    口中的蜜果滋味的确不错,而吃着这些蜜果,看着这满大街的人流,张铁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整个人一下子在大街上停下了脚步。

    ——我靠,如果龙皇城真变成了圣阶或者半圣一级高手的战场,如果魔族的高手要动手的地方真选在了龙皇城内,这里住着的普通百姓,殃及鱼池之下,要死伤多少才算完?

    张铁一下子呆住了。

    “嬴兄,好久不见了,没想到我们两人还能再次在这里相遇啊……”

    “是啊,上次山墟一别,也有八十多年了吧!”

    “不知嬴兄这次来龙皇城所为何事啊……”

    “老弟又何必明知故问呢,老弟为什么来,我自然就为什么来,娲皇宫的悬赏榜上,可没有说一定要在山墟或者魔域之中砍下的魔族火神将的脑袋才算数啊……”

    “哈哈哈,彼此彼此,嬴兄的嗅觉也挺灵啊……”

    “嘿嘿,碰运气而已,咱们在这里设伏,总比在山墟与魔族拼杀要安全许多吧,就算最后什么都没有,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你说呢……”

    张铁不想偷听,但就在他站在街上发愣的时候,在他精神力自然而然的感应范围之内,他前面百米外巷子内一座酒楼之中两个人用传音之术的交谈却被他“恰巧”听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