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二卷 第十八章 大赌局
    张铁没有刻意的去偷听什么,也没有把他的精神力刻意朝着那个地方去延伸,但是在他的强大精神力的“溢出效应”之下,周围数百米内的一切,任何动静,任何声音,任何空气之中的波动都自然而然就被他的精神力感知得到。?燃?文小?说?  ?? w?w?w?.?r?a n?wen`org

    在这种情况下,张铁能接收到的信息是非常非常多的,甚至多到恐怖,如果想要细细分辨,那么,那每秒钟传入到张铁脑海之中的信息,已经足以让一般的人瞬间头晕脑胀,甚至崩溃,乃至发疯。

    任何人,只要想一想如果你每秒钟都可以听到几百个人,几百只虫子,鸟儿,蟑螂,老鼠,跳蚤什么的在你耳边叽叽喳喳说着话,叫着,肚子里面的肠子在蠕动着,血液在血管之中奔流着,心脏在跳动着,土里面的蚯蚓在蠕动着,树木里的虫子在树皮下咀嚼着树木的纤维和汁液,老鼠在发情交配,鸟儿身上的一根根羽毛如琴弦一样在扰动着空气,跳蚤在动物发毛的森林里穿梭,小鱼在水底吐着气泡……每一秒钟,都有成千上万个不同的声音信息不间断的输入你的大脑,你就知道张铁的精神力在自然而然的情况下能感知到的声音有哪些。

    张铁也曾经为这个烦恼过,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这个办法就是过滤。这是人的本能之一,就算是普通人身处众会聚集之所,当你的注意力集中在某个人身上的时候,周围的声音,也自然而然的会被你忽略和过滤掉,只留下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在精神力再次变异实化之后,张铁也可以运用自己的精神力做许多的事情,精神力的过滤功能则更要强大。

    张铁直接用精神力把自己周围能感知到的声音信息过滤了一遍,然后也就能坦然的面对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在过滤之后,在张铁精神力的自然而然的感知范围之内,除了几种特殊的声音和响动可以引起张铁的注意,会让张铁听到之外,绝大多数的声音和响动,张铁与普通人听起来都没有什么不同。

    很正常的,骑士之间的传音之术,就是会让张铁注意到的几种“声音之一”。

    听到那个声音,张铁心中微微一动,已经停下的脚步再次走动了起来,不过他却没有朝着那个巷子走去,而是继续朝前,在离巷子百米之外的街边找到了一个正在营业的茶楼,要了茶楼上的一个雅座,就在雅座上悠然的喝着茶,吃着蜜果,同时注视着那座酒楼之中的那两个神秘“客人”。

    在张铁的精神力和莲华之眼的双重作用之下,这百多米的距离,那重重的墙壁屋舍,对他来说还不如隔着一层玻璃。

    那条巷子叫八角巷,整条巷子的宽度大概只有两米多一点,巷子里面店铺林立,不过都是些小买卖,瓜果茶点,油盐酱醋,鞋帽衣服,还有剪刀与砧板与一个木匠店,都是龙皇城中的普通人家讨生活的,一家人就是一个铺子,外面开铺,里面住人,开店的人一边开着店,一边在店门口和旁边的开店的邻居聊着天,还做着手上的小活计,也颇为悠闲。

    八角巷的尽头,也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酒楼,那酒楼就叫做岳安酒楼,因为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而吃晚饭的时候还没到,酒楼显得颇为冷清,一个伙计和一个厨子在酒楼的门口坐着晒着太阳,掌柜的则在酒楼的柜台后面翻着账簿,酒楼一楼的几张桌子都空着,只有酒楼二楼靠里面一个用屏风隔开的桌席,有两个客人,正在慢饮慢啄的吃着酒菜。

    “小高,去看看二楼的客人还要什么东西……”

    掌柜的在里面招呼了一声,正在门口晒着太阳,同时眼睛瞄着对面裁缝店里赵寡妇那丰腴身子的店小二才连忙跑到楼上,一会儿的功夫又跑了下来,再端了一壶酒上去,然后又飞快的跑了下来。

    “掌柜的,那两个客人说够了,让我没事不要去打扰二人叙旧……”

    掌柜挥了挥手,店小二又连忙跑到了门口,继续瞄起对面的赵寡妇来。

    酒楼的二楼上,一个青衣,一个皂衣,两个穿着普通的人正坐在一张小桌旁,推杯换盏,犹如老友多年未见,而桌子上,也没有山珍海味,只是几个普通小菜和两壶酒。

    “来,赵兄,喝了……”

    “李兄,再干一口!”

    “哈哈哈,没想到我们还能在龙皇城中见面,这就是有缘啊……”

    “说的也是……”

    “不知道李兄近来如何?”

    “一言难尽,有苦有甜啊……”

    两人的声音不时从楼上隐隐传下来,下面的人更没有什么好怀疑的,龙皇城是龙皇域内最繁华的城市,这些终日在龙皇城逗留,寻找机会的人,没有五十万,也有三十万,一切都正常得很。

    只是在张铁的眼中,这二楼上的情景,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听到的,则是另外一番言语。

    “许久未听到赢兄的消息,嬴兄来这龙皇城有多久了……”

    “四年而已!”

    “嬴兄还真准备在这里守下去了?”

    “怕什么,反正我在这龙皇城内租了一处房子,也不影响修炼,与其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不如就在这龙皇城中等着,碰一碰运气,别说四年,就算再等四十年也无妨……”

    被称为嬴兄的,是那个青衣男子,青衣男子大腹便便,脸上胡子拉碴,面色有些灰暗,但透着一股精明的市侩劲儿,看起来有点像是个走南闯北的脚商,而且是那种不得志的,但这些只是表象,在张铁的莲华之眼下,他隐隐看到这个男子的面部下面隐隐有一层如梦如幻的雾气一样,一张和表面截然不同的面孔正若隐若现,这似乎不是普通的变装面具,也不是幻体神脉,而是一种张铁所不知道的变装手段,非常神奇。

    而另外一个穿着皂衣的人,满头灰白色的头发,一脸皱纹,低眉顺眼的,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微笑,看起来犹如一个乡下的教书先生,同样,这个人的面部之下,同样有一层如梦如幻的雾气,而在那雾气之中,则显示出另外一张不同的面孔。

    从表面的气息上看,这两个人都不是神将,各自的等级都在十三级以下,那个青衣的人要稍微强一点,而皂衣的似乎还要弱一些。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两个人显露出来给别人的感觉,而实际上,这两个人的等级在他们的刻意隐瞒和收敛之下,让张铁都无法一眼看出来,只是从两个人的话中可以推断得出,这两个人最少最少,是苍穹骑士以上的高手,因为能进入山墟的,都是苍穹骑士,这两个人八十年前就在山墟见过,当然不可能比苍穹骑士更低,只会更高,而从他们敢来龙皇城浑水摸鱼就知道,这两个人的等级,绝对是半圣以上,甚至有可能是圣阶。

    两个人一边喝酒吃菜,一边说话,这说的话有声音的那一部分给下面的人听,聊的都是鸡毛蒜皮市井家常,而没有声音说的一部分则说给他们自己听,聊的那就有些惊悚了。

    这两个人绝对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像张铁这么变态的人,他们在这么隐秘的地方见面,用传音之术聊天,张铁远远的在街边走过,居然就能把他们两个给发现了,居然还能偷听两个人传音交谈,这实在太变态了。

    只是很快,从这两个人的谈话之中,张铁就验证了自己的猜测,这两个人,都是摩天之界的圣阶高手。

    “上次在山墟见到赢兄,赢兄已经是元神将,原本我以为赢兄这些年恐怕早就要自立神殿,没想到……”

    “不进入山墟核心,喝上一口九天神泉,就算再立神殿,又有何意义,还不是照样无法摸到进阶神皇的门径……”被称为嬴兄的那个人说着,颇有些感慨的一把把自己杯中的浊酒喝尽。

    “就算未饮九天神泉,先建立神殿,也算有个准备,现在离山墟大开之日也没有多少年了……”

    “哈哈哈,那老弟你说,现在摩天之界人族所占据的各大域各中域,何处还有城池人口可以让我建立神殿!”那个声音虽然是在传音,但也充满了无奈,还有一丝不忿,“这些年来,人族三大皇级神殿和十四个元极神殿早已经把能分的地盘瓜分殆尽,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我能拉拢几个小家族,占下三五个城池弄个神殿又有什么意思,想要进阶神皇,就算饮下九天神泉,同样遥遥无期!”

    “我明白了,原来嬴兄在这龙皇城,打的不只是一个主意啊,如果龙皇神殿崩溃,到时候嬴兄在龙皇域中振臂一呼,眨眼拉起一波人马,在龙皇域之中眨眼就能建立起神殿,好算计,好算计……”

    “有这算计的,何止又只有我一个人,龙皇神殿几大长老护法,都是庸碌之辈,那些像我一样进阶元神将后无法建立神殿的高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龙皇域的局势,或许就在这龙皇城中,隐藏在这里的元神将也就不止我一个,这不,就连老弟这种早已经加入武皇神殿的高手,堂堂的武皇神殿的右护法,不也是悄悄来了么,老弟既然来了,不知道武皇来了没有?”被称为嬴兄的那个人试探着问道。

    “无论魔族人族,若事事都要陛下出马,那要我等又有何用?”皂衣之人感叹了一句,然后模棱两可的说道,“而且赢兄这个问题我也实在无法回答,陛下如神龙见首不见尾,或许我今天说陛下不在,明天陛下就有可能到来,或许我说陛下在,明日陛下就有可能离开,陛下的目标,是几位魔皇,魔皇不出现,陛下又怎么会出现呢,龙皇域虽然重要,但对我们来说,却不是根基所在……”

    “我明白了,只希望他日若真有大战,我不会与老弟对上就好,来喝一杯……”

    两个人碰杯,再次喝勒一杯酒。

    “赢兄说笑了,眼下虎视眈眈盯着龙皇域和龙皇城的,又何止你我二人,其他神殿的高手,或许早已经潜伏在龙皇城中,我俩相争,又有何益处,武皇陛下雄才大略,度量如海,一直非常欣赏嬴兄,如果赢兄有朝一日愿意加入武皇神殿,我担保赢兄的职位,绝不会在我之下,如果嬴兄能立下功勋,有朝一日在武皇殿中独领一方,进阶神皇,也未必没有可能,或许还比嬴兄自立神殿更容易……”

    “哦,难道武皇愿意让麾下神将分润神殿光泽?”

    “要不如此,我现在在武皇神殿之中又是为何?这次山墟大开,我若能饮下神泉,陛下答应,就分我二十座城池,三千万人口,供我作为进阶之资,慢慢积累,如有大功,还能分润更多,赢兄何不考虑一下……”

    那个青衣人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张铁看得出,那个人的确有些意动,“好,等我再想想……”

    “当初能和赢兄在山墟之中并肩战斗,今天能在这里再见嬴兄,实在感慨万千,我也有一言相告!”

    “请说!”

    “此刻的龙皇城,说到底,不过是一场赌局,这场赌局,堵的就是人族三大皇级神殿之一龙皇神殿的兴衰存续还有未来,魔族未必不知道我们这边会有准备,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魔族把龙皇神殿给灭了而什么都不做,甚至龙皇神殿的几位长老护法也未必不知道自己身在局中,只不过大家都在赌而已,一个个各有心思,有些事情武皇神殿不会做,不等于其他神殿不会做,在某些人眼中,这龙皇域的一切,已经是他们准眼中的肥肉,嬴兄既然要来赌一把,在别人看来那就是虎口夺食,火中取栗,嬴兄切记来日方长,莫把自己最大的本钱,折损在这龙皇域之中……”皂衣人大有深意的说道。

    “多谢相告……”

    ……

    几分钟后,两个假装成普通人的圣阶高手在那不起眼的小酒楼上叙旧完毕,然后各自带着一些酒气从酒楼上走了下来,在巷口分道扬镳。

    只是这两个人不知道,在他们走出酒楼的那一颗,两个人的鞋底上,已经各自悄然沾上了一片寻踪之羽。

    张铁依旧在那茶楼之内,默默的喝着茶,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感觉到,这龙皇城,正如一个危险而又充满诱惑的漩涡,把许多他之前想都没想到的人物,吸引而来……

    居然已经有圣阶高手在龙皇城中守株待兔了好几年。

    这才是真正的骑士无侥幸,自己能想到的,未必就没有人能想到,而且早已经有人在做准备。

    张铁又在酒楼上坐了一会儿,等到那两个圣阶高手彻底的走远之后,他才付了账,然后从酒楼上下来,隔着几条街,慢慢的跟着那个青衣人,想看看青衣人到底在什么地方落脚……

    只是走了一会儿,张铁就“看到”了那个青衣人在街边买了一小包便宜的糖,然后继续往前,在二十多分钟之后,那个青衣人转入到另外一个巷子。

    “赵大叔回来了,赵大叔回来了……”一群孩子看到那个青衣人手中的糖,拍着手,一拥而上,来分糖。

    “不要抢,不要抢,人人有份,人人有份,哈哈哈……”青衣人哈哈大笑着,把糖分给那些小孩。

    “哈,赵大叔身上有酒味,赵大叔你喝酒了……”一个小孩在青衣人身边嗅了嗅,就大叫了起来。

    “去去去,小孩别管大人的事,我今天遇到了一个老朋友,喝了一点酒,我不在的时候,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到我屋子里吧……”

    “哪里有,我们都帮大叔你看着呢……”吃着糖的小孩们争先恐后的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说着话,那个青衣人就拿出钥匙,打开小巷里一间不起眼的屋子的门锁。

    知道了青衣人的落脚之地,张铁就直接在几条街外转了一个身,朝着那个皂衣人的方向走去。

    两个小时后,张铁信步走到了龙皇城东边的一条富贵人家所居住的大街,看了两条街之外那个叫朱府的所在,也就离开了——朱府内,那个皂衣人正在一间账房之内,正在听着管家的训话。

    谁能想得到,两个圣阶高手,就这么默默无闻的潜伏在了龙皇城内,而除了这两个人之外,此刻潜伏在龙皇城中的高手,绝对有可能不止一个,只是今天遇到这么两个人是凑巧,要想再这么凑巧遇到其他伪装潜伏在龙皇城中的高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毕竟自己的精神力也不是万能的,如果没有特定的目标和方向,仅仅依靠自己的精神力要在龙皇城和周围找人,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几率。

    龙皇城里越来越有意思了,张铁摸着下巴想到。

    在龙皇城里转悠了这么长的时间,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傍晚,张铁看了看天色,也没有在龙皇城中再耽搁,而是直接准备返回飞龙庄。

    刚刚从那条大街转了一个方向,还没走上几分钟呢,就在那大街之上,张铁刚刚转过街角,就在一家一看就是高级酒楼的门口,张铁一下子就和一群人迎面撞在了一起。

    看到那群人中的周白飞,陆天强和荀子州,张铁微微楞了一下,周白飞几个人也愣住了。

    张铁没想到自己一路跟着那个皂衣人到了龙皇城东边,居然在返回的时候还能遇到周白飞他们几个人,说来似乎有些巧,但龙皇城东边,原本就是城内非富即贵之人的地盘,这里的酒楼,自然也是龙皇城中顶级的,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周白飞他们与人来到这边,碰到似乎也是正常的事情。

    “巧啊……”既然是巧遇,张铁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也不想节外生枝弄出些什么事来,他只和陆天强和荀子州打了一个招呼,就要走过。

    但就在张铁走过的时候,那人群之中的周白飞却双眼闪过一道异光,突然开口,“张铁你这又是何必呢,刚才我邀请你一同前来,你推脱不来,现在却跟踪我们三人来到这里,想看看我们三人究竟和谁一起吃饭,如此鬼鬼祟祟,不知你是何用意……”

    张铁原本已经和这群人交错而过,但周白飞的声音,却一下子让他停下了脚步,慢慢转过头来……

    “你说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