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三卷 第四章 龙皇分身
    张铁让洪玉昆把徐刚也叫了过来,三个人在阁楼内一起喝酒闲聊,等阁楼里的几壶小酒喝得差不多,天色也渐渐有些暗了,接近天黑,雪还在不停的下。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兼阁,外面值守的侍卫要换班了,我要去看一看……”脸色微红的徐刚站了起来,抹了一下嘴,向张铁请辞,“监阁今日发下好酒,刚才一些兔崽子们在值守,虽然没喝到,不过已经听到消息了,恐怕有些等不及了,我去看看,等那些兔崽子们一下来就把酒发下去,这是监阁的恩赐,要不是监阁,那些兔崽子们一辈子都喝不到这样的酒,营里的几个酒鬼闻着那酒味都眼睛发绿,可不能让那几个酒鬼把酒悄悄给喝了……”

    “好,你去吧!”张铁也醉眼蒙蒙的挥了挥手,然后吩咐旁边的洪玉昆,“洪内侍,留一坛酒,让徐守将带回家!”

    “是!”

    “多谢监阁赏赐……”徐刚脸上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给张铁敬礼之后就离开了阁楼。

    “监阁,还要我再让人送点吃的过来吗?”洪玉昆小声问道。

    “不用了,都撤了吧,我上楼稍微休息一会儿,也要回去了,明天估计就不来了,对了,你再准备一坛玉灵浆,挂到飞蜥上,我带回去……”

    “是,监阁还有什么吩咐吗!”

    张铁挥了挥手,也不说话,直接站了起来,朝着楼上走去。

    眨眼的功夫,洪玉昆叫来几个侍女下人,把一切收拾干净,随后就关上门,离开了阁楼。

    阁楼上,张铁躺在床上,虽然没有用眼睛去看,也知道所有人都离开了阁楼,不仅如此,整个龙皇阁此刻都在张铁精神力的笼罩之下,就连天上飞飞扬扬落下的那一片片雪花,张铁都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得到。

    洪玉昆一离开阁楼,张铁的眼睛就睁开了,眼中再无半点醉意。

    龙皇阁千米之内,没有人神将以上的高手再关注着这小小的阁楼。

    下一秒钟,张铁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身上的全部衣服饰物脱了下来,然后一指自己的眉心,一个分身神符直接就从眉心之中飞出,只是瞬间,另外一个张铁就出现在了房间之内,张铁的意识,也一下子一变为二,一个在自己的本尊身上,一个则在分身身上。

    张铁的分身快速的穿好张铁身上原本穿着的那些衣服饰物,眨眼的功夫,另外一个张铁就活脱脱的出现在了阁楼之内,和刚才的张铁再无任何的分别,连身上的一丝酒味都没有散去。

    而张铁的本尊,则从床下的暗格之中重新拿出一身青色的的全套衣饰换上。

    暗格之中的这套衣服鞋袜,是前两天朔日的时候,可以使用空间装备,张铁从空间装备之中拿出来准备好的,这套衣服很普通,一点也不显眼,而且张铁交代过小楼之上没有自己的同意不许任何人上来,哪怕打扫和收拾东西也不行,张铁还在暗格里里用寻踪之羽做了隐秘的标记,这几天一直没有人上来过,更没有打开过张铁的暗格,所以除了张铁,任何人都不知道张铁在小楼床下的暗格里,还多了一套行头。

    不过就算有人知道甚至看到了也无所谓,这一套行头也说明不了什么,只是张铁做事谨慎,对这些细节,也没有马虎和粗心大意而已。

    那套新的行头对张铁来说还有些不合身,显得有点宽松。

    而张铁的本尊,一边在穿戴那套行头的时候,幻体神脉一动,整个人的身形面容甚至头发也在慢慢的改变着,整个人慢慢变得苍老,头发变得银白,面容也变得高古清逸,眼神则在温和之中充满了威严,还有一丝沧桑——这不是龙皇是谁。

    一会儿的功夫,两分钟不到,小小的阁楼房间里,张铁的分身变成了他自己,而张铁本人,则化身成了龙皇。

    张铁化身的龙皇,绝对不只是长得一模一样,而是整个人从外形,到所修炼的功法,都完全和龙皇一样。

    在外形上,张铁甚至还考虑到龙皇失踪的这些年,完全不变是不可能的,他还稍微让龙皇变得沧桑了一些,这才更合情合理,至于龙皇的那种独特的气质,在龙皇阁中八个月的张铁,已经把所有关于龙皇的记忆水晶之中留下的影像观看揣摩了无数遍,戏面天赋之下,张铁已经可以把龙皇的一言一行模仿得有**成像,至于差着的那一点,失踪九百多年的龙皇在这些年里自然也会有一些改变和不同。

    张铁化身的龙皇打量着他的化身,而他的化身则打量着张铁变成的龙皇,两个人在房间里互相看了看,然后一起点了点头,一起击掌一下,张铁本尊化身的龙皇精神力一动,识海之中融合的蜃珠那奇异的力量一震,整个人的身体,瞬间就完全消失在了房间之内,而张铁的分身则继续在床上躺下。

    ……

    二十分钟后,张铁的分身下了楼,离开了龙皇阁,在龙皇阁外面一干将士恭敬的眼神之中,骑上他的飞蜥,身上护体战气轻轻一震,把袭身的风雪逼开,然后就晃晃悠悠的骑着飞蜥跨过了龙皇阁外的护城河。

    “恭送监阁大人……”在徐刚的带领下,一干驻守龙皇阁的将士齐声敬礼,恭送张铁回家。

    张铁没回头,只是朝着后面摆了摆手……

    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张铁担任龙皇阁监阁以来,待下宽厚,恶名满城的他却从来没有在龙皇阁中发过一次脾气,更没有在龙皇阁作威作福,折腾过下面的人,渐渐的,张铁也赢得了龙皇阁内外一干手下们的敬重。

    “唉,要是监阁能在龙皇阁多呆几年就好了,咱们的日子也好过一些……”一直到张铁的身影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徐刚身边的一个副将才由衷感叹了一句,“自从监阁来到之后,地宝院的那些人再也不敢克扣我们的薪水俸禄了,以前那些人还总以龙皇阁内有其他福利,把我们薪水俸禄截下一些,监阁一来,他们就不敢了,生怕监阁打上门去……”

    “少胡说八道,长老只是让监阁在这里磨磨性子而已,你真以为咱们龙皇神殿的神将多到可以让一个年轻的水神将在这里养老了么,刚刚玉灵浆也喝了,现在你给我带着那些兔崽子们绕着龙皇阁跑几圈去……”

    “大哥,听说监阁还赏了你一坛玉灵浆,不如咱们几个兄弟今天就一醉方休……”那个副将舔着嘴唇,涎着脸说道,周围的几个将官听了,也一个个咽着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看过来。

    徐刚的脸一下子黑了,“那坛酒老子都舍不得喝,要留着送人呢,你们还惦记上了,给我滚……”

    ……

    因为下雪的缘故,街上的行人少了很多,不少的店铺,今日都提前打烊了,

    张铁慢慢悠悠的骑着飞蜥,等他回到杏花村中的小院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小院外面,还有两匹飞蜥被拴在蜥厩之中,张铁一看,就知道姜若馨和姬月蓝两个女人已经来了。

    果然,他刚刚才下了飞蜥,区伯已经满脸笑容的从院子里迎了出来,带着一丝热切而又神秘的神情,热切而小声的和张铁说了一句,“公子,姬姑娘和姜姑娘来了……”

    “嗯,我知道了……”张铁说着,随手就把挂在飞蜥后面的两坛酒拿了下来,而区伯在牵住了飞蜥的缰绳。

    “两位姑娘已经看到公子发明的那个……那个火锅……觉得新奇……想要试试……我们已经把所有东西都弄好了,两位姑娘正在楼顶阳台的亭子里等着公子……”区伯一边说着,一边带着飞蜥去安置。

    张铁点了点头,然后走近了小院,直接来到小院的楼顶,楼顶上已经有了一些积雪,不过楼顶上的那个亭子在这种时候,却刚好可以欣赏西周的雪景,亭子的四面是空的,不过放下两层的遮帘,刚好避风,却又不觉得闷。

    果不其然,等张铁看到姜若馨和姬月蓝两个女人正在杏花小院顶上的亭子里研究着张铁前几天才弄出来一个紫铜火锅,张铁一回来,两个女人的四只妙目就同时盯在了张铁的脸上。

    “你的脑子里还真装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种既能烤火,又能吃东西的炊具也能弄得出来,你要是再不来,我们可都要忍不住先开吃了……”姬月蓝娇声说道。

    “哈哈哈,这怎么行,我一猜今日有美女前来,还特意准备了美酒来助兴呢,80年的玉灵浆,整个龙皇城也没有多少人能喝得上了,今日在这里,美女,美酒,美景都齐了,这才是神仙过的日子……”张铁笑着,就走了过去,直接坐在两女的中间,把酒放在了桌上。

    “就你会说话!”两个女人都被张铁的一句话逗得笑了起来。

    “可以把火门稍微调大一点,然后就可以下菜了……”张铁动起手来,教两女怎么用火锅……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小楼上就响起了一片欢声笑语,还有飘扬四散的香味……

    神之符文的强大,让姜若馨和姬月蓝两女哪怕就坐在张铁身边,都没有发现这个张铁,只是张铁的一个分身……

    而另一边,真正的张铁的本尊,已经无声无息的飞到了龙皇城数万米的高空之中,整个人彻底隐形,但张铁的精神力,却已经锁定住了龙皇城外东面某个庄园之中的一个目标。

    看着那个目标,张铁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苍穹级的影魔,还真是一块送上门来的好肉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