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三卷 第二十章 我有许多小秘密
    “600万根元素水晶……”张铁看着元朗,摇了摇头,“你觉得像我师傅那样的人会为了一点元素水晶就能对人和颜悦色?星皇神殿的确有诚意,但这点诚意,我想老头子还不看在眼里……”

    “除了元素水晶之外,陛下这边如果有其他要求,我们也可以商量!”元朗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件事如果闹大了,对我们两个神殿都没有好处,而且所谓星皇神殿击杀龙皇神殿神将的事情,当初在天方城,我们星皇神殿也死了不少神将,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个时候陛下也正好在天方城,应该是陛下出的手吧,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陛下你说呢……”

    武乾坤微微诧异的看了元朗一眼,似乎没想到星皇神殿还知道这样的事情。?燃?文小?说?  ?? w?w?w?.?r?a n?wen`org

    “不错,当日在天方城,星皇神殿的神将就是我杀的!”张铁坦然承认,一点也没有逃避,语气森然,“我那日原本也不知道星皇神殿派了神将到天方城,只是在天方城的酒楼之中,和星皇神殿的神将偶遇,没想到星皇神殿的神将和子家的人已经勾结在一起,公然要谋夺天方城,视我龙皇神殿如无物,更过分的是居然敢当着我的面调戏我们龙皇神殿的女神将,这样我若还让他们活着,那我今天还有何面目坐在龙皇的宝座之上?自然是杀了,更何况,老头子那几日也在天方城附近,就算我不动手,那几个人也活不了……”

    张铁的这最后一句话,就是把天方城外的那个自己造成的大坑的事情和那个大动静圆了过来,把所有的一切都推到了龙皇的身上,可以给对方更大的压力,让所有人都觉得消失了九百年再次归来的龙皇,更加的强大恐怖,而且一定掌握了某种令人闻之色变的强悍秘法战技。

    与这样的强者动手,星皇还有几分胜算?

    在星皇神殿派人来谈判之前,他们一定派人到龙皇城外消融的那个山峰处查看了一下,以便揣摩“龙皇”的现在的战力,而只要星皇神殿的人来了,那么,自然就很容易把龙皇城外那个消融的山峰和天方城外那日发生的大动静和那个大坑联系起来,因为那两击所造成的结果实在有太多相似的地方,根本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

    当日的无心之为今日套在龙皇身上,却是一个妙招。

    只是从元朗的眼神之中,张铁就知道自己这一招果然有用,因为星皇神殿的这个使者在听到龙皇那几日也在天方城附近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脸色果然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而且星皇神殿不是也有后招吗,要说着冤冤相报的本领,我们龙皇神殿又怎么比得上星皇神殿?”张铁微笑着,继续补刀,“你们收买红蓝双魔,准备在碎星海把天方城龙皇神殿一行人全部干掉的事情,不知道星皇陛下本人知道不知道呢?老头子倒是知道了,非常非常生气,这就是两笔账了……”

    “这个……这个……娲皇宫和我还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武乾坤一下子尴尬了起来,有些责备的盯了元朗一眼,他没想到星皇神殿和龙皇神殿的过节之中还有这么一出,而之前,星皇神殿并没有告诉他这些,这让他这个和事老一下子在张铁面前显得非常的被动,他知道张铁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那绝对是有着百分之百的证据的,绝不会瞎编,“不知道红蓝双魔现在如何?”

    “自然也是被我杀了,如果当日我不在飞舟之上的话,现在龙皇神殿天方城一脉的神将和那些随着我们一起迁徙而来的数万信众,恐怕此刻已经没有活人了……”

    “那样的两个人族败类,人人得而诛之……”武乾坤义愤填膺的说道。

    张铁叹了一口气,“星皇神殿有些事情,做得的确太过了,龙皇神殿虽然衰落,但还没有被人如此欺负过,抢我城池,杀我神将,勾结败类,还想将我整整一个神殿的神将信众赶尽杀绝,这口气谁能咽得下,这又岂是几句话和赔偿一点元素水晶就能交代得过去的,老头子要去找你们星皇算账,也绝不是一时冲动……”

    红蓝双魔在摩天之界声名狼藉,臭名远播,这事要是传出去,对星皇神殿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咳……咳……这件事星皇陛下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下面的人擅自所为,等我这次回去,一定会禀明陛下,严查,给龙皇神殿一个交代……”元朗这个时候,也无法抵赖了,只是含混的说着,同时又求助似的看了武乾坤一眼。

    “为了摩天之界亿万人族,还请陛下无论如何,一定要劝住太皇陛下,千万不要让龙皇神殿与星皇神殿开启战端,到时候血流漂杵,实为苍生之大不幸,龙皇神殿这边无论有任何条件,只要说出来,大家都可以商量,把事情解决就好……”武乾坤语重心长的对着张铁说道。

    听了武乾坤的话,张铁站了起来,背着手,在房间里踱起步来,脸上神色凝重,时阴时晴,不时看两人一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和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

    武乾坤和元朗都不说话了,两个人的四只眼睛,都盯在了张铁身上。

    张铁足足在两个人面前踱了三分钟的步子,脸上才闪过一丝决然的表情,一下子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过头来看着两个人,“武总管说的有道理,如果这个时候龙皇神殿与武皇神殿开战,先不说两位皇级高手的战斗结果如何,谁胜谁败,到了后面,我们两个神殿要死的神将和人,绝对不在少数,而且容易让魔族有可乘之机,想要消弭我们两个神殿的过节和让我劝住老头子,那么,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武乾坤和元朗几乎同时松了一口气,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元朗开了口,“不知陛下有什么条件?”

    张铁从身上拿出一根元素水晶,放在了两个人前面的茶几上,“我想用这根元素水晶和星皇神殿买一点东西,如果星皇神殿答应了,那么,过去的一切就一笔勾销,我自然有办法让老头子不再去找星皇神殿的麻烦,如果星皇神殿不答应,那么,两位就请回吧,以后如何就看天意了!”

    “陛下想要用这个元素水晶买星皇神殿的什么东西?”

    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元朗的表情无比凝重了起来,在心中,他已经想到了几个不同答案——买下星皇神殿在九天大域的所有城池,买下星皇神殿的某些神将的脑袋,或者买来星皇陛下的一个公开的道歉……

    如果是第一个,还可以商量和讨价还价,而后面两个,绝对不行,星皇神殿如果把自己神殿神将的脑袋送给龙皇,那么星皇神殿以后还要如何立足,而让星皇陛下道歉,等于让星皇向武皇低头,这更不行,无论消失九百多年的武皇掌握了什么强大的秘法,这都不行,后面两者,直接关系到星皇神殿的尊严,而尊严,是不能交易的。

    但从张铁口中说出的答案,却完全出乎了武乾坤和元朗的种种预料。

    “很简单,我想要用这一根元素水晶,从星皇神殿买来十个活着的魔族水魔将还有五个活着的魔族风魔将……”张铁平静的说道。

    “什么?陛下想要星皇神殿用魔族神将来交换……”元朗以为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张铁居然想要买一堆魔族的神将,这说的是买,不过却是等于让星皇神殿活捉来送给他,这就是张铁的条件,实在太奇怪了,简直匪夷所思。

    “不错,是魔族神将,十个活着的魔族水魔将,所有都要五变以上的,还有五个活着的魔族风魔将,也要五变以上的……”

    “只要是魔族就行?”武乾坤也奇怪的问道。

    “是的,只要是魔族,只要活着,无论断手断脚或者变成白痴都没有关系……”

    “陛下……陛下要这些魔族神将干什么?”元朗皱着眉头问道。

    “这你们就不用管了,你只要说同意或者不同意就行……”

    “这个……这个,请陛下稍等,我考虑一下……”

    “请便!”

    张铁重新坐回了自己的座椅,拿起茶杯来悠然的喝了一口水。

    元朗说要考虑,其实是要和星皇神殿的上层人物商量一下,元朗的身上,一定随身带着玉牌,可以和星皇神殿的人联系。

    张铁知道,自己开出的这个条件,一定完全出乎星皇神殿的预料,同时也不容易做到。

    但是这个条件和与面对被自己成功塑造出来的龙皇比起来,则又是容易的。

    一边是与神皇级的高手战斗为敌,一边却是活捉几个魔族的水神将和风神将,两者的难度,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

    而且张铁提出的需要的魔将数量,虽然多了一点,但在魔族苍穹骑士的数量上,张铁只要了五个,没有太多,这一点应该没有超出星皇神殿能接受的底线,如果张铁要十个或者二十个魔族的苍穹骑士的话,对星皇神殿来说难度就会更大,有些不容易接受了,毕竟就算在摩天之界,就算星皇神殿有着不止一个的苍穹骑士以上的高手,但星皇神殿要活捉一堆魔族的苍穹骑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最关键的是,这个交易与和解方式一点也不损伤星皇神殿星皇和诸位强者高手的面子。

    人族神殿本来就是魔族魔殿的大敌,杀死魔将和活捉魔将,难度不一样,但也区别不大。

    果然,只是半分钟不到,“正在思考”的元朗看了张铁一眼,一把就拿起张铁放在他们面前的那根元素水晶,沉声对张铁说道,“这笔交易,星皇神殿接下了,希望陛下也能信守承诺……”

    “以后只要星皇神殿不找我们的麻烦,龙皇神殿也不会再找星皇神殿的麻烦,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武总管可以作证……”张铁也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武乾坤常常的松了一口气,那圆圆的脸上一下子露出了一个笑容。

    “希望星皇神殿最好在两年之内把这笔交易完成,如果时间超过两年,那这次的交易就不作数了……”张铁又补充了一句。

    “两年,没问题!”元朗看了张铁一眼,“这些魔将,陛下是要一次送到还是可以分批送来……”

    “可以分批送来!”

    “那好,以后就由娲皇宫负责把谢谢魔将送到陛下面前!”

    “没问题!”

    “那我就告辞了……”星皇神殿的使者站了起来,武乾坤也站了起来……

    ……

    摩天之界可没有炼狱轮回秘法,娲皇宫和星皇神殿又怎么可能知道那些魔族的神将对张铁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有时候,很多看似艰难与不可能的事情,在得来的时候,会容易得超乎想象。

    在娲皇宫和星皇神殿的人离开之后,张铁仍然一个人平静的坐在韵水堂中,慢悠悠的喝着茶,一直到十分钟之后,那茶杯之中的茶水已经见底,张铁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个笑容,最后,那笑容直接变成了大笑和狂笑……

    ……

    “我头上有犄角,

    我身后有尾巴,

    谁也不知道,

    我有多少秘密,

    我是一条小青龙,

    我有多少小秘密,

    我是一条小青龙,小青龙,小青龙……

    我有多少小秘密,小秘密,小秘密……

    我有许多的秘密,

    就不告诉你,

    就不告诉你,

    就不告诉你……”

    韵水堂外,几个侍卫神将听着那隐隐约约从韵水堂里面传出来的奇怪的歌声,一个个互相看了看,各自的面容都古怪了起来。

    龙皇陛下……没事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