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四卷 第十四章 星皇手段
    在乾清宫那宽大到让人产生罪恶感的床上,张铁一个人睡了一个大大的懒觉,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到了第二天早上,太阳升才起了床,然后张铁不紧不慢的泡个澡洗漱一番,在吃完丰盛的早餐之后,差不多到了中午,才重新回到了交泰殿。?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这一番休息和适度的放松,张铁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一下子又放松了下来,可以继续精神抖擞的投入到接下来的修炼之中。

    昨天娲皇宫送来的五个铁柜已经被冷嫚雪让人搬到了张铁修炼的交泰殿下面的密室之中,张铁在进入密室,关好了密室的大门之后,就一个个的把五个铁柜打开了。

    铁柜里,正有五个魔族的苍穹骑士。

    五个魔族苍穹骑士,有三个铁甲魔,一个翼魔,一个蜘蛛魔,五个魔族苍穹都浑身伤口,缺胳膊少腿的,翼魔的两只翅膀都已经被折断,蜘蛛魔则变成了一个肉球,同时,这五个魔族苍穹眉心,胸口,还有气海的位置,还插着一根长长的紫红色的奇异金属针刺。

    这金属针刺是叫钉魔针,是摩天之界的一种高阶的符文装备,一旦被钉魔针插入到身体的这三个地方,哪怕是魔族的苍穹骑士,都无法再动弹了。

    前面星皇神殿送来的两批魔族的幻影骑士,都是失去战力之后被某种秘法制住,而苍穹骑士,则无法用秘法完全制住了,只能用钉魔针这样的超强的装备才能让他们消停下来。

    五个魔族苍穹骑士看起来非常凄惨,从这也看出这几个魔族苍穹骑士被活捉的过程是如何的。

    但这凄惨的画面看在张铁眼中却觉得赏心悦目,死了的魔族才是好魔族,凡是见识过魔族与人族战争残酷一面的人,对魔族就再无任何的同情心。

    张铁走到第一个铁甲魔的面前,打量了这个魔族两眼,发现这个魔族没有问题,才直接拔出了魔族骑士眉心的那根钉魔针。

    在钉魔针被抽出眉心的那一刻,刚刚还闭着眼睛的铁甲魔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

    那是血红色的,充满了杀意和疯狂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张铁。

    “你是谁?”魔族的苍穹骑士咆哮起来,想要挣扎,但可惜的是,另外两根钉魔针还在他的身上,而他的身体也被固定在那个铁箱之内,他的身体却根本无法动弹,所以只能对着张铁怒吼,“卑鄙无耻的人族,为什么背后偷袭,无论你来自哪个神殿和家族,魔皇大人不会放过你的……”

    “白痴……”张铁不屑的撇撇嘴。

    “你说什么……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我要撕了你……”魔族的苍穹骑士继续咆哮。

    张铁没有说话,直接把手伸到了魔族苍穹骑士的脑袋上,发动炼狱轮回的秘法,开始轰击魔族苍穹骑士的火之脉轮。

    魔族骑士眉心的那根钉魔针是封印魔族苍穹骑士的神识还有精神力的,那根钉魔针对精神力和脉轮的运转波动变化尤其敏感,不把它取下来的话,张铁一旦在魔族骑士的身上施展炼狱轮回,只要张铁的炼狱轮回一发动,魔族骑士的脑袋就会被钉魔针爆成一团浆糊,瞬间炸开,所以,在发动炼狱轮回的时候,必须把眉心之中的那根钉魔针取下来。

    炼狱轮回一出,对被施展的魔族来说,那痛苦就是炼狱一样的体验,魔族苍穹骑脸色就脸色一变,眼耳口鼻,一下溢出鲜血,随后就忍不住大声惨叫了起来。

    “这是什么秘法……你想干什么……”

    张铁没有理会魔族苍穹的吼叫,继续轰击,这种时候,在自己修炼的密室之中,真正是让他叫破喉咙都没有人来理会他。

    就在魔族苍穹骑士的惨叫之中,魔族苍穹骑士的火之脉轮一下子粉碎,然后被张铁狂吸。

    到了这个时候,魔族苍穹骑士脸上的神色,已经不是痛苦,而是由巨大痛苦转化而成的恐惧,无比的恐惧。

    “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至高无上的主宰魔神的……你这个肮脏卑鄙的亵渎者……魔皇大人和主宰魔神是不会……不会放过你的……”魔族苍穹骑士直接咬碎了自己的满口的牙齿,绝望的在张铁面前悲嚎。

    “魔族能吃人,人也能吃魔,他们不放过我,我还不放过他们呢……”张铁冷冷一笑,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这个魔族苍穹骑士的火之脉轮吸完,然后也不多说什么,再次把手上的钉魔针往魔族苍穹骑士的眉心一插,刚刚还在大声惨叫的魔族苍穹骑士瞬间哑火,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了。

    张铁舔了舔嘴唇,五变以上的魔族苍穹骑士果然肥美得很,刚刚这个魔族苍穹骑士,火之脉轮已经凝聚了六变多一些,完全超过一半,刚刚自己吸收的那些脉轮之中的火元素,足足可以抵得上自己十多年的苦修,眼前的这五个魔族苍穹如果完全吸收完,自己应该可以进阶苍穹两变以上。

    这样的升级进阶,实在太爽了,不过唯一有点遗憾的是,一旦自己进阶半圣,地水风火四大脉轮凝聚完毕,到了后面,这炼狱轮回的强悍秘法也就没有用了,想要进阶圣阶或者是神皇,就只能靠自己的本事了。

    炼化完一个魔族苍穹骑士之后,张铁没有闲下来,而是走到第二个铁柜面前,一下拔出了里面魔族苍穹骑士眉心之间的那根钉魔针,就在那个魔族苍穹骑士的怒吼与惨叫声中,继续炼化起来。

    张铁准备这次一鼓作气,把五个都炼化之后,自己再慢慢吸收凝聚自己的火之脉轮。

    很快,张铁就炼化了三个铁甲魔的火之脉轮,第四个,就轮到了那个翼魔苍穹。

    张铁发现那个翼魔苍穹很奇怪,在自己拔下他眉心的钉魔针的时候,那个翼魔苍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并没有向别前面几个铁甲魔苍穹一样怒吼大叫,而是死死盯着自己。

    对这已经放在案板山的肉,张铁也没有多想,直接开始炼化,一直在张铁粉碎掉翼魔的火之脉轮,开始吸收的时候,那个翼魔还是一声不吭……

    这让张铁陡然惊觉。

    不对,炼狱轮回秘法的痛苦,没有任何人或者魔族能够承受得住,可以做到一声不吭,哪怕是魔族之中最钢筋铁骨的骑士也不行,在粉碎脉轮的时候或许还有魔族可以咬着牙不出气,但是在炼化吸收脉轮的时候,那种痛苦简直比用烧红的刀子一寸寸的把魔族筋肉骨骼活剐粉碎还要痛苦十倍,无论是精神的还是身体的,都让魔族骑士难以承受,这个翼魔苍穹怎么可能忍得住不吭声?

    在这种时候,魔族骑士不吭声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除非这个魔族骑士彻底感觉不到痛苦。

    可以隔绝痛苦的办法有很多,而对一个活着的苍穹骑士来说,隔绝痛苦的办法有两种,要么是主动的,要么是被动的,主动的办法就是自己以某些秘法切断自己的感知与全身神经元和神经细胞的联系,把自己的大脑和意识封闭起来,这样的话,在隔绝痛苦的同时,也会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而眼前的这个翼魔苍穹,明显是在战斗之中被俘虏的,所以他就不可能是在战斗之中会自己做出隔绝自己身体感知的这种事情来,最关键的是,魔族骑士一向强悍无比,在张铁见到过的所有魔族骑士之中,几乎就没有怕死的,更别说怕疼了,所以就算魔族的骑士可以掌握这种秘法,一般都不会使用,因为这对魔族骑士来说是懦弱无能的标志,是魔族骑士最唾弃不耻的行为……

    所以,这应该是这个翼魔苍穹被俘虏之后被动的被人切断了大脑对痛苦的感知,而能切断大脑对痛苦感知的诸多秘法之中,在切断之后同时又可以保留着这个魔族五官甚至是精神力感知能力的,必定是某种高深的精神类秘法……

    掌握了《血魂经》的张铁本身就是玩弄精神与意识的宗师级的高手,一身秘法无穷,他心念电转之间,用最快的速度将翼魔苍穹的火之脉轮吸完,然后就在那个翼魔苍穹的注视下,一指就点在翼魔苍穹的眉心。

    张铁那强大的精神力,瞬间就凝聚成一个《血魂经》中的一个秘法符文,轰入到了翼魔苍穹的识海之中。

    就在张铁的感知下,在他的《血魂经》秘术之下,那个翼魔苍穹骑士的识海震荡了一下,就像一块海绵被拧干挤压了一下一样,然后一个隐藏在翼魔苍穹骑士识海之中的血红色符文就从识海之中被震了出来,与张铁轰入到翼魔识海之中的那个符文猛烈对撞在一起,各自粉碎。

    在两个符文对撞的湮灭之中,因为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量,“砰……”的一声,翼魔苍穹的脑袋就像一个塞入****的西瓜一样,瞬间爆开……

    精神力对撞产生的一股无形的力量,也让张铁在这样的对撞之中闷哼一声,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同时,一张霸气而又带着一丝阴柔气息的华族中年男人的面孔,也在张铁的《血魂经》那个秘法符文湮灭的同时,惊鸿一现,如水中倒影,出现在张铁的脑海之中,那张面孔在出现的时候,脸上甚至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朝着张铁深深看了一眼……

    这个人张铁以前没有见过,但张铁同样知道这个人是谁,因为这个人的这张脸,张铁曾经在龙皇阁书房里收藏着的一本名人图录之中看到过。

    这个人,就是星皇!

    而星皇,通过这个完蛋的翼魔苍穹,应该已经知道了自己拥有炼狱轮回秘法的秘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