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四卷 第二十四章 摩天魅影
    “是吗……”女人喘息呻吟着,媚眼如丝,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像是蛇一样的一下子缠住了男人的腰杆,整个人从下面往上贴了过来,开始主动迎合起这个男人,那脚趾有意无意的贴到了男子腰部附近的几个特殊明点之上,像锁一样的扣住,“这才是真正的……三生诀……”

    说完这话,女人的皮肤就变成了桃花一样的粉红色,然后那个男人就忍不住同样大叫了起来,“啊……”似乎爽到了极点。

    作为旁观者,张铁也看得目瞪口呆,这一刻,他知道那个女人在使用某种秘法,但这种秘法居然可以让一个男人在这种时候失态,他也有些诧异。

    奶奶的,怪不得别人都把阴阳宗都成邪门歪道,这可不是没有原因的。

    刚刚还勇猛如虎的男人,在女人的皮肤变成粉红色不到十分钟后,也忍不住叫了起来,“啊,可以了……可以了……别吸了……”

    女人没有理会他,只是笑着,呻吟得更大声,更**,皮肤的颜色更加的鲜艳起来。

    终于,男人的身体颤抖了起来,在大叫一声之后,抱着女人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狠狠一甩,犹避蛇蝎,才把女人甩到了床上,两个人终于分开了。

    大战过后,男人都躺在床上喘着粗气,有着掩饰不住的虚弱,似乎满足无比,又似乎有些畏惧的看了那个女人一眼。

    而那个女人,身上皮肤的粉红色的肤色则开始慢慢消退,整个人轻轻舔着自己的手指,依然用挑逗的眼神看着那个男人,有些意犹未尽,“怎么样,钱护法,还要再来么……”

    这个女人,正是阴阳宗宗主的师妹,姓薛的那个太上长老。

    而那个男人,两鬓和头发之中,各有一缕雪白的银发,其余的头发都是银灰色,看样子已经上了年纪,从面孔上看,男人似乎五六十岁的样子,有着一个阴沉刚强的鹰钩鼻,鼻子上的眼睛狭长,眼中百多黑少,有些戾气,眉毛则如断了的鬼头大刀,鼻子下面的嘴唇很薄,颜色还有一点发青,一看这幅面容,就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心狠手辣而又刚强无情的人物。

    当然,在摩天之界,神将的真实年龄,也是无法从外表上判断的。

    “你这个****,看来真是在阴阳宗里被搁置久了,这次还没喂饱你么……”叫钱护法的男人喘着粗气,又爱又恨的看了旁边的女人一眼。

    “呵呵,一次怎么能喂饱!”女人根本不在乎男人对她的称呼,一边说着,一边又把手朝着男人伸了过来,开始挑逗,“你身子这么强壮,至少要三次才够啊,莫不是难道你连姓游的那个都不如么……”

    “三次?”男人一下子坐了起来,把女人的手一下子拨开,眉头微皱,看着女人,“姓游的?你什么时候和他见过?”

    “忘记了吗,就是几年前我在阴阳宗找借口外出寻找天香露,姓游的那个就九天城和我接的头!”女人轻笑着,丝毫不以为耻,说起和其他男人上床的事情,就像在说买衣服一样,“游钟舒可比你直接多了,那一次他整整要了好几次呢,而且他长得也比你好看……”

    “怪不得姓游的那次一回到青龙殿之后就闭关,整整闭关了一年才恢复过来……”男人看着女人,脸色越来越阴沉,估计世界上就没有那个男人喜欢这样的对比,钱护法的双眼闪过一道凶光,刚刚还在一起********的他突然伸出手,闪电一样的一把抓住了女人的脖子,把女人从床上举了起来,声音一下子变冷,“你居然敢背着我勾引别的男人,不怕我杀了你……”

    “我又不是你的女人,我要和谁睡觉关你什么事,你以为睡了我我就要听你的,我俩还不知道谁睡谁呢……”虽然被人抓着脖子,女人依旧笑着,一点都不畏惧的直视着这个男人,抬着头,把自己的脖子露出来,反而用居高临下的眼光看着那个男人,“钱长青,你记住,我薛玉秀可是尊者的人,而不是你的人,你想动手杀了我吗,只要我少一根头发,你看看尊者会不会放过你,我保证你死得比我惨十倍,要是你有胆,可以尽管试试,摩天之界的火神将不止你一个,而能完整的给尊者译出三生无恨诀法的,可只有我一个,你说在尊者眼中,是你重要还是我重要……”

    女人完全有恃无恐。

    “阴阳宗的太上长老可不止你一个?”

    “如果你以为阴阳宗的其他人也会听你的,那你尽管可以试试!”

    钱护法眼光闪了闪,突然冷笑起来,“嘿嘿,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圣主早已经完全炼成了金魂符毒,他们这次中的就是圣主刚刚凝练出来的最新的金魂符毒,尊者已经答应把这次我们在阴阳宗俘虏的神将全部给我,待我圣祭之后,她们就都是我的奴隶和手下,而且意识还会完全清醒,我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再也不会像以前的那些神将一样浑浑噩噩,只知杀戮,你觉得尊者离开你就真没办法了吗?”

    男人说完,手上渐渐用劲儿,女人的脸上也慢慢变红,但女人依旧没有求饶,还是冷冷的看着他,“圣主的最新的金魂符毒是七个月之前炼成的,你以为我真不知道,想来唬我,尊者为我圣祭的时候,我的位置还排在你之前,我三个月前举行的圣祭,而你是两个月之前,阴阳宗的人,尊者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全部给你,而只是把赢沧海和那些臭男人给你,你以为我死了你就可以独吞这份功劳而且什么事都没有,那你尽管试试……”

    钱护法脸色变化了一下,突然一笑,一下子把手松开了,“哈哈,刚刚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要介意……”

    女人脖子上的一个手印触目惊心,女人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然后脸色一冷,突然一耳光抽了到了钱护法的脸上,房间里再次啪了一下,然后女人嫣然妩媚一笑,摆出一个妩媚的姿势,再次翘起了修长的**,“我也是和钱护法你开个玩笑,希望钱护法也不要介意……人家还想要……前护法还来么……”

    “今天我们就扯平了……”钱护法看了这个女人两眼,就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开始站起来穿衣服,一脸冷静,“我要修养一下,等过几日到了青龙殿的时候还要圣祭……”

    “外面那几个神将也不错哦,你不会也吃醋吧……”女人在床上掩嘴轻笑,意有所指。

    “嘿嘿,他们是不错,但也不是白痴和傻瓜,水神将以下,上了你的床,他们还有命么,就算命还在,多少年的修为就废了……”眨眼的功夫穿好衣服,钱护法就朝着门口走去,在要拉开门的那一刻,他突然又转过头来,冷冷一笑,“我终于知道赢沧海当初为什么不选你了,在床上比你骚的女人很容易找到,但下了床比你还贱的女人估计就很难找到了,换了我也一样……”

    “碰……”在房间床头的一个柜子在砸在门上粉碎之前,钱护法已经瞬间离开了房间。

    “滚……”房间里,只有那个浑身赤果果的女人坐在床上,一脸铁青,全身都在发着抖。

    女人颤抖绝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那个男人离开时的最后一句话,似乎戳中了她的死穴。

    在飞舟之上,完完整整的欣赏完这一幕的张铁这一刻,只觉得自己头昏脑涨,刚刚两个人的话中的信息量太大了,而且——尼玛,这些人的关系也实在太乱了,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

    而且隐隐约约之间,张铁感觉,自己似乎一下子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