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四卷 第三十四章 地牢中
    “见过钱护法,见过薛长老……”

    飞舟之外的山腹之内,一个看起来中年模样,体型微胖,留着八字胡,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一脸精明强干的人正带着两排侍卫在飞舟外面迎接着从飞舟上走下来的一干黑袍神将和薛玉秀等人。?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姒总管辛苦了!”这个人身上的气息虽然不是神将,但对这个人,连薛玉秀也客气的对着他点了点头,钱长青的语气也不由客气了两分,“这次押送回来的神将,都是阴阳宗的人,尊者也很看中,我们为这次行动也准备了很长时间,还请姒总管用点心,别出什么乱子!”

    “钱护法请放心,到了这里,任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乖乖听话任我等摆布了!”姒总管微笑着,自信无比的说道。

    “那就好,尊者回来了吗?”钱护法又问了一个问题。

    “尊者和游护法去了黑暗之谷,还未回来,不过尊者已经吩咐下来,这几日堡内大小事情,就由钱护法做主,两位如果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吩咐我!”

    钱长青看了薛玉秀一眼,面露微笑,“那请姒总管准备一下祭坛,待那些人全部醒来,我和薛长老就要圣祭!”

    “这两天那些人也应该可以完全醒来了,让他们稍微休息一日,恢复一下身体,再适应一下金魂符毒,圣祭起来也容易一些,在三日后举行圣祭,钱护法觉得如何?”

    “好,就这样,那就有劳姒总管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

    “对了,姒总管,那些阴阳宗的女神将是我的人,她们将来对尊者还有大用场,我知道姒总管有些特殊的喜好,但圣祭之前,我却不希望她们出什么意外或者被人骚扰,姒总管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薛玉秀也开了口,还给姒总管抛了一个媚眼。

    姒总管眼中光芒一闪,然后嘿嘿笑了起来,“明白,明白,请薛长老放心,我自有分寸……”

    钱长青和薛玉秀与这个总管交代了几句,一干人也就在这里分开了。

    钱长青,薛玉秀和一干黑袍神将朝着山腹上面的通道走去,而那个总管却带着人朝着山腹的下面走去。

    两边的人不知道的是,张铁刚刚,就在离两个人不远的地方,无声无息的注视着这一幕。

    张铁的目送着钱护法等人离开,并没有跟着钱护法等人离开,依然一动不动,而是在看到那个姒总管要往山腹下面走去的时候,才身形一动,无声无息的就跟了上去。

    对张铁来说,这个姒总管出现得实在是太及时了,他正愁没有办法朝几个神将下手挖出暗皇神殿的消息,这个姓姒的总管就出现了,而且从他与钱护法交谈的内容上看,这个姒总管应该可以算得上是暗皇神殿的“资深人士”,知道不少信息,更重要的是,这个姒总管还知道圣祭的过程到底如何。

    一个不是神将而又知道许多信息的家伙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张铁都觉得这个姒总管简直就是老天派来的救兵啊。

    姒总管带着侍卫,似乎是往山腹下面的地牢走去。

    山腹和地下的通道两边,都是粗糙的岩石,岩石上挂着一盏盏的长明灯,这一路上,几乎到处都有守护的侍卫,还有几道门关,而那几道门关,都由猛神将一级的高手带着几个侍卫在看着,守卫非常的森严。

    姒总管所到之处,一路畅通无阻,张铁也无声无息的跟着他,脚不沾地,一路来到下面。

    张铁现在的隐身能力,就连高阶的骑士都发现不了,那更别说这些神将以下的神兵和普通的神将了。

    山腹的下面,就是地牢,地牢之中的长明灯少了一些,显得有些幽暗,一走入地牢,张铁就嗅到了一股夹杂着潮湿气息的血腥味。

    姒总管一来到地牢之中,地牢里面的一个满脸狰狞的头目模样的人就点头哈腰的连忙跑过来相陪带路。

    这里的地牢不止一间,而是有大大小小数百间,完全就是一个设施齐全的黑暗监狱,这地牢虽然设置在山腹下面,但其中还布置有许多的禁制,外面的人绝难发现,而被关在里面的人,也绝难脱困而出。

    此刻关押在地牢之中的人,绝不止阴阳宗的那些神将,因为这数百个的地牢房间之内,至少有大半的房间里,都是关着人的,关在这里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人衣衫褴褛,有的人则身着华服,关在这里的人,各有不同,但唯一相同的,就是这里的人似乎都认识这个姒总管,看到这个姒总管到来,不少还在牢房里的人都畏惧得瑟缩到牢房的一角,浑身颤抖,特别是一些被关在这里的女人,还发出惊恐的尖叫之声。

    对这样的效果,姒总管非常满意,他就像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巡视着牢房内那一张张惨白的面孔,看着那颤抖的身躯,情不自禁的呵呵笑出声来。

    “放了我,你们这些混蛋和杂碎,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敢惹我,我告诉你们,你们死定了,你们死定了,要是让我爸爸知道你们敢下药把我抓到这里关起来,他一定把你们粉身碎骨,让你们不得好死,快放了我……”

    一间牢房内,一个穿着华丽看样子只有二十多岁有些花花公子气质的年轻人听到脚步声,看到有人到来,一下子冲到栅栏边上,对着正走过来的姒总管等人怒骂起来。

    从穿着和脸色上来看,这个年轻人似乎刚刚来到这里,应该还没有吃过什么苦头。

    姒总管只是冷冷的看了那个正满脸怒火在牢房之中嘶吼的年轻人一眼,然后转过头,问旁边的牢头,“这个人是谁,怎么上次来我没见过?”

    “启禀总管,这个人是牛头山韩家的大少爷,游护法的手下刚才送来的,说是游护法安排的,过几日,等游护法的手下把韩家收拾得差不多了,游护法回来,把这个人圣祭之后再放回去,牛头山就是我们的了……”

    “嗯,既然是游护法安排的,那就按游护法的意思来,只是这个人在这里大吼大叫的,也实在聒噪,这几天就先让他每天到钉床上滚两圈,学点规矩,别弄死他就行……”

    “是,是,姒总管请放心……”牢头说着,打了一个手势,地牢之中几个五大三粗的猛汉一下子就打开那间牢房的房门,冲了进去,像抓小鸡一样把那个正在大喊大叫的韩家大少爷抓了出来,提着像远处的刑房走去。

    “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放开我……”韩家的大少爷在无用的挣扎着,还在怒骂。

    刑房之中有一片让人心生寒意的刑具的阴影从火光之中透出,那个韩家的大少爷刚刚被提到刑房之中,那惊天动地,似乎要把喉咙都撕破的惨嚎声就穿了过来。

    张铁往那边看了一眼,发现所谓的钉床,就是有着许多钉子的铁床,那些钉子不长,也不密集,从铁床上凸出来的部分,大概只有一寸不到,那个韩家大少爷被把手脚和头部固定在钉床上,一固定住,许多钉子就扎入到他背部和胸口的皮肤之中,那个人就惨叫了起来,胸口和后背一下子鲜血淋漓,越挣扎,越痛苦。

    那些刺入皮肤的钉子要不了人的命,但却会让人疼痛无比,同时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但这还不算完,就在那个韩家大少爷的惨叫之中,一个烧红的火炉被移到了钉床之下,那些钉子开始受热,变得滚烫起来,韩家大少爷的惨叫声立刻就破了音,嘶哑得犹如鬼哭狼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