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四卷 第四十章 再遇
    因为姬月蓝和姜若馨的牢房紧挨在一起,周白飞所谓的提审,也就是把姬月蓝提到了姜若馨的牢房之内,让两个人在同一间牢房之中面对着他那张得意的脸。r?a?  ? nw?en? w?w?w?.?r?a?n?w?e?n `o?r?g?

    张铁一到地牢之中,听到牢头说周白飞刚刚奉钱长老之命正在提审姬月蓝和姜若馨,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同时却心中一凛,就大步朝着两个人的牢房走去,而他的精神力,却用比他更快一步的速度,眨眼间就来到了姜若馨的牢房之内。

    “想不到吧,我们在这里又见面了……”

    牢房之内,一身黑袍的周白飞微笑的看着姬月蓝和姜若馨两个人。

    在这里看到一身完好的周白飞,姬月蓝和姜若馨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互相看了一眼之后,两个女人的脸色就冷了下来。

    被在地牢之中关了几日,因为有张铁的叮嘱和照顾,地牢之中的那些人不敢为难她们,那些龌龊之事也不敢使在俩女身上,这个时候两女虽然稍微有些虚弱,但整个人却并无大碍,只是脸色稍微有点苍白而已,再加上镣铐在身,没有行动自由。

    反观周白飞,虽然依旧想要装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但是,此时此刻,他的身上,却总掩饰不住一丝居高临下的意味和得意之感,就差拿着一把折扇摇起来了。

    “周白飞,你怎么会在这里?”姜若馨平静的问道。

    “我也惊讶啊,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是阴阳宗的人!”周白飞嘿嘿笑了笑,目光在两女身上一转,如火焰一样的燎过,“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啊,居然在离开龙皇神殿之后都能遇到!”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现在的样子,你们看不到吗,我想这个问题已经很清楚了!”周白飞展开了自己的手,潇洒的在牢房里转了一个圈,“那天晚上在赢家堡坞看到你们两个,我差点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

    “这么说,你和他们是一伙的!”脾气有些火辣的姬月蓝直接瞪着周白飞,眼睛一下子红了,咬牙切齿的问道,“你们想干什么,赢家堡坞内阴阳宗的那些弟子现在怎么了?”

    一直到现在,因为没有人告诉过她们,姬月蓝和姜若馨还不知道赢家堡坞后面发生的事情,心中还有一丝奢望,以为阴阳宗的其他那些弟子都还活着。

    “嘿嘿,阴阳宗,以后这摩天之界就没有阴阳宗了,那天晚上,除了阴阳宗的神将能活下来,其他的赢家堡坞内的人,都没有一个人能活着逃出赢家堡坞的……”

    姬月蓝和姜若馨的脸色瞬间惨变,瞬间泪下,咬牙切齿,“你们这些畜生……”

    如果还有战力,此刻的姬月蓝和姜若馨恨不得扑上去就把周白飞撕碎,可惜这个时候,两个女人都犹如普通人一样,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只是挣扎着,但却没有办法把身上的禁锢给挣脱。

    “你们应该感谢我们才对,至少我们没有让那些人死得太痛苦,你想想,要是当初我们把你们的消息告诉武皇神殿,你们阴阳宗的那些弟子恐怕就算想死都不会死得这么干脆了!”

    “我们阴阳宗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就绝不会放过你们……”

    “哈哈哈……”周白飞放肆大笑,就像听到了很可笑的话一样,“或许明天你就不会再这么说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姜若馨虽然悲痛欲绝,但这个时候,依然保持着一份冷静。

    “我们是暗皇神殿,这个名字你们以前应该没听过,不过很快你们就知道了……”周白飞狂妄的说道。

    “当初你加入龙皇神殿,就是心怀叵测?”

    “我是心怀叵测,你们二位又何尝不是如此,否则的话,阴阳宗的高徒,又怎么会去加入没落的龙皇神殿,要加入的话,也是应该加入武皇神殿才对啊!”周白飞一边说着,已经走到了两女的面前,想要用手指抬起了姜若馨的下巴,姜若馨却一下子转过头,周白飞微笑着,但却带着一丝粗鲁和暴虐的用手捏着姜若馨的下巴,把姜若馨的脸强扭了过来,“说起来还真是巧,当初小小的天方城龙皇神殿,一下子居然有这么多各有身份的人加入,龙皇的弟子,阴阳宗的神将和我都来了,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吧!”

    “呸……”冷傲的姜若馨直接把口水吐在了周白飞的脸上。

    周白飞也没有生气,而是依然面带微笑,放开捏着姜若馨下巴的手,把脸上的口水擦掉,眼中闪过一道有些嫉恨的光彩,“听说阴阳宗女神将的三生诀在床上能把男人伺候得欲仙欲死,估计我离开龙皇神殿这些日子,你们两个在床上应该也把那个张铁伺候得挺高兴吧,要不然,他怎么会那么大方的就把无恨龟给了你们,是这样吧?”

    “是又如何,我们两个就是喜欢张铁,就是愿意在床上伺候他,他怎么高兴我们就怎么伺候,我和师姐都是争着和他上床,你是不是很嫉妒!”姬月蓝收起了眼泪,脸上甚至还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后面的话,更是像尖刀一样的刺在周白飞的心上,“当初在天方城你就比不上他,在龙皇城中你更是被他打得像狗一样,现在他是龙皇,统帅一个神殿,在摩天之界大名鼎鼎,威风无比,走到哪里都是人上之人,你们暗皇神殿再厉害,你也只不过是暗皇神殿的一个狗腿,走到哪里都是看别人脸色的命,和他比起来,你连他的一根脚趾都不如,给他提鞋都不配……”

    姬月蓝果然是最知道男人的心里,这个时候她就算砍不了周白飞几刀,但是她的这些话,却是戳中了周白飞的死穴,让周白飞心头滴血,瞬间就抓狂。

    “贱货……”刚刚还维持着一丝风度的周白飞双眼通红,一个耳光就抽在了姬月蓝的脸上,把姬月蓝打得嘴角溢血,他恶狠狠的一把抓住姬月蓝的头发,把姬月蓝依旧微笑和倔强的脸拉得扬起。

    “呸……”姬月蓝只是鄙夷的看着他,还不等他再开口,就又是一口血水吐在了周白飞的脸上。

    “哗啦……”周白飞狞笑着,双手一用劲儿,姬月蓝的衣服的领口直接被撕破,那白花花的的胸部,立刻露出白花花的一半来,“我现在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你的张铁怎么救你,你这个臭婊子……”说着话,周白飞的手上再次用劲儿,姬月蓝裙子的下摆立刻就被撕到了大腿部位。

    “来啊,姑奶奶我什么男人没见过,你以为这就能吓到我,我就只当被疯狗咬了一口而已……”姬月蓝骄傲的仰着头,冷冷的看着周白飞,没有丝毫畏惧。

    周白飞脸色再变,双眼血红,就要想进一步的时候,牢房的门,咣的一声,一下子被人从外面猛的推开。

    周白飞一下子转过身,就看到阴暗的灯光下,脸色阴郁莫测的姒总管站在牢房的门口,双眼直直的看着他。

    “薛长老特别交代我要把阴阳宗的这些人要看好,现在马上就要圣祭了,周兄弟,你这样做让我很为难啊……”张铁叹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