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四卷 第四十六章 难得有情
    杀手的恐怖,就在于他总能出其不意,在人最没有防备,最脆弱和最想不到的时候,给人致命一击,而越是恐怖的杀手,在动手的时候,你也就越没有防备,越脆弱。?  ?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对一个杀手来说,出手时机的选择,甚至比双方的实力对比更重要。

    只要在合适的时候出手,以弱胜强,对一个杀手来说并不是难事,古往今来,多少纵横沙场的名将高手,就是在毫无防备的时候,被普通之人干掉的,那些普通之人,如果在战场上,一千个加起来都未必是那个名将高手的对手,但只因为他们掌握了时机,就做到了别人难以做好的事情。

    毫无疑问,对钱长青来说,张铁是最恐怖的杀手,这也是张铁的幻体神脉和读魂秘术当初在太夏让所有人都惊惧的地方,因为张铁要不折手段杀一个人的话,对方根本防不胜防,想一想,一个实力本身就强悍无比的家伙,还随时能化身成你身边的人,在你身边潜伏隐匿,一旦你露出丝毫的破绽,等待你的就是致命一击。

    面对这样的一个对手,除非你自己永远闭关,或者自己躲到人迹罕至的地方,不与任何人接触,否则的话,还是难免会着了张铁的道,而就算是圣阶,也不可能时时日日年年让自己的精神处在高度的戒备状态之中,护体战气随时在身,时时刻刻防备着身边人的偷袭。

    钱长青是火神将,标准的半圣级的高手,但就算这样,在他想不到“姒总管”会杀他,能杀他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死了一半了。

    钱长青死得憋屈之极,作为半圣级的高手,他或许实力强悍,或许还有诸多的后手,或许还有惊天动地的秘法,或许还有半圣领域,或许要有这冲击元神将或者神皇的决心……但所有的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张铁没有给他任何可以施展自己本领和能耐的机会。

    而这,又引申出一个古老的,颠扑不破的真理,这个真理就只有一句话——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张铁动如雷霆,击杀钱长青只是在瞬间。

    击杀了钱长青之后,张铁没有马上动作,而是炼狱轮回全力发动,以“囫囵吞枣”的速度,疯狂炼化着钱长青的火之脉轮。

    对于人族,哪怕是作为敌人,张铁即使在干掉对方之后,都不会轻易的炼化对方的脉轮,但是,对暗皇神殿和钱长青来说,以张铁从“姒总管”脑袋里获得的那些信息,这些加入暗皇神殿的人,特别是这些神将,这些人在这些年里做的事情,和魔族比起来也不遑多让,甚至还要更残忍,所以张铁对这样的人也就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怜悯。

    人死之后,脉轮就会逐步消散,但因为钱长青的脉轮被张铁完全的锁住,所以它的消散速度比起正常情况下就要缓慢很多。

    张铁用最快的速度炼化和吸收着钱长青的火之脉轮,最后,钱长青的火之脉轮只消散了不到一成,剩下的九成多,都被张铁在最短的时间内炼化吸收了。

    一个近乎完整的火之脉轮对张铁来说是大补之物,这是张铁在进阶苍穹之后吸收的第一个火之脉轮。

    钱长青一死,他的脑袋之中的金魂符毒一灭,有可能就已经被人感应到了,所以现在的情况,对张铁来说是分秒必争。

    刚刚吸收完钱长青的脉轮,张铁就看向了祭坛,精神力一动,祭坛内阴阳宗20多个神将的手指,就被一道无形的针刺刺破,每个神将的手指之中都有鲜血流出来,那流出来的鲜血,没有滴在地上,而是在张铁的操控下,诡异的飞起,落在了他们额头的金魂符毒。

    沾染上鲜血的金魂符毒红光大盛,随后就没入到了阴阳宗一干神将的额头之内。

    以张铁从“姒总管”那里得来的信息,大概十分钟后,阴阳宗的一干神将就会醒来,同时,因为他们自己成了自己的主人,所以,金魂符毒也就自动解除。

    如果张铁是枭雄,那么,刚刚正是他彻底控制住阴阳宗一干神将的最好时机,但是张铁没有这么做,因为这对张铁来说,这完全毫无意义。

    做完了这些,张铁身形一动,就来到了薛玉秀的面前。

    薛玉秀躺在地上,浑身是血,刚才钱长青那一拳,并没有因为两个人上过床而又丝毫的留手,薛玉秀此刻全身的骨骼已经碎了大半,脏腑更是遭到重创。

    在来到薛玉秀身边的时候,张铁已经感觉到这个女人已经奄奄一息,整个人的生命力,正在以恐怖的速度流逝着,但这个女人依然还没有死,而是睁着眼睛,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张铁。

    “你……你不是……姒总管……”女人虚弱的说着,在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大口大口的血浆从她的口中溢出,整个人凄惨无比。

    刚刚张铁击杀钱长青那一幕,还有救下阴阳宗一干神将的那一幕,她完全看在了眼里,虽然她不知道张铁如何能做到这一切,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张铁绝不是暗皇神殿的人,而且对阴阳宗一干人没有恶意,要不然的话,张铁就不会把金魂符毒给解除了。

    “我的确不是姒总管,你现在怎么样……”张铁蹲下,把薛玉秀扶得靠坐在墙壁之上。

    这个时候的张铁,已经不再痛恨与鄙视这个女人了,因为张铁能感觉到,这个女人刚刚为什么会不顾一切的突然反水动手。

    张铁心中叹了一口气,情之一字,能让这个女人满心仇恨,堕落成魔,也能让这个女人幡然悔悟,蹈死不悔,这个女人可怜,可恨,也可敬。

    从这个女人动手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没想着自己还能活下来。

    薛玉秀则用仅有的力气紧紧抓着张铁的手,“我体内的金魂符毒……已经开始反噬……我马上要死了……”

    张铁用精神力感觉了一下,这个女人脑海之中的金魂符毒,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在疯狂的抽吸着这个女人的精神力,而且组成金魂符毒的那些细密的符文,开始如病毒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在她的脑海之中扩散开来。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如果可以……请你答应我一件事……”女人虚弱的说着,只是一句话的功夫,感觉就再次虚弱了不少,如风中残烛一样的摇摇欲坠。

    “什么事?”

    “我死之后……不要把我的尸体留在这里……我……我想和……和罗师兄在一起……”

    “你的罗师兄在哪里?”张铁平静的问道。

    “你……你把我的骨灰撒到九天大域的望晴川之中……我就能和罗师兄在一起了……我等……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多年了……”说到罗师兄,薛玉秀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眼角落下了一滴泪水,“我知道你能做到……这个……这个就是我给你的一点报酬和答谢”,说着话,薛玉秀用颤抖的手,摘下了自己手上戴着的一个染血的空间戒指,塞到了张铁的手上,紧紧握住了张铁的手,“求求你,答……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张铁点了点头,把薛玉秀塞过来的戒指收起,“你刚刚为什么要那么做……”

    “那是……那是……罗师兄和我的孩子……罗师兄给他取的名字……叫……怀……怀玉……”

    这就是薛玉秀留在这个世间的最后一句话,玉字音落,薛玉秀抓着张铁的手瞬间无力垂下,就此香消玉殒……

    张铁轻轻的把薛玉秀的眼睛阖上。

    “世间难得者,唯有有情人……”张铁叹息一声,心情复杂的站了起来,那个罗师兄一辈子能遇到薛玉秀这样一个对他痴情如此的女人,也不算白活了。

    站起来的张铁看看眼前祭坛之中的环境,心念一动,薛玉秀的身体就从地上飘了起来,随后张铁一指,一道炽烈无匹的龙炎真火从张铁的指尖飞出。

    龙炎真火在空中包裹着薛玉秀的身体,光芒四射,眨眼之间,就把薛玉秀的身体化为了一小堆青灰色的骨灰。

    在薛玉秀的身体消失的同时,祭坛内空气之中的水分,已经被张铁凝气成冰,冰如水晶,薛玉秀的骨灰,就直接飞入到那颗空中的几颗珠子的中心,被彻底的封住,随后那几颗里面装着薛玉秀骨灰的珠子就落在了张铁手上。

    张铁一伸手,把那几颗装着薛玉秀骨灰的珠子装进随身的储物囊中。

    那几颗珠子虽然是由水所化,但是它们的质地,已经接近万年玄冰,坚如钢铁,而且只要不是吧它们丢在火上烧烤的话,可以数年不化,带在身上完全没有问题。

    同时,两个空间戒指从钱长青没入到地上下的坑洞之中飞出,也落在了张铁的手上——这两个戒指,一个里面装着的正是阴阳宗的无恨龟,还有一个,则是钱长青的私人戒指。

    张铁收好了这两个戒指,就朝着祭坛的大门走去,在张铁走到祭坛门口的时候,张铁的面貌,已经重新变成了帅得可以让对方无地自容的唐德的样子。

    “嗡”的一声,那一对鸳鸯钺一下子再次飞到张铁的身边。

    祭坛的门刚刚打开一道缝隙,那一对鸳鸯钺已经从缝隙之中飞了出去,在祭坛之外,则是一干正一脸诧异的青龙殿的侍卫,还有两个急急忙忙赶来的黑袍神将……

    还不等这些人开口和看到祭坛内的情形,鸳鸯钺的流光如燎原之火一样的从门外席卷而过,所有等候在祭坛门外的人,就被张铁绞成了碎片,这对鸳鸯钺本来就是利器,而在张铁操控下,那杀伤力,更是恐怖无比,无人可挡……

    等祭坛的门完全打开的时候,张铁走出祭坛,外面的通道上,已经没有一个活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