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四卷 第四十八章 闹大
    张铁同样也感觉到了祭坛内的那种尴尬气氛和阴阳宗一干神将脸上不自然的表情。?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原本以为要诀别时才能说得出来的话,做得出来的事,当最后发现大家不用诀别,还能和以前一样的时候,那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情,就显得不合时宜,让人尴尬了。

    赢沧海醒来之后,祭坛内的气氛就沉默了起来,这个时候,阴阳宗的一干神将和长老,都不知道要该怎么面对他们这个宗主,同样,赢沧海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阴阳宗仅存的这些神将,赢沧海和几位太上长老,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交流一下,各自就回避开了。

    阴阳宗还能回到以前吗?张铁不知道,他现在要做的,只是赶快让阴阳宗的一干人离开这里。

    “大家赶快离开这里,这里是暗皇神殿的青龙殿所在,青龙殿有元神将一级的高手,他们现在都不在这里,但我估计他们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事情,随时可能会出现,所以你们现在必须马上离开……”

    看到所有人的醒来,而且在苏海媚的简单介绍下,阴阳宗一干神将已经基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张铁也没有耽搁时间,而是直接对着阴阳宗的所有人说道。

    能成为神将的,都不是白痴,阴阳宗的一干神将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张铁是怎么救他们的,但众人在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战力在逐渐恢复,身体没有任何不适,所以众人对苏海媚所说的话,已经相信了八分。

    在刚才,众人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完全任人宰割,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实在想不出别人还有在他们面前演戏的必要,他们身上还有什么是值得别人来大费周章图谋的。

    阴阳宗的一干神将这个时候都知道张铁的名字叫唐德,是一个偶尔碰巧阴阳宗遇难仗义出手的前辈高手,这个唐德的修为,高深莫测,让人难以窥测深浅,而唐德的容貌颜值,则让醒过来的一干阴阳宗女神将看到之后几乎都挪不开眼睛,让一干男性神将站在张铁面前自惭形秽。

    祭坛内的那两具黑袍神将的尸体和被打入到地下的无头尸体,更是震撼着众人的神经,特别是在大家知道被打入到地下的那具无头尸体就是刚才主持圣祭的钱护法之后,阴阳宗一干人看张铁的眼神,都充满了敬畏,就连醒过来的赢沧海也一样。

    以赢沧海的眼光,哪怕钱护法没有了脑袋,他还是能认出那具尸体就是钱护法的,钱护法的修为和他一样,能把一个火神将反掌之间打入到地下,轻易击杀,张铁在阴阳宗一干神将的眼中的实力,瞬间就被拔高了十倍不止。

    “请问唐前辈,不知道薛玉秀可在,那个阴阳宗的叛徒是否已经逃走了……”这是赢沧海问张铁的第一句话,话中带着强烈的恨意。

    这个时候的赢沧海,心中已经对薛玉秀恨之入骨,如果没有那个女人背叛他,阴阳宗和他,又如何会落得如今这种局面,所以在赢沧海心中,薛玉秀已经成了他的生死大敌。

    赢沧海一开口,一干阴阳宗的神将都把视线放在了张铁的脸上,刚才众人醒来,没有在这里看到薛玉秀的尸体,众人心中就有疑问,只是没有人问出来而已。

    “薛玉秀已经死了,身体早已成灰……”张铁简单的说了一句,也不说薛玉秀是如何死的,这话听在阴阳宗一干人的耳中,都理所当然的以为薛玉秀是张铁所杀,张铁这个时候也懒得解释什么,一边说着一边就快步朝着祭坛之外的大门走去,直接吩咐阴阳宗的一干人,“大家跟我来,这山腹之中还有一艘飞舟,在这里的高手没有返回之前,你们先坐飞舟离开……”

    从张铁口中听到薛玉秀的死讯,苏海媚,英飞琼等人都脸色复杂,而赢沧海,却长长舒了一口气。

    “大家就听唐前辈的,先离开这里再说……”苏海媚环视一周开了口,第一个跟着张铁走出了祭坛,其他阴阳宗的神将互相看了看,也一个个的跟着走了出去。

    祭坛之内的尸体并不多,而祭坛之外山腹通道之内那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景象,才是让一众刚刚走出祭坛的人大吃了一惊,看到这样的景象,众人都以为张铁是从外面一路杀进来的,对张铁更加的敬畏。

    看着那满地的尸块,连赢沧海都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众人随着张铁快步的朝着山腹之中跑去,赢沧海也悄然从后面跑到了张铁的身后,“前辈,你说这里是什么暗皇神殿的青龙殿,可知道这里到底在摩天之界的何处?”

    “这里是千林中域的青芙城,我们所在的地方,就是姒家在青芙城中城堡的山腹之内,主持这里的人,正是姒家的老祖姒旦,姒旦是已经进阶元神将,随时有可能回来,他如果回来,我就不一定能护得住你们了……”

    这些关于青龙殿的信息,马上就不是秘密,所以张铁也没有隐瞒,而是直言相告,听到张铁说得如此详细,赢沧海的眉头跳了跳,神色微微有些紧张,脸色也再次阴沉了下来。

    如果说刚刚赢沧海对张铁还有两分怀疑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赢沧海已经完全相信了张铁,因为张铁说的这些话,马上就能证实,如果这里真是千林中域的青芙城,那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停放着飞舟的山腹内,同样有很多被张铁干掉的青龙殿的侍卫,但那艘飞舟却完好无损的停留在山腹内。

    “你们会驾驶飞舟么?”张铁问赢沧海。

    赢沧海点了点头,对别的宗门的神将来说,或许还真不一定会驾驶飞舟,而对阴阳宗这种到处被人追杀的宗门的神将来说,驾驶飞舟,几乎就是门内弟子的必修课之一,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阴阳宗的人就需要再次逃命,所以,掌握逃生的工具,那就是必须的了。

    “现在外面城堡里的人还没有发现山腹内发生的事情,呆会儿我把山腹的入口打开,你们就驾驶飞舟飞出去,一刻都不要停留,暗皇神殿的势力现在应该还没有渗透到几个皇级神殿和娲皇宫的势力范围之内,所以,你们可以选一个地方逃走,暗皇神殿的人就算知道也不敢贸然派高手深入到皇级神殿的势力范围内追击你们,你们逃跑的机会会更大……”

    “前辈,你不和我们一起离开么?”苏海媚看着张铁,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我现在还不能走,暗皇神殿是一颗毒瘤,背后有可能牵扯到魔族,我必须留在这里善后,同时要让摩天之界所有人都知道这颗毒瘤,我们就在这里别过了,你们离开这里一会儿,外面的青芙城估计就要大乱……”张铁一脸慷慨激昂的说道,这慷慨的神色,有一半是装的,有一半倒是真的,在救出阴阳宗一干人之后,张铁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这件事闹大,决不让暗皇神殿过得安稳。

    阴阳宗的一干人听到张铁如此说,一个个用敬佩的目光看着张铁,但也只能在这里和张铁告别,快速的上了飞舟,只有苏海媚,似乎还在挣扎着什么,站在张铁面前的一双脚,有些挪不开步的样子。

    “不知……不知以后是否还能再见到前辈……”说着话的时候,苏海媚直接大胆的看着张铁的眼睛,脸颊有了一丝朝霞般的红晕。

    “看缘分吧……”张铁笑了笑,伸出手,捏了苏海媚的手一下,同时就把装着无恨龟的那个阴阳宗的戒指,乘机放到了苏海媚的手上。

    最后看了张铁一眼,苏海媚咬了咬牙,最后一个上了飞舟。

    张铁快速来到山腹的机关枢纽控制控制地,打开了山腹的入口,那艘飞舟瞬间就滑出山腹,眨眼的功夫就穿入到云层之后,消失在天空之中,朝着东方飞去。

    看到山腹内的飞舟离开,驻守在外面的人,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城堡里规矩森严,他们平时就根本没有资格过问和打听山腹里的事情。

    赢沧海果然没有吹牛,阴阳宗一干神将驾驶起飞舟来,的确是轻车熟路,技艺娴熟,张铁就在山腹内注视着阴阳宗一干人等坐着飞舟离开,一直等到将近半个小时之后,那艘飞舟飞出青芙城500多公里,彻底的离开了青芙城的势力范围,而且还狡猾的转了一个方向,汇入到一批往着东南方向飞去的似乎是行商组成的飞舟队伍之后,张铁才把视线从那艘飞舟上收了回来。

    说起逃命自保的手段与布置,阴阳宗估计还有不少,要没有这样的手段,阴阳宗也不可能在武皇神殿的追杀通缉之下幸存下来,所以,那艘飞舟在飞出青芙城500多公里之后,再调转了一个方向,张铁就知道,暗皇神殿的人不可能再追上阴阳宗的一干人了。

    那艘飞舟只是离开青芙城的工具,张敢肯定的是,或许只要几个小时之后,等到那艘飞舟到了一个大城之内,阴阳宗的一干人等,就一定会再换一艘飞舟逃跑,绝不会再让人认出他们乘坐的飞舟,甚至有可能,还不需要到一个城市,他们就有可能放弃那艘飞舟化整为零的分散逃走。

    暗皇神殿的人会追杀他们吗?

    估计不可能,因为很快,暗皇神殿就要成为摩天之界的众矢之的,自顾不暇了。

    就在阴阳宗的一干人乘坐飞舟离开青芙城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巨大的声音,突然在青芙城上空隆隆响起,整个青芙城内上百万人,甚至是周围几百公里的范围之内的所有人,都能听到那个声音。

    “魔皇成立暗皇神殿渗透人族,千林中域青芙城姒家投靠魔皇,奴役残杀人族神将,姒家老祖姒旦为暗皇神殿青龙殿青龙尊者,青龙殿祭坛就在姒家城堡之下,天诛魔族,天诛姒家……”

    这个声音太大了,大到除了聋子,整个青芙城和城外几百里内的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在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整个青芙城,就像停摆的钟表一样,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下子忘了自己手上的工作,犹自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以为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而那个声音似乎也知道众人在想什么,又一模一样的重复了两遍——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那不是幻觉了,而是真有人把这个消息传遍了青芙城。

    等到众人想明白那话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吓坏了,然而,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姒家城堡所在之地,突然间天摇地动,如万雷齐发,巨大的动静,震撼着整个青芙城……

    青芙城果然一下子就陷入到了巨大的混乱之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