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四卷 第六十七章 猎人猎物
    娲皇历3586年4月11日夜,万籁寂静,龙皇域西锤边境某个遍地黄沙的荒凉之地……

    二十分钟前,一队装备着飞翼的龙皇神殿的神兵战士刚刚从天空之中飞过,那队神兵是离此最近的西苑城龙皇神殿的人,正奉命巡视边界。?  ?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最近几日,龙皇域气氛紧张,龙皇城中发出的通缉令越来越多,除了夏阳明与石中玉之外,最近几日突然失踪又无法联系的龙皇神殿的神将的名字也一个个出现在了通缉令上。

    短短几日的时间,龙皇神殿通缉令上的名字就多达24人,这24个出现在通缉令上的人的名字前后,再也没有龙皇神殿的职属,而统一变成了暗皇神殿潜伏在龙皇神殿内的奸细。

    为此,接到上级命令的龙皇域中的每个神殿都动了起来,不仅是各个神殿的神将神兵遍地撒网,到处追查通缉名单上的那些神将的行踪,就连各城的平民百姓甚至都动了起来,再加上那些从域外赶到的想要活捉暗皇神殿神将的星皇神殿与武皇神殿,甚至是娲皇宫的一干高手,整个龙皇域现在可谓是处处皆兵,到处都是眼线和巡逻之人,甚至就连靠近这边陲的荒凉之地,都有神殿的人手在巡视。

    这一来,你还别说,在那通缉名单上的24个神将,还真有被人发现行踪后抓到的。

    被抓到的神将有五个人,只是这些神将在被抓到后,用不了几个小时,无论你用什么手段限制他们的能力,他们的脑袋还是会爆开,不会留下任何的线索,也不会让任何人获得金魂符毒的研究样本。

    但龙皇域实在太大了,而且被追捕的又是神将一级的高手,无论龙皇神殿动员了多少神将,多少神兵,也无论外面来了多少势力,所有这些人,也无法把整个龙皇域的每一寸土地监控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通缉名单上那被通缉的24个人,除了几个被抓住的之外,其他人被抓住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小,而龙皇神殿布置的那张抓捕大网,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在高手的眼中越来越漏洞百出,网里面的窟窿眼也会越来越大。

    特别是夏阳明与石中玉两个人,许多人都猜测,在这将近十天的时间里,这两个关键人物,说不定早已经离开了龙皇域,逃之夭夭,不知所踪了,就像在千林中域姒家的一干神将一样。

    整个龙皇神殿,或许只有一个人知道,夏阳明与石中玉这两条大鱼,其实并没有离开龙皇域而是在老奸巨猾的等待着机会。

    黑暗的虚空之中,星光闪动,犹如有一双神秘而又深邃的眼睛,在注视着那片荒凉的沙地。

    在龙皇神殿西苑城的神兵刚刚巡视完边境二十分钟后,又有一艘有着龙皇神殿的飞舟从天空之中飞过,一个龙皇神殿的神将站在飞舟的甲板上,目光炯炯的扫视着周围的空域。

    在这艘飞舟过去半个小时后,那一品荒凉的黄沙地中,一片沙子无声无息的窣窣滑开,露出了沙子下面两对精光闪闪的眼睛,扫视着那重新空寂下来的天空。

    “下一波的巡视,要两个小时之后,就是现在了……”

    “好!”

    隐秘的交流完成,两个身影瞬间冲天而起,速度如电,犹如鬼影,朝着西边飞去,眨眼之间,就穿过了龙皇域的边界,飞入到了茫茫虚空的黑色云海之中。

    在云海之中飞行了两个小时之后,一艘大型的载客飞舟出现在天空之中,那艘载客飞舟也同样是向着西边飞去,那两个身影看到这飞舟,身形一动,就从云海之中穿出,眨眼的功夫,就飞到了这艘飞舟尾部船底的云舵处的几块飞板的缝隙之中,隐藏好了身形,让这艘飞舟带着他们往西飞去。

    这艘飞舟的特别巨大,相应的,飞舟云舵的飞板之间的缝隙也足足有半米多宽,藏两个人在里面,除非飞近之后查看,否则的话,任何人在远处也看不到这里还隐藏着人。

    龙皇神殿和其他几个神殿在龙皇域的外围也布置了由神将组成的最后一张网,在拦截那些肚子飞往龙皇域外的神将,只是一天的时间,这艘飞舟带着那两个人无惊无险的穿过了这最后一张网,进入到了碎星海。

    如此又过了两天,当那艘飞舟已经彻底进入到碎星海,小心翼翼的行驶在安全航道上之后的一个晚上,隐藏在飞舟尾部船底的云舵处的那两个身影,才再次如鬼魅一样的飞出,进入到了茫茫无边而又诡异莫测的碎星海之内。

    碎星海的危险,那是相对于普通人和飞舟而言的,对于两个半圣级的火神将来说,只要他们不刻意的想要自杀,这碎星海中所谓的危险,伤不了他们的分毫,反而是他们最好的掩护,正因为如此,这碎星海,也才成了摩天之界的一个法外之地,亡命聚啸者多有潜伏聚集。

    那两个鬼魅般的身影飞入到碎星海之中,三个小时后,那两个身影已经又往碎星海的幽深之处飞行了数千公里,路上什么人都没遇到,而且两人还猎取了两只碎星海之中的飞鸟,然后一同钻入到了某坐浮空之山废气的矿井之中,在矿井的深处扯断鸟脖,痛饮飞鸟断脖处的鲜血,随后双手一撮,虚空起火,点燃了废气矿井之中的篝坑之中的几根废柴,生起火来,烤熟飞鸟,再接着就是一番狼吞虎咽,最后才慢慢平息了下来。

    篝坑之中之中的柴火燃烧着,不时发出轻微的噼啪之声,飞出一点火星,跳动扭曲的火光照在夏阳明与石中玉两个人满是灰尘的脸上,在这矿洞之中,也让两人的面孔显得格外的阴沉,特别是两个人嘴角和下巴处还有一些生饮鸟血时留下的血迹,这阴沉也就变得有些恐怖了。

    逃亡这些天,两个人一直到现在才真正得到休息与放松,十多天的逃亡,因为无法使用空间装备,两个人不吃不喝,还一路担惊受怕,犹如惊弓之鸟,随时提防着龙皇出现要了两个人的小命,这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已经让平日在龙皇城中养尊处优的两个长老看起来有些狼狈。

    张铁的猜测果然是对的,那日他刚刚离开龙皇城不久,正在地下逃亡的夏阳明与石中玉已经收到了消息——张铁果然去找“老头子”了,想到老头子那日回来时那强大威严的画面,两个人的心肝都在打着颤,就算能靠着地河车钻到地下,也没有多少安全感,每日都在极度的警醒之中渡过,连眼睛都不敢闭上——神皇的手段,就算能逃到地下,谁又敢说就一定安全?

    在休息了一阵之后,两个人的元气都逐渐恢复了一些,平静下来的石中玉想着这几日的遭遇,心中愤懑之极,一拳打在地上,把地上的一块石头打的粉碎,但却没有传出半点动静,“没想到居然功亏一篑,你我一辈子都在算计别人,这次反而给张铁那个小儿给算计了,实在令人不甘……”

    “张铁是神皇弟子,手段心机都非同等闲,这一次,只能说你我二人都大意了!”夏阳明也叹息了一声,“原本我看他每日在紫禁城中醉心修炼,不问俗事,还以为他也和前任龙皇一样,性子淡泊,算得上是半个武痴,哪里想到,张铁他还能有这样的手段,那日一番布置,让你我都不知不觉就踏入局中,要不是你我还各有底牌在身,这个时候,你我恐怕已经成了九幽之鬼了!”

    “圣主在龙皇神殿布置这么久,这次暗皇神殿在龙皇神殿的力量,几乎一夜之间就损失殆尽,你看,我们这次回去会不会……”

    “这次的损失,并非你我的过错,你我哪里知道金魂符毒也能被人看出破绽,所以圣主这次应该不会怪罪我们,如果圣主怪罪我们,也就不会让我们两个先逃到碎星海,在这里先找地方潜伏下来等他了,龙皇域原本就是圣主打算用来复兴暗皇神殿的地盘,圣主绝不会轻易放弃……”

    “圣主不是说我们体内的金魂符毒不可能被人看出来吗?”

    “那也只是普通神将看不出来,老头子那日出现的场景你也看到了,谁能猜到老头子消失的这些年,到底学会了什么样惊天动地的秘法,那毕竟是神皇已经的绝世强者啊,老头子连龙皇药剂都能弄得出来,就算能发现我们两个有些异常,也不奇怪……”

    “没想到张铁已经进阶了风神将,这速度也太快了,而且一直瞒着我们,他身上一定有强大的修炼秘法,否则的话,不可能短短几年之内就从水神将进阶风神将!”石中玉的脸上闪过一丝贪婪之色,“这次见到圣主,我一定要向圣主禀明,最好能由圣主出手,把张铁抓住,那就能把他一身的秘法掏出来,按照圣主之前和我们的约定,龙皇域内的一切资源,包括从这里得到的秘法神装,我们有优先享用之权……”

    “到时候再说吧,我看这场风波不会这么容易过去,暗皇神殿原本已经在千林中域暴露,现在在龙皇域中我们也暴露了,三大皇级神殿都已经警惕起来,我看就算是圣主,想要做什么恐怕也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夏阳明说着,眼睛也眯了起来,闪过一道精光,“不过只要我们还能活着,将来就一定还有机会……”

    “说的也是……”

    “睡吧,这些天也累了,等两天后,望日到来,可以使用空间装备,我们彻底恢复元气,做一些准备,再换一个地方落脚,这里不是可以久留之地!”

    “好……”

    石中玉应了一声,也不再多说,就在火堆面前盘腿而坐,闭起了眼睛,呼吸也变得悠长起来,夏阳明也是如此。

    两个人刚才进到这坑道的时候已经在门口和一路上做了一些布置,如果有人进来两个人会第一时间发现,所以这个时候,两个人也慢慢没有了警惕,如绷紧的弓弦一样放松了下来。

    这个世界上,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就算是半圣级的高手,也不可能随时让自己处在那种全然的警戒状态之中,在紧张的激战和逃亡之后,同样需要适度的放松和休息。

    篝坑之中的火光慢慢变小,最后熄灭,只留下一些碎碳,在漆黑的坑道之中依然倔强的发着微弱的红光,到了最后,连那微弱的红光都慢慢黯淡,最后成灰,坑洞之中也就彻底的黑暗了下来。

    两个小时之后,虽然还有着半圣高手本能的警惕和对环境的敏感,但石中玉和夏阳明两个人都彻底进入到了那种休息的放松状态之中……

    就在这样的状态下,在两人身边,黑暗之中突然出现的那根数千公斤重的狼牙棒带着动能打击的强大威力,就那么毫无征兆的一棒轰在了石中玉的身上,而诛神剑的光华,也如一抹电光一样的射入到了夏阳明的眉心,同时间,张铁另外一只手上拿着的重锤也同时轰在了夏阳明的身上,因为夏阳明的实力相对强悍,所以张铁也给了他更多的“照顾”……

    这是肉眼可以看得到的打击,而肉眼看不到的是,张铁的脉轮之锁,也同时一次就锁住了两个人的脉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