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四卷 第七十二章 如钢似铁
    诛神剑先于张铁之前,如一道闪电飞临百面魔皇的眉心,百面魔皇脸上露出一个淡然的微笑,伸出手,一捏,就把张铁用精神力发出的诛神剑捏住了。???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

    魔皇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到了极点,完全难以形容,但正是这样,那动作看在张铁眼中,反而会有一种缓慢至极的感觉,只是这快慢之间给人的带来的那种矛盾至极的观感,就能给人一种脑袋欲裂,胸口发闷的奇异感觉。

    张铁从来没想到,自己的诛神剑,居然能像射出的箭矢一样,被人用手捏住,要知道那诛神剑原本就是由精神力凝聚幻化而成,像一道光一样,没有实体,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轰入到对方的识海之中。

    百面魔皇的手怎么能把没有实体存在的东西捏住?光也能被人捏住吗?

    战斗之中,这个问题只是在张铁的脑子里一闪而过,然后,在他的怒吼声中,他手中那根巨大的狼牙棒,已经轰到了魔皇的身边。

    捏住诛神剑的百面魔皇的手上一用劲,那道诛神剑的光华就如烟花一样的碎裂,湮灭,然后同样是那只手,一掌向张铁的狼牙棒上轻轻拍来。

    “轰……”动能打击的力量瞬间爆发,但这次爆发出来的动能打击的力量,却并没有像张铁预想的那样扩散开来,起到对百面魔皇的打击作用,而是像定向爆破一样,那动能打击的巨大能量,以百面魔皇的那只手掌为界,反而朝着张铁所在的这个方向逆转席卷而来,那强大的动能的释放,就像不是张铁发出的,而像是从那只手掌之中发出的一样,或者更准确的说,所有的动能打击的能量,在释放的一瞬间,已经被那只手掌掌握,反弹了回来。

    在强大的冲击波之下,张铁的整个身形都被带得往后飞去,一直到千米之外才重新停下来。

    那只手掌的背后,一切依旧,古井无波,百面魔皇的一根头发都没掉下来,而身形停下来的张铁,却已经嘴角溢血——动能打击的强大力量,从来都是由张铁控制的,但这一次,当那股力量被别人控制作用在张铁身上的时候,一招之下,张铁的身体已经受创。

    “你很强,非常强,你的这种攻击方式,摩天之界从来没有出现过,仅仅是速度和武器的重量联合在一起就能达到这样的攻击效果,了不起……”百面魔皇面色不变,反而称赞起张铁的这一击来,“以你现在的能力,整个摩天之界,水神将和火神将一阶的高手强者,没有一个是你的对手,元神将以下,你堪称无敌,但你的攻击,对皇者一级的强者来说是没有用的,神皇和魔皇的境界,不是你能想象的,不过人族之中像你这样的人,摩天之界已经几千年没有出现过一个了,你能领悟龙皇遗留下来的心法,也算是龙皇的半个弟子,看在龙皇的面子上,后面我再让你三招,三招之内我不还手,三招之后我一动手,你就没有机会了,那就乖乖做我的傀儡吧……”

    张铁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脸色坚毅如铁,二话不说,再次朝着百面魔皇冲去,这一次张铁另外一只手上,已经拿出了另外一把数吨重的重锤,重锤巨棒一起,张铁化为流星,朝着百面魔皇狠狠砸去。

    临近百面魔皇的一瞬间,张铁的身体飞速的旋转了起来,怒吼一声,“双龙杀”——两把重武器,在张铁这飞速的旋转之中,就朝着魔皇的脑袋轰去……

    这一招双龙杀,是张铁自渭水之战后自己领悟演化出来的动能打击的绝杀招数,在双龙杀中,张铁双手各持有一件重武器,当这两件武器在张铁的控制之下可以在同时,以同一个节奏,同一个韵律攻击的时候,在张铁的巧妙的操控下,两件武器的重量可以合并,动能打击的威力合并,如果武器的重量能增加一倍,这一击的动能打击的威力也能提高一倍,而他身体那飞速的一转,在强大的离心力的作用下,甚至还可以为两件武器的速度在击中对方前再次增加百分之二十以上……

    这是张铁真正的杀招,从来没有展示过,但这一刻,张铁毫不犹豫的使了出来。

    这第二击的动能打击的威力,比起第一击来,已经是第一击的两倍以上。

    还是那只手,还是和第一次一样,强大了两倍以上的动能打击,那只手只是轻轻一举,就如同举起一座山,一座城,一道难以逾越的城墙,封住了张铁所有的攻击,然后强大的冲击波倒卷而回,如怒涛狂澜,把张铁冲飞,鲜血直喷,身上的伤势再一次加重。

    第二次的冲击波还没有消失,满脸鲜血的张铁已经在冲击波中逆流而上,没有耽搁半丝的时间,再次冲来,举起手上的两件武器,一声怒吼,“杀……”……

    又是“双龙杀”,百面魔皇面无表情,依旧抬起了一只手。

    但是,这次的双龙杀却不一样,张铁手上的两件重武器,在接近百面魔皇的一瞬间,就已经脱离了张铁的掌握,如两道流星一样的从百面魔皇的面前飞过,这一招,居然是障眼法,让魔皇都微微一愣。

    在魔皇微微一愣的时候,抛下武器的张铁揉身而上,一把抓住了魔皇那只手的手腕,贴近魔皇,整个人一下子绕到了魔皇的身后,另外一只胳膊以铁锁横江之势,闪电般的勒向魔皇的颈部。

    那两件秘藏武器太轻,太轻,实在太轻,拿在手上,就像稻草一样,张铁一身的恐怖力量根本没有发挥出来,如果那两件武器能再重十倍二十倍,可以发挥出来的动能打击的威力也会十倍二十倍的增强,但现在,张铁却没有办法让那两件武器的重量再次增加,所以只有孤注一掷,想要在近身战中,利用魔皇的轻敌和自己身体强大的力量优势,与敌一搏。

    神皇级的高手**的力量会超过自己吗?张铁不知道,但此时此刻,在动能打击无法伤到对方分毫的时候,张铁也就只有试试了……

    张铁手臂上的力量实在太恐怖,那强壮如钢铁一样的胳膊,还没有靠近魔皇的脖子,空气已经被张铁的胳膊勒爆了,发出恐怖的炸裂声。

    魔皇的眼中也闪过一道惊异之色——不过,也仅仅是惊异而已,“这招不错,不过,对我来说依然没用……”

    张铁的胳膊和手臂已经勒到了魔皇的脖子,两只手已经形成了一个坚固的三角形的钢铁之锁,这一刻,张铁用尽全力,胳膊上的血脉经络奋起如龙,肌肉凸起如虎,每一丝肌肉都爆发出恐怖的力量,全身的血液也一下子沸腾了起来,甚至能在他的血管之中听到江河奔涌的声音。

    “杀……”张铁怒吼,在锁住魔皇脖子的同时,一个头槌重重的撞在魔皇的后脑勺上。

    在张铁恐怖的力量和撞击下,魔皇的脸色也微微一变,他依然没有动手,只是身上一下子就燃起了金色的火焰。

    那金色火焰出现的一瞬间,张铁整个人就被那股金色火焰上传来的巨大的力量给震得再次重创,眼睛,耳朵,口鼻,鲜血如注,直接喷出来。

    那股力量实在太大了,大到超出张铁的想象,那似乎是魔皇身上类似护体战气一类的可以被动防护的能量,但是这个等级强者的防御能量,实在太强大,它撞击在张铁身上,给张铁的感觉,就像自己躺在地上被坦克和装甲车的履带碾过去一样。

    但张铁依然没有放开自己勒着魔皇脖子的双手,这是他最接近魔皇的时候,张铁知道,只要自己一放开,那么,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可以在这么近的距离内靠近和格杀这个顶级强者。

    “放手……”魔皇冷冷一咤,被张铁这么勒着,让他这个绝世强者也非常不爽,话音一落,他身上的金色火焰再次一震,“轰”的一声,张铁的胸骨和肋骨,在那股力量的撞击之下,直接断了好几根。

    张铁没有放松,他咬着牙,手上反而更加用力,张铁的那两只手,这个时候,已经如同被锻造的钢铁一样,变得滚烫而且火热,眼中的鲜血让张铁的视线一片血红,在魔皇的金色火焰轰在张铁身上的时候,张铁的头槌,依然一次又一次,一秒也不停下的重重的撞击在魔皇的后脑上。

    张铁最坚硬的透骨已经有了裂痕,每撞击一次,鲜血就会从他的鼻孔,眼睛和耳朵之中狂涌而出,浸透了自己全身的衣服,犹如血人,但他依然没有放弃,就在魔皇的身后,死死勒着魔皇的脖子,然后用头槌一次次的撞击着魔皇的脑袋。

    张铁的坚强和执着,让魔皇都变了脸色,这个时候,魔皇终于感觉到张铁心中那股犹如钢铁一样坚定的意志和决心——张铁不是要和他战斗,不是想要在他面前苟延残喘,而是……想要杀了他。

    “放手……”,刚刚还一派从容的魔皇的语气之中,已经有了怒意,随着这话音一落,他身体周围的那一圈金色的火焰,再次一震,张铁的胸骨和肋骨,直接粉碎,同时,那金色的火焰一下子灼热起来,变成了恐怖的高温,瞬间,张铁就像抱着一根烧红的铜柱和一团燃烧的火焰一样。

    在这剧烈的高温之中,张铁身上那用昂贵材料制成的衣服就燃烧了起来,张铁头发和眉毛燃烧了起来,张铁犹如变成过了一个火人,但张铁勒着魔皇脖子的手,依旧没有放松,而是越来越紧。

    魔皇震惊了,他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张铁居然还不放手,此刻还勒着自己,那和跳进熔炉之中没有区别,这样的痛苦,几乎无人可以承受,这更像是地狱之中的刑法一样,那种痛苦是难以言表的,张铁的身体,似乎对高温有极高的耐受能力,但是自己的护体神焰,又岂是等闲。

    只是眨眼的功夫,张铁的胳膊,面部,还有靠近着魔皇这一侧的身体的皮肤,就在魔皇身上那金色的火焰之中,开始冒烟,焦灼,他手上紧贴着魔皇身体的皮肤,更是在高温下开始碳化,龟裂,崩碎,露出皮肤下面的肌肉,血管,经脉,张铁手上的肌肉,血管,此刻,犹如钢铁一样的在紧绷着,眨眼的功夫就开始冒烟,如同新鲜的血肉放在烧红的烙铁上一样……

    魔皇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恐惧,他不知道支撑张铁心中信念的是什么,但眼前的这个张铁,与其说是一个人族的战士,更像是一个可怕的疯子,作为神将,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把自己感知痛苦的神经连接切断,但在切断那些神经的同时,也意味着那个神将放弃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而眼前的情况,张铁的胳膊和手上的力量丝毫没有减弱,自己的后脑上还一次次的被张铁撞击着,这就说明张铁根本没有切断自己感知痛苦的神经,一个人,到底有什么样的信念才能承受如此恐怖的痛苦,拥有如此坚定的意志?

    决不能让这个人活着离开?这样的人如果活着进阶神皇,那就是摩天之界魔族的末日……

    一个念头出现在魔皇的心中,这个念头一升起,他的护体神焰,在高温之中,瞬间再次一变,化为千千万万尖锐的针刺与锋刃,再一次轰在了张铁的身上,一时之间,全身还在火焰之中的张铁,就像被几十把把刀剑透体穿过,无数的伤口和鲜血就从张铁的背上喷出,张铁的双手之上,更是一下子多了无数的血槽,有的深可见骨——张铁的左眼,也在这一瞬间就被一道锋锐的焰芒穿入,一下子炸裂,从眼眶之中炸了出来。

    “呵呵……说好的三招……已经忍不住了吗?”张铁咬着牙,凄惨的笑着,在熊熊的火光之中,睁开紧剩的一只眼睛,看着魔皇说道,双手依然如钢铁之锁,牢牢的锁着魔皇的脖子。

    “这是我的护体神焰的自然反应,如果是我要动手,你以为你还能说话……”魔皇的声音还是冷冷的传来,“放开吧,你这样做,没有意义的……”

    “有意义,当然有意义……”

    “除了你自找苦吃之外,有什么意义……”

    “就是这个,可以拉着你一起死……”张铁说着话,声音陡然雄壮起来,再次怒吼,“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出来吧……”

    张铁话音一落,一道光芒就在从张铁的身上升起,随着那道光芒的升起,张铁原本已经有些虚弱的气息一变,一下子变得恐怖起来,就在那道光芒之中,一个巨大到极点,身上带着无穷杀气和惊天气势的巨人的身影出现在张铁的身后,那个巨人,通体血红,**着上身,身上有着诡异的纹身,整个人脖子上的脑袋已经被人砍掉,没有头,巨人的**部位长出了眼睛,而肚脐位置则张开巨口,巨人的两只手上任然拿着两把开天巨斧,用巨斧拍打着自己的胸膛,每拍打一次,都发出雷鸣一样的响声,震动着整个空间。

    在这个时候,张铁终于激发出了刑天血脉,这是华族先祖血脉之中的战神血脉,最强的天阶血脉之一,刑天血脉,重伤之下会被激发,那伤势越重,爆发出来的威力也就越加的恐怖。

    只是瞬间,张铁两只手臂上的力量就暴增了十倍不止,魔皇的脸色瞬间一紫,眼睛一下子就突了出来——这个时候张铁双手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超过了魔皇身体能承受的极限。

    张铁原本就已经获得神力之躯,更何况这力量在刑天血脉的加持下之下爆发出来。

    但这还没有完,在刑天血脉爆发出来让魔皇感到窒息的时候,又有一道光华在张铁身上亮起,在这道光华之中,一个威风凛凛,强壮如山,同时一边肩膀上扛着一座大山的神人的形象再次出现在张铁的背后,站在了刑天的身后。

    这个神人,就是华族的夸娥氏,夸娥氏为华族诸神之中的大力神,夸娥血脉,力能扛山,华族传说之中愚公移山之中的太行王屋二山,就是由夸娥氏从愚公家门口移走的,夸娥血脉,为华族所有血脉之中的力量之王,这是最顶级的天阶血脉,整整几百年,张铁从来没有听说太夏有人觉醒过。

    两个血脉一觉醒,那缥缈的虚空之中,一时间,似乎有无穷的力量往张铁身上汇聚而来。

    “杀……”张铁再次怒吼,声如雷霆,再次一个头槌向着魔皇的后脑勺撞了过去。

    “噗……”一口鲜血一下子就从被勒得脸色发紫的魔皇的口中喷了出来。

    魔皇的脸色彻底变了,因为就在这个时候,以他神皇的强大感知,他还感觉到张铁的体内,似乎还有一股力量正在凝聚,还有一种血脉将要觉醒,这第三种觉醒的血脉,带着危险的气息,在逐渐沸腾着张铁全身的战气血脉还有识海……这似乎……似乎是能提高张铁自爆威力的某种血脉……这样的血脉一道与刑天血脉互相加持……

    魔皇身上的金色火焰光芒大盛,在这金色火焰的光华之中,魔皇的左肘同时往身后捣去,同时,他的右手如刀,一刀切在了张铁的的左臂之上……

    “轰……”的一声,张铁就像一颗炮弹一样,被魔皇轰飞,全身经断骨折,鲜血如雨,一下子被打出了万米之外。

    ……

    张铁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这个时候,张铁的左臂从手肘部分已经断了,断了的一只手臂失去与张铁的力量连接,已经瞬间就被魔皇身上的金色火焰化为了飞灰。

    “不是说敢让我三招的么……原来所谓的……咳咳……魔皇……也不过是一个说话如放屁的垃圾,我呸……咳咳咳……”张铁此刻全身已经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但他依然在微笑着,在微笑之中带着骄傲,骄傲如胜利的君王,他用紧紧剩下的一只眼睛看着万米之外的魔皇,眼中带着不屑的神色。

    刚刚说完这话,大块大块的鲜血,甚至还带着张铁内脏的碎片,就从张铁的口中涌了出来。

    “我承认,你的确出乎我的预料,我还真小看你了,你这样的人,的确不能留,原本我想让你做我的傀儡,而现在,我感觉,就算你做我的傀儡,让你中了金魂符毒我都有些不放心……”魔皇冷冷的看着张铁。

    “就算我今天战死……你也是我的手下败将……咳咳……你也是一个垃圾……咳咳……”张铁用仅有的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但淋漓的鲜血,还是正不断的从指缝之中涌出。

    “无论今天如何,最后我活着,你死了,那么,未来就只与我有关,而与你无关了,我今天在这里做了什么,又有谁能知道……”魔皇的脸上,也显露出一丝冷冽……

    “杀……”张铁再次怒吼,拖着那已经残缺不全的身躯,再次义无反顾的冲向魔皇,同时,刚才离开他双手的那根巨大的狼牙棒和重锤,在张铁的控制下,也如闪电一样轰向魔皇。

    魔皇冷冷一笑,抬起了一只手,张铁瞬间就感觉亿万坐大山朝着自己压下,同时那原本空无一物的空间之内,那所有的空气,仿佛都一下子凝固,变得如钢铁一样的坚硬,在张铁面前的,似乎不再是虚空,而是一层层无形的钢板,一座座无形的铁山,张铁每前进一寸,都比之前困难了千万倍……

    张铁的速度和那两件重武器的速度,一下次从快到慢,最后甚至被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挤压在了空中,张铁咬碎牙齿,都再难推进分毫。

    “这是神皇杀阵,也是你口中所说的领域,这里的一切法则都是由我决定的,所以,现在也应该……”

    魔皇一句话没有说完,整个神皇杀阵突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就像发生十级地震一样,在这震动之中,张铁感觉身上的压力和阻力一下子变得非常不稳定。

    一个突兀而又戏谑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杀阵之中,“我说是谁在这里鬼鬼祟祟施展杀阵藏头露尾,原来是魔族的狗崽子,哈哈哈,刚好爷爷我刚刚从山墟之中弄来一个宝贝,那就送给你了,吃我一记破阵神雷……”

    这声音非常奇怪,虽然是出现在杀阵之内,但却也同时出现在张铁的意识之中,那话虽然听起来长,但实际上,这些话,在毫秒之中就已经说完。

    那话一说完,在杀阵的剧烈的震动之中,张铁就看到魔皇脸色一变,直接朝着自己冲过来,魔皇伸手一指,还在万米之外,一道恐怖光柱就直接轰向自己的脑袋,势如破竹,同一时间,张铁周身的压力再次大增,万千劲气如万雷轰顶一样从四面八方对着张铁轰来。

    一旦被这些东西轰中,张铁感觉自己恐怕要瞬间成渣。

    这个时候,张铁只做了一件事,一下子把自己识海虚空之中的所有白银秘藏的盾牌释放了出来,护住自己的全身……

    “轰……”雷霆般的爆响既是响彻在自己身边,也是响彻在杀阵之外,在剧烈的震动和撞击之中,张铁再次一口鲜血喷出,五脏如焚,然后瞬间就感觉自己犹如一片渺小的树叶,被卷入到席卷天地的飓风之中,全身伤口再次炸裂,眼前一黑,一下子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

    ps:关键时刻大章奉上,让大家看爽就是老虎最高兴的事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