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五卷 第三章 逃与杀(第三更)
    就算此刻张铁战力全满,要他现在就面对一个圣阶高手,张铁的胜算,也微乎其微,当日在阴海之上,混元天君那强大的实力曾让张铁记忆犹新,圣阶的实力,不说其他,只说圣阶高手的护体战气,就足以让人绝望。? 火然?文? ??? w?w?w?.?r?a?n w?e?n?`o?r?g

    圣阶高手的护体战气已经结合了领域的部分力量,无内无外,无上无下,对圣阶高手护体战气任何一点的攻击,都会被那护体战气轻易的转化到另外一点上,轻易的把攻击的力量卸掉,仅仅这一点,就能让张铁最强的动能打击束手无策,发挥不出应有的水准,在这样的战斗之中,仅仅是敌人的护体战气就消弭了你所有的攻击,你连敌人的身都近不了,所有的攻击都无法对敌人造成伤害,这样的战斗,还要怎么打?

    张铁当初在阴海之上以36.6吨的重锤实施动能打击都无法轰破混元天君的护体战气,更何况这个时候张铁身受重伤,手无寸铁。

    但圣阶高手对张铁来说也并非完全不能战胜,因为张铁相信,圣阶高手强大护体战气对能量的承受和转化是有上限的,只要自己施加在圣阶高手护体战气上的动能打击力量突破那个上限,自己就有获胜的希望。

    而要突破这个上限,却并不容易,如果张铁此刻手上有一把五十吨以上的白银秘藏的重武器,而且他又实力还在的话,他到想要试试圣阶高手护体战气的承受极限在哪里,和这个圣阶高手碰撞一下。

    但此刻,张铁只能抓紧时间逃命。

    前几天张铁还把夏阳明与石中玉两个人追杀得像狗,转眼之间,这一切就反过来了……

    奶奶个熊的,老子现在都残疾了,断手瞎眼的,还追着老子不放,还有没有一点爱心,张铁心中大骂,这暗皇神殿的一干杂碎,绝对不知道太夏甲级城市中有轨公交车上的绿色座椅代表什么意思——好吧,这个笑话有点冷,还是逃命要紧……

    圣阶的飞速速度非常快,1000多公里的距离,对圣阶高手来说,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就飞到了,一旦姒旦飞到,张铁绝对没有办法在圣阶高手的眼皮底下逃走。

    留给张铁的逃命时间,也就只有几分钟,迫在眉睫的死亡危机,让刚刚才醒过来没多久的张铁根本没有时间来看着自己的伤口自怨自艾,只能继续逃命……

    好在刚才张铁在岛上已经休息了半个小时,又吃了不少的椰肉椰汁,虽然气海之中战气依然空空,但整个人的体力却已经多少恢复了一些,更难得的是,这半个小时之中,张铁的识海之中的精神力,那些没有被识海之中的那股灰色雾气吸收的“漏网之鱼”,也悄然积累了一些,已经有手段可以使用,这些,就是张铁这个时候的依仗。

    而更难得的,是面前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对张铁来说,这大海,就是山林之于猛虎,天空之于雄鹰一样。

    作为“残障人士”的张铁大步流星,夸父血脉激发之下,只是三五步就从林中飞奔而出,冲到与姒旦飞来方向相反的一个海滩边上,如离弦之箭,如飞鸟一样,在水面上划出道水痕,激起浪花朵朵,瞬间冲出海滩一百多米远,然后一头扎入到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中,再也没有露过一个头……

    只是几分钟后,天空之中雷音一震,一个面色古板的中年人已经飞到了这个荒岛所在的海域上空,双眼精光四射,盯着海面以下,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然后就在张铁入水处一百多公里外的海面之上,从天空之中,如一道闪电一样,一头扎了下去……

    海面波涛滚滚,彻底盖住了两个人的身形。

    ……

    四个小时后,离这里三千多公里的一处海面上,突然,轰的一声,千米方圆的海面之上,无数的水柱从海下喷涌而出,犹如火山喷发出来的气柱一样,直上百米高空,然后,还不等那水柱从天空落下,一个身影,已经如闪电一样的从海面之下冲天而起,向着天空飞窜而去。

    此刻的张铁,一身狼狈无比,浑身**,刚刚从水面之下飞出,就一口血喷了出来,洒在天空之中。

    张铁飞出两分钟后,张铁的身后,那个个面色古板的中年人拿着一把长剑,同样从水面之下飞了出来,紧追不舍,而张铁,就像在和这个人玩捉迷藏一样,在后面这个人冲出水面的时候,飞在天空之中的他又瞬间钻入到海面之下,不与这个人在同一个界面之内呆太长时间……

    ……

    拂晓之时,在一处海面上散布着几处露出海面的暗礁的未知海域,张铁已经第八次从海中飞了出来。

    而这一次,仅仅是十秒钟之后,追着他的那个身影就同样从海面之下飞了出来,双方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了万米之内。

    浑身伤口血流如注,已经精疲力竭的张铁没有再钻入到水中,而是在空中停了下来,剧烈喘息着,脸色惨白的看着身后那个仍然面色古板平静的中年人——这个面色古板的中年人,自然就是姒家老祖宗姒旦,只不过戴着一个变装面具而已。

    姒家老祖宗姒旦也知道张铁逃不动了,在飞到距离张铁面前一千米左右的时候,就停了下来,这个距离,对圣阶高手来说已经是触手可及,事实上,张铁能在他的追杀之下逃了一夜,这已经让他感到惊奇了。

    “原来是在给我兜圈子……”姒家老祖宗姒旦看了看下面海面上的那些露出水面的礁石,冷冷一笑,“圣主说你已经身受重伤,没想到还能跟我兜了一夜的圈子,你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

    “你是谁?”张铁喘息着问道。

    “哈哈,你把我姒家害得如此之惨,你居然还问我是谁!”姒家老祖宗姒旦的眼中射出一丝暴戾的光芒,冷冷的看着张铁。

    “你是姒旦?”

    “我马上就会把你的脑袋带回去,你现在还有何话说,我让你最后再说一句话……”

    “你身上中的金魂符毒其实是可以解除的,我就有解除的办法,这也是你们圣主要杀我的最重要的原因,你到底想不想知道怎么能解除你身上的金魂符毒呢?”张铁很认真的看着姒家老祖宗姒旦说道。

    姒家老祖宗姒旦微微愣了一下,“你知道解除金魂符毒的办法?”

    “当然……”

    “怎么解除?”

    张铁剧烈的喘息着,又吐出一口血来,“我不行了……你先让我休息一下,我再告诉你……”

    姒家老祖宗姒旦看着张铁,微微皱着眉头,只是十秒钟之后,却突然脸色一变,二话不说,手中的长剑一剑就向张铁斩来……

    完全出乎姒家老祖宗姒旦预料的是,他的长剑轻易的就从张铁的胸口穿了过去,张铁似乎根本没有避让的意思,在长剑透胸而过的瞬间,张铁还张开手臂,瞬间把抓住了姒家老祖宗姒旦的手臂,脸上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还不等姒家老祖宗姒旦明白那个笑容的意思,突然之间,天空之中白光一闪,整个天空乍然一白,就在他和张铁所在的那片天空之中,一轮刺眼的烈日,突然升腾而起,那刺眼的烈日的光辉,在刹那间,就盖过了刚刚跃出海面上的那轮真正烈日的光华。

    空中的云气瞬间消散,海面之上被空中的巨大压强压出了一个数千米的巨大凹坑,巨大的冲击波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四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