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五卷 第二十章 既来之则安之
    所谓的观潮院就在虎陀山靠近白龙湾的山脚之下,山上有一条小路可以直通观潮院。ranw?en w?w?w?.?r?a?n?w?e?n?`org

    观潮院只是一个有着五间房子的小院子,靠山面海,掩印在一片红树林之下,显得颇为清幽,大小和张铁在杏花村的那个小院差不多,观潮院外面三百多米外就是一片银白色的沙滩,在这院子里,甚至都能听到外面海浪涌动的声音。

    在秦总管的带领下,张铁来到观潮院中看了一圈,对这个地方,张铁非常满意。

    “这里和这片海滩是虎陀山的后山所在,不会有外人到来,观潮院原本就是为主人准备的,当年主人来过这里一次,说这里景色不错,所以才建了观潮院,在这院子建好之后,主人偶尔也来这里住过两次,但最近这些年,差不多有三十多年了吧,主人就没再来过,但这里依然有人照看着,各种东西一应俱全,不知道金管事可还满意?”

    观潮院内,种满了三角梅,黄蝉花和紫微,在海风之下,观潮院内暗香涌动,阳光把花影和树影洒满了庭院,这个地方,果然是观潮听涛,修心养性的绝佳所在……

    秦牧带着张铁把各个房间看了一遍,在发现这观潮院之中还有一个高水准的修炼密室之后,张铁在心中暗暗点头,这样水准的小院,要是放在虎陀镇上,住一晚的价格估计都能让普通人破产。

    “满意,非常满意,有劳秦总管了!”

    “虎陀山一日两餐,金管事要用餐的话,可以到主院,或者到虎陀镇也可以,这里也可以做饭,以金管事的身份,如果觉得住在这里不方便,可以对外聘用两名下人仆役来这里照料起居饮食,金管事的薪钱为月结,每月三十蓝晶币,主人的赏赐在不计算在内,金管事聘请下人的薪钱也由金管事自己负责,米粮等物可从主院支取,也可自行购买……”

    秦牧一板一眼的和张铁交代着事情,完全把张铁当成虎陀山的管事一样,张铁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听着。

    “下人仆役我就不用请了,我一个人住着自在,这院里也没有什么事,我照顾得过来,至于饮食嘛,我自己会解决,无论是在这里做饭还是到镇子上去吃都行!”

    “那好,金管事的管事腰牌我明日让人送来,金管事现在还有什么事吗?”

    “对了,我想问一下,我听说老爷不是有八个弟子吗,怎么现在山上只有四个?”

    “老爷的八个弟子,另外四个已经出山,其中一个在星皇神殿,一个在武皇神殿,还有一个常驻娲皇宫,这三人都是三个神殿的供奉长老,还有一个则行踪不定,云游天下……”

    随便几个弟子出山都能成为几大神殿的供奉长老,这样的地位和实力,实在让张铁无语,这个时候,张铁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虎陀镇上会有那么多学医之人慕名而来了,因为一旦成为扁衡的弟子,那简直就是一步登天啊。

    “金管事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多谢秦总管……”

    “那好,我就告辞了,金管事今天就可以在观潮院中住下,这是观潮院的钥匙……”把观潮院的钥匙拿给张铁,秦总管就离开了,观潮院也就只剩下张铁一个人。

    张铁来到观潮院内的一座凉亭之上,看着面前的沙滩和远处波光粼粼的白龙湾,听着那阵阵的涛声,陡觉心胸一阔,感觉这人的际遇还真是奇妙,昨天这个时候他还和虎陀山没有什么关系,没想到只是一天过后,他已经成为虎陀山的管事了,还是唯一的管事。

    张铁看到那海面上还有几艘渔船,似乎虎陀镇上的渔民在打鱼和捕捞,那些渔船有可能就是在扁衡的渔场和地盘上捞着鱼,但张铁却不想管,也根本无所谓,所谓的渔场,只是一个让自己在虎陀山落下脚来的名头而已,这样的渔场海湾,虽然是属于扁衡的,但扁衡不在意,张铁那就更不在意了,对张铁来说,不要说一个小小的渔场,就算是占地上千万平方公里的娲皇城,在他眼中,也就是这样而已,丝毫提不起他的半丝兴趣,如果张铁在意这些东西,他现在也不会放着龙皇的位置不坐自己出来了。

    张铁知道唐眉三个人此刻就在虎陀镇,但此刻,张铁也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三人,毕竟那三个人不是缺钱缺粮或者需要人见义勇为,而是想要扁衡出手相救,这实在有些超出了张铁的能力。

    当然,张铁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比如说张铁现在就还有两件黄金秘藏在身,如果有黄金秘藏,说不定可以让扁衡出手,但是,这种见到一个女人,连对方的真面目都没看见就莫名其妙的同情心泛滥,就觉得对方一定和自己缘定三生,从而把珍贵至极的黄金秘藏拿去送人搏美人一笑这种事情,实在太傻了,估计只有骑士小说之中才会有这样不靠谱的情节,在现实之中,这样的事情,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更没有合适的立场,说不定还会被人误会你想图谋不轨。

    自己成为虎陀山管事这种事情也不合适立刻就跑去告诉三人,毕竟这其中还有隐情,而且这个身份现在也帮不了别人,反而会让别人以为自己在显摆。

    那只有等自己先了解一下唐眉有什么疾病,等自己和扁衡熟悉了之后,再看看能不能找机会帮忙问一下唐眉的病情该如何救治再说了,以扁衡的能耐,或许他只是一句话,就能给唐眉指出一条生路也说不定。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还是自己赶快让自己的气海恢复如初,虽然自己才能进阶半圣。

    想明白这些事情,下定决心之后,张铁也就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在观潮院中安心的住了下来,

    ……

    张铁现在虽然不能动用战气凝聚脉轮和修炼,但他的精神力同样也可以修炼各种秘法,比如增强精神力的《诛心神算》或者《大荒经》等等,特别是用精神力凝聚虚空之中那两股能量攻击别人的秘法,张铁还在不断的提高之中……

    反正就算在观潮院中,对张铁来说,也绝对不会没事干就行了。

    ……

    张铁在观潮院内悠然的住了一日,到了第二天一大早,秦牧果然就让人给张铁把做好的虎陀山管事腰牌送来了,那个腰牌不仅是张铁在虎陀山的身份标志,那腰牌甚至还可以直接与秦牧和扁衡联系,非常方便。

    除了腰牌之外,秦牧还给张铁送来了几套虎陀山的衣服行头等东西——作为虎陀山的管事,自然不能穿的太寒酸。

    张铁把所有的东西都收了下来,然后,在中午的时候,就施施然离开了虎陀山,重新回到了虎陀镇上……

    张铁先回客栈,把店钱结算了之后,然后就在虎陀镇里面逛了起来。

    当日分开的时候,唐眉三人离开的方向张铁还记得,更何况,三个人所乘的蜥车是大件物品,就算人住在店里不容易看到,但这蜥车和飞蜥,总是要放在外面的,想要找三个人的下榻之所,其实也不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