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五卷 第二十三章 烈火焚身
    一百多根针扎在身上,张铁彻底变成了一个刺猬,但这还没有完,在扎完这些针之后,扁衡的双手,就变幻起来,如抚琴一样,从扎在张铁的身上的那一根根针上拂过。?  ?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那一根根的长针,在这一刻,似乎变成了琴台上的琴弦一样,那每一根针,对应一个明点或者是某条经脉,抑或是某个器官,在扁衡拂过的时候,他的手上就有一股特殊的能量和战气顺着那长针传递到张铁的体内,引得张铁的全身明点和经脉都躁动起来。

    在张铁的眼中,扁衡拂针的顺序是绝对是没有规律的,乍一看,就像一个不懂音律的小孩在钢琴的琴键上乱按一样,但是,就是在这让旁人都决然看不出规律的抚弹之中,张铁却感觉,自己的身体,明点,经脉,就像是被输入了密码的保险柜一样,彻底的被扁衡手下的那些长针掌控和打开了。

    火龙聚气丹所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强大的热气,也就在扁衡的掌控之中,开始在张铁的全身的经脉和明点之中以某种神奇的规律游走起来,最后再归于张铁的气海虚空,如此往复……

    扁衡输入到张铁体内的那股战气,有点像是爱梅爱雪两姐妹修炼的那种专门滋养别人的水木属性的战气,但是绝对要比爱梅爱雪两姐妹修炼的战气高级,那战气输入到张铁体内,带来的效果不是破坏,而是滋养和引导。

    只是半个小时的功夫,以扁衡的能耐,额头上也渗出了一丝细细的汗珠,只要看着扁衡额头上的汗珠,张铁就知道,虽然扁衡当日说的轻松,但真正动起手来,治疗魔皇一级绝世强者留下的创伤,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到了这个时候,对扁衡的医道上的造诣,张铁当真是惊为天人,而扁衡的这一套补天神针的秘法,张铁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如果要说的话,张铁脑袋里只有四个字——鬼斧神工!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一门秘法或许并不是太恰当,但这种时候,这却是张铁最真实的感受。

    在那股热气一圈圈的循环之中,张铁的气海虚空,犹如着火一样,全身的明点经脉,都沸腾了起来,躺在石床上的他,全身热气蒸腾,皮肤通红,犹如蒸笼里被剥了皮的红薯,整个修炼密室的温度也因为张铁体温的升高而变得高了好几度,那密室之中,简直就像有一个火炉在熊熊燃烧着一样。

    这种从内部燃烧起来所带来的痛苦绝对是可以让人崩溃的,但张铁一直咬着牙硬撑着,这种烧灼起来的感觉,来自张铁的体内,而不是体外,所以,在这种时候,哪怕张铁吃下再多的烈焰红莲的莲藕,他的身体对火和高温的抗性再强大也没有用,因为这把火就是张铁自己的,是在他体内燃烧起来的,是身体的战气的某种剧烈反应,而不是外部施加的。

    张铁真的感觉自己快要燃烧了起来,全身的明点,经脉,血液,骨头,战气,甚至是精神力,在那种奇异的高温之下都变得躁动起来,甚至是连插入在张铁身上的那些长针也慢慢变得炙热和通红起来……

    刚才张铁还可以和扁衡说着话,而这个时候,张铁只能强撑着,张铁甚至有一种感觉,似乎下一秒,他就会变成灰烬一样。

    终于,几个个小时之后,扁衡如云雾变幻的双手一震,刺在张铁身上的那一百多根的长针,同时从张铁的身上飞出,然后被他抓住。

    “快,自己跳到海里在海水里呆着去吧,这个时候,只有以水火相济之效帮你把这股热力散去,要是你一直这样烧下去,你的识海和大脑一定会出问题……”说完这话,扁衡擦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汗珠,又补充了一句,“你可别告诉我说你不会游泳……”

    这个时候的张铁,简直感觉自己的鼻孔之中喘出来的气都像要冒火一样,而且脑袋也真的开始有点发晕了,他也不管扁衡那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不是幽默,只是扁衡话音一落,他一下子就从床上蹦了起来,一步跨出修炼密室的大门,第二步就跳到了观潮院的屋顶之上,第三步就从屋顶上直接一跳几十米,落在了海边的沙滩上,再然后整个人就像一辆没有了刹车的赛车一样,轰的一声,在沙滩上划过一串残影,在海边掀起一道十多米高的洁白水浪,瞬间冲入到了大海之中。

    大海,对张铁来说就是他的地盘,他的王国,张铁不是第一次跳入到海中了,但从来没有哪一次,会像现在这样,让张铁感觉那冰冷的海水,是如此的可爱,自己泡在水中,会如此的舒服。

    进入到大海之中的张铁眨眼的功夫就从海边游出了数千米,然后整个人沉浸在几十米深的水中,让那冰冷的海水把自己的身体冷却下来。

    这个过程,就像用冰水给人退烧一样,那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几乎是张铁刚刚在在水中游出数千米,在海底之中沉下来,张铁那刚刚已经有些晕沉的脑袋,就感觉到了一丝冰凉的舒爽之感,大脑和意识也就慢慢恢复了通透。

    此刻的张铁,虽然在海中,但就像是一块烧红的烙铁一样,他身边的海水,都被他的身体煮得沸腾起来,变成滚滚的气泡和水汽……

    海面之上人影一闪,却是扁衡飞了过来,白龙湾里的海水,透明如镜,特别是在这离海岸不远的地方,就算张铁呆在几十米深的水下,也依然可以看到海面上的蓝天白云和飞过来的扁衡,同样,飞在海面上的扁衡也可以看到正舒服的呆在水下的张铁,甚至就连张铁身下的细软的白色的海沙和水中的海草与那些游动的小鱼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看到张铁在水中如此自在,扁衡终于放下心来,虽然像张铁这样的人不会水性简直是不可能的,但是扁衡还是怕万一真遇到个水性不好的,在那体内的热力之下脑袋一晕,失去意识,莫名其妙的就自己把自己淹死在水里,那可真是要闹出大笑话了。

    “呵呵,没想到你水性还不错,这样就好!”扁衡直接传音给张铁。

    “在水里,我感觉比在岸上还自在……”张铁也传音回去,一边说着,一边在水里盘膝坐了下来,就漂浮在水中,显示出过人的水性。

    “那你就在水里多呆一会儿,你体内的高温要持续到明天早上才会慢慢降下来,所以这段时间你都必须呆在海水里,差不多要等待明天日出时分才会降下来……”

    “好!”

    “从白龙湾,可以游出娲皇城,但你最好还是不要游太远,百面魔皇既然想要动手要你的小命,你现在还活着,他是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的,他进不来娲皇城,在虎陀山这里,有我在,一般人来了都不怕,但如果你要游出去,那就不好说了……”

    “多谢前辈关心,我会小心的……”

    “哼……”扁衡冷哼一声,“我只是觉得,能坚持那么多针不叫喊一声的人,实在难得,就这么死了,实在太可惜,而且你在我这里死了,还会砸了我的招牌,所以才提醒你一句,等我把你治好了,你若真想要去送死,我也管不着……”

    扁衡交代完,也不再多说什么,身形一闪,就从海面上消失了,把张铁留在了水底。

    看着离开的扁衡,张铁在水下笑了笑,张铁知道,扁衡这个人有些面冷心热,就像刚刚这些话,如果是自己和他第一次见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说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