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五卷 第二十九章 空闲
    因为想着那虾的事情,到了下午,在扁衡给张铁继续治疗的时候,张铁的整个脑子里面,都是那只虾出拳的那一瞬间的影像,那一幕,让张铁的心灵深处,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悸动,他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扁衡聊着,扁衡今天似乎也有什么心事,一边给张铁下针,一边皱着眉头。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等今天过后,我要离开虎陀山一趟,短则七天,多则半月,这段时间,我就不给你治疗了,你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在感觉快要完的时候,扁衡突然开口来了这么一句话。

    扁衡的话一下子才把张铁惊醒过来,“啊,你要离开虎陀山,有什么事,需不需要我帮忙?”

    “难得你还记得是我的管事!”扁衡的冷哼了一声,“不过这事你帮不上忙的,只有我自己出马才行!”

    “什么事还得要你亲自出马?”

    “星皇神殿弄到了一份金魂符毒,已经送到了娲皇宫,想让娲皇宫帮忙找到金魂符毒的解毒治法,再不济的话也要找到可以方便探查金魂符毒的办法来,娲皇宫已经召集娲皇城内精通符文,丹药,医道,与各种秘术的人齐聚娲皇宫,共同商量对策,星皇神殿和武皇神殿也有高手前来,这金魂符毒背后有可能与魔族有关,这事事关摩天之界人族的安危,娲皇宫邀请到了我,我自然要去一趟……”

    扁衡所说的精通,那绝对是自谦之词,估计能被娲皇宫邀请的,都是和他一个层次或者差不了多少的摩天之界各个领域的绝对牛人以及宗师一级的人物,这些人,其中的许多人,也都如扁衡一样,就住在在这巨大的娲皇城的某个地方。

    “啊,金魂符毒!”张铁惊讶了,没想到星皇神殿居然有本事能弄到金魂符毒的样本,真是不简单。

    “你也知道金魂符毒?”

    “当然了!”张铁避重就轻的说道,也不解释什么,随后又好奇的问了一句,“星皇神殿是怎么弄到金魂符毒的?”

    “不知道,听说是星皇亲自出手,斩杀了暗皇神殿潜伏在星皇神殿的一个神将,星皇摘下了那个神将的脑袋,并且用秘法把那个神将的脑袋冻结住了,所以那个脑袋没有自爆,而那个脑袋里,就有一份完整的金魂符毒的样本……”

    想到星皇那诡异莫测的手段,张铁也只有一个“服”字。

    而说到金魂符毒,完整的,还没有使用过的金魂符毒张铁这里还有一些,张铁差点一下子忍不住就开口要送扁衡一个拿去研究,但话到嘴边,张铁的理智又让他把话咽了下去。

    金魂符毒这种东西一拿出来,自己的身份和许多秘密就差不多要曝光了,聪明人会联想到许多事情,所以这种东西,就算要拿出来送人,也是要看时机和场合的,既然娲皇宫已经有了一份样本,那自己的那些缴获的金魂符毒,也就不急着先拿出来了,看看情况再说。

    “那老爷你这次去就自己保重了!”张铁叹了一口气,“我现在能告诉你的,就是金魂符毒不是可能与魔族有关,而是百分之百就是魔族的东西,百面魔皇这次之所以想要干掉我,就是因为我发现了他就是暗皇神殿的暗皇,那金魂符毒,就是百面魔皇弄出来的,当初百面魔皇击杀了符皇,获得了符皇的《斗符经》,正是利用《斗符经》中的符文秘法,再结合魔族一种叫做傀儡蠕虫,可以控制人大脑的虫子,百面魔皇弄出了金魂符毒,金魂符毒就是利用符文之术模拟出来傀儡蠕虫对人大脑和意识的控制!”

    扁衡用充满惊讶的眼光看着张铁,虽然就算他早就知道张铁的身份不一般,但是张铁刚刚说出的这些,还是震到了他——现在整个摩天之界,连两大皇级神殿和娲皇宫这样的顶级势力对金魂符毒都云里雾里,一无所知,张铁刚刚说的内容,绝对属于战略级的情报信息,仅仅是知道金魂符毒的来源和制造原理,其价值,就难以估量。

    “那傀儡蠕虫是什么东西?”扁衡认真的问道,手上的长针一下子都忍不住停了下来。

    “傀儡蠕虫是一种虫子,那种虫子的母虫长得像是吐丝的蚕一样,但个字要比蚕大很多,起码有这么大,对了,就有点像是海参一样!”张铁用手比划了一下母虫的大小,“傀儡蠕虫的母虫每天会产下大量的虫卵,那些虫卵肉眼难以看见,而一旦进入人体之内,就会通过血液循环进入到人体的脑部,在人体的脑部像寄生虫一样的潜伏下来,慢慢长大,在这个过程之中,被寄生的人是感觉不出来的,只有当那些虫卵彻底成熟,被寄生的人才会死亡,同时成熟的傀儡蠕虫就可以控制着那个人的身体,犹如行尸走肉一样的不知疼痛到处杀戮,傀儡蠕虫的母虫在突然死亡的时候,那幼虫也会突然加速成熟,在杀死寄生的宿主之后,变得非常狂暴,无法再被人控制……”张铁把自己知道的傀儡蠕虫的特点和扁衡说了一遍,他也希望娲

    皇宫能找到克制或者是检测金魂符毒的东西,“老爷,你听着我说就好了,可别停下来啊,我可是正在这里受罪呢……”

    扁衡继续开始扎针,“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你忘了我是从哪里来的吗,在我来的那个世界,魔族利用傀儡蠕虫,不知造了多少孽……”

    “那是不是一个人控制了母虫就能通过母虫控制住那些被幼虫寄生后变成行尸走肉的那些人?”

    “正是这样,我今天和你说的这些,你可千万别再告诉别人,特别是那些神皇魔皇一级的强者,你若把我卖了,他们一见我,我就要露馅了……”

    “哼,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扁衡不悦的哼了一声,然后看了张铁一眼,“你既然知道这些,干嘛不早点说!”

    张铁一下子叫屈起来,“我这小胳膊小腿的,为了摩天之界的人族大义,和魔皇拼命拼的连小命都差点没了,被魔皇追杀,现在还在疗伤呢,你叫我去跟谁说,我要跟一般的人说,他们会信吗,我要去找星皇和武皇说,他们一看到我,还不知道要准备拿我怎么样呢!”

    听到张铁的解释,扁衡才不说话,而是皱着眉,仰着脸,认真的想着张铁刚刚告诉他的那些内容,口中喃喃自语着《斗符经》和“傀儡蠕虫”之类的词儿……

    “啊……”突然之间,张铁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扁衡低头,才发现他手上的一根长征,在刚刚走神的刹那,居然一下子扎歪了,此刻正穿过张铁的短裤,似乎一下子扎在了张铁的一颗蛋蛋上,直接穿透,让张铁的小脸,瞬间煞白……

    “啊,扎歪了,刚刚我已经停下了,你偏偏要我再扎,看看,是不是出问题了……”扁衡平静的说着,先倒打一耙,然后重新拔出那根长针,再次换了一个地方扎下。

    “大哥,你小心一点啊,那可是要人命的地方,你现在可是在给我疗伤,人命关天啊,我若出事,也有损你的威名啊……”张铁叫了起来。

    “哼……”扁衡再次拿起一根针,小眼睛一瞪,老脸微微一沉。

    “好了,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你继续,你继续……”张铁连忙赔笑,生怕扁衡的手一歪,再给他的另外一颗蛋蛋上来这么一下,金刚果虽然已经吃了十颗了,但如果扁衡真要扎,这十颗果子给自己身体带来的强化效果可还抵挡不住圣阶高手的威能。

    等到扁衡刚刚收了针。

    浑身快要冒火的张铁招呼都没有打一个,蹦起来就跳出了观潮院,眨眼的功夫就冲到了海里,消失不见。

    “这个臭小子……”扁衡骂了一句,收起自己的箱子走人,等扁衡走出修炼密室回头看的时候,海滩上早就没有张铁的影子了……

    ……

    再次来到海底山脉的山洞里,泡在冰液之中,人一平静下来,张铁的脑子里,还是那只虾的影子。

    这十多个小时的时间,对张铁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早上,体力的那股热力一消失,张铁就飞一样的冲出了山洞……

    只是片刻之后,张铁就来到白龙湾的一片浅海区域,在这片区域的上面,几艘渔船正在撒着网,打着鱼,而在这片浅海区域的海底,礁石很多,也有许多的那种虾在这片区域生活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