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六卷 第十八章 给你补补
    张铁身不由己,被那个小塔挟裹着穿到了黑色巨塔的大门内,只是在进去的一瞬间,张铁就感觉自己眼前一黑,有一种瞬间穿到另外一个空间的感觉,同时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大压力从四面八方传来,他整个人一下子就像被丢进绞肉机的肉块一样,在被完全绞碎之后,从一个缝隙和细微的管道之中被一点一点的慢慢挤了出去。?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

    当然,这只是张铁个人的感觉,他的身体并没有粉碎,那挟裹着他的小塔在飞入巨塔之内以后就发出一道金光,包裹着张铁的身体,同时,原本就保护着张铁的那个半透明的能量护罩也没有崩碎。

    即使是这样,张铁仍然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在那一瞬间变成了无数细小的颗粒,随后那些细小的颗粒又被人重新捏成了自己的形状而已。

    这一个过程,对张铁来说就是感觉自己不是穿过了一道门和一个空间,而是穿过了无数张的网,那无数张的网把自己全身上下打散成最小的尘埃,在一遍遍的过滤之后,才让他通过……

    张铁并没有看到自己身后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六臂魔皇也被黑色巨塔“抓”了进来,只是六臂魔皇刚刚那必杀的一击对他造成的创伤还未平复,转眼之间张铁又被“过滤”了这么一遍,那一层层无形的巨网之中传来的难以抵抗的巨大压力和痛苦,就像要把张铁整个人挤爆一样。

    张铁咬着牙,努力睁大了眼睛,想看看那黑暗之中是什么东西,但可惜的是,他的莲华之眼在这个时候似乎也失去了作用,在努力坚持了半分钟之后,张铁终于脑袋一懵,眼前一黑,身体的自我保护程序启动光荣的晕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张铁悠悠醒了过来,大脑之中又重新有了意识。

    醒过来的张铁意识之中的第一个发现就是自己居然还活着!在晕过去的那一刻,张铁差点以为自己被人做成火腿肠了。

    在发现自己还活着之后,张铁心中就涌起一股巨大的,劫后重生的喜悦。

    能活着的确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特别是又一次在魔皇一级的绝世强者的手下捡回一条命,张铁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命大。

    等心中的那一股喜悦慢慢平静下来,张铁才发现自己的脸有些凉,自己的脸似乎贴着一块冰砖一样,坚硬而又冰冷,那股冰凉的冷意浸入脑中,让他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张铁睁开眼睛,才发现不是自己的脸上贴着冰砖,而是自己趴在地上,脸颊贴着那冰冷的地面,所以才感觉到那冰冷的凉意。

    在眼珠转动了两圈之后,活动了一下手指,感觉自己手脚和身躯还完整之后,张铁一骨碌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映入张铁眼帘的,是一个空旷寂寥的大殿。

    哪怕张铁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物,但这一刻,面对着这样一个大殿,还是一下子忍不住惊愕的张大了嘴巴,然后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在感觉到大腿上传来的疼痛的感觉之后,他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这是一个面积有上百公里大的大殿,整个大殿是方形的,大殿的长宽都在十公里以上,这样的大殿,几乎比一座普通城市的面积还要大。

    这个大殿的地面上,是冰冷的,光可鉴人的黑色石板,而大殿的穹顶,在有千米多高,一根根千米多高,几十人才能合抱过来的晶莹剔透的白色巨大盘龙柱支撑着整个大殿,而大殿的穹顶上,则是一副巨大的六翼鹏王君临天下的壁画,那壁画上六翼鹏王的霸道气息,几乎扑面而来,让张铁唿吸一滞。

    在大殿的中轴线的两侧,两排古铜色的巨大铜鼎燃烧着熊熊的火焰,把大殿照得一片通明,张铁的影子,也在那火光之中反射到光可鉴人的地面上,扭曲变幻着,从地上反射出来的影子里,张铁似乎都能看到自己那惊讶的神色。

    刚刚张铁晕倒的地方就在大殿中心的位置,在张铁的正前方,是一个有着高处地面数百米的巨大高台,在张铁的脚下,正有一阶阶的台阶可以延伸到高台之上,那些台阶,足足有上千阶,那一阶阶的台阶上,完全就是一颗颗千奇百怪的脑袋连接而成,那些脑袋一个个表情各异,有的甚至活灵活现,张铁可以从那些脑之中认出有些是魔族,而还有一些奇怪的脑地啊,则连张铁都没有见过,所有的脑袋低眉俯首一颗颗连接在一起,成为走上那最高处的踏脚石。

    而在那石阶的两侧,则是一个个屈膝跪在地上,双手举起,头上顶着燃烧的灯盏的三眼巨人的雕像。

    台阶尽头的高台上,只有一把巨大的金色王座,那金色的王座,如一座火焰之山,光彩夺目。

    这样的高台,这样的王座,哪怕是闭着眼睛,张铁都能感受到一股睥睨诸天,镇压万界的王者之气喷薄而出,震人心魄。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眉发雪白如银,双眼比夜空更加深邃的老者坐在那金色的王座上,居高临下,平静的看着醒过来的张铁,和刚刚醒过来的张铁四目相对。

    把张铁挟裹来的那个黑色小塔,此刻,正在那老者的手上滴熘熘的旋转着,犹如玩具一样。

    和那个老者目光相对的瞬间,张铁只觉整个人的精气神被那个老者一眼就摄住了,那个老者虽然只是平静的坐在哪里,但在张铁的感觉之中,那个老者本身就犹如一座光芒万丈的绝世高峰,孤寂,霸烈,孑然而立,遗世独存,那种强烈的气质,只是一眼之下,就让人有膜拜跪下的冲动。

    张铁艰难的站着,喉咙动了动,想说什么,但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在这一瞬间犹如沙漠一样的干枯,沙哑,想发出什么声音,都有些困难。

    “现在的人族,身体已经孱弱到如此地步了吗?”坐在金色王座上的老者轻轻叹息了一声,那声音,一下子就在整个大殿之中回荡开来。

    孱弱?难道是在说我吗?

    张铁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那个声音是在说自己,因为自从张铁获得黑铁之堡以来,他能听到的关于别人对他的描述,从来就没有孱弱这样的词儿,张铁心中也从不认为这个词会和自己扯上什么关系。

    张铁以为那个身影是在说别人,但是,过了几秒钟之后,张铁发现那个老者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自己,张铁才一下子明白过来现在这个大殿之中,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那个坐在王座上的老者,而且那个老者是看着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所以,毫无疑问,那个人口中的孱弱,说的就是自己。

    “你……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张铁指着自己的鼻子,终于有些艰难的开了口。

    “除了你之外,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老者平静的反问,脸上并未看到动怒的表情,“身为人族,你的身体,连进入无间神狱的无间狱网之力都承受不了,这样的身躯,犹如朽木枯草,除了孱弱之外,我实在找不到更贴切的词来形容,而且你这样的人,居然还修炼了《无间鹏王经》,而且修炼了《无间鹏王经》一直到现在,就算有曼殊沙华因缘万果宝树的帮助,居然连脉轮都没有完全凝聚,弱成这个样子,一次次险死还生,平日蝇营狗苟,甚至都不敢告诉别人自己修炼了什么功法,《无间鹏王经》遇到你这样的传人,真是上苍无眼,我都在替你感到羞愧……”

    说实话,张铁心中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活得有这么不堪,有时候甚至还会有那么一点自恋,但是这样的话从这个老者口中说出来,却让张铁感觉自己以前的日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直接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隙钻进去,完全羞愧得无地自容。

    等等!

    这个老头怎么知道自己如此多的事情,连自己最隐秘的秘密都知道?

    刚刚被那个老者说得低下头的张铁一下子抬起了头,惊讶的看着那个老者……

    “不用惊讶,自从你穿过无间狱网的那一瞬间,从你出生到现在经过的每一件事,我都知道……”

    “你究竟是谁?”张铁一下子抬起了头,毫不畏惧的直视着那个老者与老者手上的那个滴熘熘飞旋的小塔,“是不是你把我绑架进来的……”

    “我是这里的主人,至于我的名字,你现在太弱了,还没有资格知道,至于绑架……”那个老者微微顿了一下,似乎在品味着“绑架”这个词的意思一样,“你认为是就是吧!”

    “那你为何如此做?”张铁警惕的看着那个老者,同时整个人的战气和精神力已经进入到了可以随时应战的状态之中,老者的实力不明,只是隐隐约约让张铁感觉似乎超出自己太多太多,完全深不可测,但无论如何,就算明知自己不是对手,但张铁却绝不是那种面对比自己强的人就绝不敢出手的人,无论是当初面对魔皇也好,还是现在面对着这个深不可测的老者,一旦确定他们是自己的敌人,张铁就绝不会做任何的妥协。

    “我为何如此做你无需知道……”老者霸气的说道,根本不解释什么,看着已经准备好拼死一战的张铁,老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奇异的微笑,“你这个人在我眼中几乎一无是处,不过,就这点勇气和血性和那一点赤子之心还稍入我眼,总算没完全辱没《无间鹏王经》的威名……”

    老者说着,伸手一指,张铁就感觉自己整个人一下子从地面上漂了起来,他的身体,战气,精神力,再次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发挥不出半点实力。

    老者随手一指,就让张铁知道了什么叫做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这样的人面前,所谓的拼命,简直就像一块案板上的豆腐想要把菜刀给崩碎一样,简直可笑。

    张铁徒劳的在大殿的虚空之中挣扎着,脸都涨红了。

    老者没有理会张铁,就在张铁的挣扎之中,那伸出的手指再次往空中一点,张铁一下子就看到自己面前的虚空之中,一下子裂开一个大洞,同样挣扎着的六臂魔皇,就从那个虚空之中的大洞之中掉了下来,漂浮在张铁的面前。

    张铁不知道什么时候六臂魔皇也被“绑架”进来了,此刻的六臂魔皇,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全身上下,被黑色的雾气所组成的枷锁和铁链束缚住,虽然也像张铁一样在挣扎,但完全毫无用处,一道黑色的铁链勒住了他的嘴,张铁甚至还可以开口说话,六臂魔皇则是连开口都做不到。

    “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张铁大叫,心中也忍不住慌了起来。

    原本张铁一个人的时候还没什么,大不了一死而已,而且张铁感觉那个老者既然能让自己活着醒过来,就不会轻易的再要了自己的小命,但是六臂魔皇一出现,而且和他一样一下子身不由己,张铁就怕那个老者万一是个极品变态,弄出一些变什么奇怪恶心的事情来,那真是比死还要痛苦了。

    “你这身体太孱弱了,这只虫子长得虽然丑,但他的这具身体却比你强出百倍,对你来说正是大补之物,未免你以后再次辱没了《无间鹏王经》的威名,我就用这只虫子帮你补补身体……”老者说完话,再次伸手朝着六臂魔皇点了一下,张铁就看到和自己近在咫尺的六臂魔皇的身上,突然燃烧起一道黑色的火焰,在那黑色的火焰之中,六臂魔皇大声惨叫了起来,然后一股红色的能量,就从六臂魔皇的身上流出,如一股洪流一样,灌入到张铁的体内,让张铁身体内的血液发出轰鸣之声……

    张铁几乎已经快要忘记这种感觉了。

    但自己体内的气血随着那股涌入到自己体内的红色能量沸腾起来的时候,张铁才一下子想起,这样的感觉,是如此的熟悉,自己曾经已经经过了许多次,只是以往的那些经没有这么强烈而已,但感觉,却是一样的。

    那股红色的能量正是六臂魔皇身上的血之力,这股力量个,和张铁当初吃下“七力果”中提供的血之力完全相同,只是要强出了百千万倍。

    如果把张铁以前吃下的七力果中的血之力比作一瓢水的话,那么此刻,从六臂魔皇体内涌入到张铁身体里的血之力,完全如大江大河,连绵不绝……

    ……

    ps:为了让大家看得爽,老虎加班加点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