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七卷 第六章 烤土豆
    在内心揣揣之下,苏海媚和英飞琼两个人莲步轻移,各自走了过来,来到张铁的身边,左右看了看,似乎在找能坐的地方这山洞里,又哪里有凳子为两位美人准备。r?anw  en w?w?w?.?r?a?n?w?e?n?`o?r g?

    “就坐这里吧……”张铁左右看了看,他屁股下坐着一个大小合适的石头,他旁边刚好有两根从地上生长出来的钟乳石的石笋,那两根石笋都是四尺多高,正挨在火堆旁边,刚好有一人环抱的树木那么粗,张铁一伸手,手掌如刀,那战气轻轻一吐,他左右两边的两根钟乳石笋,一下子就从离地一尺多高的根部,无声无息就被张铁一掌切断了,就像用锋利的菜刀切萝卜一样,露出了光滑的石面,刚好可以让苏海媚和英飞琼两个人坐下。

    只是那两根石笋就在张铁的左手和右手边,两个女人坐下的话,刚好就在张铁的左右两边,一左一右的紧紧挨着张铁,似乎方便张铁左拥右抱一样,偏偏张铁在找了两个椅子之后也没有要挪一挪自己位置的意思,火堆旁边再也没有其他合适的位置,英飞琼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苏海媚一眼,苏海媚却是咬了咬牙,第一个坐在了张铁的右手边,看到苏海媚坐下,英飞琼也就坐在了张铁的左手边,两个美妇,一下子就把张铁夹在了中间。

    身边暗香浮动,张铁享受的深深吸了一口,手上却拿着一根棍子,专心的在火堆里面拨弄着,也往火堆里再次丢了一点柴火。

    在张铁的拨弄下,火堆里面的一些烧化的柴火灰被扒了出来,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土坑,随后张铁直接从空间之中拿出几个土豆,丢到了火灰之中,再用火灰把那几个土豆盖了起来,张铁一边做一边在和两女说着话,就像在说着家常,“这烤土豆,火不能太大,不能直接把土豆放在火上烤,那样火会把土豆烤焦甚至点着,而土豆远离火堆又不行,那样的话温度不够,不管烤多久,土豆的中心都是生的,没有香味,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土豆埋到火堆下面的火灰里,这样可以让火堆的温度,慢慢通过火灰传递到土豆上,这样土豆慢慢就熟了,不会焦,也不会生,我估计你们两个长这么大,应该还没有吃过烤土豆吧……”

    坐在张铁身边的两个女人原本还有些紧张,但这个时候,看到张铁在她们坐下之后也没有对她们怎么样,反而在哪里专心的烤着土豆,两个女人心中的那一丝紧张和不安,也就慢慢消失了。

    说实话,张铁还真猜对了,两个女人的确不会烤土豆,作为阴阳宗的弟子,哪怕是她们年轻之时出门练,也没有烤土豆的经,烤野味倒是有,土豆这种东西却不是能到处都能挖得到的,而且就算能挖,两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也未必愿意去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而等到她们进阶神将之后,随身空间里随时准备着应急用的食物,那些食物都是可以直接拿出来就吃的,她们更不会想到在自己的食物之中准备几个不起眼的土豆,等到想吃的时候还拿出来生火烤了。

    而正因为不会烤土豆,这个时候看着张铁这个龙皇神殿的龙皇强者在她们面前泰然自若的熟练拨弄着火灰和土豆,并给两个人“传授”着烤土豆的“秘诀”,两个人心中才会涌起一种奇怪至极的感觉,眼前的张铁,哪里想是刚刚在短短时间内击杀了元神将,威风八方的强者龙皇,这分明就是一个邻家的普通少年,这少年,在看到她们换装打扮之后的样子会用炙热的目光大胆的扫视她们的身体,同时,也会在这火堆边上安静的烤着土豆。

    她们不知道,此刻的张铁,正是他没有任何伪装,更不在意别人看法,一切由心,最是本色的时候。

    鹏王能翱翔于九天之上,也能化为鲲鱼潜于四海之下,强称霸者不是霸,刻意俯低不是低,一切只是本性显露而已。

    而张铁的本色本性,自始至终,都是黑炎城那个懵懵懂懂,暗恋着自己的美丽老师,为了给家里赚钱在战馆里做着人肉沙包,同时也会对自己身边的漂亮女人有一些粉色幻想的青春少年。

    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当年的张铁在面对苏海媚和英飞琼的时候未必有看她们一眼的勇气,而这个时候的张铁却可以当着两个人的面坦然的欣赏两个人的美丽。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单纯飞扬的少年!

    少年永不死,只会逝去,浪迹于天之涯,或者海之角,等着你有一天再把他们找到,与你一同欢笑!

    “我们两个……的确不会烤土豆……”苏海媚微微有点意,但还是坦然的承认了。

    “哈哈,这其实完全没有什么难度,这不,你们现在坐在我身边一看,不就马上会了吗?”张铁看了苏海媚一眼,微笑着,“烤土豆不难,但要从简单的烤土豆中,悟出人生的道理,却很难,特别是对男人来说,许多男人烤一辈子土豆也不见得能从中悟出什么道理来,而这些男人,一辈子,或许都会打光棍,没有女人缘!“

    “烤土豆还能悟出人生的道理?而这道理还能关乎一个男人有没有女人缘?”英飞琼也一脸奇异的看着张铁。

    “当然,其实这烤土豆,就像一个男人追女人,追不到女人没有女人缘的男人一般有两种,如果把女人比作土豆的话,那第一种男人,就是看到喜欢的土豆,就一下子把土豆架到火上,恨不得下一秒钟就把土豆烤熟一口吞到肚里的,这样的男人见到喜欢女人的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直接,急色,恨不得第一天见面喝杯茶吃顿饭逛个街就把女人给睡了,还是一睡就七天不起床那种,在女人看来,这样的男人就是色中饿鬼,只要一和这个男人靠近,这个男人炙热的温度就能把所有女人烤得皮开肉绽,焦煳一片,让女人望而生畏,这样烤土豆,追女人,犹如土匪抢劫,你们两个是女人,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苏海媚和英飞琼听到张铁说得如此直白,两个人既有些不好意思,脸如醉酒一样,这样的话,什么“追女人”“睡了”之类的,都是些直白的世俗哩语,她们长这么大,都未必听过几次,此刻听张铁说来,只感觉刺激而又新奇,特别是张铁话中的道理,简直说到了女人的心里,让她们不得不认同。

    “那你说第二种男人呢?”苏海媚忍不住开口问道。

    “第一种男人追女人犹如土匪抢劫,而第二种男人追女人,就是书生造反,他想要烤个土豆,却总怕那柴火的温度把土豆烫伤了,把土豆放得离火堆远远的,结果,要么就是等到他那堆柴火彻底熄灭了那土豆的皮都还是生的,无法下肚,要么就是有旁边的人看不过去,直接把那个土豆抢到自己的火堆里去了,等到火堆熄了,土豆没了,这些人则自怨自艾,抱怨老天对自己不公平,抱怨女人难搞定,开始借酒浇愁,愤世嫉俗,从此觉得天下的女人都这样……”

    “那你现在这样又有什么说法?”英飞琼憋着笑意,问张铁。

    “当然有了……”张铁眨了眨眼,“这要追女人,最好就是这种,在熊熊的烈火之下,给那个女人盖上一层灰,你不要把女人近距离的放到你的火上,也不要把女人远远的丢在风中,而应该把她们放到火下,再给她们盖上一层灰,还不要让那些想吃土豆的其他人看见,你要让她们感觉到你的炙热和温度,更要给她们足够的安全感,让她们以为自己是在土里,在享受着天空之中太阳的温暖照耀,可以生根发芽,这样一来,等时间一到,她们自然就熟了,可以吃了,那些一辈子打光棍和找不到女朋友与老婆的人,其实都应该好好学学怎么烤土豆……”

    “他们都说陛下你来自摩天之界以外的异域,陛下所在的那异域之中,男人是否都如陛下你一样,就是烤个土豆,也能把这女人的心思了解得如此透彻,比我们阴阳宗的阳脉弟子更懂女人,如果真如此,我都不知道是应该为那异域的女子高兴还是担心了……”苏海媚咬着嘴唇说道,那脸上的表情,既妩媚又生动。

    “哈哈,不用担心,这些都是我自己领悟的,我来的那地方,打光棍的男人可比摩天之界的多太多了……”

    “那不知陛下已经用这样的办法烤了多少个‘土豆’了……”英飞琼接着问道,同时悄悄看了苏海媚一眼。

    听到这个问题,张铁的笑容慢慢消失了,就在英飞琼莫名感觉有些惶恐,觉得自己似乎问了不该问的问题的时候,张铁却自嘲一笑,“我烤了一堆,但却没搂住,有些烤熟的土豆,又自己跑了……”

    苏海媚和英飞琼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张铁,苏海媚面色复杂,英飞琼看张铁的目光,更是充满了同情,张铁说得含煳,作为女人的她,却一下子想到另外一个方面去了那烤熟的土豆还能跑了,不用说,不是落在别的男人的碗里,就是又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去了,那土豆的叶子,一定绿得苍翠欲滴……

    张铁没有注意到坐在自己旁边的两个女人脸上的表情,他只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了,他摆了摆手,继续拨弄着火堆里的土豆,一下子把话题转移到了两个女人和阴阳宗的身上,“对了,没想到几年未见,你们两个都已经进阶风神将了,实在可喜可贺,当年青芙城一别之后,虽然我已经让龙皇神殿到处打听你们的消息,想在你们需要时再给你们一点帮助,但却再也找不到你们了,不知道阴阳宗现在如何,月蓝和若馨两个人现在怎么样?”

    听到张铁的问题,两个女人的眼睛慢慢的就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