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七卷 第七章 红颜薄命
    阴阳宗的事情,就是一部彻头彻尾的悲剧,而这出悲剧的根源,就是阴阳宗最精英的几位长老门主一辈子的爱恨情仇。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当年的赢沧海为了阴阳宗的宗主之位,以借刀杀人之计通过武皇神殿害死了比他更有资格成为阴阳宗宗主的罗师兄,但赢沧海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已经死去的罗师兄,居然早已经和他喜欢的华美娟珠胎暗结,他得到了阴阳宗宗主的宝座,得到了他喜欢的师妹,但也把罗师兄的儿子罗怀义当成自己的儿子养大成人。

    与罗师兄青梅竹马感情笃深的薛玉秀对此怀恨在心,隐忍几十年,最终终于投靠了暗皇神殿,彻底堕落,借着暗皇神殿之手差点把整个阴阳宗覆灭。

    如果没有张铁的话,阴阳宗早就覆灭了,正是张铁,让阴阳宗在绝境之中又有了一丝生机。

    那个时候的阴阳宗,正遭大劫,除了一干神将之外,所有的弟子都已经覆灭,就算被张铁救出,但阴阳宗内部的矛盾已经彻底暴露出来,赢沧海的宗主地位早已经动摇,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威信不再,整个阴阳宗实在是前途莫测。

    逃离了姒家城堡的阴阳宗还能和以前一样吗?这个问题,张铁也不知道,只是阴阳宗中,仍有让他牵挂的人,面对着坐着自己身侧的苏海媚和英飞琼,张铁自然要过问一下。

    “赢沧海已经死了,华师妹也死了,现在的阴阳宗,已经彻底的分崩离析了……”苏海媚用悲伤的语气说着,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听到苏海媚对赢沧海的称唿,已经不是宗主,不是嬴师兄,张铁就知道,后面阴阳宗内部发生的事情可能并不令人愉悦,而苏海媚接下来的话果然证明了张铁的猜测……

    “当年离开青芙城之后,我们就逃到了娲皇城暂时落脚,因为娲皇城没有魔族,而暗皇神殿又与魔族相关,暗皇神殿的一干高手有可能也无法进入娲皇城,而且阴阳宗在娲皇城也有一处秘密产业,是一个庄园,可以在紧急时候作为我们阴阳宗弟子的避难所,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去无可去,所以只有逃到娲皇城!”

    “那个时候娲皇城中虽然没有魔族和暗皇神殿的高手,但是却依然随时有武皇神殿的高手出没,我们就算躲在娲皇城内也不保险,而且因为之前薛师妹投靠了暗皇神殿,我们也不敢肯定暗皇神殿到底知不知道阴阳宗在娲皇城内的这个落脚点,如果暗皇神殿知道的话,他们只要想办法通知武皇神殿,阴阳宗就会被武皇神殿的高手一网打尽,那个时候的阴阳宗,已经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损失了,我和英师妹的意见都是最好尽早离开娲皇城,若馨和月蓝都说陛下愿意在龙皇域内给我们庇护,我们就想先到龙皇域,悄悄找个地方落下脚来……”

    “不错,当日她们两个离开龙皇城的时候,我就和她们说过,如果你们阴阳宗在外面不好呆的话,可以到龙皇域,我不会让武皇神殿的人来为难你们,正没想到你们那个时候居然也在娲皇城,我当年身受重伤,曾在娲皇城虎陀山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摩天之界实在太小了,娲皇城又实在太大,张铁都没想到当时落难的阴阳宗一行人和身受重伤的自己居然都在娲皇城中,双方就这样错过了再次见面的机会,实在可惜,苏海媚和英飞琼两个人的想法没错,在那种情况下,这的确是最好的一条出路。

    “啊,陛下你那段时间也在娲皇城?”

    “不错,在龙皇神殿的夏阳明和石中玉两个长老爆出是暗皇神殿的棋子之后,我亲自追杀那两个人离开了龙皇域,后来虽然把那两个人击杀,但却落入到百面魔皇的陷阱之中,差点死了,后来侥幸未死,就换了一个身份到娲皇城治伤!”张铁微微点着头说着,一边说一边用木棍拨弄着火堆下面的土豆,给土豆翻着身。

    “我们也知道娲皇城不是久留之地,只是到了娲皇城之后,赢沧海却突然动手囚禁了华师妹和罗怀玉,而且一下子性情大变,变得脾气暴躁,蛮横又多疑,再也听不进他人之言,而且还不愿意再离开娲皇城,我与英师妹无法再忍受,就找机会救出了被赢沧海囚禁的华师妹和罗怀玉,与阴阳宗阴脉一支的女弟子,一起离开了娲皇城,准备辗转前往龙皇域!”

    “不错,你们做得对,只是没想到赢沧海经青芙城一劫之后会变得如此……”张铁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们也没想到赢沧海会变成这样,在这之前,哪怕一直到当日离开青芙城之时,作为阴阳宗的宗主,赢沧海都还能让人敬服,这也是我们会一起跟着他去娲皇城的原因!”

    “或许那天的事情对他刺激太大了吧!”张铁叹了一口气,作为一宗之主,自己苦心经营的宗门几乎被灭门,作为一家之主,自己喜欢的女人在跟自己结婚之前就怀了别人的孩子,把自己当成备胎,自己的亲生儿子最后发现是自己老婆和别人生的,最后成为了自己的仇人,作为一个男人,自己的威严和脸皮被在姒家城堡之下已经被人彻底扒到了地上,张铁实在不知道一个男人在经了如此多的打击之后,还有几个可以再次振作起来不会性情大变的,那样的人,或许有,但赢沧海却不是那种人,“你们,后来如何了?”

    “就在我们前往龙皇域的途中,却被赢沧海追上,要把我们带回娲皇城,我们不愿回去,他就想用强,我们与赢沧海彻底翻脸,赢沧海只有一人,奈何我们不得,就只能纠缠,但不想,当我们到达飞宇中域的时候,因为赢沧海的纠缠,我们的行踪不知道什么时候暴露,被暗皇神殿的姒旦发现,一番激战之下,赢沧海被姒旦击杀,华师妹也不幸遇难,好在当时有一个前辈高人刚好路过,看到这边战斗的动静赶了过来,姒旦怕被那个高人缠住让他无法脱身,急急逃走,要不然我们绝对凶多吉少……”

    “那个前辈高人是一个女人,既是一派宗主,也是一家之主,在知道我们被暗皇神殿追杀之后,看到我们一干女子当时的情况实在可怜,那个前辈也不介意我们阴阳宗弟子的身份,还让我们到她家族所在的城池之中落脚,对我们多加照顾,如此,我们才挺了过来!”

    “而等我们刚刚来到那个前辈的家族城池,就听到一个消息,阴阳宗在娲皇城中的那个庄园遭到武皇神殿高手的突袭,当时留在庄园之中的几个阴阳宗阳脉一支的弟子,大多已经不幸遇难,只有少数几个弟子侥幸逃脱,而且从此杳无音讯,而在华师妹不幸遇难之后,怀玉师侄没过几天也突然不告而别,至此,阴阳宗支离破碎,就剩下就剩下我们阴脉一干女子苟活于世,再接着没过多久,我们就听到无间神狱在山墟出世,陛下却陨落在无间神狱之中……”

    “如果不是今天再次遇到陛下,我与英师妹,纵使粉身碎骨,也不甘落在姒旦与魔族手上受辱,成为其玩物与控制阴阳宗阴脉弟子的筹码,今日的结局,恐怕也只有自爆心脉而死这一条路了……”

    说到这里,想到这些年经的种种劫难,苏海媚和英飞琼两个女人各自低头啜泣,泪落如雨,悲难自抑。

    张铁也不由唏嘘,这阴阳宗一干女子的遭遇,简直就是红颜薄命的最好注解。

    一干美丽女子,不是什么奸恶之徒,也没有作奸犯科,只是因为加入了某个宗门,修炼了某种功法,就被打上了一个邪魔外道的烙印,就一直被摩天之界人族最强大的势力之一的武皇神殿一直通缉追杀,日日过着朝不保夕,担惊受怕的日子,这样的日子过了还没几天,却因门派的秘法引得暗皇神殿觊觎,一下子又祸起萧墙,最后整个门派弄得四分五裂,一干美丽佳人,居然同时不容于人魔两族的顶尖实力,被人追杀,被人当成猎物,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干女子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奇迹了,恐怕是连老天都忍不住心怀怜悯,在绝境之时,留给了她们一条生路,没有让她们被人赶尽杀绝。

    这些话,苏海媚和英飞琼两个人之前恐怕从来没有机会向人倾诉,两个女人也不知道在心中压抑了多久,张铁也没有劝解什么,只是让这两个女人哭个够,尽情发泄,一直到感觉两个女人哭得差不多了,渐渐止住了哭声,张铁才翻了翻火堆里的烤好的土豆,把烤好的土豆拿了出来,拍了拍灰,吹了吹,给两个女人递了过去,“放心吧,以后只要我在一天,摩天之界就不会再有人能欺负你们阴阳宗一脉,武皇神殿对阴阳宗的通缉,我会让武皇收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