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七卷 第十七章 战黑血
    这突然从乐师队伍之中跑出来的女子让大殿之中的所有人一时都有些惊愕……

    黑血神殿众人惊愕的是这个女子口中说出的话龙皇陛下龙皇陛下难道这个身穿黑袍的年轻人,就是传说中已经和六臂魔皇一起陨落在无间神狱之中的龙皇张铁?

    而张铁惊愕的,却是这个女子居然能认出自己。??? ? 火然?文 ?? w?w?w?.?r?a?n?w?e?n`org

    张铁的目光落在了这个女子秀美的脸上,隐隐约约之间,似乎有了一点印象。

    “我记得你……上次龙海城龙皇神殿的殿主赢子规前往龙皇城觐见述职的时候,你是不是跟着他去过龙皇阁……”

    女子一下子又喜又悲,没想到张铁还真的记得自己,不由一边流泪一边勐点头,“不错……没想到陛下还记得……上次伯父带我一起去龙皇城觐见陛下……我身份低微,只是在龙皇阁天安楼外的回廊等候,当时陛下把伯父送出天安楼,所以我才得以远远的看到陛下一眼,刚刚看到陛下出现,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但陛下风采如昔,我才敢出来与陛下相认……”

    “赢子规是你伯父?”

    “不错!”

    “他现在何处?”

    “我伯父当年已经为守护龙海城,已经和一干部下战死……”嬴雨虹咬着牙,“只是我是一个弱女子,想为伯父等人报仇,又没有这样的实力,所以才违心加入黑血神殿,想寻找机会,还请陛下责罚……”

    “没想到赢子规已经战死了!”张铁脑袋里闪现出赢子规的模样,心中也有一些悲伤,当日见赢子规只觉赢子规温文尔雅,应对得体颇为干练,是龙皇神殿的骨干之一,没想到就是那样一个人,在关键之时,却大义凛然,为龙皇神殿战死无悔,此乃真丈夫也,“龙皇神殿遭此大难,主要责任在我,是我没有尽到龙皇的职责,保护好神殿不受外人侵犯,你没有错,起来吧,你伯父的仇,我会为他报的,你今日在此,就可做一个见证……”

    “谢陛下……”

    到了这个时候,黑血双圣和大殿内的一干人,终于确认了张铁的身份,而且明白张铁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了,张铁不是来打秋风的,而是来报仇索命的。

    这个时候,黑血神殿内的一干神将亡命哪里还有心思喝酒和调戏女人,那些人一个个已经站了起来,个个手上都拿出了武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而就算在这时,在知道了张铁的身份之后,剑圣心念电转,却依然抱着一丝侥幸,玩弄着他的枭雄心机。

    黑血双圣不知道传说中早已经陨落在无间神狱之中的张铁是如何还能再回来的,但张铁回来的第一个目标却找上他们,这不由让黑血双圣有些不忿和郁闷侵占龙皇域的又不是只有我们一个,怎么你不去找别人算账,偏偏要来找我们算账呢,这是哪门子道理。

    就算大家都是强盗,你主人回来了,但你怎么就偏偏抓着一个来打,要和我拼命,不管其他的呢?

    剑圣的眼睛眯得只留下一道锋刃般的缝隙,他看着张铁,冷冷说道,“龙皇神殿现在强敌环饲,侵占龙皇域的,并非只有我黑血神殿一个,龙皇陛下今日在这里与我等两败俱伤,也不过便宜了其他人而已,想想百面魔皇,想想星皇神殿,想想五行神殿,陛下难道真愿意在这里和我等拼个鱼死网破便宜他们吗,如果陛下愿意暂时放下成见仇恨,我们或许还有合作的可能,黑血神殿或许可以帮助陛下夺回被其他神殿和势力侵占的城池地盘……”

    如果换一个人,面临张铁这样的处境,在强敌环饲之下,或许真的还有与黑血神殿拖妥协的可能,但是黑血双圣却没想到,张铁这次回来,根本没想要和任何人妥协,哪怕是星皇和魔皇也一样,他们是张铁找到的第一个目标,但却不是最后一个目标。

    “我说过了,我来这里,只是想要拿点东西!”张铁平静的看着黑血双圣。

    “什么东西?”

    “你们两个人的脑袋!”

    “杀……”

    就在张铁的最后一个字说出,早已经蓄势待发的刀圣已经突然跃起,舌绽如雷,一道如闪电一样的刀光,从他的手中绽放而出,直接噼向张铁。

    这一刀,从威力和气势上来说,比起刚刚被张铁干掉的毒牙的那一斧,强出了何止百倍。

    作为黑血双圣这样的人物,一旦和张铁谈崩,那自然是要先下手为强,毫不犹豫的就直接出手。

    看到刀圣一动,大殿内其他的黑血神殿的神将亡命也动了,那些神将,瞬间就凝聚成了一个大阵……

    刀光如雷,向张铁斩来,剑圣已经飞出,整个人如出鞘之剑,与刀圣一起向张铁杀来,整个大殿之中,一瞬间,就变成了战场……

    张铁表情未变,他只是抬起脚,一脚踩在了地上,一点金光出现在张铁脚下,然后瞬间,那点金光就以张铁为圆心,沿着大殿的地面,瞬间扩大……

    黑血双圣的攻击不能说不快,周围一干神将的反应也不能说慢,但是他们所有人的攻击和反应,都不可能比光更快。

    攻击最快的刀圣从百米外斩出的那一刀的锋芒已经距离张铁不到两米,但就是这两米,最后却成了难以逾越的天堑。

    那恐怖的刀芒还在卷向张铁,但是突然之间,张铁与刀圣之间的空间和距离却一下子拉长,变大,整个大殿内的空间,在张铁脚下的那道金光波及开来的时候,就像气泡一样的瞬间膨胀起来,原本距离张铁只有百米的刀圣,在电光石火之间,与张铁的距离就变成了千米以上,他对着张铁斩出的那道强大刀芒,虽然仍然在一往无前的席卷向张铁,但是与张铁的距离却越来越远,在那道刀芒延伸出千米的时候,张铁与刀圣之间的距离已经变成了万米,而在刀芒延伸出万米的时候,张铁与刀圣之间的距离,已经变成过了十万米……

    刀圣就像身处在一列背着张铁疾驰的列车之上砍出了那一刀一样,张铁虽然没动,他酝酿已久的刀芒的威力也不减分毫,但那疾驰的列车,却瞬间让他身不由己的一下子和张铁拉开了距离,那个距离,让他的刀芒再也难以企及……

    不仅是刀圣像这样,剑圣也同样如此,至于黑血神殿之中的一干神将亡命,那就更是如此了。

    那许多的神将亡命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自己与张铁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变远,那大殿似乎变成过了一个难以描述的诡异之地,自己身边的空间似乎还在继续的膨胀扩大,接着就是天旋地转,除了黑血双圣之外的所有人,一下子感觉自己就像突然从高楼上坠落一样,又像是被装在一个布袋里的东西被人突然从袋子里抖了出来,自己那沉甸甸的身子,瞬间就掉入到了水中……

    从水中再抬头,周围那里还是刚才所在的神殿,而已经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恶浪滔天的黑色怒海,那黑色的怒海之上,到处都是如山一样的巨浪,而天空之中,却到底都是电闪雷鸣,只是一个巨浪打来,所有的黑血神殿的神将,就已经如海中的浮萍一样,被冲得七零八落。

    有的神将想从水中飞起,但却发现,在那黑色的海水之中,自己的身体沉得就像一块铅一样,不要说飞起,就算是想漂在海面上都很难,只是挣扎了一下,惨叫一声,一干神将就一个个沉入到海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