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七卷 第二十六章 荡魔歌(一)
    金色的鹏王之翼已经扩大至数千米,浩浩荡荡,划破天际,大鹏将飞兮,扶摇动,宇飞扬!

    在赶来九天大域的途中,张铁的速度不知不觉,却又比从离开山墟到龙皇域的时候快上了一倍,也正因如此,五十多万公里的距离,张铁才能缩短了一半到达的时间,在来到这里之时,正赶上魔族魔子击杀兰陵王齐泰,魔焰高炽,震慑得摩天之界十多万人族神将无言以对……

    值此关头,身为人族,自然当仁不让,舍我其谁!

    “我来……”

    就在人魔两族大军,两个魔皇,两个神皇和无数强者的注视下,张铁从人族大军阵后的天空之中飞来,在鸦雀无声之中,点尘不惊,降落在万神原上空的将斗沙场之中,与翼魔魔子相隔万米,金色的鹏王之翼瞬间一敛,飘洒若仙。火然??? ?文  w?ww.ranwen`net

    看到张铁飞来,刚刚正在张狂大笑的魔子已经停止了笑声,那血红的眼睛之中,双目如刺,紧紧盯在了张铁的身上,魔子身上黑气翻滚,却是早已经按捺不住那汹涌翻滚的杀意。

    不知为什么,在看到张铁身后那漂亮威严的鹏王之翼后,虽然还不知道张铁是谁,但一个声音在魔子心中响彻了起来,让魔子那原本已经血红的双眼,更加的像是充血一样,原本收起的翅膀,更是不知不觉张到最大,似乎想要与张铁争锋一样……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要把他撕得粉碎,怎么可能有人的羽翼,比我的还要大,还要宏伟漂亮……

    魔族心中,尽是贪嗔仇嫉之焰,只是看到张铁飞来时那鹏王之翼的样子,魔子心中,就已经对张铁有了必杀的心思,紧紧的盯着张铁。

    而对人魔两族的几十万神将高手来说,刚刚听到那个声音,许多人还在诧异张望,但没想到,眨眼之间,就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以这种震撼的方式突然登场,一时间,在短暂的安静之后,人魔两族之中,一下子就响起了一阵喧哗之声这人是谁?胆敢挑战魔子?

    “没想到张铁你还活着,当年山墟无间神狱外一战,你与六臂魔皇同时陷入无间神狱,我们都还以为你陨落了……”就在那一片窃窃私语之中,武皇的声音响彻全场,这个时候,再次看到张铁,就连武皇,也是满心感慨。

    什么,这个人就是张铁,就是龙皇,就是那个传说中来自域外但却获得了龙皇传承的人,这个人不是已经陨落在山墟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战场之上的杂声顿消,不止是人族这边,魔族那边的一干高手强者,在知道张铁的身份之后,同样一个个震惊莫名,心中充满了无数的惊奇和疑问自从张铁与六臂魔皇的陨落联系在一起之后,张铁这个名字,在魔族之中,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了。

    “这就是大难不死吧!”张铁对着武皇微微一笑,声音朗朗,同样让所有人都能听到,“无间神狱对别人来说是无间炼狱,有进无出,而对我来说,却是无上宝地,因为我修炼的,正是《无间鹏王经》……”

    哇……

    听到张铁在这里坦然承认自己修炼的是传说之中的神人秘籍《无间鹏王经》,一阵巨大的哗然之声从人魔两族的大军之中传出,所有人都没想到,张铁居然会在这里坦然承认自己修炼的是传说之中的秘籍经典,一时之间,那原本就聚集在张铁身上的无数目光,更是一下子变得火热起来,如被一块无形的透镜聚焦了一样,那目光之中,贪婪,嫉妒,热切,震惊,不可思议,重重内涵不一而足……

    原本就用充满杀意的双眼看着张铁的魔子,这个时候,看着张铁的目光更是炽热了十倍,他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心中那贪婪嫉妒的念头,更是如火山一样的喷发了出来,已经有些忍不住跃跃欲试……

    魔族大军之中,百面魔皇和黑山魔皇两个人看着张铁的目光,一下子就深邃了起来,百面魔皇的眼神看着张铁还有些闪烁,而黑山魔皇的眼神之中却已经是无边无际的贪婪和杀意,两个魔皇情不自禁的转头互相看了一眼,用眼神无声的交流了一下……

    修炼了《无间鹏王经》的张铁或许很强,但毕竟没有进阶神皇,而魔子来是同阶无敌,这正是魔子击杀张铁建功立业的好机会……

    面对着那无数的目光,张铁却已经坦然了,毫无所惧,到了今天,如果他连自己修炼的秘法都还不敢说出来,一个经艰辛,修炼了无上经典的人最后却发现那无上经典连经典自己本身的曝光权都捍卫不了,不敢公之于众,那所谓的无上经典,就是一个悖论,一个笑话,一个陷阱……

    “当初你不是获得了龙皇传承吗,怎么你说自己修炼的又是《无间鹏王经》,难道《无间鹏王经》还能任意变幻所修炼的功法脉轮?”武皇的声音,同样也充满了惊奇,这个问题,自然也是无数人心中想问的。

    “鹏王者,在水为鲲,在天为鹏,原本就是变幻多端,这修炼《无间鹏王经》的一个特点,就是可以随意模拟其他的功法秘籍和脉轮,当年我获得鹏王传承之后,自然可以模拟出《撼世经》的功法效果……”张铁看着武皇,平静的说道,“没想到今日在这里还能见到武皇陛下,在我与魔子一较生死之前,我还想请陛下撤销对阴阳宗的通缉追杀,还其自由,阴阳宗现在已经凋零,只剩下几个气节刚烈,誓死不愿投靠魔族,与暗皇神殿同流合污的女流之辈接受我的庇护,以武皇陛下之尊,到了这个时候,又何须对这样几个还有坚持担当的人族宗门赶尽杀绝?”

    武皇看着张铁,从当初张铁在青芙城救下阴阳宗诸人和揭露了暗皇神殿阴谋的时候他就知道张铁与阴阳宗有关系,而阴阳宗现在情况如何,他也了如指掌,听到张铁在这里再次说起,武皇只是念头稍转,就直接点头,“好,既然你开口了,那我武皇神殿与阴阳宗的瓜葛恩怨,就一笔勾销,从今天起,武皇神殿就撤销对阴阳宗的一切通缉和追杀!”

    “多谢武皇陛下!”和武皇解决了阴阳宗的纠葛,张铁随后又坦荡直视着星皇,“星皇神殿这几年中侵占我龙皇域土地城池,犹如贼寇,这笔账,我们稍后再算!”

    “当日你和六臂魔皇进入无间神狱,我以为你已陨落,你既陨落,龙皇神殿自然没有资格也没有力量坐拥龙皇大域,龙皇大域,自然有德者据之,在摩天之界,神殿之间新陈代谢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星皇神殿所为,合情合理,没有任何过错!”星皇一脸平静,他微微一笑,眯着眼睛看着张铁,“你今日若能在这里斩杀魔子,星皇神殿在龙皇域侵占的城池,我十倍还给你,就当谢罪,若你没有这个本事,那就……哈哈哈哈……”

    相比起龙皇的干脆,星皇话中,却隐藏着他的私心,他这是在跳动着张铁与魔子死战到底啊,甚至张铁与魔子两败俱伤,在他看来都不算什么。

    对星皇的那点祸心,张铁心知肚明,只不过此刻,他却没有与星皇在这里计较的必要,与星皇这等人物交流,想要让他放下心计真正尊重你,不玩他的花招,除了让他明白你拳头的分量之外,永远没有第二种方法。

    张铁不屑一笑……

    “后事交代完了吗?”魔子的声音咆哮而来,带着无边的狂意和杀意,还有那种不耐烦的嗜血的躁动,“没想到今日在这里除了能击杀人族的一个兰陵王之外,还能击杀一个龙皇,哈哈哈……”

    张铁平静的转过身,看着万米之外的翼魔魔子,再看看更远地方森严的魔族魔将大军和魔将大军之中的百面魔皇与黑山魔皇,深深吸了一口气,好多滚滚头颅啊

    “你就这么急着找死么?”

    “你说什么?”魔子身上的气息瞬间狂暴。

    张铁对着魔子微微一笑,“我说,你就要死了……”说着话,张铁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把自己的双手展示在魔子面前,“在你死之前,你好好看看这双手,因为过一会儿,这双手会把你的身躯撕成碎片,还会把你的心脏掏出来,让你看到它被我捏碎的样子……”

    翼魔魔子双目一红,二话不说,直接动手,身形一闪,就朝着张铁冲来,而他手上的尖刺,更是在万米之外,就带着一股寒光,刺向张铁,速度如电。

    万米的距离,对元神将一级的强者来说,就像是普通人打架的两三步距离一样,一个跨步,挥拳可至,瞬间就可以进入到最凶险激烈的近身战的范围……

    “小心……”武皇身边的几个强者在这一瞬间,甚至忍不住惊唿出声。

    因为就在魔子主动攻击的时候,张铁甚至连身形都没动,甚至是身上都没有护体战气的反应。

    翼魔魔子手上的黑色尖刺,带着一道黑色的寒光,撕破空间,逼近了张铁的颈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