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七卷 第二十七章 荡魔歌(二)
    第一击攻击得如此顺利,以至于在手上的黑刺在逼近到张铁身体数尺以内的时候,连翼魔魔子心中都忍不住惊喜起来张铁居然没有释放护体战气,这简直是找死。燃文小说   w?ww.ranwen`net

    魔子手上的黑刺不是普通的黑刺,而是强大的地阶神装,也就是黄金秘藏,这黑刺看似不起眼,但却可以轻易洞穿神装战甲,至于血肉之躯,则更是不在话下,除了洞穿之外,黑刺还有强大的其他能力,它可以让被洞穿的对手变得虚弱,汲取对方身上的气血能量,更能把对手身上的气血能量,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成为自己的补充。

    在这样的战斗下,只要对方一旦见血,那么对翼魔魔子来说,后面的战斗,就是一方越战越强,一方越长越弱。

    在刚刚击杀了叶谷宇和兰陵王之后,翼魔魔子并非像其他人想的那样需要休息和喘口气,反而,翼魔魔子现在的状态,完全是处在巅峰之上,这个时候的翼魔魔子,甚至比他击杀叶谷宇和兰陵王之后更加的强大。

    黑刺瞄准的是张铁脆弱的颈部和咽喉位置,就在那黑刺及身的刹那,翼魔魔子才在张铁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奇异的笑容。

    如果翼魔魔子在无间神狱之中与张铁战斗过,那么,此刻的他,一定不会因为张铁没有释放出护体战气就高兴,更不会让自己如此轻易的就接近到张铁的身边,贸然拉短与张铁之间的距离,与张铁近身战,因为他不知道张铁真正的恐怖究竟在哪里。

    无间神狱之中死在张铁手下的那些生物不会告诉翼魔魔子这些,那些生物绝不会告诉翼魔魔子张铁一身的力量,已经强大到了非人的地步,就像一座随时可以爆发出来的超级火山,要想不被爆发的超级火山淹没吞灭,唯一的办法,只有远离火山,而不是靠近,更不要把自己的脑袋凑到冒着热气的火山口中看看下面有什么。

    但很快,翼魔魔子就知道了,但是为时已晚……

    因为在与张铁这个等级的强者较量的过程之中,一步之错,就是万劫不复,一招之失,就是粉身碎骨,绝对没有第二次的机会,也不会有任何的后悔药。

    翼魔魔子的杀招对准的却不是张铁的脖子,而是他另外一只手上的那根黑刺,在一根黑刺刺向张铁脖子的时候,翼魔魔子手上的另外一根黑刺,无声无息的从另外一个方向刺来,瞄准的,正是张铁腋下的心脏位置。

    看着刺向自己脖子的黑刺,张铁只是微微一偏头,就避了过去,而同一时间,张铁早已经等待的铁拳已经轰出。

    张铁轰出的铁拳,瞄准的不是翼魔魔子的要害部位,而是翼魔魔子的拿着黑刺刺向张铁心脏的那只手臂。

    张铁没有释放护体战气,正是要让翼魔魔子的身躯与自己靠到最近的距离。

    他轰出的铁拳,加上翼魔冲过来的力量,在感觉上,就像是翼魔对着他的拳头冲过来一样,这会让他的铁拳在短距离内拥有更大的威力和爆破力。

    而翼魔魔子手臂位置的护体战气则是相对薄弱的地方。

    张铁早已经算计了好了一切,他只是等着翼魔魔子主动撞上来而已……

    在张铁出拳的那一瞬间,翼魔魔子的脸色就变了,但那电光石火之间,翼魔魔子也不可能收手回来,只有咬着牙,狠狠的朝着张铁腋下心脏的位置刺去。

    翼魔魔子在这一瞬间,甚至感觉张铁的反击有些荒谬,自己想要刺破他的心脏,他却想要轰向自己的手臂,这得失之间,无论怎么算,自己都是不吃亏的,张铁的这一拳,如果轰向自己的脑袋,或许还能让自己顾虑几分,让自己采取其他的应变措施,这手臂么……

    就在翼魔手上的黑刺刺到张铁腋下的瞬间,张铁的另外一只胳膊一下子放下,把那黑刺一下子夹住了,就像用老虎钳夹住了一只蚊子一样,无法再进分毫,而张铁的拳头,却已经轰在了翼魔的手臂的那一层护体战气之上。

    “轰……”的一声,如雷霆炸响,响彻整个万神原。

    翼魔魔子手上的那一层护体战气毫无悬念被张铁一拳轰开,而还不等翼魔魔子的手缩回去,张铁夹住翼魔黑刺的胳膊下的那只手的五根手指,一下子就紧紧的抓住了翼魔的手腕。

    翼魔心中一惊,想都不想就放开了手上的那根黑刺,他自己也放手灵活一转一抓,就反过来牢牢的把张铁的手腕抓住。

    对翼魔魔子来说,这是在近身战中对等的反制措施,无论张铁接下来有什么花招战技和攻击手段,在双方互相抓住对方手腕的时候,他都不会落在下风,换做任何一个强者高手来,在这种时候,也只能采取和他一样的行动。

    但翼魔不知道的是,在贸然近身张铁之后,被张铁抓住手腕他还反抓回去的这个动作,正是他与张铁战斗之中犯下了第二个致命错误。

    对其他的元神将的强者来说,他这样的反应没有错,但对张铁来说,他这样的反应,只是嫌自己死得还不够快。

    在抓住张铁手腕的同时,翼魔手掌上的战气就狂吐,直接先下手为强,想要把自己的战气顺着张铁的手腕轰入到张铁的体内,至少,也要把张铁轰入到自己体内的战气抵消。

    但让翼魔魔子震惊的是,在他的战气想要轰入到张铁体内的时候,张铁的手腕上的皮肤,居然直接把他的战气隔绝了,他握在手中的,似乎不是一个人的手腕,而是一块铁,一块细密到极点,已经难以被他人战气侵入的金属一样。

    这是什么样的身体,怎么可能?

    翼魔魔子差点惊叫出来,但在震惊之中,更让他意外的是,握住了他手腕的张铁,居然没有在同时发动战气,要从他的手腕处轰入到他体内。

    堂堂龙皇,难道连这么简单的战斗技巧都不会。

    不可能……

    “真乖……”张铁反而对着抓住自己手腕的翼魔魔子露齿一笑。

    翼魔魔子不知道张铁有什么后手,但这个时候,既然张铁没有采取这种有效的攻击手段,他也绝不会和张铁客气,在充满杀意的狞笑之中,翼魔魔子的一只手在抓着张铁的手腕,战气狂吐的同时,他另外一只手上的黑刺,在一击落空之后,在空中灵活的一转,就再次朝着张铁的双眼刺去……

    这个时候,观战的人族大军之中诸多神将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哪怕是武皇,一时间也为张铁捏了一把冷汗。

    翼魔魔子能连续击杀叶谷宇和兰陵王,其实力和反应,在元神将一级的强者之中,已经是巅峰水准了,甚至武皇都不知道为什么张铁在采取了这么危险的动作,抓住了翼魔魔子的双手却没有其他的动作。

    就在这个时候,张铁动了。

    他抓着翼魔魔子的那只手只是轻轻朝着自己身边一拉,双方位置变幻,翼魔魔子的身体一歪,手上对着张铁的第二招的攻击就再次落空。

    接着,还不等翼魔魔子的第三招的攻击再次发出,张铁的杀招终于出手了,翼魔魔子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张铁想要抓住他的手腕,而且在他反制过去的时候,张铁还夸他“真乖”……

    米饭是好东西,但米饭吃多了,同样会撑死人,这是因为那个人的消化系统,已经容纳不下更多的米饭。

    铁线钢筋拉力强劲,很难折断,但是,当施加到一根铁线或者是钢筋身上的力量超过他们的极限时,铁线钢筋,甚至是钢轨,大桥,高楼大厦,同样会被崩断。

    一个载重两吨的货车,你给它压上一百吨的货,那货车就不是货车,而是被你的货物压垮的机器。

    天下万物,都任何力量和压力的承受,都是有一个极限的,人如此,魔族也是如此。

    一些经验丰富的捕蛇之人,在捉到毒蛇的时候,甚至不用捏着毒蛇的七寸,只要拉着毒蛇的尾巴,熟练的一抖,那毒蛇就瞬间骨酥筋软,再也动弹不得,抖动毒蛇的那股力量,并不大,如果是用同样的力量打在毒蛇身上,毒蛇不会死,甚至受伤也不会很严重,毒蛇忍住疼,反过来咬你一口,就能让你完蛋。那为什么只是抖一下,毒蛇就动弹不得了呢,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你抖动的时候,毒蛇的筋骨肌肉,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无法承受那样剧烈的波动和扭曲,那样的动作,是毒蛇在平时根本做不了的,它的身体既然做不了,那自然也无法承受这样扭曲波动的后果。

    高手强者战斗之中,最直接,最简单,最普通的攻击,就只有一个字力!

    不要说高手强者,就是莽夫之间打架斗殴,力也是最简单的!

    它不像战气那样,可以远程攻击。

    单纯的力无法演绎出眼花缭乱纷繁华丽的战技,那些华丽的战技可以迷惑人,可以提高攻击效率,但对力来说,如果战技不能让力增加,那一切都是多余和无用。

    力单纯,普通,自然,就如同每个人身边的空气,就如同一个人无所不在的影子,只要在有光的时候,那影子就会出现。

    力之极者近于道!

    何谓道!

    道者,就在脚下,就在身边,触手可及,道不远人,也无人可远之。

    最强大的,往往也就是最普通的,最普通的,也是最无法抵御的。

    一切纷繁华丽的战技,一切强大的攻击手段,在这个时候,在张铁的手上,重新变为了普通,返璞归真,露出了本来面目。

    既近于道,则可以力而证道,道就在己身!

    抓着翼魔魔子手腕的张铁,在把翼魔魔子的身体拉过来之后,只做了两个动作一推,一扭,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烟火之气,更没有半点声光效果,一切都显得平淡无奇。

    但就在这两个简单朴实到了极点的动作之下,张铁身上那大海火山一样的力量,就通过翼魔魔子的手腕,传递到了翼魔魔子的身上,而翼魔魔子紧紧抓着张铁手腕的这个动作,则让这种传递的效果达到了最佳,没有一点浪费。

    这不是攻击,而是传递!

    一切的攻击手段都可以被化解,可以被拦截,可以被护体战气削弱,但这手把手的力量的传递,却无法被化解,无法被拦截,更不会被削弱半分。

    力量从张铁的身上生出的同时,也就同时传递到了翼魔魔子的身上。

    那是张铁全部的力量,再加上枪虾带来的数百倍的恐怖爆发力……

    翼魔魔子有张铁这样的力量吗?

    当然没有,别说他还没有进阶魔皇,就算是进阶魔皇之后,他的力量也不会比张铁强。

    翼魔魔子有张铁这样的爆发力吗?

    同样也没有。

    没有的,那就是无法承受的,无法承受的,一旦承受,那自然只能带来谁都无法阻止的破坏性的后果。

    这一刻,翼魔魔子的护体战气,诸多秘法和强悍的战技,高超的等级阶位,都没有了任何卵用,因为张铁不是在攻击他,而只是把力量传递到他身上,由不得他拒绝和逃避,从张铁身上传递过来的力量,考验的是他全身的每一条筋,每一根骨,每一滴血,每一丝脉肉纤维,每一根血管,每一个关节,甚至是每一寸皮肤和五脏六腑的承受能力。

    那承受的,是六臂魔皇的全部力量,加张铁的全部力量,然后用枪虾的能量爆发出来的总和。

    前面两个力量放在一起是加法,最后一个,却是乘法。

    只是瞬间,从翼魔魔子的手腕处开始,他的骨头,血脉,肌肉,瞬间就如麻花一样的扭曲起来,然后然后从手腕处一路爆炸开来,从手腕倒是手肘,到他的肩膀,再到他的胸口,小腹,双腿,全身,颈部,头部,没有任何遗漏,翼魔魔子的全身的每一根骨头,每一条筋脉,每一根血管,每一丝肌肉纤维,因为都连在一起,所以那股恐怖的力量也就一路传递了过来……

    这是世间最惨烈的酷刑,就在翼魔魔子惊天动地震动四方的惨叫声中,他的身躯在人魔两族几十万高手强者的眼中一寸寸的全部炸开,血肉模煳,体无完肤,变成碎泥。

    “轰……”就在翼魔魔子的惨叫声中,张铁空下来的那只手一拳轰出,直接从翼魔魔子胸前穿胸而过,从后背透出,张铁的手上,就抓着魔子跳动的心脏。

    张铁缩回手,当着翼魔魔子的面,把手上的那颗心脏瞬间捏爆……

    整个万神原之上,这一刻,无论人魔,鸦雀无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