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七卷 第三十章 荡魔歌(五)
    恐怕就算是上一代鹏王还在的话,也想不到张铁会把无间神狱这样的神器当做手中的兵器,拿来砸人。

    张铁还未凝聚神轮,所以还无法完全动用无间神狱的真正力量,但无间神狱在张铁手上,却可以大小由心,轻重由我,仅仅能控制无间神狱的大小和轻重这一个能力,这对张铁来说,已经足够了。

    更重要的是,这由鹏王之心所化成的巨塔

    无间神狱的巨塔化为的塔状的黑色巨棒长37米,重达3680吨,这样重量的武器,除了张铁,除了已经彻底激发了战神血脉,获得十倍力量和战力增幅的张铁,整个摩天之界,无人可用。

    这样的重量的武器,竖起来倒下去都能天摇地动,压都能把人压死,更何况它在张铁的手上,以数百倍爆发力释放出来的动能打击的能量。

    张铁一捧轰出,瞬间释放出来的能量,已经是巨大到了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恐怖的天文数字。

    这才是真正的动能打击,动能打击到了这一步,已入真正的无敌之境。

    如果说之前张铁击杀魔子以力证道只是牛刀小试,那么这一刻,张铁才是真正的锋芒尽露,无人可挡,大道在手,一棒擎天!

    百面魔皇曾经隐在一侧,悄悄观察研究了张铁很长时间,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张铁,已经知道了张铁的所有底牌,但这一刻,看到张铁轰来的巨塔大棒,百面魔皇才真正发现,他自以为的了解,是多么的可笑。

    大棒所至,整个空间似乎像海绵一样的凹了下去,在那大棒轰来的空中路径之上,周围的空气,战气,在这一刻,就像流水流入到坑中一样,自然而然的会聚集浓缩到大棒的两侧,然后被大棒摩擦点燃,变成灼灼逼人的炙白烈焰,带着烧融一切的高温,在空间的扭动之中,以泰山压顶之势,轰然临头。

    百面魔皇的脸色瞬间扭曲了,眼中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恐惧之色,这一刻,被张铁锁定了脉轮他避无可避,只能承受这一击,他怒吼着,那丑陋的身躯和面部,在这一刻,生出了无数黑色的鳞片和尖刺,一套狰狞的黑色古怪战甲出现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在电光石火之间,他展开了自己的魔皇领域,自己的身体一下子从空中消失,进入到了他自己的魔皇领域之中,那魔皇领域,就像一道灰色虚无的盾牌一样挡在了张铁的巨塔大棒的前面。

    无间神狱的巨塔轰在了百面魔皇的领域之上……

    霎时间,一道炙烈的白光刺得整个魔族大军之中所有的人几乎都睁不开眼睛。

    整个干坤宝珠笼罩的空间都震荡了起来,那空间像是被淘气的野小子手上丢出的砖头打破的镜子一样,一下子变得支离破碎,恐怖的空间裂缝出现,一道道黑色的气息弥漫开来,就像山墟之中的那些危险之地,百面魔皇领域周围的空间一下子变成过了千百个碎片。

    领域的存在依附于空间之内,空间破碎,领域焉存。

    百面魔皇的那道灰色的虚无盾牌粉碎了,百面魔皇就像是酒醉之人从口中吐出来的东西一样,在他的魔皇领域粉碎的同时,他整个人被从领域之中喷了出来,鲜血狂喷,如一道流星一样,朝着地面砸落。

    到了这个时候,那巨大的炙白色的冲击波才如怒潮一样,瞬间横扫四方,把正向张铁冲来的黑山魔皇和一干云魔将冲得七零八落,身形立止。

    百面魔皇砸在了地面之上,瞬间就在地面上砸出一个直接两千多米,深不见底的巨坑。

    张铁没有去理会百面魔皇,因为百面魔皇已经被他的血轮之锁锁定,今天绝对无法逃掉。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魔,身比鸿毛轻……”在歌声之中,张铁轻灵飞过那黑气弥漫的空间裂缝,来到了离他最近的一个影魔的圣阶面前,再次一棒轰出。

    那个影魔的圣阶似乎是百面魔皇的手下,刚才看到百面魔皇有危险,也冲得最靠前,这个时候,看到张铁的燃烧着的巨塔大棒如倒塌的天柱一样轰来,那个影魔的圣阶只来得及举起了手上的秘藏盾牌和一把长剑……

    “轰……”

    又一道炽烈的白光生出,那个影魔的圣阶身边的空间因为承受不住张铁巨棒的能量再次如破碎的玻璃和镜子一样粉碎。

    秘藏盾牌粉碎,秘藏长剑粉碎,护体战气粉碎,影魔的圣阶的身体,也瞬间成渣,在炽烈的白光之中,如雪消融……

    在如此纯粹到了极点的力量之下,什么华丽战技,什么反应敏捷,什么心机计谋,什么宏图大志,都无卵用,巨塔大棒之下,所有的一切,只变成了一个阴阳两分的简单直白的选择扛得住,活!扛不住,死!一切结果瞬间分晓明白,再无第三种可能和变化,也再无任何的侥幸。

    “又有雄与霸,杀魔乱如麻,驰骋走天下,只将刀枪跨……”

    张铁的歌声回荡在十多万魔族大军的耳中,就在这歌声里,张铁的身形在空中轻灵的闪动着,一步万米,轻易的避过了黑山魔皇的一道战气轰击,然后来到了第二个铁甲魔的魔族圣阶的面前,再次一棒轰出。

    那轻灵是错觉,如日月之行,大动而不觉动,当天崩地裂凝于灵犀之间,就会给人这样的错乱的印象,张铁的身体,张铁手上的巨塔大棒,就像一片羽毛一样在魔族大军的大阵的黑色怒潮之中随风飘荡,杀气冲天的魔族大军和战阵,在这一片轻灵的羽毛面前,陡然显得粗重笨拙起来。

    第二个铁甲魔的魔族圣阶应该看到了刚才粉碎的那个影魔圣阶的下场和百面魔皇的榜样,巨棒临头的档口,他没有选择用血肉之躯去抗衡,而是第一时间进入到了自己的领域之中,选择用领域来对抗。

    可惜的是,他不是百面魔皇。

    在铁甲魔的圣阶领域粉碎的同时,那圣阶领域,喷出来的东西,已经不是铁甲魔完整的身体,而是如绞肉机和榨汁机喷洒出来的血渣……

    魔族大阵的第二波的轰击到了,似乎汲取了第一波轰击的经验,这第二波的轰击,不再是席卷天地的怒潮,而是如一道光柱,凝练无比,轰向张铁,那光柱途经之处,一切阻碍,瞬间气化。

    面对着这样的攻击,张铁没有再用手上的巨塔大棒去硬碰,而是侧身一步,就轻轻避过,任由那光柱与自己擦身而过,激得他长发飞扬,飘飘若仙……

    战斗需要力量,但同样,也需要技巧。

    “今欲觅此类,徒然捞月影。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一朝魔虏乱中原,士子豕奔懦民泣。

    我欲学古风,重振雄豪气。名声同粪土,不屑仁者讥,身佩削铁剑,一怒即杀魔。割股相下酒,谈笑鬼神惊……”

    避过了大阵的第二波的轰击,张铁身形闪动间,黑山魔皇的再次攻击也被他避了过去,张铁高歌而行,整个人托巨搭大棒,从魔族大军的大阵之中冲天而起,一下子飞到了干坤宝珠的那个穹顶的最高处,居高临下,目光如电。

    交手的几个瞬间,两位魔皇心惧,诸多魔族神将心胆俱裂,十多万魔将大阵,黑云压城,从四面八面,密如织网,动如巨轮,凝成一股,朝着张铁碾压而来。

    这一刻,张铁似乎避无可避。

    “谁杀张铁,赏城千座……”

    魔皇怒吼起来,十多万的魔族魔将大军在这一刻双眼变得血红,无数张狰狞的面孔,无数道贪婪的目光,无数如满天烟花一样的战气,无数的刀枪斧剑,朝着张铁轰来。

    这一幕,被大阵外面的十多万人族神将大军看见,无数人族神将目眦欲裂,奋力轰向阻隔着自己与魔族大军的干坤宝珠的光幕结界,只是那光幕结界在抖动,却仍未破裂……

    “千里杀仇魔,愿费十周星。专诸田光俦,与结冥冥情。朝出西门去,暮提人头回。神倦唯思睡,战号蓦然吹……”

    十多万的魔族大军,在张铁眼中,犹如粪土,刀剑荆棘,视若等闲,张铁慷慨高歌,就在那歌声之中,“吹”字音落,六翼鹏王巨大的金色法相出现在张铁的身后,鹏王的六只翅膀张开,瞬间把十多万朝着张铁重来的魔军大阵笼罩在内。

    当此之时,离张铁最近的魔族大阵,已经贴近到张铁三万米之外。

    鹏王法相展开的六只金翅突然朝下一翻,一股玄奥的力量笼罩了整个空域……

    已经飞到张铁身边的十万魔族神将,在一片惊慌之中,如雨点一样的从天空往地面坠落。

    这一刻,无论是利用飞翼和战甲飞到天空之中的低级的魔将,还是那些已经凝聚了风之脉轮的风神将以上的高手,甚至是元魔将一级的强者,全部无法再飞行,一个个从空中掉落下去,那空域,一下子成了他们难以企及的地方……

    魔族十多万大军的大阵崩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