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七卷 第四十章 发现踪迹
    “啊,龙皇神殿的两位长老不是在几天前早就进阶元神将了吗,这个消息我前两天就听到过了,怎么又变成昨天?”

    那个稍大一点的声音刚刚说完,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上的客人,就马上奇怪的反问道。r?anw  en w?w?w?.?r?a?n?w?e?n?`n?e t?

    这摩天之界的酒楼饭馆,很多时候,就相当于“论坛”和“酒吧”一样,大家既是在这里吃饭,也是在互通消息,许多人吃饭的时候说起什么话来,周围的人听到,都不不自觉的加入到讨论之中。

    “你说的前几天进阶元神将的那两位长老是龙九天和罗云裳,这位老弟说的昨天进阶元神将的长老可是应孤城和侯墨元……”旁边一桌的一个客人立刻纠正。

    “那这岂不是说,短短几天之内,龙皇神殿就多了四个元神将?”

    “正是如此!”

    “奇怪了,龙皇神殿的四位长老以前只是火神将,怎么这才短短几日的时间,居然都一个个同时进阶元神将了呢,难道是龙皇神殿的气运真的来了吗?”

    说到龙皇神殿和龙皇城,整个酒楼内的话题一下子就转移到了这上面,一桌桌的客人一边吃饭喝酒,一边兴致勃勃,意兴甚浓的讨论着,更多的人则竖起了耳朵,一下子聚精会神的听起来。

    众人身在龙皇域,这龙皇域中的大事,自然而然也会影响到众人的生计和生活,就比如说一个月前,龙皇张铁回来闭关之时,整个摩天之界人族各地的各种草药的原料价格和药品价格开始飞涨,有的甚至在一个月内涨了好几倍,那涨幅,令人目瞪口呆,不少有囤积的药商在过去一个月中都赚了大钱。而就在张铁出关之后,几乎从当日起,各地的大宗的草药和各种药品的而价格就开始迅速回落,半个多月的时间,许多药材和药品的价格又回落到了从前的水准。

    这药材和药品价格在两个月时间内的大起大落的原因耐人寻味,但作为普通人,他们的生活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巨大的影响,之前那些无心插柳的大药商们都赚了钱,而后面冲进去开始高价收获准备囤积居奇的那些药商,现在则赔得吐血,他们作为这条产业上的从业者,自然感受更深。

    “气运之说虚无缥缈,如果龙皇神殿有所为的气运,几年前又何至于到了那等境地!”

    “不错,不错!”

    “听说龙皇陛下也是前些日子才出关,怎么这么巧呢,龙皇陛下刚刚出关,这龙皇神殿的四个长老居然就同时进阶元神将了……”终于有脑子灵活的药商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想到了其中的关联……

    “火神将进阶元神将的时间都是在十天到半个月之间,因各人修为而异,如果从时间上算起来,正是从龙皇陛下这次出关之后,龙皇神殿的几个长老就开始进阶火神将,这世间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几个几百年没有进阶元神将的火神将,几乎就在同一个世间内突破了各自的瓶颈一起进阶了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关联……”

    “不错,不错,就是这个道理!”刚刚那个大声说话的声音再次大笑了起来,“前几天龙九天和罗云裳同时进阶的时候,龙皇城内已经有许多人在议论纷纷,觉得这实在太巧,但现在,随着应孤城和侯墨元两位长老一起进阶,龙皇城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当然这安静只是表面的,听说现在的龙皇城,都已经要翻天了,所有人都说龙皇陛下用秘法助龙皇神殿的四位长老突破了进阶元神将的瓶颈……”

    “怎么可能,摩天之界谁能有这样的本事?”

    “怎么不可能,在龙皇陛下归来之前,摩天之界谁又能想到龙皇陛下凭着一己之力,就能击杀两大魔皇,同时把魔族的十万魔将大军杀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龙皇陛下绝对是摩天之界第一人!”

    “听说,龙皇陛下好像不是摩天之界的人,或许……”一个声音小声的说了一句,酒楼之内瞬间一静。

    但这安静也只是维持了几秒钟,马上就有一个声音反驳。

    “胡说,龙皇陛下当然是摩天之界的人,只是龙皇陛下的出生之地你们绝对想不到是在哪里?”

    “你说龙皇陛下出生哪里?”

    “我听说,龙皇陛下其实就出生在山墟核心区域之内,陛下从小就与常人迥异,几乎在娘胎里,就开始凝聚脉轮……”

    “啊,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听说只要是孕妇喝下九天神泉,那胎儿在娘胎之中就能修炼,一出生就异于常人,力大无穷,手撕虎豹,入水不溺,入火不伤……”

    刚刚还在讨论者龙皇城和龙皇神殿大事的酒楼,在话题一下子转移到张铁身上之后,一干人说的话,马上就不着边际起来,完全可以归入到神话传说一类,完全让人听不下去。

    听着那些话,就连在一旁喝着酒的张铁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他也没想到只是短短几日,这龙皇域之中,就已经传出他在娘胎里就喝了九天神泉,开始凝聚脉轮的消息来了。天见可怜,他小的时候别说是什么九天神泉了,就算是三个铜板一碗的米酿,都舍不得多喝,因为他要是多喝,他的老妈就要更加的辛苦才能把他多喝掉的那几个铜板赚回来。

    这样的套路,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听到这样的话,张铁第一时间就响起在他所来的那个世界,那些关于古代帝王的传说,也往往是从一生下来就显得与众不同什么出生的时候红光满地,生母梦到神人投胎或者是流星入怀等等……

    张铁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也能成为这种故事的主角。

    龙皇城中四个长老同时进阶元神将这种事,自然瞒不过人,而只要是有心人,几乎都能想到龙皇神殿的四个长老进阶元神将和自己之间的关系,不过现在龙皇城中如何,张铁却不想管了,整个摩天之界,到目前为止,能让他出手天道灌顶的火神将,也就是龙皇神殿的四个长老而已,其他的人,进阶不进阶,不关他事,他也没有那个义务,他现在最想的,就是找到阴阳宗的那几个女人,然后把敢放他鸽子的苏海媚和英飞琼,按在地上,掀起裙子……狠狠的……啪啪啪啪……打屁股!(想歪的自己去面壁)

    以张铁对阴阳宗的了解,要拍板决定这种事的,只能是苏海媚和英飞琼,姬月蓝和姜若馨两个人,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特别是姬月蓝,要是知道自己回来,她一定早就朝着自己扑过来了,哪里还会故意躲起来,这根本不是她的性格,或许姜若馨也在其中出了什么鬼主意,真不知道这些女人脑袋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张铁一顿饭还没吃完,刚刚那个小二已经重新来到了他的身边,先瞄了一眼那碗炖汤下面的蓝晶币,咽了咽口水,稍微有些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就说吧,说错了不怪你!”

    “是这样的,我刚刚让一个朋友到外面的其他酒楼和客栈里打听了一下,倒打听到了一个消息,这云龙山脉之中,是有一个地方和客官你刚才所说的天籁谷有点关系,只是那个地方不叫天籁谷……”

    “哦!”张铁已经放下了酒杯,双眉微微一扬,“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地方和天籁谷有关系,但又不叫天籁谷?”

    “是!”小二点了点头,也鼓足了勇气,“那是正在街上另外一家饭店用饭的一个客人说的,那个客人说云龙山中有一个地方叫天籁洞,那天籁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天籁洞的地下有一条地河,每到每月朔日和望日的时候,地河之中会水量大增,漫到洞中,地河之水在洞中涌动,撞击着洞里的石笋,石洞,石壁会发出犹如金石丝竹一样的声音,颇有韵律,犹如天籁,当地人也就把那个洞叫做天籁洞,那天籁洞之外,的确有一个山谷,确不是叫天籁谷,那山谷在当地就没有名字,因为天籁洞,当地人只是习惯称那个山谷为洞谷或者鱼谷!”

    “那个客人又何如得知那个洞叫天籁洞的?”

    “那个客人是个药商,也是常常在云龙山中跑,据他说有一次他在山中差点迷路,才到了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有一个小山村,山村里的人都过着半隐居的生活,但却很好客,他到那个山村里的时候,那天刚好是朔日,村里的人就到天籁洞外去抓鱼来招待他,因为天籁洞中每次水漫的时候,都会有一些两指多长的细长小鱼从地河之中游出来,冲到山间的溪流之中,那小鱼没有刺,肉质鲜嫩,是难得的美味,当地之人,在朔日和望日都会到洞外捕鱼,听到当地人说起,所以他才知道,后来因为好奇,他还去洞外看过一次,的确如此!”

    “那山谷情况如何?”

    “那山谷风景优美,只是谷中山壁陡峭,又没有路,普通人难以进入,当年好像还有隐士在谷中建过一个庄园……”

    “这地方在何处?”

    “就在云龙山玉华峰北面200多里处,那个地方往西的话,距离最近的东阆城有400多里的距离,距离丰谷集有8000多里……”

    店小二说着,张铁一下子就在脑袋里的地图上找到了玉华峰和东阆城,这两个地方都是在地图可以轻易找到的,再从这两个地方画一条,张铁一下子就锁定了天籁洞和天籁洞外的那个山谷的位置。

    “好了,不管那个地方是不是天籁谷,这桌子上的东西归你了……”

    就在小二一脸的惊喜之中,张铁已经站起,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不知为什么,找了阴阳宗诸女好几天,在他听到天籁洞的时候,本能就感觉天籁洞外的那个山谷,似乎正是自己要找的地方。

    出了酒楼,刚刚离开丰谷集,张铁整个人身形一闪,就腾空而起,以几乎一秒万米的速度,朝着他在地图上锁定的那个地方飞去。

    只是十分钟后,当天色刚刚暗下来,张铁就已经到了天籁洞所在的那个山谷的数万米的高空之中。

    那个山谷长五十多里,山谷之中郁郁葱葱,风景秀丽,的确人迹罕至,一条小河从山谷之中蜿蜒流过,山谷两侧则是陡直的悬崖峭壁,甚至不需要动用莲华之眼,张铁就看到在山谷东面的一侧的一面半空峭壁之上,有一条堪称一线天的险路从一道悬崖的缝隙之中穿过。

    张铁刚刚到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穿着紫色裙装和带着飞翼的女子,从山谷之中快速飞来,一下子飞入到那道山壁之间一线天的缝隙之内,消失不见……

    那个女子,当初张铁在青芙城的时候还见过,正是阴阳宗的一个女弟子。

    看着峭壁之中的那道一线天的缝隙,张铁眼珠一转,嘿嘿一笑,隐身蜃珠一下子发动,整个人的身体瞬间就在空中消失不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