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七卷 第四十四章 深不可测
    忙碌的人都是庸俗的人!

    在从虎陀山马不停蹄的飞往娲皇宫的途中,张铁心里一下子冒出了这句话。?  ?火然文 ?? w w?w?. r?a?n?w?e?n`net

    扁衡没有马上答应要随张铁离开摩天之界,毕竟不说在离开摩天之界的途中会有可能产生的难以预料的巨大风险,就是在摩天之界生活了一辈子的人,扁衡对摩天之界还有很多的留恋,乍然要去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谁都会犹豫一下。

    相比起张铁所来的那个世界,摩天之界的确小了,少了很多的精彩,但是,所谓的大小,却也是相对的,由心而已,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一辈子或许没有离开过他的出生的那个村庄,那个城池,或者是那高墙内的重重宫闱,但人家照样也平平静静心安理得或者快快活活的过了一生。

    不管怎么说,比起一个村庄,一个城池或者九重高墙,摩天之界,已经算是大的无边无际了。

    正是因为了解了这一点,张铁让扁衡慢慢考虑,两个人可以随时联系,在扁衡考虑好之后,可以在这些天内随时来找他。

    做完了这些,张铁就离开了虎陀山,没有在虎陀山吃饭,没有在虎陀山过夜,甚至是没有喝上一口虎陀山上的茶水就离开了。

    在张铁要离开的时候,扁衡突然问了张铁一句,“你接下来要去哪儿?”

    “娲皇宫!”张铁回答。

    但就是这三个字,让刚刚平静下来的扁衡又跳了起来,那口水几乎又喷到了张铁脸上。

    “你还说你没有打唐媚的主意,人家小姑娘刚到娲皇宫你就追到了娲皇宫,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个老不休,我可没有你想得那么龌龊,我去娲皇宫是去见娲皇,前些天我出关的时候已经和娲皇约好了要去一次!”

    “真的?”扁衡用百分之百的怀疑目光看着张铁。

    在扁衡眼中某些方面已经“人格破产”的张铁懒得再说什么,直接飞走了。

    “我跟你说,唐媚不管怎么说也是我的徒弟,她的事我能做一半的主,你要让她变得和阴阳宗的那些女人一样,我跟你没完,我就算打不过你,也能下药把你弄阳痿了,让你以后只能看着女人干瞪眼……”

    看着张铁离开,扁衡还在虎陀山上大叫,传音入耳,威胁张铁,生怕张铁听不见。

    扁衡估计是到了今天整个摩天之界依然敢“威胁”张铁的人之一,而且这“威胁”的手段也太奇葩了一点。

    这个老混蛋!张铁心中暗骂一声。

    不过扁衡虽然有些混蛋,但多少还有些可爱之处,同时他也是张铁在来到摩天之界后,少有的几个在一起可以聊得来的朋友之一,两个人可以算得上是忘年之交,想想以后如果真有可能再见不到这么一个人,张铁还真有些怀念。

    ……

    娲皇城很大,但在张铁的速度之下,又不算大。

    耳边似乎还回荡着扁衡的怪叫,心中正感叹着自己的庸俗,在离开虎陀山没有多久之后,在张铁恐怖的高速之下,娲皇宫已经出现在了眼前的地平线上,已经在望,同时远远的,张铁已经看到从娲皇宫中飞出了一红一绿两个人影,朝着自己飞了过来。

    那两个人中,其中一个正是自己出关之后在龙皇阁见到的娲皇宫的那个童颜鹤发,体态有些发福的副宫主,这个娲皇宫姓沈,叫沈碧君,今天穿着一条绿色的长裙。

    而在沈碧君旁边的,是张铁之前没有见过的一个人,那是一个老头,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袍,脑袋上光秃秃的,颇为显眼,和沈碧君一比,却显得更胖,从气息上看,同样是圣阶。

    红男绿女,这搭配倒也有意思。

    看到两个人朝着自己飞来,张铁也并不意外,以娲皇宫之能,要是连自己进入娲皇城都不知道的话,那可真是笑话了。

    在双方快要接近的时候,张铁一下子放缓了自己的速度,最后慢慢在空中停了下来。

    “陛下果然守信,娲皇陛下知道陛下前来,特意让我俩前来迎接!”那两人一下子飞到了张铁身边,沈碧君先开了口,和身边的那个老头一起,对张铁行了一礼。

    “娲皇陛下客气了,既然已经和娲皇陛下约定了两个月内前来拜访,张铁又怎么敢不来呢……”

    “哈哈哈,龙皇陛下在九天大域击杀两个魔皇,将十万魔族崽子杀得溃不成军,实在是大快人心,大状我人族声威,我早就想看看龙皇陛下长什么样,今日一见,果然是见面更胜闻名啊……”沈碧君旁边的那个老者哈哈大笑了起来。

    听到那个老者开口,张铁一下子想起了什么,心中一震,突然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老者,问沈碧君,“这位是……”

    “这位是我们娲皇宫的副宫主,项魁!”沈碧君介绍道。

    “项副宫主在七年前是否曾偶然发现魔皇杀阵,然后用了一颗破阵之雷丢到了那杀阵之中,破了那杀阵?”张铁突然问道。

    “啊,你怎么知道?”娲皇宫的项副宫主摸了摸他的光头,一脸惊奇的看着张铁,“当日我从山墟之中得到一颗威力巨大的天阶破阵神雷,在离开山墟之后,刚好收到娲皇陛下的讯息,让我赶到碎星海某域,如果发现有魔族的杀阵,就用那颗破阵神雷将其破除反正那些魔崽子也不会干什么好事,我想都不想就把破阵神雷朝着杀阵之中丢了进去,想让魔皇喝一壶,龙皇陛下居然知道这事,难道龙皇陛下当时也在附近?”

    张铁呆住了,项魁的声音让他一下子就认出了项魁,但张铁没想到的是,项魁之所以能救自己,是因为他接到了娲皇的指示。

    娲皇又是如何知道自己会遇险的?

    想到前些日子娲皇让沈碧君交给自己的量天尺,张铁心中对娲皇,一下子就生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心中翻滚着各种念头,张铁长长吸了一口气,回答了项魁的问题,“因为当时我就在那魔皇杀阵之中,如果不是项副宫主的那颗破阵神雷,我或许早已经死在百面魔皇手里了,刚刚项副宫主一开口说话,我就想到那日在杀阵之中听到的声音,没想到当日居然真是项副宫主出手相救……”

    张铁这么一说,沈碧君和项魁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既感觉有些意外,但似乎又并不太吃惊。

    “不知龙皇陛下当日为何被百面魔皇困在杀阵之中?”沈碧君问道。

    “那日我追击投靠暗皇神殿的石中玉和夏阳明两个人,在碎星海中将两人击杀,没想到后来却落入到百面魔皇的陷阱杀阵之中,如果不是娲皇陛下和项副宫主出手,或许早已经没有张铁了,那日侥幸脱困之后,我还以为出手的是哪位神皇,只是后来遇到武皇和星皇,发现不是他们两人,我就有些疑惑,担心那日出手救我之人难逃魔皇毒手,我没想到,那出手之人居然就在娲皇宫中!”

    “哈哈哈,巧了,巧了!”项魁大笑起来,他摇了摇手,“没想到那日我一颗神雷,还能巧救陛下,不过说起来,当日真正救了陛下的,也不是我,而是娲皇陛下……”

    “无论如何,项副宫主对我都有救命之恩,请受张铁一拜!”张铁说着,就认真的给项魁行了一个拜礼。

    “不敢当,不敢当,陛下切莫折煞我了……”项魁吓了一跳,连忙让开,不敢受张铁的这个拜礼,要知道以张铁如今的的身份威望,整个摩天之界的人族,又有几个人能坦然承受张铁的这一拜。

    张铁也不管项魁是否躲开,而是坚持行完一礼之后,才继续问了一个问题,“项副宫主那日坏了百面魔皇好事,百面魔皇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不知道那日项副宫主最后是如何摆脱百面魔皇的追击?”

    “嘿嘿嘿,我经常在外行走,身上有娲皇宫的保命的天阶神装和宝贝,要打的话我打不过百面魔皇,不过如果我想走,百面魔皇也追不上我!”

    “那不知道娲皇是如何得知我在碎星海遇险?”

    “哈哈,这个问题,等龙皇陛下呆会儿见到娲皇陛下的时候向娲皇陛下询问,娲皇陛下一定会告诉龙皇陛下答案的!”沈碧君微笑着说道。

    感觉沈碧君和项魁两个人应该知道其中的原委,不过两个人不愿在这里说,张铁也就不再追问,反正过会儿就要面见娲皇,这些事情,可以问个清楚。

    几个人在空中寒暄几句,气氛一下子就融洽起来,沈碧君和项魁两个人就直接引路,带着张铁往娲皇宫飞去。

    娲皇宫可谓是城中之城,整个娲皇宫极尽恢弘,哪怕是飞在天上,都能看到下面那金碧辉煌的高大建筑和地上如蚂蚁一样拥挤的人潮,这里,是摩天之界人族最精华的地方。

    整个娲皇宫的外围,有好几圈的神将在驻守,但在沈碧君和项魁的带领下,张铁穿过空中的层层驻守,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娲皇宫最中间,最核心的区域。

    沈碧君和项魁两个人带着张铁直接降落在了一座大殿的入口处,那守卫在大殿入口处的,是两个穿着全套金色神装的火神将。

    “娲皇陛下正在里面恭候陛下,陛下请进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