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八卷 第一章 战局
    太阳已经落下山,白天的战斗已经结束,在夜幕下,城里燃烧的火光也变得更加的显眼……

    在经过神圣联盟帝国的飞机持续多日的狂轰滥炸之后,冷水城城南的那片区域,彻底变成了一片火海和废墟。? ? 火然? 文  w?w?w?.?r a?n?wen`net

    白天西大陆人族联军的空军在冷水城的上空与神圣联盟帝国的飞机进行殊死搏斗,双方各有损伤,到了夜晚,西大陆人族联军的空军褪去,那黑暗的天空之中,就成了神圣联盟帝国翼魔的天下。

    人族的空军与魔族的翼魔在天空之中作战,在白天和视野良好的时候,双方的损伤比甚至可以达到一比一,而在夜晚和影响飞机性能与飞行员视线的雨雪天气,双方的损伤比就有可能达到一比四以上,这是西大陆人族联军所无法承受的,也因此,每当到了晚上,就是人族联军空军退去,把战场交给地面部队的时候。

    现在的西方大陆,人族联军与魔族的圣战战场,已经分成了东面和北面两条战线,这两条战线就像两台绞肉机一样,在最近十多年内,双方都把无数的兵团和兵力投入了进去,具体死了多少人,已经没有人在意了,反正人族联军的底线就只有一条,决不能让神圣联盟帝国把东面和北面的这两条战线连起来,因为这两条战线一旦连起来,西方大陆与东方大陆的海陆通道就将被魔族切断,这对整个西方大陆的人族联军来说,是战略上的巨大失败,也是灭顶之灾。

    真到了那时,如果没有东方大陆强大帝国的太夏的支持,不说人族联军之中的各国的军队会怎么样,恐怕各国的民众和社会秩序就要崩溃,只要想想一旦西方大陆变成一个孤立之地的处境,这就足以西方大陆的各国的首脑,领袖,还有一个个大人物咬着牙都要把神圣联盟帝国的军队挡住不惜一切代价。

    而所谓的神圣联盟帝国,在人族联军的眼中,它既不神圣,也不是什么联盟,而是完全由魔族和魔族三眼会的狗腿子在西方大陆沦陷区中弄出来的把戏,虽然神圣联盟帝国的皇帝是人族,但人族联军中谁都知道那个所谓的皇帝,只是不过是魔族从三眼会中选出的一个傀儡而已。

    开始的时候神圣联盟帝国的确是把戏,但是,在神圣联盟帝国建立十年之后,也就是圣战开始第十五年后,当神圣联盟帝国内越来越多被洗脑的人族战士出现在战场之上,开始拔到砍向同为人族的联军战士之后,这把戏就不是把戏了,而是成了魔族手上的一张王牌。

    今天的神圣联盟帝国,已经成为了一台掌握在魔族手中恐怖的战争机器,也成了西方大陆人族联军最大的威胁和战场上最主要的对手。

    冷水城所在的希克斯半岛是人族联军东部战线的组成部分之一,为了争夺希克斯半岛的控制权,西方大陆人族联军和神圣联盟帝国的军队,已经在这个面积不足一百万平方公里的半岛上拉锯般的血战了数年。

    在这数年之中,希克斯半岛上一座座美丽的人族城市,村庄,集镇,就成为了这把巨大钢锯下的纸片和泡沫,在双方部队的来回交错摩擦之中,一个个灰飞烟灭,变成废墟和焦土。

    现在这把钢锯的锯齿移到了冷水城,只是半年的时间,当初这座拥有人口1200多万,号称希克斯半岛明珠的城市,就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犹如鬼蜮,整座城市的每一寸地方,都洒满了魔族,更多却是人族的鲜血……

    但是双方的拉锯并未停止,那洒在锯齿上的无数淋漓的鲜血,没有让那那把钢锯的温度降下来,反而更加的灼热和血腥……

    就在这拉锯之中,来自西方大陆奥塔帝国派驻在东线战场上的第六皇家军团第一野战步兵兵团,就像一块生硬磕牙的冻肉一样,被那些大人物们丢到了希克斯半岛战区,然后被希克斯半岛战区的将军们随手丢到了冷水城,希克斯半岛战区指挥部给奥塔帝国第六皇家军团第一野战步兵兵团的命令的原话是确保在未来两个月内,冷水城不会完全落在那些狗娘养的手上,否则话,第一野战步兵兵团上至兵团长,下至后勤部门的所有人,都去死!

    怎么死?命令上没有说,但是第一野战步兵兵团的所有人都明白,一旦无法完成联军指挥部的命令,等着他们的,就是督战队骑士手上的铡刀。

    从开战至今,不要说他们一个小小的步兵兵团,再多东边和北边两条战线上,死在联军督战队骑士铡刀之下的大人物,那些所谓的贵族,所谓的将军,各国的皇亲国戚总理大臣钦差之类人物的脑袋堆起来,都可以在冷水城周围绕上两圈了。

    命令简单,粗暴,生硬,没有任何商量和讨价还价的余地,唯一让第一野战步兵兵团的战士们欣慰的是,这两个月中,和他们一起在冷水城和敌人战斗的,还有一个来自法兰西亚帝国的骑士,两个营的来自蛮族联盟的蛮血战士,还有一个从前线撤下来在冷水城重编修整的混编装甲团,当然,最为最重要的一环,冷水城的天空也不用他们操心,希克斯半岛战区指挥部在冷水城后方野战机场的几个空中骑兵团,会随时支援冷水城的战斗,不让冷水城的天空成为敌人肆虐的战场。

    ……

    泥浆,血水和昨天晚上的雨水混在在一起,让地面上湿漉漉的,豪本施托克就趴在一片由瓦砾和烧焦的门槛与泥泞湿漉的雨水组成的地面上,眯着他灰色的眼睛,借着自己背面一百多米外那栋被烛油燃烧弹点燃的钟楼的火光,认真观察着距离他两百米外那一栋已经坍塌了一半的建筑。

    那栋坍塌了一半的建筑原本有着五层楼的高度,而此刻,那栋建筑的第五层已经完全塌了,第四层也塌了大半,对着他的这边也只剩下几个黑漆漆的窟窿,那栋建筑的外面大部分有着烟熏火燎的痕迹,在那痕迹之下,还依稀可以看到那建筑用明亮优雅的鹅黄色马赛克搭装饰起来的漂亮的外墙面。

    就在刚才,正趴在这里的豪本施托克听到了那栋建筑里传来的一丝响动,那响动,似乎是有一个餐具从桌子上掉了下来一样,虽然声音很轻微,而且随后那栋建筑里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彻底安静了下来,但他还是听到了,作为一个已经进阶九级的战士,在第一野战步兵兵团中有着狼犬外号的豪本施托克的听力绝对比普通战士要灵敏的多。

    豪本施托克的身上披着一件灰扑扑的披风,那件涂满了变异乌贼体液的变色野战披风把他的身体盖住了大半,特别是在夜晚,披风身上的颜色,已经完全和周围的废墟融为一体,就算是敌人喝了奢侈的夜视药剂,在远处,也不容易把他认出来。

    刚刚那栋建筑里的动静,有可能是一只老鼠碰倒了桌子上的东西,也有可能是有野狗在那栋建筑里找食,这半年多,整个冷水城都笼罩在一股令人作呕的腐烂的臭气之中,整个城市已经成了老鼠也野狗们的乐园,这里的老鼠和野狗,一个个吃人肉腐肉已经吃得双眼发红,已经敢明目张胆的攻击那些在城市之中落单或者熟睡过去的战士,第一野战步兵兵团之中已经发生过有战士被老鼠和野狗咬伤的事情,所以那些老鼠野狗弄出这么一点动静根本不奇怪……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在那栋建筑之中隐藏着几个看到魔族就叫爸爸的杂种“杂种”这个称号是西大陆联军之中所有人族战士对同为人族却心甘情愿成为魔族走狗的神圣联盟帝国人族战士的标准称唿。

    和所有的人族战士一样,豪本施托克并不关心在神圣联盟帝国内的那些普通人在圣战开始的这些年中到底经了什么样的奴化洗脑才会让他们随着魔族一起走向了战场,但只要那些人出现在战场上,那么,他们就像魔族一样,就是他要消灭的敌人,当然,那些人消灭起他们这些“冥顽不灵”“不愿接受龙神统治”的“异教徒”来,也会毫不手软,甚至更加的狂热……

    豪本施托克悄悄看了看天空,发现很快可能会下雨,厚厚的云层已经开始堆积,逐渐遮蔽了月光,但最关键的是,这个时候他所在的这片区域的上空,并没有翼魔盘旋。

    等到有雨滴落在地上的时候,豪本施托克悄悄朝着身后打了几个复杂手势和手语。

    看到他的手势,他身后的那片废墟之中,周围几十米内,有好几个地方,都开始有了一些变化,一个个的战士开始从变色野战披风下面钻了出来,开始从几个不同的方向,向着那栋建筑悄悄靠近。

    豪本施托克解下了自己身上的一个爆炎手雷,匍匐着,不发出一丝动静,就朝着那栋倒塌建筑的门口摸了过去……

    ……

    ps:今天就更新一章,老虎捋一捋后面的思路和情节,让大家后面看爽,铁子要回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