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八卷 第八章 谁的圣战
    昨夜的雨到了半夜就停了下来,到了早上的时候,天色刚刚有有微亮,虽然空气之中仍旧有一些凉意,但冷水城的天空之中,却再次变成了双方战机角逐的战场,双方飞机上投下的烛油爆炎弹,再次让冷水城中烈焰冲天,昨晚在城中厮杀的双方的大股的地面部队已经退到了安全区域,这个时候,在城中,只有双方小股的部队还在零散的进行着巷战,除了烛油爆炎弹发出的燃烧声和建筑物倒塌的巨响,只是偶尔会有低吼的厮杀声与怒吼声从那些接近废墟的建筑之中传出来,但随即一切就归于沉寂,而如果有某方的部队超过十个人以上暴露在那些建筑之外,那么,不用多久,就一定会有一发或者是数发烛油凝胶弹从天而落,把那个地方变成一片火海……

    这是拉锯的一部分,而且是最残酷最比拼耐心的拉锯,看的就是谁先受不了这样的失血退去,那么另外一方,就自然成为冷水城最后的胜利者可以前进一步,后者不得不后退一步……

    在白天的时候,制空权成为双方战机在冷水城上空争夺的焦点,人族联军与神圣联盟帝国的空骑兵成了白天战场上绝对的主角,说来也让张铁不知道是该感到荣幸还是无奈,因为圣战打到了这个时候,连魔族控制的这些傀儡国家也拥有了飞机,而所有在天空上作战的飞行员,都沿袭了张铁当初在赛尔内斯战区所获得的那个称号空骑兵!

    张铁是这次圣战的第一个空骑兵,本人又发明了烛油,制造了双驱发动机,驾驶着第一架飞机上了天空,而且创造了最经典的空战理论和第一所空骑兵学校,所以无论是人族之中还是在魔族之中,张铁这个空骑兵之父,都毫无争议。?  ?火然文 ?? w w?w?. r?a?n?w?e?n`net

    唯一不同的是,在人族的宣传之中,张铁当然是人族的英雄和强大的骑士,而在魔族,至少是西方大陆神圣联盟帝国的洗脑教育之中,张铁却成了他们的英雄,是他们所信奉的之神的虔诚信徒,人族联军杀死了他们的英雄,然后让人假扮张铁来打击他们的士气,要阴谋颠覆他们的信仰和国家……

    在上帝视角之下,或者是在人族联军这边,神圣联盟帝国关于张铁的一切都是最低劣的谎言,但这样的谎言,却是神圣联盟帝国所有战士认定的事实,在一个封闭的,极权和宗教的双重洗脑控制体质之下,如果一个人从生下来接触的就是谎言,就在一个严密的洗脑体系之下长大,那么,他就失去了最起码的判断力。

    昨天晚上,在吃饱了肚子之后张铁也没有闲着,他用打发时间一样的方式,在冷水城中干掉了几个魔族的小兵,从那些小兵读魂的记忆之中,张铁对魔族和三眼会统治的这些傀儡国家控制洗脑民众的手段有了深刻的了解,而知道的一切,让张铁不寒而栗。

    在神圣联盟帝国之中,任何一个人族,从出生的时候就会被深深的打上了魔族控制的烙印。

    在驭兽之术上,有一种最简单的,哪怕傻子都可以掌握的驭兽之术,这种驭兽之术叫做印随术,这种驭兽之术就来源于一些鸟类和哺乳动物天生就具有的一种生物学的行为和本能,那种行为和本能被称为印随行为,简单一点解释,就是某些鸟类和哺乳动物,会把出生后眼睛看到的第一个能会移动的物体(不管那个物体是什么)当做他们的父母,如果你想控制一只鸟,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那个鸟出生的时候,你让鸟第一时间看到你,而且你随着那只鸟生活一段时间,那只鸟就绝对会成为你最忠实的追随者,人同样也有这种特性。

    而神圣联盟帝国中的每一个人类,在出生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魔族,从出生到七岁之前,这些孩子都无法和他他们的人族父母生活在一起,而是与魔族生活在一起,一直到七岁之后,在完成了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洗脑阶段之后,他们才会回到他们真正的父母身边,而那个时候,魔族那恐怖和与他们截然迥异的身体,在他们眼中,已经成为了世间最完美,最亲切,最神圣的象征了……

    在整个神圣联盟帝国内,魔族都是最尊贵和最神圣的象征。

    在七岁之后,那些孩童则接着整个社会,整个国家系统性的灌输和洗脑,他们有自己的文字,的语言,而且他们会把一切印有和他们不同文字的东西视为不洁和亵渎之物,把一切和他们说这不同语言的人视为不洁和渎神之人,无论是听到或者看到,都要去忏悔,对于前者,他们焚烧,摧毁,对于后者,男人的话,他们屠杀,埋葬,女人的话,在割掉舌头之后,则成为他们繁衍的工具,一旦这个工具失去了繁衍功能,则同样是屠杀和埋葬……

    神圣联盟帝国的战士在冲上战场的时候,许多人的心中都充满了一种“伟大的情怀”要把那些被谎言和黑暗洗脑,脱离于真神统治之外的同类,拉入到真神的怀抱与光辉之中,拯救整个人类种族,最后创造出一个完美的世界。

    这就是许多被人族联军的战士们称为“杂种”的神圣联盟帝国的战士们走到前线之前心中的真实想法,他们之中的许多人,一个个犹如殉道者一样,视死如归,把杀死人族联军的士兵和自己战死,视为最大的光荣。

    在圣战开始四十年之后,魔族已经把人族之中的一部分人,变成了要消灭人族的最恐怖敌人。

    一晚上的时间,在读取了二十多个侵入到冷水城的神圣联盟帝国战士和低阶军官脑袋的记忆之后,张铁除了学会魔化区这些傀儡国家的语言和文字之外,他同时也从一个低阶军官的脑袋之中,证实了自己之前的一个猜测作为圣光帝国圣光大主教之一的奥卡姆,现在的确正在东面战线。

    那个神圣联盟帝国的低阶军官,是在一次军事会议上听到过奥卡姆这个名字的。

    ……

    盘旋在冷水城上空及其附近的战机,互相在空中追逐着,双方投入在战场上的飞机都是一种轻型的多用途战机,那种战机上每架战机配备两个空骑兵,除了可以进行空中格斗之外,每架战机的下面还挂着两颗烛油爆炎弹,战斗开始不久后,双方就都有战机被对方的战机击落,燃烧着,拉着黑烟,唿啸着从天空之中掉下来。

    等到太阳出来的时候,一架刚刚飞到冷水城上空的神圣联盟帝国的战机,突然就冒着黑烟从天上像一根标枪一样的直插而下,刚好一头砸在张铁昨天巨蛋落地的那栋建筑之内。

    在轰然的爆炸声中,那栋废弃的建筑,也一下子轰然倒塌,将张铁巨蛋出现的那个大坑瞬间掩埋下去,烛油爆炎弹的火焰腾起50多米高,覆盖了周围数百平米的地面,开始在废墟上熊熊燃烧起来……

    张铁回来的唯一留下的那么一丝线索,自此,就彻底掩埋在了冷水城的那片废墟之中。

    ……

    做完了这事,张铁整个白天,就在休息,同时旁观着冷水城上空的战斗。

    后面的整整一周的时间,张铁都在冷水城中,一边慢慢的恢复着,一边用识海之中那些七彩缤纷的能量,凝聚出了自己回来后的第一个符文分身术的符文。

    张铁之前识海之中的符文分身符文,早在他化身巨蛋之前,就在那片混沌和空间夹层之中消耗掉了。

    有了分身符文,张铁的底气又足了一些。

    在第八天的晚上,张铁在冷水城外100多公里的一座山上,终于第一次激活了神之洗礼的那个血契,召唤奥卡姆来与自己相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