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八卷 第十章 再见奥卡姆
    夜深人静,黝黑山洞的深处,只有从山洞顶部倒垂下来的钟乳石上的水滴滴答滴答落在地面上的声音,一只栖息在这最幽暗潮湿环境之中的山洞蝾螈悄悄的趴在山洞下面一片水池的边上,捕食着水池中的水蚤。火?然 ?文? ?  w?w?w?.?r a n?wen`net

    常年生活在幽暗的环境之中,这些山洞蝾螈的视觉已经彻底退化,不过它们的嗅觉却非常的灵敏。

    突然之间,那只正在捕食水蚤的山洞蝾螈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然后就像发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一样,瞬间就钻到了不远处一道石头的缝隙之内,再也不敢露头。

    不知什么时候,一团若有若无的迷雾已经出现在这山洞里,迷雾散去的时候,一个人就像鬼影一样的出现在了这里。

    那个人身形瘦高,用黑色的披风遮住了自己整个身体,脸上则带着一个黄金面具,显得有些鬼祟而又恐怖,那黄金面具之下,只有一双精芒闪动的眼睛露在外面,警惕而又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里的环境。

    那个人的双手藏在黑袍之中,已经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一滴水底从山洞的顶部落下,还未落在这个人的身上,就已经被他身体之外密布着的一层无形的护体战气弹开。

    除了警惕和小心之外,那个人的眼神之中,还有一丝难以言表的震撼和难以置信。

    “奥卡姆,好久不见了……”一个声音突然传到了那个人的耳朵里,那个人的身体一震,一下子转过身,惊骇的目光就看着自己的后面。

    就在那个身影的十米之外,张铁的身形,缓缓从隐身蜃珠的状态之中退了出来。

    这个世界是没有隐身蜃珠的,所以,当那个人影看到张铁的身体从透明变成实体的时候,毫无疑问,一下子就受到了巨大的震撼。

    几十年未见,张铁的样子,还是和当初一样,丝毫未变,只是张铁身上的气息,却已经变得更加的高深莫测。

    黑色披风之中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震撼,只是在几秒种后,那个人影才一下子想起了什么,连忙单膝跪在张铁的面前,低下了头,用一只手摘下了脸上的黄金面具,用沙哑的嗓音说道,“奥卡姆拜见主人……”

    “没想到你已经幻影七变了,看来你也有长进嘛……”张铁叹息了一声说道,“不用跪着了,起来说话吧,我也不会吃了你……”

    见到张铁,圣光帝国的这个圣光大牧领犹如新生的老鼠见到了猫一样,只觉浑身发软,连半丝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张铁当初把他收拾下来的时候张铁才是一个大地骑士,等到张铁在渭水一战轰动天下,灭杀魔族如屠狗,后来又与太夏的圣阶高手交锋“一起陨落”在阴海之上,张铁这个名字,在他消失的这几十年里,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般的存在。

    在这些年中,别人都以为张铁已经死了,但只有奥卡姆知道,张铁没有死,如果张铁死了,那么,张铁施加在他身上的神之洗礼的效果,就会解除,但这些年来,奥卡姆身上的神之洗礼,却一直没有解除,只是无法在让他与张铁有任何的感应而已。

    再见见到张铁,奥卡姆只觉脑袋一团混乱,嗡嗡作响,在来这里之前,他有些提心吊胆,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陷阱,但他却不敢不来,而在来到这里见到张铁之后,知道这不是陷阱,奥卡姆心中的震撼更是难以言表。

    只是在最短的时间里,奥卡姆就确定了两件事眼前这个张铁就是张铁,眼前的这个张铁,似乎比之前更强大了,不知道是进阶了苍穹还是半圣。而就算张铁还是和以前一样,仅仅凭借着两个人神之洗礼的关系,张铁要灭了自己,也就是动念之间的事情。

    虽然心中还有很多的疑问,但奥卡姆却在最短的时间里,明白了自己的角色。

    “能看到主人回来,真是太好了……”站起来的圣光大牧领的声音一下子就“哽咽”了,接着眼睛就红了,“两行热泪”滚滚而下,整个人用虔诚而又激动的目光看着张铁,卑微得犹如奴仆……

    一个人只要进阶了骑士,要控制泪腺实在太简单,张铁也不去探究奥卡姆的眼泪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因为这毫无意义,他只要奥卡姆忠诚听话和而已,而奥卡姆的表现,也的确没有让张铁失望。

    等到奥卡姆“激动”得差不多了,收住了泪腺,张铁才好整以暇的开了口,“我这次陷入到那个空间裂缝之中,差一点就回不来了,而这次回来,刚好就在冷水城,我有很多东西也遗失了,暂时和家族联系不上,所以就把你叫来,有些问题想问你!”

    “主人要我联系金乌堂吗?”奥卡姆小心的问了一句,他不是笨蛋,他也不问张铁既然回来了却为什么不直接回太夏和找家族的人,因为他知道张铁在太夏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和敌人,太夏的三大宗门之中的任何一个,都是一座难以撼动的大山,这次张铁既然回来了,那么,和张铁交手的那个三大宗门的圣阶强者,有可能就回不来了,对一个骑士和家族来说,惹上这样的敌人和麻烦,完全不比面对魔族要轻松。

    “我暂时不想和家族联系,我想知道,这几年我的家族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变故?”

    这个问题才是张铁最关心的问题,这几天虽然张铁在冷水城把几十人读魂,但那些人,特别是被魔族洗脑的那些狗腿,都是一些低级的角色,对上层,特别是太夏上层的事情,了解和听说的都不多,只是一些空泛的东西和一两件大事,从那些人的脑袋里,张铁自然无法知道太多的家族消息。

    听到张铁的问题,奥卡姆连忙把自己知道的金乌堂的信息向张铁说了一遍。

    对太夏和金乌堂的信息,因为张铁的缘故,奥卡姆更加的关注,所以了解得也更多,这个时候刚好一箩筐的倒了出来。

    在张铁离开的这三十多年中,金乌堂不仅没有衰落,而是已经成长为名震东西方大陆的超级豪门……

    金乌堂在太夏的敌人是太乙玄门,执天阁还有琼楼,这三大宗门,在过去的三十多年中,和金乌堂势如水火,但这三大宗门在过去几十年中却也拿金乌堂没辙。

    执天阁的阁主混元天君与自己在阴海一战后陨落,失去了圣阶强者坐镇,整个执天阁元气大伤,再加上执天阁内部几个太上长老对阁主之位的意见分歧,过去的三十年里,执天阁内部纷争不断,一直没有彻底的平息下来,在张铁与混元天君阴海一战六年后,执天阁虽然在太乙老祖和神空祖师的干涉下选出了新的阁主,但新任阁主,却也只是半圣强者,根本无法彻底压服执天阁内的另外两个同样是半圣强者的太上长老。

    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太乙老祖和神空祖师支持坐到了执天阁阁主位置的那个太上长老,却在阁主之位上还没做上三年,就被突袭执天阁的大荒门的圣阶长老云中子击杀,那一役,执天阁损失惨重。

    至此,执天阁彻底群龙无首,一直到现在,这二十多年过去,执天阁都没有再选出新的阁主,之前一直想要在坐上执天阁阁主位置的执天阁内的另外两个太上长老,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再争阁主之位了,而是在执天阁中各立山头,执天阁声威大跌,已经在太夏六大宗门的位置上摇摇欲坠。

    在这种情况下,执天阁又会有谁愿意带头去惹如日中天的金乌堂?

    而太乙玄门和琼楼,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则同样要疲于应付把其视为死敌的大荒门的长老云中子。

    云中子在三十多年前,也就是张铁在阴海之战的那一日,就突袭了太乙玄门的总门,让太乙玄门损失惨重,随后几年,又突袭琼楼的几个分楼,击杀琼楼的数位长老和骑士,太乙玄门和琼楼外出执行各种任务的长老骑士,更是随时成为云中子的目标猎物,一旦落在云中子的手上,就再无侥幸。

    到了这个时候,整个太乙玄门和琼楼,终于知道什么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两大宗门风声鹤唳,几乎人人自危。

    在两大宗门之中,除了太乙老祖和神空祖师这样的圣阶强者,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云中子的对手,两大宗门有根有脚,云中子却孑然一身,飘忽不定又实力强悍,整天和两大宗门玩游击战,两大宗门哪里还有安生日子好过。

    云中子的驭兽之术,惊天动地,有着驭兽之术的辅助,太乙老祖和神空祖师两次设局要击杀云中子,都落空,第二次两人再次设局,云中子反而将计就计,将太乙老祖诱出太乙玄门之后,第二次杀上了太乙玄门,将留守太乙玄门的一干骑士重创,再次毁掉了太乙玄门重建的宗门大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