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八卷 第十五章 身份变化
    有时候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好,不会被人记住,也不会遇到什么大的麻烦,能力小,责任小,目标小,很难让大人物门注意到,就比如此刻,张铁回到驻地这几天,都风平浪静,光辉之剑军团希克斯半岛派遣兵团第三大队似乎都忘记了有他这么一个人存在,张铁也乐得清闲,每日除了在固定的两个时间到外面就餐之外,就在房间里打坐休息,慢慢恢复实力,还有洗衣服与清理个人卫生……

    第三大队的战士几乎都是从圣光帝国的各个地方抽调过来的,彼此之间不认识的占了大多数,随着不断有人战死,新人也不断的被补充进来,能互相认识的人也就更少了,弗瑞德和他认识的几个战友,要么已经牺牲在那片山岭之中,要么还正在执行任务,还没有到返回驻地的时候,再加上光辉之剑军团之中那些禁止军人酗酒,**,赌博,超过三人私下聚集这类刻板严厉的规矩和命令,驻地之中一片冷清,张铁一个人在小屋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来打扰。?火然文???  w?w?w?.?ranwen`net

    一直到了张铁回来的第六天的早上,萨古利身边的一个侍者才来到张铁的小屋,让张铁穿戴整齐,到指挥部门口报道。

    张铁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了自己的行装,然后跟着萨古利身边的那个侍者来到了指挥部的门口。

    萨古利和一个张铁没见过的面色冷峻,穿着圣光帝国正规军服的黑人上校军官已经等在哪里。

    “见过萨古利大人,见过长官!”张铁对着两个人敬礼。

    在圣光帝国的军队之中,对于牧领一类的神职人员的称唿,要以大人为后缀,而对在军队之中担任职务的纯粹的军官,则称唿为长官,圣光帝国的军队之中,没有将军,最高的军衔,就是上校,因为能担任将军职位的,都是骑士,而成为骑士,在圣光帝国就能自动进阶权杖大牧领。

    “你就是弗瑞德?”那个上校军官看了张铁一眼。

    “是的,长官!”

    “知道我为什么来吗?”

    “知道!”

    “那好,上车吧!”那个黑人上校军官指了指停在他旁边的一辆军用越野车。

    张铁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坐到了那辆车的副驾驶的位置上。

    这辆车使用的是双驱发动机,烧烛油的,这在战区之中,就是身份的象征。

    那个黑人上校在和萨古利说了两句什么,对着萨古利敬了一个礼之后,随后也干脆利落的上了车,把车发动起来,直接开着车就带着张铁驶出了驻地。

    黑人上校话不多,没有介绍任何东西,张铁同样也沉默,没有问问题。

    越野车一路风驰电掣,直接带着张铁来到了费南城的一个扩建后的军用机场,而机场上,一架有着圣光帝国标志的大型的运输机已经等在哪里,运输机尾部的货仓仓口敞开,载着张铁的越野车,直接从尾部的仓口开到了那架运输机的肚子里。

    黑人上校打开车门的时候,运输机上的几个战士已经麻利的把汽车的车轮用钢绳和金属扣固定在飞机舱内的货位上,运输机尾部的仓口也在缓缓收起。

    “你就坐在这里!”黑人上校指了指运输机机舱内的一个座椅,也不再多说什么,自己直接走到运输机前面的驾驶舱中,把张铁丢在了这个货仓之中。

    扮演着小角色的张铁也不介意,自己走到那个座椅面前,坐下,扣好了安全带,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运输机两翼的四台发动机发动了起来,在震耳欲聋的发动机的噪音之中,运输机缓缓的动了起来,在九十度的把机头转了一个方向之后,就在远处指挥台的旗号之中,缓缓在跑道上滑动了起来,越跑越快,越跑越快,终于,在滑行了一千多米后,张铁感觉机身一扬,运输机已经脱离了地面,飞到了空中。

    ……

    在经过长达八个多小时的飞行之后,在傍晚时分,那架运输机终于在一个比冷水城大十倍的大城外面的机场落地,在地面上滑行了一段距离之后,停了下来。

    黑人上校又从前面的舱门之中走了出来,招唿张铁上车,在打开了运输机的仓口之中,把车倒了出去,然后开着车,风驰电掣的驶出了机场,在奔行了几十公里之后,把张铁送到了另外一个有着圣光帝国旗帜的营地之中……

    一切都在计划内,按部就班……

    这座大城,正是西方大陆东面战线人族联军的总指挥部驻地,斯德兰共和国的首都嘉比都。

    奥卡姆就在这座城市之中,不过张铁来这里,却不是为了见奥卡姆,因为以他现在的等级,就算暂时脱离了炮灰的身份,但还没有资格随随便便就能见到圣光帝国的圣光大牧领。

    他来这里,只是为了获得另外一个身份而已。

    ……

    两天后,在那座军营之中的张铁在换上了一身有着中尉军衔的军服之后,被人带到了军营里的一个华丽大帐之中,在一群十级到十三级的高阶战士组成的两排队伍之中站好。

    因为张铁现在的等级低,他被安排在了一个最靠边的位置,所有人中,像他一样的九级军官,只有四个人。

    所有站在这里的战士都一个个精神抖擞,昂首挺胸的等待着什么,张铁也同样如此。

    十分钟后,两个权杖大牧领在几个军官和侍者的恭迎下走进了大帐。

    那两个权杖大牧领,一个看起来年已花甲,另外一个看起来则正值壮年,意气风发。

    “博迪利阁下,这些人就是云集在嘉比都大营之中的优秀军官,您可以尽情挑选,能有机会成为您的贴身侍从,聆听您的教诲,这是光辉之神的恩典……”年已花甲的权杖大牧领用热情到带着一丝讨好的语气指着大帐内的两排军官对那个年轻的权杖大牧领说道。

    那个年轻的权杖大牧领只是矜持的点了点头,慢慢走到那两行队伍之中,锐利的目光从排成两行的一个个圣光帝国的军官的脸上扫过。

    在这个年轻的权杖大牧领走到那些军官面前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屏气凝神,尽量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

    权杖大牧领博迪利的执盔侍从三个月前已经牺牲在了枫梓城的战斗之中,而也是在那场战斗之中,权杖大牧领博迪利却击杀了神圣联盟帝国的一个骑士,声威大振,一下子就脱颖而出,成为圣光帝国在前线所有权杖大牧领之中的佼佼者,听说还受到了圣光大牧领的接见,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这次权杖大牧领博迪利到营地之中,正是准备为自己再挑选一个贴身侍从,而能成为一个权杖大牧领的贴身侍从,在圣光帝国,对这些距离进阶骑士还有遥遥一段距离的军官与战士们来说,可谓是一个非常非常难得的机会。

    就在所有人无声的注视之下,骄傲的权杖大牧领博迪利在走到张铁面前的时候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一双锐利的眼睛从头到脚的打量了张铁一遍,似乎要把张铁看透一样。

    “你来自光辉之剑?”博迪利的声音有些低沉,但给人的压迫感却并不强烈,他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张铁身上的气息。

    “是的!”

    “叫什么名字?”

    “弗瑞德!”

    “你在战场上杀过多少敌人?”

    “27个!”

    “几个同阶?”

    “3个!”

    “不错!”博迪利点了点头,一指张铁,“就你了,站过来吧……”

    “遵命!”就在身边一群人羡慕嫉妒恨的各种眼神之中,张铁从队伍之中跨出一步,站到了博迪利的身边。

    “鲁尼阁下,弗瑞德既然来自光辉之剑,我想这样一个人在我身边,对光辉之剑的所有战士都是一个榜样,应该没有问题吧……”博迪利对那个年长的权杖大牧领说道。

    “没有问题,当然没有问题,来到这里的光辉之剑的成员,也是听我安排,他们就算不被博迪利阁下看中,后面也要进行艰苦的磨练才能再上战场,有博迪利阁下在旁边指导督促的话,这自然更好……”那个叫鲁尼的权杖大牧领一脸马屁的笑容,说完,转过头来,对着张铁,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变得威严起来,“博迪利阁下既然选中你成为他的贴身侍从,那就希望你不要辜负博迪利阁下对你的期望,时刻铭记自己的职责!”

    “是!”

    “鲁尼阁下,那我就告辞了!”

    说完这话,权杖大牧领博迪利看了张铁一眼,直接就带着张铁走出大帐。

    一脸黑色的豪华轿车就停在大帐外面不远的地方,一个圣光帝国的军官正站在车门旁边,看到权杖大牧领博迪利到来,那个军官就恭敬的为权杖大牧领博迪利打开了车门,让权杖大牧领博迪利坐到了车的后排,又关起了车门,张铁从车的另外一边绕了过去,按规矩,作为权杖大牧领的贴身侍从,他只能坐到前面,而不能坐后面。

    “弗瑞德,你坐到后面来,我有事交代你……”

    听到权杖大牧领开了口,张铁才“顺其自然”的坐到了后面。

    关起车门,黑色豪华轿车发动了起来,朝着军营外面的嘉比都驶去,车上前后排之间的**玻璃,已经升了起来,把车辆的后排变成了一个私密的空间,无论两个人在后面说什么,前面的司机和外面的人都不可能听见和看见什么了。

    权杖大牧领博迪利舔了舔嘴唇,目光闪闪的看着张铁,目光之中有无尽的好奇与探究,张铁则收起了那份谨慎和卑微,他甚至没看博迪利,而是自己动手,从容的从车载的酒柜之内,拿出一瓶白兰地和两个酒杯,同时倒了两杯,自己端起一杯,然后把另外一杯递给了博迪利。

    在这个过程之中,权杖大牧领博迪一声不吭,依然紧紧的看着张铁,就像张铁身上有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博迪利只是犹豫了半秒钟,就坦然的接过了张铁递过来的酒杯。

    张铁喝了一口杯中的酒,闭上了眼睛,满足的叹息了一声,“好久没有喝过这么纯正的樱桃白兰地了,真是令人怀念啊……”

    ……

    ps;今日三月一日,铁子都重新喝上白兰地了,大家的月票,就砸来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