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八卷 第十九章 新帝
    作为西方大陆所谓的“民主国家”,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恩格朗不是骑士,在斯德兰共和国,总统职位一直由文人担任,这是斯德兰共和国的政治传统,为的就是防止有强大武力的人再坐上总统宝座之后把共和国变成帝制或者军人统治的国家。r?an w?e?n w?ww.ranwen`net

    而太夏驻斯德兰共和国的那个大使,同样不是骑士,甚至连高阶战士都算不上,因为大使这个职位,实在用不上骑士,太夏骑士再多也不可能这么浪费,正因为如此,这也才让两个人在走进书房的时候没有听到小客厅之中的异动,也没有注意到书房和小客厅之间的门看似关了起来,实际上却还有一道缝隙,两个人的谈话,刚好可以传到小客厅中。如果那道门刚刚是关着的,书房之中墙壁夹层之中的禁制,也就不会让声音再传过来,这一切,只能说是巧合。

    这个时候的小客厅中,蕾蒂丝紧紧的抱着张铁,已经有些情动,而听到书房之中传来的声音,蕾蒂丝也吓了一跳,慢慢放缓了自己的唿吸,没想到她的外公居然这个时候出现在外面,貌似正要和太夏大使密谈。

    张铁的精神力,早已经无声无息的散开,在两个人身外的空气之中形成了一道屏障,把他和蕾蒂丝的所有的声音都收束在这个屏障之内,同时还有一股精神力,则自然而然的“神游”到旁边的那个书房之中,如人亲临,把那个总统书房内的一切都收在了眼底。

    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头发花白,看起来已经大腹便便,这个文职总统的身上,虽然没有骑士的强悍气息,但也有那种老辣的政客的气息。

    那个和吞党关系密切的“孙大使”的身上,依然有着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书房里除了这两个人之外就再也没有第三个人。

    两个人就坐在书房里的同一张沙发上,脸色都有些严肃。

    “太夏很快就会有大帝了……”孙大使开口的第一句话,让听着这句话的张铁心中顿时一凛。

    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在微微一愣之后,脸上马上果酒出现了一个热情灿烂的笑容,谁都看不出那笑容背后到底隐藏着多少的伪装,“这个消息是大使先生在国庆日送给斯德兰共和国最好的礼物,轩辕大帝能够回来,无论是对东方大陆还是对西方大陆来说,都是一个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我相信太夏的战局马上就可以得到改变,恭喜了……”

    两人在用流利的华语交谈,这个时代,在西方大陆,不会说华语的人,根本无法成为上层人物。

    “不是轩辕大帝要回来,而是太夏会有一个新的大帝!”孙大使立刻纠正,就像没有看到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脸上那恰到好处的惊愕,“从圣战开始至今,太夏一直群龙无首,这个局面很快就会改变!”

    “嗯,我也觉得是这样,像太夏这样的一个国家,如此长的时间里没有君主,实在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刚刚脸上那种热情灿烂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他斟酌着字句,回应了一句。

    “在新的大帝登基的时候,我想斯德兰共和国在轩辕之丘的大使馆应该第一时间表示祝贺,并送上国书……”孙大使紧紧的盯着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的眼睛。

    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这次没有马上开口,而是在几秒钟之后,才小心翼翼的看了孙大使一眼,问了一个问题,“我能知道谁是轩辕之丘未来的主人吗?”

    “太夏的九皇子!”

    惊愕的神情出现在了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的脸上,不过他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在微微思考了几秒钟后,才点了点头,“如果九皇子真能在太夏登基,斯德兰共和国当然会表示祝贺,该有的外交礼仪,斯德兰共和国也不会落在别的国家身后!”

    “我想让斯德兰共和国成为西方大陆众多国家之中第一个带头恭贺的人,一个表率和榜样,而不是不会落在别人身后。什么事情都要有一个开始,有了第一个,也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孙大使咄咄逼人的说道,“要真如你说的那样,你觉得我们两个在这里的谈话有什么意义……”

    “那太夏内部是不是已经对九皇子登基取得一致的意见了?”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到时候我通知你,你就吩咐斯德兰共和国驻轩辕之丘的大使馆照做就行!”孙大使摆了摆手,打断了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想要说的话,脸上的神色已经坚硬了起来,“你不用说别的,只要现在告诉我你是同意,或者不同意!”

    在孙大使冰冷目光的注视下,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的额头上一下子就泛起了一层冷汗,这个小小的书房,瞬间就犹如刑房一样,凶险更胜过于魔族战斗的第一线,想到轩辕之丘的种种,那个老辣的政客的的心脏瞬间紧锁起来,就像被冰冻住了一样,他想把桌子上的雪茄盒打开,让自己冷静一下,但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不听使唤的颤抖了起来,半响,都无法把雪茄盒上的锁扣打开……

    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知道,他这个时候的一个表态,有可能就要决定他和他的家族未来的命运,作为西方大陆上的一个小国家,一个最强武力只有黑铁骑士的小国家,轩辕之丘的任何一点波澜,都可以让斯德兰共和国和他本人瞬间粉身碎骨,这不是他能掺和的游戏,但眼前的情况个,却已经不由他选择……

    看到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颤颤巍巍的想要打开桌上的雪茄盒而没有表态,孙大使一句话不说,狠狠盯了总统先生一眼之后,就脸色铁青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朝着书房的门外走去。

    “我……同意!”在孙大使的手快要碰到书房的门把手的时候,身后终于传来了一个疲惫而又颤抖的声音。

    孙大使停了下来,转过头,脸上出现了一个笑容,“这是你最明智的选择,你不会后悔的,好了,我先下去了,我还期待着总统先生今晚能有一场激动人心的演讲!对了,刚才我和你说的那些,暂时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说完这话,孙大使就打开门离开了。

    斯德兰共和国的总统身子有些发软,脸色苍白,瘫坐在了沙发上,足足五分钟后,总统先生才从桌子上的另外一个盒子里,用颤抖的手拿出一支红色的药剂来,喝下,又过了一会儿,他的脸色才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然后离开了房间。

    ……

    九皇子轩辕烈要成为新的轩辕大帝?

    轩辕之丘不是由三公九卿与太夏六王共同监国么?

    奥卡姆不是说轩辕之丘的一干大臣们的意见是想要从轩辕长缨的儿子之中推举一个出来登基么?现在是怎么回事?吞党和孟师道什么时候又站到了九皇子轩辕烈的一边?

    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张铁的脑海之中,

    刚刚那个吞党孙大使的表现,想要斯德兰共和国跟在他们身后摇旗呐喊,造成既成事实,这似乎表明轩辕之丘的情况,现在有可能已经非常的紧张了,在太夏,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九皇子登基。

    “啊,我外公他们走了吗?”抱着张铁的蕾蒂丝半响没有听到书房的动静,小声的问了一句。

    张铁看了看这个已经动情还想继续深入的金发美女,一只手在蕾蒂丝的头上轻轻一摸,蕾蒂丝双眼一闭,瞬间就睡了过去。

    张铁把蕾蒂丝轻轻的放在客厅的沙发上躺好,然后自己则坐到了另外一张沙发上,皱着眉头,想着太夏的事情。

    太夏一定发生了什么,只是自己不知道,不然的话,九皇子轩辕烈不可能无缘无故的一下子就跳出来要登基……

    想到这里,张铁从自己贴身收藏着的空间装备之中,拿出与奥卡姆联系的遥感水晶,直接给此刻正在下面宴会厅的奥卡姆发了一条信息最近太夏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只是几分钟自后,奥卡姆的信息就传回来了我在轩辕之丘的眼线传来消息,除了和魔族的战争依旧在进行之外,太夏一切如常。

    屁的一切如常!

    太夏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只是奥卡姆的眼线还不知道而已,奥卡姆的眼线不知道,奥卡姆自然也不知道,等他们知道的时候,估计一切都已经成既成事实了。

    需要我打听什么消息么?

    看到张铁没有回复,奥卡姆又传来一条消息。

    给我查查孟师道现在在哪里?

    几分钟后

    自太夏的太子轩辕长缨遇刺之后,孟师道就闭关了!

    你确定孟师道现在还在闭关?

    又是几分钟后……

    我在轩辕之丘布置的眼线说他们无法接近孟师道的闭关之地,所以……

    好的,没事了!

    张铁不再指望奥卡姆能知道些什么,一个远在西方大陆圣光帝国的幻影骑士,在太夏根本不算什么,影响力就算不为零,但估计也不比零大多少,奥卡姆都如此,那更别说奥卡姆在轩辕之丘布置的那些眼线了,那些人估计也就只能第一时间告诉一下奥卡姆太夏已经发生的一些大事而已,对那些正在进行但又还未发生的大事,那些人哪里又能知道什么?如果孟师道出关的时候没有大声嚷嚷,弄得天下皆知,那些人恐怕也只能被蒙在鼓里。

    ……

    不知过了多久,蕾蒂丝终于幽幽醒了过来,只是醒来的她已经完全记不得刚才发生的事情了,她只记得好像刚才在小客厅里喝的酒有点多,刚刚和弗瑞德抱子了一起,不知不觉,她就有了醉意,然后就酒意上涌,在最不应该喝醉的时候,没有半点淑女的样子,就醉倒在沙发上。

    自己身上的衣裙完整,身体也没有任何的不适,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啊,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我今天这么容易喝醉……”醒来的蕾蒂丝立刻向张铁道歉,对一些有要求的男人来说,或许面对一个喝醉的女人是最扫兴的事情。

    “没关系,我们下去吧,下面的酒会应该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张铁已经站了起来,蕾蒂丝在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晚礼服之后,也跟着站起,和张铁回到了宴会厅。

    ……

    这场就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才结束,随后张铁和博迪利才乘车返回月光酒店。

    ……

    两天后,博迪利就带着张铁,来到了嘉比都黄金之冠的入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