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八卷 第二十章 决定与坚守
    嘉比都黄金之冠的入口就在嘉比都城内的一座山上。??? ?燃文小说 ?  w?w?w?.?ranwen`net

    那座山几百年前还是嘉比都采掘岩金矿的一座矿山,当采矿的工人随着矿洞的延伸在地下发现溶洞空间和空间内的时间之塔后,这座曾经的矿山,也就不再是矿山了,曾经平平无奇的一座有着三个普通山峰的矿山,因为地下的时间之塔,最后变成了斯德兰共和国国防部的驻地,常年有重兵把守,经过几百年的时间,这座山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初采矿时候的样子,到处郁郁葱葱,从山脚下,就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到处都有严密的守卫。

    张铁跟着博迪利,乘坐着斯德兰共和国国防部派到月光酒店的专车,在一个上校军官的陪同下,一路通行无阻,来到了黄金之冠的入口。

    那入口是一座五米多高,两米多厚,犹如银行保险柜金库入口一样的合金圆形大门,就在半山腰的位置,在那个陪同的军官出示了一份文件之后,看守入口的另外一名军官才下令把入口打开。

    这道大门的里面是用钢轨和钢板加固过的倾泻向下的悠长隧道,隧道的两边挂着万年萤石灯,整个隧道一片幽绿,弄得就像骑士强者闭关的密室一样,走在这隧道之中,除了几个人的脚步声,就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在地下隧道之中走出上千米后,又是一道同样的大门,陪着张铁和博迪利的那名上校军官又出示了一份文件,那道大门才在里面被打开,大门后面,同样是加固过的一路向下的悠长隧道,继续往下千米,又是一道大门,穿过第三道防护门之后,通道的尽头,有一部看起来粗糙无比,像一个铁笼一样的升降梯,三个人进入升降梯,在咯吱咯吱的声音和轻微的晃动之中,升降梯快速的往下下降。

    “黄金之冠里面的许多东西都是采矿设备,只有这些采矿设备才能在这里使用,像这部蒸汽升降梯就是供旷工们下井用的,虽然看起来有些粗糙,不过安全性上却没有问题,平时都有专人在保养维修!”坐在升降梯中,斯德兰共和国国防部的那名上校向张铁和博迪利解释道,似乎不想让这两个“外国人”看轻斯德兰共和国的实力。

    “如果有魔族的骑士突袭上面的入口,隧道一旦坍塌封闭,下面的人不就出不去了吗?”博迪利口问道。

    “我们已经考虑过这个可能性,所以在下面的溶洞空间之中,还有一个紧急的备用通道,不过那条紧急的备用通道的存在是机密,出入口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只有在这条通道封闭之后,紧急备用通道才会被激活启用。!”

    博迪利点了点头,看了沉默的张铁一眼,不说话了。

    张铁今天则一直沉默着,在即将进入时间之塔的时候,张铁的心情已经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无论太夏的局势如何,反正也不差这三五天的时间,等自己从时间之塔出来,回去再处理也不迟,到时候自己倒要看看这几十年间,太夏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那些隐藏在太夏的毒瘤祸害,三大宗门里的魑魅魍魉,也该到了彻底清理的时候了。

    这次的虚弱期,对张铁来说,反而是一次难得的经,正是在这几天中,张铁又回到了一线战场,以一个普通战士的角度,再次体验了圣战的残酷。

    自古以来,每一次的战争,动荡,危机,遭受伤害最大,付出最多的,都是中下层的普通人和草根,看着已经变成废墟洒满人族鲜血的冷水城和冷水城外山岭之中那一具具死掉都难以入土的腐烂尸骸,张铁的心中,第一次,冒出了一个坚定的念头结束圣战,将魔族彻底赶回地下深渊。

    ……

    七八分钟后,这部升降梯在一声吭哧的响动之后停了下来,斯德兰共和国国防部的那名上校军官拉开了升降梯的门,三个人走出这部升降梯,进入到另外一个升降梯中,继续降落,因为要进入很深的地下空间,所以就算是坐升降梯,也只能采用接力的方式来坐,一部升降梯根本无法承担这样的任务。

    在连续乘坐了五次的升降梯之后,三人又乘坐着地下拉矿用的有轨矿车,在密布着轨道的地下矿洞之中穿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才来到一个和之前一样的巨大的安全门面前,斯德兰共和国国防部的那名上校军官在这里出示了最后一份文件,厚重的安全门打开,一条隧道就出现在安全门后。

    “这条隧道后面,就是三号时间之塔所在的溶洞空间,按照规定,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不能再进入了……”那名上校军官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五天后你们从时间之塔出来,只要进入这条隧道,这道安全门就会打开,到那时,我会来接你们上去!”

    “好的!”博迪利冷峻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与张铁同时朝着那隧道走了过去。

    就在两个人刚刚要通过那最后一道安全门的时候,送他们来到这里的那个上校军官突然又开了口。

    “我们国家驻守在这里的部队的代号就是黄金之冠,黄金之冠中的每一个战士,都是斯德兰共和国中最忠诚,最无畏的勇士,他们随时准备着为守卫黄金之冠献出自己的生命,他们同时也是这个国家最默默无闻的一群人,一旦加入黄金之冠,他们就必须常年坚守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远离家人,远离朋友,远离荣誉,甚至战友之间都不能有名字,而以代号相称,他们终其一生,都没有进入时间之塔的机会和资格,只有在他们要离开地下时,他们才会被允许看一眼他们所守卫的时间之塔是什么样子,而当他们回到地面时,他们在黄金之冠的这段记忆,则会被用药物抹去,他们守卫的时间之塔留在他们脑海之中的时间,也不过几个小时……”

    张铁一下子停了下脚步,转过头,看着送他来到这里的那个上校军官。

    看到张铁停下,博迪利也停了下来。

    就是刚刚这么一个动作和细节,那名上校军官的视线,却已经从博迪利的身上转移到了张铁的脸上,无畏的直视着张铁的双眼,沉声对张铁说道,“这些战士们之所以还愿意守在这里,愿意把自己的青春埋葬在地下,是因为他们坚信,他们的职责,是有意义的,他们坚信,每一个从这里离开的人,最后在战场上,一定可以代表他们干掉更多的魔族,每一个在这里变得更强大的骑士,都会成为人族的中坚力量和人族能够存在的保证,他们愿意为这样的人驻守在这里,哪怕牺牲!”

    张铁的目光扫过那名上校和门口两排战士平静的脸,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走了进去,那个上校则给张铁敬了一个军礼。

    身后的厚重的安全门缓缓的再次关了起来,通道之中最后就只剩下了两个人的脚步声。

    “唉……”再次当独面对着张铁的时候,博迪利没有再维持自己的威严和高傲,而是难得的叹了一口气,颇有感叹的说了一句,“或许正因为有这些人的牺牲,人族在前两次圣战之中才能坚持得下去!”

    “那你觉得圣光帝国用那样的手段,牺牲那么多人组建的光辉之剑,是正义的吗?”张铁看了博迪利一眼,突然问道。

    博迪利思考了一下,“不正义,但却有必要,因为正义不能干掉魔族,而强悍的战士则可以!”

    张铁看了博迪利一眼,不再说话了,因为走过那条不长的隧道,一个巨大的空间溶洞就已经出现在了他和博迪利两个人的面前。

    这个巨大的空间溶洞有上万米高,溶洞的四周金光闪闪,那是还没有开采的岩金矿的光华,就在溶洞之中,一座一千多米高的时间之塔巍然耸立。

    那条隧道通道的出口,正在那个空间溶洞的上方,站在入口处的平台上,刚好可以俯视整个溶洞空间的全貌,巨大的时间之塔就在两个人脚下,平台连接的石壁之上,还开凿出一条通道直通下面。

    博迪利估计也是第一次看到时间之塔,时间之塔上那流动的符文光华,瞬间就把他镇住了。

    “五天后再见了……”张铁和博迪利说了一声,随后不再掩饰,整个人一下子就从入口飞起,身形一闪之间,就来到了那座时间之塔的入口,伸手一推,入口之门打开,一道白光从门缝之中倾泻而出,张铁就进到了时间之塔内,时间之塔的入口的门又一下子关闭了起来。

    站在空间溶洞隧道入口上面平台的博迪利被张铁吓住了,因为一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张铁是骑士,不仅是骑士,而且张铁刚刚那一闪之间的速度,简直超过了他的想象。

    ……

    这座时间之塔和张铁当初在冰雪荒原进入的那座时间之塔非常类似。

    时间之塔的入口之后,出现在张铁眼前的,是一条流动着奇异符文的悠长深邃的水晶通道,时间之塔的能量,充斥在这条水晶通道之中,让人唿吸上一口,就浑身舒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