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八卷 第二十一章 黑云压城
    来到水晶通道的尽头,张铁没有任何犹豫,就走入到那层光膜之中,瞬间就出现在一个巨大空间的中心位置。

    这个空间的四周,都是水晶,随着张铁的进入,那些水晶之中的符文就开始流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渐渐的,那些符文就变成了一道道的光,整个空间,就被包裹在一层厚厚的光茧之中,随后,一条灿烂的星河出现在了张铁的头顶位置。

    一行行的文字,也开始出现在张铁的面前。

    时间之塔启动,此空间时间扭力为此星球的自转与公转时间标准差额,既在此空间一年,相当于外面一日。

    在三分之一个月相变化周期,既外面标准时间5日。此空间时间5年后,此空间时间扭力值归零,时间之塔重新进入静默储能期。

    在此期间。此空间内充满的金字塔生命元能将自然维持进入者的一切生命需求,并保持进入者的生命细胞不会衰老退化。

    若欲提前离开,可逆时针转动空间地面上的时间球。

    在外面标准时间20年之后,时间之塔可以再次启动。

    看着这些信息,张铁感觉就像看到了自己第一次进入时间之塔的那个场景一样。

    来到这座时间之塔的时间之球面前,张铁一道精神力打上去,曾经看到的那句话再次映入张铁的脑中。

    蝼蚁聚团求存,强者则与寂寞和星空为伴。

    “哈哈哈哈……”在微微沉默了片刻之后,张铁在时间之塔里面大笑起来。

    如果时间之塔是由所谓的工程师建造出来的话,那么眼前的这座时间之塔和自己第一次进入的那座时间之塔的建造者,绝对是同一个人,两座时间之塔时间球上的“签名”,居然完全一致。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总让张铁在最需要最关键的时刻,可以进入这相同的时间之塔。

    笑罢,张铁就直接在时间球面前坐下,盘膝闭目,开始锤炼起自己的精神力来了。

    时间之塔里面的五年的时间,对张铁这样的强者来说,也就是一次闭关的时间就过去了。

    前面的三年可以用来渡过自己的虚弱期,而后面的两年,刚好可以让自己开始凝聚神轮……

    ……

    就在张铁进入时间之塔的当天傍晚时分,一辆飞舟在漫天绚烂如血的晚霞之中,飞抵了幽州阳河郡抱虎城,在抱虎山上慢慢降落下来。

    怀远堂的家主兰云曦带着张穆雷和张穆雨两位长老,在下面恭迎。

    时间对骑士来说是仁慈的,特别是对女骑士来说更是这样,三十多年的时间,并没有在兰云曦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这三十多年,对兰云曦来说,似乎只是像过了三年一样,兰云曦还是以前的模样,只是气质上,却已经深沉冷漠了很多,抱虎山上的一干怀远堂的家族执事和弟子,已经有很多年,在怀远堂的这个女家主的脸上,没有看到过代表她心里活动的表情,纵使是偶尔间的目光接触,兰云曦的目光之中,也给人极大的压力,让所有人在她面前不得不小心翼翼。

    在怀远堂中,兰云曦的威严越来越盛了,就算是几位家族长老,也不敢轻易的触怒这个家主。

    今天的兰云曦,穿着一身黑色的蟒蚕金丝百褶长裙,头上梳着一个高耸的回鹘椎髻,显得冷傲又霸气,家主的威严,几乎扑面而来。

    看着天上缓缓降落的飞舟,兰云曦目光平静,就像在看着白云飘过,或者是树叶落下。

    相对于兰云曦的平静,在兰云曦身边的穆雷和穆雨两位长老看着那艘飞舟的目光则有些复杂。

    别人或许不认得那艘飞舟,但作为怀远堂的长老,他们却是认得那飞舟的,不仅认得,还记忆深刻,可谓刻骨铭心。

    因为那艘飞舟,原本也是属于怀远堂的,或者更准确一点说,是属于怀远堂中的穆神长老的,是穆神长老在地元界从太乙玄门的手上赢来的,后来,穆神长老顾全大局,为了照顾太乙玄门的面子,又把那艘飞舟还了回去。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但是再次看到这艘飞舟,怀远堂的两位长老就像又看到了穆神长老第一次坐着这艘飞舟返回幽州时的场景,一切在目……

    同样的飞舟再次降临抱虎城,怀远堂中却再无穆神长老,可叹时光如梭,一切早已经物是人非。

    在兰云曦和穆雷穆雨两位长老不远处,还有一干抱虎山上怀远堂的家族执事与弟子在恭候着,相比起家主和两位长老,这些家族执事与弟子之中有几个人看着这艘飞舟的目光,却流露出仇视的表情。

    那艘飞舟上的太乙玄门的标记太明显了,下面的人都可以看到,而对抱虎山上的许多怀远堂的执事弟子来说,自黑铁907年之后,太乙玄门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成了仅次于魔族,或者与魔族并列的存在。

    是太乙玄门和另外两大宗门发出的宗门黑帖,害死了穆神长老。

    怀远堂和金乌堂现在虽然已经分成了两个堂,但是双方的血缘关系却不是两个堂号可以完全分开的,这几十年来,在新任家主的目光注视下,虽然怀远堂与金乌堂在表面上已经没有了多少来往,双方井水不犯河水,但实际上,在底下,越是靠近底层,双方的来往越是无法断绝。

    这几十年来,金乌堂蒸蒸日上,一日千里,已经成为太夏的顶级豪门,但同时,在底下,金乌堂对怀远堂同样多有照顾,烛油,全效药剂,其他家族能有的生意和好处怀远堂照样有,而且还更多,如果没有金乌堂的照顾,这些根本不可想象。

    特别是怀远堂的弟子离开幽州外出办事,更是会经常受到金乌堂的关照,就算不提金乌堂,知道怀远堂的人一提到穆神长老,都会对怀远堂另眼相看,在幽州和东北督护府境内,更是无人敢在怀远堂的弟子身上乱打什么主意,这些点点滴滴作为家主和上层的人物可能感受不深,但是家族之中中下层的执事弟子们却有很深的体会。

    穆神长老已经在阴海陨落三十多年,怀远堂之中的那些老人,在私下,却还一个个在用穆神长老的种种事迹教育着家中的那些年轻晚辈,想当初穆神长老在时怀远堂如何如何,这些故事听得多了,新成长起来的怀远堂中的年轻一代弟子,一个个更是无比仇视太乙玄门,执天阁,和琼楼。

    看着那缓缓降落的太乙玄门的飞舟,出了仇视之外,许多怀远堂的执事和弟子心中更是升起一个巨大的疑问。

    自黑铁907年阴海一战之后,已经三十多年,太乙玄门,执天阁和琼楼的飞舟没有进入过幽州境内了,整个幽州几乎成了这三大宗门的禁地,不仅是飞舟,就连三大宗门的弟子一般都不敢随意出现,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太乙玄门的飞舟,居然又敢飞到幽州来?不仅如此,这飞舟还是穆神长老用过的,太乙玄门把这艘飞舟驶入幽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背后的意义,似乎都没有那么简单,太乙玄门的人,什么时候又有胆子在幽州如此猖狂了呢……

    在飞舟落地,那飞舟的舱门将要打开之时,兰云曦扫视了一眼周围的执事弟子,那些正用仇视的目光看着飞舟的执事弟子,一个个不由垂下了自己的目光。

    飞舟的舱门朝外打开,变成几阶楼梯,太乙玄门的太上长老风夜笑,就从飞舟之上走了出来。

    三十多年的时间,风夜笑消瘦了一些,满头白发如银,额头上和脸上又多了几道皱纹,整个人的气质也更加的尖锐了。

    “太乙玄门弟子兰云曦拜见风长老……”兰云曦以太乙玄门弟子的身份对着风夜笑行了一个礼。

    “见过风长老!”穆雷长老和穆雨长老两个人则平静的与风夜笑见礼,风夜笑虽然是幻影骑士,不过却也压不到怀远堂长老的头上。

    “哈哈哈,三十多年没有来幽州这偏僻之地,今天再次来,这抱虎城也越来越繁华了……”风夜笑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这说出的第一句话,就让穆雷和穆雨长老脸上的神情微微僵硬了一下。

    两人当然知道,风夜笑三十多年前来幽州,是给金乌堂下宗门黑帖的,穆神长老也因此陨落。

    “我已经略备薄酒,正要为风长老洗尘,风长老请……”兰云曦面色不变,就像没有听到风夜笑的话一样。

    “薄酒就不必了,我这次来抱虎城,也不是来喝酒的,而是有事要与你商量!”风夜笑脸色一肃,摆了摆手,直接居高临下的对兰云曦说道,“就找个可以说话的地方就行!”

    “那好,既然风长老有事要商量,就怀远堂的宗祠大殿吧!”兰云曦直接转身,带着风夜笑朝着怀远堂的宗祠大殿走去。

    在走到宗祠大殿的门口,风夜笑冷冷的看了穆雷和穆雨长老一眼,又对着兰云曦开了口,“我与你要商量事情,其他无关人等就不必跟来了吧……”

    穆雷长老的脸一下子涨红,怒视着风夜笑,差点忍不住就要发作,但却被穆雨长老拉住了。

    “我是太乙玄门的弟子,更是怀远堂的家主,太乙玄门与怀远堂的事情,我能知道的,两位长老就可以知道……”兰云曦平静的说道。

    “那随你好了……”风夜笑冷冷一笑,一甩袖子,直接抢先一步,在兰云曦之前,走进了怀远堂的宗祠大殿,简直无礼至极。

    几个人在宗祠大殿之中分主宾坐好,兰云曦让一个执事上了茶,茶水刚端上来,风夜笑揭开茶盏看了看,也没有喝,就直接啪的一下把茶盏盖上了,似乎是嫌弃茶叶茶水不好,还摇了摇头,“这怀远堂看来真是不行了,现在谁都知道幽州有太夏最好的极品血灵茶,怀远堂难道就不准备一点待客吗?”

    “极品血灵茶是铁龙宗之物,每年产出甚少,外流的也不多,我怀远堂中也没有留存!”兰云曦端起茶杯,自己喝了一口,平静的说道。

    “嘿嘿嘿,是吗,那金乌堂有的全效药剂和烛油,怀远堂也不少嘛……”风夜笑针刺一样的眼神紧紧盯在了兰云曦的脸上。

    “烛油和全效药剂通行天下,不仅太夏,就连其他大陆和次大陆都有,师门之中也有,这是怀远堂和金乌堂正常的商业往来,一直由下人在操办,我甚少过问,风长老若是对此感兴趣,我把操办的下人叫来,风长老可以当面了解一下……”

    堂堂的太乙玄门的太上长老,幻影六变的骑士,又怎么愿意和怀远堂的一个下人去讨论过问这些零碎之事,那不是自掉身价么,兰云曦看似恭敬的一句话,一下子就把风夜笑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冷哼一声,“我这次来,虽说是有事要和你商量,不过严格说起来,也不算是商量,而是通知你!”

    “不知师门有何事要通知我?”

    “自上次三皇子的事情之后,你现在不是还未成亲么,宗主关心你,为你重新找了一门好亲事!”

    “不知道太乙玄门为我们宗主找了什么好亲事?”兰云曦没有开口,穆雨长老面无表情的问道。

    “嫁给九皇子轩辕烈!”

    “九皇子轩辕烈不是已经有一个皇子妃了吗,我们宗主又如何能再嫁?”穆雨长老继续问道。

    “当然不是做皇子妃,而是做轩辕烈的妾室……”风夜笑嘿嘿笑着说道,轻蔑了看了穆雨长老一眼。

    穆雨穆雷两个长老瞬间就勃然变色,身上战气如雷,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