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八卷 第二十八章 道阻且长
    太夏的廷尉卿李云基知道金乌堂和铁龙宗不好惹,自己这次是为人前驱,做的是捅马蜂窝的事情,在程黑脸跳出来一顿乱棍连消带打的把廷尉府和铁龙宗的矛盾变成廷尉府与东北督护府的矛盾之后,他就立刻乘飞舟离开了幽州,不敢多呆,一刻不停的要前往轩辕之丘。? 火然?文? ??? w?w?w?.?r?a?n w?e?n?`n?e?t

    现在的局面是,不把程洪烈拿下来,后面的计划就算他卷着袖子亲自动手也无法进行下去。

    在和让他来幽州的主事之人联系之后,背后那主事之人也很快下定了决心既然程洪烈不知好歹,想要和金乌堂一条道走到黑,那么,就乘这个机会,搂草打兔子,先拿下程洪烈,敲山震虎,剪除掉金乌堂在东北督护府的羽翼,随后一切再按照计划进行,没有了程洪烈,后面收拾金乌堂反而会更容易。

    在乘坐着飞艇离开幽州的时候,和李云基一起来到的那些监察御史们就已经一个个在飞舟上开始写奏本弹劾程洪烈飞扬跋扈,漠视法度,御史们的奏本通过遥感水晶,比飞舟先一步就到了轩辕之丘的御史台,开始在轩辕之丘大造舆论,为拿下程洪烈做准备。

    李云基知道金乌堂绝不会坐以待毙,所以在飞舟上,他就下令沿途各州廷尉寺派出力量沿途护送,以防发生什么意外,但他绝对想不到的是,仅仅是第二天,他和一干监察御史乘坐的飞舟连夜飞出幽州和燕州,刚刚进入高州境内,意外就已经来了。

    当时正是第二天早上,天才刚刚有些发亮,李云基正在自己的卧舱之内打坐修炼,突然之间,他就感到飞舟的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还不等他让人去询问是什么原因,“轰”的一声,正盘膝而坐的李云基,几乎一下子就被飞舟上传来的那巨大的震动给从软榻上给抛了飞起来。

    不过好歹是幻影骑士,在身体一下子被震得跳起来的时候,李云基一下子漂在了空中,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就在他脸色大变的时候,载着他们的飞舟,已经快速朝着地面上降落下去。

    李云基第一时间冲出了房间,就看到外面的走廊上,一个和他一起的监察御史正躺在地上,头上肿了一个拳头大的大包,正在哎呦哎呦的叫唤着,已经爬不起来。

    这些监察御史可不是骑士,大多数都是文弱书生,等级能超过九级的人都没有几个,刚刚飞舟上传来的巨震,对这些监察御史来说,就像是坐着的车突然发生车祸被其他车勐的撞了一样,刚刚那一下,对飞舟里的许多人来说,绝对不好受。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刚刚发生了什么……”走廊两边的舱门陆续打开,一个个衣衫不整狼狈不堪甚至头破血流的监察打开了舱门,惶恐的看着外面,互相询问。

    李云基没有理会这些监察御史,而是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飞舟的指挥舱中,同样怒吼了一句,“怎么回事?”

    “大人,刚刚……我们和一艘飞舟撞在一起了?”指挥舱内的一个负责人脸色难看的和李云基说道,“现在飞舟的舟体和飞行系统已经损坏,无法正常飞行,飞舟正在紧急降落……”

    “我们的飞舟好好在天空之中,怎么会和别的飞舟撞上?”李云基问道。

    飞舟在天空之中的飞行有一套复杂的飞行规则,在这套飞行规则之中,最简单的一点就是不同航向的飞舟在空中飞行的高度是不一样的,就算是同一个航向的飞舟,在天空之中也会有着完善的避让和交汇规则,在这一套规则之下,所谓的飞舟碰撞,是几乎很少会发生的事情,几十年都碰不到一次,但是就这样的事情,却活生生的发生在了李云基的面前。

    “我们也不知,就在刚才,我们发现那艘飞舟在侧面朝着我们飞来,在同一个高度上,侵入到了我们的航道之中,我们发信号让对方避让,对方并不理会,看到要碰上的时候,我们才赶忙减速避让,但还是和对方的飞舟撞在了一起……”

    指挥舱中的视角无法看到那艘与自己座舟碰撞的飞舟的样子,听到这样的回答,怒气冲冲的李云基直接和几个赶来的廷尉府的骑士高手一起从指挥舱旁边的一个出口之中飞到了外面查看情况。

    两艘飞舟碰撞的地下是高州境内的一片荒野和山林,与廷尉府飞舟碰撞的那艘飞舟正在数千米外,同样也在缓缓朝地下降落,两艘飞舟的舟体,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廷尉府的飞舟是飞舟中部至尾部的一段已经有些变形和破损,或许是飞舟内部的水管的管线已经破损,就在那些破损的地方,飞舟内储存的水源正在从天上源源不断的流下。

    而与廷尉府碰撞的那艘飞舟,却是飞舟舰首侧边至中部的一段有些破损和变形,但看起来似乎没有廷尉府的这艘飞舟严重。

    看到那艘与廷尉府飞舟相撞的飞舟,李云基的脸色就彻底的阴沉了下来,因为那艘飞舟不是普通的飞舟,从飞舟灰色的涂装和式样上看,那是太夏军方的一艘紫云级的飞舟,飞舟上的标记,已经表明了那是太夏上四军之一的神策军的飞舟。

    神策军中的那艘飞舟已经在地面上停了下来。

    李云基带着身边的廷尉府的高手飞过去,神策军的飞舟的舱门打开,走出一个穿着盔甲的神策军的小校,那个小校看着飞过来的几个骑士,居然毫无惧色,双手叉腰战在地上,还不等李云基和他身边的人开口,居然就直接开口仰头呵斥,“你们是什么人,哪门哪派,胆敢阻塞航道,阻扰军务,撞伤我神策军的飞舟,真是好大的狗胆?”

    李云基的鼻子都几乎要气歪了。

    “放肆,这是廷尉卿李云基大人当面,尔等刚才为何冲撞我李大人座舟?”李云基身边的一个骑士连忙开口怒斥。

    “你少拿轩辕之丘的大人来蒙我,什么李大人,老子没见过,也不认识,别以为你们穿着一身官服就能冒充廷尉府的人,谁是李大人,让他拿出官印来给我看看!”那个小校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

    李云基当然不可能把自己的廷尉卿的官印拿出来和神策军的一个小校斗气和证明自己的身份,是他身边的一个骑士亮出了廷尉府的腰牌来,那个神策军的小校才相信了几个人的身份,但就算相信了,嘴上仍然不善罢甘休,不依不饶,“为了防止被魔族和通天教贼寇偷袭,我神策军昨天已经宣布今日早上高州空域暂时管制,要从高州运送军资到前线,你们廷尉府的飞舟为何敢漠视军令,擅入军管空域,这次的事情,我一定会如实向上官禀明,一切的责任,由你们承担!”

    这是典型的用下下驷对上上驷的手段,他李云基就算是九卿,但此刻也没有办法管到上四军的身上,插手军务,而且眼前的小校,就算是杀了他也无济于事,反而会为自己惹下无穷的麻烦,当然,要和眼前的这个小校较真,对堂堂廷尉卿来说,也有**份。

    李云基的脸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他眼光闪动,通过传音之术交代了身边的一个骑士一句话,半句话都不和那个小校说,而是直接就转身返回自己的飞舟,把这里留给了几个属下处理。

    回到廷尉府的飞舟上,李云基则直接把飞舟上的负责人叫了过来。

    “我们的飞舟现在还能否继续飞行!”

    “启禀大人,飞舟依然还可以飞行,不过速度最多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而且飞舟上的淡水损失太大,飞舟上的用水已经需要管制!”

    “能否修好?”

    “可以修好,不过在这荒郊野外的却不行,至少要在甲级大城之中才有维修的条件,而且就算要修,至少也要十天半月!”

    李云基咬了咬牙,挥了挥手,让人下去,然后直接用遥感水晶联系高州廷尉寺,让廷尉寺派一艘飞舟过来接他,但高州廷尉寺传来的消息却表示高州廷尉寺手上已经没有飞舟,廷尉寺的飞舟,昨天已经被高州刺史临时征用,配合神策军往前线运送重要物资。不仅高州廷尉寺如此,整个东北督护府廷尉寺的飞舟,就在昨晚或者今早,基本上都被督护府或者是刺史府下令征用了……

    末了,高州廷尉寺还体贴的问了一句,要不要廷尉寺派飞艇过来供大人使用?

    飞艇,飞你妈的艇……

    要是真坐着飞艇从这里赶到轩辕之丘,来回一趟那就不是以日记了,而是以年计。

    李云基怒不可遏,一掌就把自己面前的桌子拍碎。

    不过东北督护府境内还是有其他的豪门与家族的,这些豪门和家族,不少与廷尉府都或多或少的有些关系,有些豪门大族几乎每年都要到轩辕之丘为廷尉府“上供”,比如说墨州境内的兼爱堂墨家,墨家的机工器械精巧无双,特别是一些特制之物,特别适合廷尉府手下各州廷尉的需要,廷尉府每年都在墨家有大量的采购,所以双方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

    李云基让身边的人和轩辕之丘的廷尉府联系,然后让轩辕之丘的廷尉府与墨家联系,让墨家派一艘飞舟过来。

    墨家的回应是……没有任何回应……

    最后折腾了几个小时,廷尉府总算为廷尉卿大人找到了一艘距他最近可以调用的飞舟,不过那艘飞舟却在衢州,要从衢州到高州,中间相隔六万多公里,两天之内,那艘飞舟都不一定能赶来……

    堂堂的太夏九卿之一,在太夏境内,却落入到孤立无援的窘境,不知什么时候,连调用一艘飞舟都变得如此困难起来。

    廷尉府的飞舟之上,知道情况的所有人,都从心中感到了一阵彻骨的寒意,这一下,连那些监察御史们都不再叫嚣了。

    那些监察御史之中最德高望重的元华,在刚才的飞舟碰撞之中,直接在自己的房间内被甩到了天花板上,撞断了一条腿才落下来……

    这才仅仅是离开幽州一天而已,就遇到这些事情,那等自己等人从轩辕之丘重新回来的路上,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在等着自己。

    ……

    在高州的荒野之中喝了两天西北风之后,从衢州廷尉寺调来的飞舟,终于飞到了李云基等人的身边。

    也就这两天的时间,天机门的两个太上长老带着300天机门的骑士,也到了铁龙宗,魔杀谷的骑士,也陆续赶来。

    一边是天机门,魔杀谷,一边却是太乙玄门,执天阁和琼楼,幽州的空气,愈加的灼热起来,火药味已经越来越浓。

    ……

    重新坐上了从衢州廷尉府调来的飞舟,看到飞舟重新朝着轩辕之丘驶去,李云基阴沉的心情稍有一丝好转,但这好心情,也就只维持了小半天的时间。

    到了当天晚上,李云基回到自己在飞舟上的房间,正要躺下休息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枕头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他伸手从枕头下一摸,却摸出了一封信来,信封上什么都没写,无头无尾,但却可以摸得出来,信封之内,却有一张信纸。

    李云基打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纸,信纸里面只简单的写着一句话。

    太夏魔影重重,长缨太子在距离轩辕之丘一步之遥的津州尚且遇刺殉国,从幽州到轩辕之丘来往之路漫漫长长,李大人身为太夏重臣,一路多珍重,珍重!

    看着信纸上那平平无奇的几行字,太夏廷尉卿的手忍不住慢慢颤抖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