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八卷 第三十四章 趁热打铁
    那围过来的所有面孔之中,有的熟悉,有的陌生,那许多熟悉的面孔,在三十多年岁月磨砺之下,也有了一些改变,而就算是那些陌生的面孔,眉宇之间,却也让张铁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是血缘的共鸣与亲近。火?然 ?文? ?  w?w?w?.?r a n?wen`net

    这是张铁第一次听到有人叫自己爷爷,叫自己的爷爷的人,有男有女,为数还不少。

    张铁的眼光扫过那一张张热切激动的面孔,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没有说话,只是对着众人点了点头,平平淡淡的说了一句,“大家辛苦了……”

    “你能回来就好……”燕飞晴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了看周围那聚集过来的成千上万的骑士,对着周围金乌堂和铁龙宗的众人道,“宗主已经回来,那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吧!”

    再次见到张铁,众人心中都有千言万语,但这个场合,的确不是互诉衷肠的时候。

    “对,对,对,我们回去再说,回去再说……”张阳抹了抹有些发红的眼角,也点着头。

    燕飞晴和张阳都开口了,其他金乌堂和铁龙宗的人,自然遵从。

    张铁也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对他来说,还不是能停下来的时候,有很多事情,必须马上处理,决不能等过夜。

    张铁的脸色严肃了起来,他看着捧山真人,“捧山老哥,你安排一下人手,把下面三大宗门的那些骑士一个个收押,等他们的身上的玄冰融化之后,一个个分开审问,三大宗门屠灭大荒门和勾结组织皇道盟的事情,那些骑士之中一定有人知道详情!”

    张铁这么一说,周围的人才一下子反应过来,原来那些化成冰坨坨的三大宗门的骑士,还没有死,而只是被张铁冻住了。

    捧山真君当然知道张铁的用意,不把三大宗门的那些肮脏之事挖出来,整个天下的人还以为张铁一回来就成了暴戾之人,那天下悠悠众口,人心向背,岂能小视,必须要把三大宗门的伪善面具撕下,把三大宗门暗地里做的那些肮脏之事全部扒出来,让天下之人看得清楚明白,知道三大宗门到底是什么货色,做了哪些十恶不赦的事情,张铁今天击杀太乙老祖和神空祖师,还有三十年前击杀轩辕无极的事情,才能算得上是有理有据,名正言顺,替天行道。

    捧山真君一句话不说,只是对着张铁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就直接朝着下面飞去,招唿铁龙宗的弟子,把下面三大宗门的那些骑士收押起来。

    “督宰大人……”张铁的目光又落到了督宰程洪烈的脸上,“请立刻通知轩辕之丘,让轩辕之丘派出上四军和各州车骑将军,封锁三大宗门的山门,勒令三大宗门山门内骑士不得外出,严密控制与三大宗门关系密切的各州家族,让其不得异动,今日所有一切事情,后果由我承担!”

    “遵命!”程黑脸一脸严肃的抱拳领命。

    按理说,张铁不是太夏的重臣,根本没有资格让一州督宰听其命令办事,但这种时候,看到张铁灭杀两大圣阶的神威,程洪烈也知道,现在的张铁,绝对是人族第一强者,张铁这次回来,整个太夏,就要天翻地覆,圣战的局面,恐怕也要彻底改变,现在张铁一个人的分量,恐怕就要比六大宗门加在一起还要强,以张铁这些年在人族之中积累下来的威望和金乌堂在太夏的实力,再加上张铁此刻反掌之间击杀圣阶的力量,就算张铁还是一介白丁,天下恐怕也没有任何人敢轻视张铁说的话。

    更何况,张铁现在严格说起来也不是一介白丁,他现在还有一个身份,是太夏的游击将军,从当年渭水之畔一战之后,张铁的游击将军的这个身份,其实一直都在,作为太夏的游击将军,在紧要之时,同样有权联系轩辕之丘,将自己的意见,直达天听。

    在知道了此刻发生在幽州的战斗之后,程洪烈相信,只要轩辕之丘的衮衮诸公不是嫌自己活得太长,脖子太硬的话,无论于公于私,都必须尽快对三大宗门做出反应,这反应,要越快越好,一旦处置晚了,三大宗门要是真闹起来,那说不定就又是一个通天教,这样的内耗,此刻的太夏,实在经不起第二次了。

    不知道廷尉卿李大人此刻到了哪里,在回到轩辕之丘后,他还想不想要再来搜查一下玄天峰,嘿嘿嘿……

    想到此刻正在路上的某人,程黑脸在肚子里腹黑的笑了起来……

    “我还有一句话,请督宰大人让轩辕之丘把我的话告诉留守三大宗门的长老弟子和与三大宗门关系密切的各州豪门我不是好杀之人,但杀起人来,也绝不心慈手软,这次是生是死,就在他们一念之间!”

    程洪烈对着张铁重重的点了点头。

    张铁的目光又扫过天机门和魔杀谷两大宗门的一干骑士,长老,风苍梧还有巫鼎天的身上,再扫过那些驰援金乌堂与铁龙宗的各州各宗的骑士高手身上,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抱了一下拳,对四周诸人行了一礼,“诸位今日相助之恩,金乌堂与铁龙宗永世不忘!”

    “不敢,不敢!”周围的骑士,一个个连忙还礼。

    以张铁刚刚所表现出的战力,张铁这话就说得重了,所有人都心悦诚服,满脸笑容,这次来铁龙宗助拳,其实一直到今天,真正上在战场上与三大宗门较量的,都是铁龙宗和金乌堂的人,除了魔杀谷的巫鼎天刚才出手拦截过神空祖师之外,其他的人,都还没有出手的机会。

    看到张铁回来,那些与金乌堂关系密切的各州豪门和一般宗门的骑士们族长长老们都知道,这一次,自己来对了,简直是压中了宝一样,许多人甚至一直到此刻,都还有一种如在梦中的不真实的感受,刚才的那一切,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你何时到魔杀谷向我孙女求亲?”巫鼎天看着张铁,突然开口说道。

    “潘多拉早已经是我张铁的妻子,何须再求!”张铁回答道。

    “哈哈哈哈……”巫鼎天开怀大笑,“不错,不错,你能这么说,也不枉潘多拉对你一片深情,你可知道,当初阴海一战之后,潘多拉就说你还活着,她就一直在闭关,目标是进阶圣阶,然后想要再次通过阴海之上的空间裂缝去找你,你这次能回来,也算了却我的一桩心事,不用再担心那个丫头闭关几百年了,一个人活着若只是想要变强,那又有何意义……”

    “不错,人活着,若只是有这么一个目标,那的确太凄凉了一点!”

    “听到你刚才说自己修炼《大荒经》的那些话,我才想起,当年在轩辕之丘揭露大司农韩正方是通天教教主的那一幕,想必也是出自你的手笔吧?”巫鼎天又问了一个问题。

    听到巫鼎天这么问,围观的众人也才一下子想起,几十年前发生在轩辕之丘的无数只天鹅在空中组成大字揭露韩正方是通天教教主的那件事,也是太夏的悬案之一,由那件事引发的望日之变,提前踢爆了通天教在太夏的阴谋布置,让通天教的血海神池的阴谋提前流产,其影响深远,难以估计,这么多年来,那日的事情,已经成了太夏的悬案,几乎无人知道那日到底是谁在轩辕之丘做出如此惊天大事。

    “不错,那日在轩辕之丘揭发韩正方与通天教阴谋的,正是我!”张铁坦然承认,又是一桩悬案的谜底浮出了水面。

    “那韩正方父子呢,自望日之变后,他们就彻底的没有了消息,传说中韩正方父子已经躲到了通天教的一个秘密所在,正在闭关恢复,太夏廷尉府一直在通缉他们,却都没有消息!”

    “实不相瞒,韩正方父子三人在望日之变后已经被我击杀!”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你能有今日之成就,绝非侥幸……”听到张铁的回答,巫鼎天也不由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而已!”张铁说着,又环视周围一圈,再次抱拳,“还请诸位今晚在铁龙宗稍做休息,让铁龙宗和金乌堂略尽地主之谊,今日还有一件事要等我去做,事不宜迟,我去去就回……”

    说完话,张铁再和白素仙与老哥几个人传音交代一句,整个人一下子就冲天而起,消失在众人眼前……

    许多人都惊诧莫名,不知道已经回到铁龙宗的张铁要去干什么,难道是要去魔杀谷找潘多拉?还是要去三大宗门的所在地将三大宗门的顽抗分子一网打尽?

    所有人中,只有少数几个人能猜到张铁究竟是要去干什么。

    就在张铁离开的这个时候,阴海一战后消失的千机真君张铁突然归来,在铁龙宗外击杀太乙老祖和神空祖师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四面八方,引起无数的波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