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九卷 第四章 皇宫内外
    轩辕之丘,大帝皇宫……

    当张铁正和扁衡在平州的上空俯览着脚下风景的时候,大帝皇宫东宫的一间阁楼内,房青冥正和两个头戴凤冠雍容华贵的的女人在房间里静坐着。r?an w?e?n w?ww.ranwen`org

    作为曾经长缨太子身边的谋主,二十多年时光的流逝,再加上长缨太子遇刺带来的挫折和打击,已经让此刻的房青冥的两鬓之间有了一些霜华,额头之上多了几道皱纹,只是他的双眼依然如水沉静清澈,整个人的气质之中虽然少了几分当年指点江山意气飞扬的风采,但却更多了几分老而弥坚的深邃。

    长缨太子虽已不在,但房青冥却更得太子身边之人的器重。

    所谓的太子身边人,最重要的有两个,一个是长缨太子的生母韶仪皇后,另外一个,则是长缨太子的太子妃萧夫人。

    当年轩辕大帝在位之时,大帝皇宫之中也有过一位文皇后,统领大帝皇宫的后宫,母仪天下,不过文皇后却不是骑士,所以最后的只活到两百多岁,就薨了,自文皇后之后,轩辕大帝就没有在大帝皇宫之中再立过皇后,最多只是立仪后,仪后者,地位在诸妃嫔之上,仪同皇后,但却不是真正的皇后,大帝皇宫之中诸位皇子的生母,就是仪后,整个大帝皇宫,有仪后一十七人,轩辕大帝的皇子公主加起来的人数是三十九个。

    在大帝皇宫之中,所有的仪后都被称为皇后,各有神品阶位的诰封与名号,各领一院。

    此刻,和房青冥对坐的两个女人,正是长缨太子的生母韶仪皇后与太子妃萧夫人。

    长缨太子的生母韶仪皇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绝美妇人,整个人雍容无比,脸如凝脂,没有半丝的皱纹,一身华丽的蟒蚕缂丝长裙,又有流苏、云肩、玉带、花腰相饰,头戴五屏凤冠,只是往哪里一座,就有一股皇家的气派自然流露而出。

    太子妃萧夫人看起来要年轻不少,面貌则有三十多岁,能成为太子妃的女人,天香国色自然不用说,萧夫人同样一身华饰,只是头上戴的凤冠,是四屏凤冠。

    此刻的房青冥,脸上古井无波,安静的品着自己面前的茶水,反而是韶仪皇后和萧夫人两个女人的脸上,忧虑重重,眉宇之间,愁云如锁。

    有急匆匆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是韶仪皇后身边的贴身女官,穿过外面的两道门户,卷起珠帘,快步走了进来。

    “启禀皇后,那边已经有消息传来了……”那贴身女官一进来就连忙行礼禀告。

    “不用多礼,那边消息如何,房先生在此,可快快如实说来……”韶仪皇后看了房青冥一眼,微微有些沉不住气的催促道。

    “是!”贴身女官对着房青冥点了点头,口齿清晰的说道,“卫将军那里传来的消息,说千机君的飞舟已快到平州城了,不过千机帝君却没有选择让飞舟降落在大帝皇宫之外,而是依然选择让飞舟降落在轩辕之丘外的空港……”

    千机帝君,这就是张铁现在在太夏的名号,自从张铁当日在战场上摧毁魔族三个大营,又展现出《无间鹏王经》的秘法之后,千机帝君的名号似乎一日之间,就在太夏和整个人族之中轰传开来。

    这个名号,对很多人来说,似乎颇有深意,值得玩味,因为帝君二字,非一般人能冠之,张铁修炼大帝级的经典进阶圣阶,其功光耀千古,被称为帝君原本也不过分,只是这个时候,太夏群龙无首,轩辕之丘大帝皇宫之中无一人能有众望身登大宝,这帝君二字,在轩辕之丘大帝皇宫之中的许多人听来,就有一种胆战心惊的味道和复杂感受。

    此刻的轩辕之丘,早已经风云际会,无数人翘首以盼,等待着张铁的到来,而这大帝皇宫之中的一干人,却是其中最忐忑者。

    听到贴身女官的话,韶仪皇后和萧夫人两个女人似乎长长松了一口气,在挥挥手,让女官下去之后,韶仪皇后用敬佩的眼光看着房青冥,再次开了口,“果然如先生所料,张铁没有让飞舟降落在大帝皇宫之外,那接下来,就一切拜托先生了!”

    萧夫人站了起来,直接对着房青冥行了一个礼,“这些年,如果没有先生一直鼎助,我等孤儿寡母,真不知该如何在这轩辕之丘立足!”萧夫人说着,眼泪都要下来了,“那孟师道是太傅,又靠太子力荐成为大司徒,位列三公,但太子一不在,孟师道就不再顾念往日与太子的半点情谊,转眼就要拥立他人,想起来,还真让人心寒!”

    房青冥站起,还礼,叹息一声,“太子殿下雄才大略,国难当头之际,却为国殒身,壮志难酬,此刻太子殿下虽已不在,但其英名犹存,依然为天下所敬重,福泽不绝,这一次,青冥将尽力而为,此事若真要能成,也并非青冥之功,而是冥冥之中,自有天佑,关于孟师道,夫人不必耿耿于怀,这次千机帝君来轩辕之丘,吞党气数已尽,只要有千机帝君支持,万事可定,青冥这就去拜会广南王!”

    ……

    同一时间,距离大帝皇宫不远处的拙心园内,身为太夏三公之一的大司徒孟师道正在悠然的用饵料喂着水池里的一条条金鱼。

    这个拙心园是新建的,名字不变,主人不变,唯一变的,是整个园子比起孟师道还是太傅时候的那个拙心园大了何止十倍,园子的四周是一圈高大的桦树,郁郁葱葱,整个院子,就是一片桦树的树林之中,高大的桦树,不仅遮住了周围一切好奇之人往园中窥视的眼光,也遮住了天上的阳光,此刻,天空烈日高垂,而拙心园内,却到处都是层层的树荫,少有阳光能够透下来,这也让拙心园显得多少有些阴郁,在轩辕之丘初春的气温之中,甚至显得稍微有一点莫名的冷。

    “这么说,张铁是不会直接让飞舟降临在皇宫外面喽,没想到他还真是一个君子……”孟师道一边专心致志的喂着鱼,一边似乎自言自语的说道,似乎颇有感慨的说了一句,“知道张铁要来轩辕之丘,这些日子我这拙心园也冷清了不少啊……”

    孟师道没有回头,在他身后,也没有人,只是在那片层层的树荫之中,却有一个阴影,犹如一片树荫一样,紧紧的贴在地上,显得诡异无比,只有细看,才能看到那片阴影似乎是一个人形……

    那个阴影似乎在说着什么,但可惜的是,除了孟师道之外,再无一人能够听到那个阴影的声音。

    “到了这个时候,这些小手段就没有用了,轩辕之丘死上一亿,十亿的人,也不会让张铁掉一根汗毛……”孟师道丢着鱼食,摇了摇头,“你下去吧,一切照计划进行,我却还想要在这里再见见张铁,以后这样的机会恐怕不多了……”

    阴影消散,犹如从未出现过一样,孟师道依然专心的喂着鱼食。

    一块稍大一些的鱼食丢下去,鱼池的水底,一只外表普通的金鱼突然如箭一样的从水底窜出,在其他金鱼围过来之前,就把那块鱼食吞到了肚里。

    “你怎么那么快?”看着那只金鱼,孟师道眉头微皱,喃喃自语了一句,手上停了片刻,拿着一点鱼食半响没动,只有眼中瞳孔的深处闪动着奇异的幽光,犹如鬼火……

    半响之后,孟师道的手指一松,手上那点鱼食再次掉在水里,一只红黑相间的金鱼快速游了过来,一口把那点鱼食吞下。

    五秒钟不到,刚刚吞下鱼食的那条红黑相间金鱼,突然狂暴了起来,那条红黑相间的金鱼的口中,一下子就长出两排细密锋利的牙齿,一张口,就把旁边的一条金鱼的身子咬下一半来,吞到肚子里,水池里的其他金鱼一下子惊慌起来,那条红黑相间的狂暴的金鱼开始在水中屠杀起来,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整个水池之中,就变得一片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