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五十九卷 第五章 迎接
    黑铁历932年2月6日,张铁乘坐的飞舟终于缓缓降落在了轩辕之丘的空港之中。??? ?燃文小说 ?  w?w?w?.?ranwen`org

    哪怕以扁衡的见识,当他在天空之中看到轩辕之丘的时候,整个人也震惊得半响没有回过神来,还是张铁叫他,他才反应过来,跟着张铁一起朝着飞舟的门口走去,准备走下飞舟。

    这次跟着张铁一起来轩辕之丘的,除了扁衡之外,也就只有张铁的大儿子张承雷,还有张铁的堂兄张肃,金乌堂和铁龙宗的其他人,还有张铁放在黑铁之堡的阴阳宗诸女,都没有跟来。

    阴阳宗诸女现在在黑铁之堡里,正忙得不亦乐乎,每日的生活充实得很,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而且现在圣战未停,诸女也暂时不想出来,所以张铁也由得她们在黑铁之堡里面折腾,而燕飞晴和家里的其他人,因为张铁这次来轩辕之丘是要商议决定太夏与人族的圣战大事,并非游上玩水,他们也不太适合跟着张铁一起来,所以也就留在了幽州。

    在飞舟的舱门正式打开之前,飞舟外面突然传来的轰隆的巨响让扁衡瞬间一惊,身上的护体战气一下子就有了反应,“有刺客?”

    “不是刺客,是礼炮!”张铁微笑着告诉扁衡。

    “礼炮,那是什么东西?”扁衡奇怪的问道。

    摩天之界可没有礼炮,所以对于这种礼节,扁衡显得非常的陌生。

    外面的礼炮声,还在打雷一样的“砰”“砰”“砰”的不断响着,张铁就乘机给扁衡解释了一下什么是礼炮以及礼炮的用途。

    “怪哉,怪哉!”扁衡听了,不由摇头晃脑起来,一脸不可思议,“按你的说法,这大炮原本就是战场之中的大杀器,却没有想到最后会变成了礼器,用开炮来欢迎人,这还真是少见!”

    “这个传统原本也不是华族的,而是起源于西方大陆,我估计,将大炮作为礼器,也和华族将斧戎之类的兵器作为仪仗礼器是一个道理!”

    这个时代的礼炮,和大灾变之前的礼炮有很大的不同,黑铁时代的礼炮完全是用蒸汽加压后快速释放以达到产生巨响的效果,为了可以更响,礼炮的炮管还用符文技术加工过,可以让声音产生放大的效果,礼炮的炮车都是特制的一台台的庞然大物,这些东西,也只有在轩辕之丘才能见得到,这是太夏的仪仗。

    为了欢迎张铁的到来,这个空港之中已经清空了一条两万多米的飞舟起降场地,整整一个方阵的礼炮队停靠在不远处,在整齐而有序的放着一声声的礼炮。

    空港之中旌旗如林,人头攒动,聚集在轩辕之丘的一个个大人物,几乎全部到齐。

    皇室之中派了三个皇子过来,三个皇子,就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和中间,在三个皇子的左手边,则是以三公九卿为代表的太夏满朝文武,而在三个皇子的右手边,则是以太夏六王位代表的华族勋贵。

    此刻,聚集在轩辕之丘朝廷之中之中的所有三品以上的大吏,几乎都已经全部来齐,在这里恭迎张铁。之所以说的几乎,那是因为还有三公九卿的重臣之中,还有两个人没来,那两个人,一个是太夏的大司徒孟师道,还有一个,则是正在轩辕之丘大狱之中的廷尉卿李云基李大人。

    孟师道没有来迎接张铁的原因,听说是身体抱恙,而廷尉卿李云基则是最倒霉的,他那日在幽州威风一把,乘坐的飞舟还没有驶回轩辕之丘,还在半路上,就已经被上神策军的一个统领奉命拿下了,直接押解回轩辕之丘,打入大狱,至于其罪名,则是勾结三大宗门,炮制冤案,陷害忠良。至于廷尉卿李云基当日在幽州拿出的獬豸金符,同样也被证明是“假的”,自李云基入狱之后,太夏九卿的廷尉卿一职,就空缺了下来。

    太夏的王爵之中,除了仙海王之外,广南王,宣武王,敬天王,定西王,义安王全部到来,五位王爵之人站在前排,而在五位王爵之后,则是太夏的公爵,侯爵,伯爵一级的贵族,伯爵之下,此刻连在这里站着的资格都没有。

    广南王白润天站在五位王爵的中间,顾盼自雄,宣武王,敬天王,定西王,义安王四位王爵站在广南王白润天的两边,几位王爵看着广南王,眼中都有羡慕之色。

    原本在五位王爵之中,除了定西王曹家因为各种原因势力稍有衰落之外,其余宣武王陆家,敬天王孙家,义安王秦家的势力并不比广南王白家要差,大家都是一个级别的豪门,特别是义安王秦家,秦家的根基虽然在轩辕之丘,看似没有多少地盘,但因为秦家掌控着太夏最大的轩辕银行,轩辕银行的影响力遍布太夏,秦家的势力,反而隐隐约约的是五王之首。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么,因为张铁是广南王白润天的女婿,所以,白润天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五王之首,无人能有异议。

    而在太夏皇室,满朝文武勋贵的身后站着的,才是来自西方大陆和各个次大陆各国驻轩辕之丘的公使大使,甚至是国王王子一类的人物,这些人各种肤色各种服饰,此刻济济一堂,仅仅是这些人的人数,就超过三千多个。

    在一声声的礼炮声中,所有人都安静肃立,翘首以盼。

    这样隆重的场面,至少已经上百年,没有在轩辕之丘出现过了。

    在一百零八声的礼炮响过之后,随着仪仗队悠长的号角声响起,那艘轩辕级的飞舟的舱门才缓缓打开,张铁才带着扁衡从飞舟里面慢慢走了出来,踏足到地面的红毯上。

    皇室的三个皇子一起走了上面,与张铁见礼。

    来迎接张铁的三个皇子,是太夏皇室的大皇子轩辕长青,六皇子轩辕轩辕长虹,还有十八皇子轩辕丰。

    这三个皇子,轩辕长青已经是苍穹骑士,轩辕长虹和轩辕丰两个人已经是幻影骑士,只是可惜的是,三个人修炼的并不是大帝级的《轩辕神变经》。

    张铁没见过《轩辕神变经》,只是听说修炼《轩辕神变经》的条件非常的苛刻,需要的资质也很不一般,正因为如此,在轩辕大帝的所有皇子之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修炼《轩辕神变经》,真正能修炼《轩辕神变经》而且还能进阶骑士的皇子,只有太子,三皇子和九皇子三个而已。

    只是现在的这三个人,太子遇刺,三皇子则被自己干掉,九皇子牵扯到三大宗门和皇道盟,已经被圈禁,整个皇室就显得凋零了起来,无人再能够站到前台。

    或者用凋零来说显得太过苛刻了,平心而论,作为轩辕大帝的血脉,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三个皇子,都是一时英杰,资质能力应该是上流之选,如果把他们放到别的地方,想要出人头地有一番作为并不难,只是三人身为皇子,在轩辕之丘这种豪杰精英的荟萃之地,从他们被轩辕大帝断定为无法修炼《轩辕神变经》而传授修炼其他功法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他们这一辈子在轩辕之丘绝难出头,更不用说可以身登大宝。

    三个皇子与张铁见礼完毕,三个皇子侧身站在一边,一个眼睛发红,头戴三屏凤冠的少妇和一个面目英俊气质沉稳的青年就牵着一个穿着金黄色的皇族服饰的七八岁的小男孩从皇室的队伍之中走到了前面,三个人同时对着张铁大礼拜倒,以额触地。

    “轩辕云飞见过岳父大人……”

    “诗霓见过父亲大人……”

    “轩辕铸见过祖父……”

    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一边跪拜张铁,一边抬起乌溜溜的眼睛,用灵动慧黠的眼神悄悄打量着张铁,那小孩眉宇之间的模样,居然与张铁小时有四分的相似……